皮肤
字号

茅山秘术录

点击:
【001】灾星

我叫王林,渝城人,1990年出生。

在我出生当日,我的奶奶去世了,一个本无病痛的老人,就在我第一声啼哭声响起时,踉跄倒地,与世长辞。

“灾星!”

见到奶奶摔倒在地,爷爷竟没有上前搀扶一把,而是冷冷的瞪了一眼刚刚出世的我,便气呼呼的回到了屋里,反锁上了房门。

更让人不解的是,整个丧礼期间,爷爷都再没露过面。直到出殡的那天早上,有人才看见他贴着玻璃窗,远远的望了一眼送葬的队伍,神情复杂。

他怎么能如此的狠心?

自己的老伴儿死了,他居然连面也没露一下?

爷爷的反常举动,无疑引起了家人的强烈不满,而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导致家里人联合将我爷爷扫地出门。

那是在我刚满一周岁的时候

因为是家中的独子,父母特意为我办了一个“周岁宴”,请来一大帮亲戚朋友吃酒庆祝。

酒足饭饱,有人却忽然提议要给我搞个“抓周”仪式。

所谓抓周,又称拭儿、试晬、拈周、试周,这种习俗,在我老家乡下由来已久。简单来说,它是小孩刚满周岁时,所举行的一种能预测前途和性情的占卜仪式。

见到大家伙儿兴致颇高,父亲自然应允。然后大家便一起动手找来了各种小物件,比如:印章、笔、墨、纸、砚还有各种零食、玩具以及女人用的胭脂、口红等。

然后就让我妈把我抱到了中间,在不经过任何诱导的情况下让我随意挑选。

抓周的小物件,每一件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比如抓到印章,将来就有可能会做大官而抓到女人用的胭脂、口红,则说明长大后有可能是个沉迷女色的家伙。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

无论我抓到了什么,这也就是个家庭游戏,博亲朋们一笑,仅此而已。

可怪就怪在,就在我刚要挑选时,爷爷却一脸“高深莫测”的出现了。二话没说,直接便将一把湛蓝色的匕首放进了那堆物件当中,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抓向了那柄匕首。

就在众人一脸纳闷儿的看向我爷爷时,爷爷却像是发疯了一般,突然暴起,一把便夺过了匕首,同时嘴里大骂了一声:“妖孽!”

寒光闪过,爷爷手中的匕首已是径直划向了我的胸口。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以至现场那么多的亲戚朋友,都没来得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匕首,将我胸口的衣服一劈两半,在我稚嫩的胸口上划下了一道足有十来公分的恐怖血痕。

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身下的毛毯,我也“哇”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

我妈当场就吓昏了过去,我爸则是气得一把将我爷爷推倒在地:“你疯了吗!”

虎毒尚不食子,又更何况是襁褓中刚满周岁的幼孙?

我爸估计也是气蒙了,上前就踹了我爷爷两脚,然后便抱着我,火急火燎的冲向了医院。

所有人都搞不懂我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到底是图什么呀?

后来,也有很多亲戚朋友问过他,但他死活不肯开口,只是梦呢般嘀咕一声:“灾星!”

事情没过多久,爷爷便被赶出了新房,回到了山里的老房子,孑然而居。

而我则在医院的救治下,勉强捡回了一条小命。但那条长达十公分的疤痕,却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越发狰狞。而我也因为这样,从小体弱多病,以至很多人都担心我会夭折。

一直到我上了初中,过了第一个本命年,身体慢慢变好,家里人这才松了口气。

在我的印象中,有关于爷爷的记忆一直都很模糊。少不更事时,我也曾去过我爷爷居住的老房子里玩耍,但每次都被我爷爷厉声赶了出去,他还是那么的不待见我。

懂事后,我就极少见到我爷爷,也再没有去过老房子。偶尔在街上碰到他,他也从不拿正眼瞧我一眼,仿佛多看我一眼,就要折寿一般。

直到我二十岁那年考上大学,即将前往邻省上学,临行前的头一天晚上,爷爷却突然找到了我,让我跟他去老房子一趟。

说实话,当时我是真不太想去。

一来是因为第二天就要走了,晚上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收拾。

二来,其实我挺怕我爷爷的,同时也对山里阴森的老房子有着阴影,那地方简直就是我儿时的梦魔。

不过,我到底还是去了。

什么原因我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他那满头的白发、佝偻的身躯。又或者是因为,他那哀伤而又期待的眼神

总之,我去了。

我从来没怪过我爷爷,我不怪他骂我是“灾星”,也不怪他在我胸口留下这么一道恐怖疤痕。

血浓于血,他终归还是我的爷爷,而且我总觉得我爷爷应该有苦衷。

哪个老人不想儿孙满堂,哪个老人不想自己的儿孙过的幸福?

而我爷爷选择在我的胸口划一刀,付出的代价却是整整二十年孑然一人,除了逢年过节给他送点儿好吃的,平日里根本就没人去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我想,他有他的苦衷。

到了老房子,爷爷一脸平静的看着我,问道:“你怪我吗,王林?”

“以前怪,现在不怪了。”

“那你愿意叫我一声爷爷吗?”

爷爷一脸期待的望着我。

“爷爷。”

我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的问题。

“好好”

一声“爷爷”,竟叫的他老泪纵横,我注意到他当时的眼神,有欣慰,有感动,似乎还有委屈

他一定是有他的苦衷的,我越发坚信这点!

过了好久,爷爷这才拭干眼角的泪水,脸上再度恢复平静道:“你相信爷爷吗?”

“嗯!”

我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同时心里窃喜,这么多年的谜团今天终于要真相大白了吗?

“那你以后随身带着这个!”

爷爷从他的枕头下取出了一件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无比庄重的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很好奇,正准备打开看看。

“别看!时机不到!”

爷爷吓了一跳,赶紧拦住了我,这才说道:“你是伴着血光出生的,生来就命带孤煞,接下来的四年里,你的运气可能一直不怎么好,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四年后的明天,你可能会遇见一件你无法解决的事情,到那时你才可以打开红布!如若不然,就把它烧了,永远不要打开!切记!切记!”

“四年后的明天?”

我很纳闷儿的看了爷爷一眼,问道:“为什么不是今天呢?”

“明天你就知道了!”

爷爷的眼中越发哀伤说道:“还有就是,今天你离开以后,就再也不要回老房子了!叫你爸一把火烧掉好了!记住了吗?”

“哦”

尽管心里满是疑惑,对于爷爷所说的什么“命带孤煞”也并不以为然,但我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你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回这里了!”

说完这话,爷爷再次将我扫地出门。

“爷爷!”

我叫了一声,爷爷却迅速反锁上了房门,再没有应声。

唉,果然是个怪脾气的老头

我对爷爷的怪脾气早已见怪不怪,知道他说一不二,也不坚持,掉头便准备离开这里。

刚刚没走两步,我忽然感觉我的心里好难过,回头看了一眼老房子,心里像是忽然生出了某种感应一般,我总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我爷爷了!

内心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克制住了想要回去找我爷爷的冲动,只是隔着好远,对着老房子的方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对着老房子磕头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此时正躲在门缝里偷看,泪如泉涌。

回到家,我好几次想开口劝我爸去将我爷爷接回来一起住,话到嘴边,终究还是又咽了回去。

爷爷的性格太孤僻了,行事又有诸多古怪,我想我爸之所以会顶着不孝的骂名,将爷爷赶回老屋去住,肯定也有他的考虑,我这个当儿子的也不好多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爸把我送上了火车,伴随“哐当、哐当”的铁轨撞击声,我离开了这个养育了我整整二十年的家。

邻省黔州离家并不算远,历经十个多小时的车程,中午时分,我抵达了黔州的省会黔阳。

刚一下车,我便接到了我爸的电话,我爸开口后的第一句话便将我整个人惊呆在了原地:“你爷爷过世了,走的很安详。”

爷爷死了?

 【002】霉运滔天

如同被雷劈中,我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为什么是四年后的明天,而不是今天?”

“你明天就知道了!”

爷爷的话历历在耳,我终于明白了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早就知道他今天会死!

还是说,他这压根儿就是自杀?

今天是8月24日,农历的七月十五。

“七月十五!”

忽然间,我猛然惊醒:这不刚好是我阴历的生日吗?

有时候我常常在想,我究竟是不是我爷爷嘴里所说的“灾星”?要不然,怎么我一出生,我奶奶就去世了?我爷爷也恰好在我20岁生日这天死去

那一天,我哭的非常伤心,就在这个伤心的日子里,我的大学生涯开始了。

爷爷的话很快就应验了。

从我入学的那一天起,霉运似乎就一直伴随着我。

到校后的第二天,之前交往了快两年的女朋友,打电话和我分手了我爸提前转给我的生活费也被别人盗刷去开水房打水,还被爆炸的暖水壶烫成了二度烫伤

文章地址:/Direct1/27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