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魔鬼的杀人游戏

点击:
第1章 恐怖游戏

当蓝海辰反应过来后,那个女孩已经倒在血泊中死去。残破的断肢与四散的内脏提醒着在场所有人,那个女孩的死状有多么凄惨。

“杀人了!”

“她、她真的死了!”周围人纷纷大叫起来,残酷的现实让他们几乎晕厥。

“都住嘴!”在众人面前,一个穿着黑袍头带兜帽的人开口说道,沙哑难听的声音刺入所有人耳中。

众人听到后纷纷住口,毕竟方才就是这个黑袍人杀死了那女孩,原因只是女孩不愿参与这个所谓的杀人游戏,想自行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而已。

那黑袍人自称法官,脸上带着一副诡异的面具。面具上画着一张阴恻恻的笑脸,并且布满奇怪的纹路,整体呈白色。第一眼看上去,这个面具就像是一个变了形的京剧脸谱一样。两只眼镜从面具中凸出,死死的盯着众人,里面的血丝都清晰可见,十分慎人。

方才法官就是用那双眼睛瞪了那女孩一下,就让那女孩几秒之内变为一具恶心的尸体,这诡异的力量令所有人骇然。

“我已经说过,这个游戏不能退出,不听话的人都要死!”法官说。

但蓝海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却意外的平静,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比其他人更清楚,这个杀人游戏的残酷!

事情要从一个恐怖的梦境说起。

几个星期前,蓝海辰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恶梦。梦中,蓝海辰成为了一个叫江临笙的人,并加入了一场诡异的杀人游戏中。

他与十几个人一起,有的扮演平民,有的扮演杀手。

游戏中,杀手隐藏在平民中,每晚杀死一人。天亮后所有人则用投票的方式找出一个最像杀手的人并将其杀死!

杀手杀死所有平民就算获胜,平民则要找出所有杀手才能存活。

在这个游戏中被杀死的人会真的死亡,并且它不是简单的杀人投票,而是会将玩家们送入一个巨大的诡异场景中,让他们在其中相互逃杀!

更恐怖的,是游戏中杀手的杀人方法。他们不用凶器,也不用亲自涉险,而是操纵厉鬼杀人!

阴森诡异的场景,再加上随时会出现的恐怖厉鬼,这恶梦真实的让蓝海辰几乎发疯!

蓝海辰,或者说是成为江临笙的蓝海辰用尽手段,终于在惊心动魄的第一晚中存活下来。他本以为恶梦会就此结束。却不想第二天刚一睡下,那恶梦居然又来了!

它紧接着第一晚,继续着无比真实的恐怖之旅。

蓝海辰几欲崩溃,这恶梦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梦中的感受会如此真实,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吗?

还有那个江临笙,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蓝海辰会变成他?

带着这些问题,蓝海辰一次次的进入游戏,从一次次死亡边缘挣扎出来。渐渐的,他或者说江临笙越来越了解这个游戏,居然经历了数场游戏而没有死亡。

在这期间游戏经历了数次改变,蓝海辰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多。从最初的平民到警察甚至是杀手,蓝海辰都一一扮演。

就在蓝海辰以为这个恶梦会一直持续下去时,梦中的江临笙却突然死了!

江临笙游戏失败,被对手杀死。从那一晚之后,那恶梦再也没有出现。就好像随着江临笙的死,这一切都结束了一般。

但蓝海辰有种感觉,那游戏本身并没有终结,在江临笙死后游戏依然会继续进行。

就像其他玩家死后一样。

不过这一切与蓝海辰再无半点关系,毕竟恶梦已经不再出现。至少那时,蓝海辰是这么想的。

但是,真正的恐怖才刚刚开始!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恶梦结束的一周后。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蓝海辰经过父母的卧室,没想到却隔着门听到了父母的说话声。

“游戏快开始了。”是母亲冯若媛的声音。

“嗯,11月7日开始,还有不到一个月。”父亲蓝岳之的声音传来。

“游戏,什么游戏?”蓝海辰心中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就继续听下去。

“是啊,我们等了这么久,希望蓝海辰可以拿个好成绩。”蓝岳之又说。

“蓝海辰没问题吧?”冯若媛有些担心的问。

“放心,他的前世江临笙成绩就很好。虽然没有坚持到最后,但这么多年我对蓝海辰的训练一定可以让他做的比上一次更好!”蓝岳之肯定的说。

“什么?!”门外蓝海辰听得毛骨悚然,不由得一阵心颤,一股可怕的凉意从心底升起。

“他们的话是什么意思?江临笙不是我梦中的那个人吗,他们说的那个游戏,难道就是梦中的那个杀人游戏?

那难道不是单纯的梦,我也要去参加那个游戏?”蓝海辰越想越觉得恐怖,梦中那个叫江临笙的人,到底和自己是什么关系?

从小到大蓝岳之确实会对蓝海辰进行一些训练,比如观察能力、应变能力和分析能力等等。也因此蓝海辰在学校里是有名的推理高手。难道这些都是为了杀人游戏做准备?

这时蓝岳之和冯若媛又开口了。

“江临笙的游戏成绩确实不错,但很多地方也很可疑。游戏管理方将他交给我们收养,里面难保不会有什么问题。”冯若媛说。

“但我们却管不了那么多了。放心,资料我都存在衣柜里,有什么问题随时去找游戏管理方就好。”蓝岳之回答说。

蓝海辰听得呼吸困难,原来自己根本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而是他们从什么游戏管理方那里收养来的,是专门用来进行游戏的!

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让自己进入游戏又有什么好处?

而那个游戏管理方又是什么人?是他们创造了游戏吗?

蓝海辰心乱如麻。他从小家境富裕,父母生意做的很大,注定衣食无忧。而蓝海辰更是考上了本市知名大学,前途光明,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谁会想到有一天,这种事会突然降临到蓝海辰头上。

蓝海辰屏气凝神,想继续听听父母还会说些什么,但他们似乎睡下了,没有继续说话。

蓝海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有种冲动,想立刻询问事情的真相。说不定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只要一问就能解开。

蓝海辰越想越觉得对,甚至他都已经伸出了手,想要敲门!

但蓝海辰犹豫了。他想起了那一系列的恶梦,那记忆犹新的恐怖,以及父母刚才的话。

“这怎么可能是误会呢?!”蓝海辰心想,并最终收回了手。

“等等,刚才他们说有什么东西存在衣柜里,我要找出来看看!”蓝海辰突然想起蓝岳之的话,于是便轻手轻脚的往衣帽间走去。

………………………………

“现在,所有人都坐回自己的位置,我不想再有人故意找死!”法官的声音再度响起,并将蓝海辰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

众人听后都慌忙坐回原位。

众人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一间被废弃的教室,只是不知为什么整个空间中都显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就像恐怖电影中为了制造气氛而故意添上去的颜色一般。

蓝海辰所坐的位置靠近外面的窗户并面朝走廊,透过玻璃还能看到走廊对面的教室。面前是一张老旧的课桌,周围还有许多同样的桌子,它们在教室中央围成一个大圈。方才刚进入教室时,所有人就与蓝海辰一样围坐在这些桌子周围。蓝海辰数过人数,加上自己共有12人。

当然,得去掉那个已经死去的倒霉女孩。

每个人身前的桌子上都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

“都是与我一同参加游戏的玩家,一群不幸的人。”蓝海辰在心中想道。

“呜呜……呜……”这时一个女子的哭泣声从蓝海辰右边响起,蓝海辰顺着声音看去,见那是一个留着一头长发的年轻女孩。

女孩神情紧张,显然被吓得不轻,从她那明显带有二次元风格的衣服可以看出,她是个有点中二的家伙。

“就叫她‘中二女’吧。”蓝海辰在心中默默为那女孩起了一个外号。

蓝海辰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拥有江临笙经验的他知道,快速记住每一人在这个游戏中十分重要。所以他没有费劲去记名字,而是给每个玩家都起一个外号,方便快速记忆。

“喂,别哭了!”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声警告道。说话的人在蓝海辰的左前方,是个魁梧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很不好惹。

此刻这男人正沉着脸对中二女怒目而视,显然是怕中二女的哭声惹恼了法官。

见那个男人壮的跟熊一样,蓝海辰玩心突起,决定叫那男人“野熊”。

“你也住嘴,没看到人家已经吓坏了吗?”又有人开口道。

那是一个穿着十分讲究的年轻男子,他神情有些倨傲,长相气质均超过一般人,一看便不是普通家庭出身。他坐在蓝海辰和中二女之间,蓝海辰决定叫他“公子哥”。

蓝海辰并不赞成公子哥此刻的做法,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在游戏初期应该尽量低调,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可以减少天亮后被投票的几率,换句话说,不那么容易死!

而公子哥此刻的行为会一定程度上惹怒野熊,这更容易被对方记恨并被投票。

“你说什么?!”果然,野熊听后立刻狠瞪着公子哥吼道。

“我说的不对吗!”公子哥也瞪回去。

“行了行了,大家都冷静。现在情况不明大家不能先吵起来呀。”这时野熊左边一个胖胖的男子劝道,这个男子坐蓝海辰对面,与野熊挨着。男子虽然看上去块头很大,但明显没有大熊那种气势。

“就叫你‘胖子’好了。”蓝海辰看着那男子心想,这外号简单明了。

“她是?!”突然,蓝海辰注意到坐在野熊另一边的一个人。

第2章 异物

那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子,年龄与蓝海辰差不多。她的五官极为精致,比之明星都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精心烫过的卷发披在肩上,再配上那种难得的温婉气质,是那种在哪里都会让人惊艳的人。

当然,蓝海辰这么吃惊并不是因为那女孩的美貌,而是因为蓝海辰认识这个女孩!

“江雨烟,她怎么也进入了这个游戏?”蓝海辰心想。

文章地址:/Direct1/27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