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宝贝儿道爷

点击:
回忆+第一章

回忆:

午夜的街头,天空飘着细细的雨。路灯已经坏了好几盏了,我就站在坏了的路灯的黑暗中,手里拿着一把砍刀,我的眼前只有王威他们几个的声音。

他们说我是没爸的孩子,他们说我妈是下贱的洗碗工,可是最让我受不了的是,王威那张贱嘴说了一句“操你妈”。

十岁那边,我爸死在了街头,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停的打架。说我不学好可以,说我是没爸的孩子,我就打!说我妈是洗碗工可以,说我妈下贱,我就打!说我犯贱可以,说操我妈,我就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这就是我的生活。

而这一次,王威说了那句“操你妈”,我已经把他的两颗牙给打掉了。可是现在我的心里还是发胀发痛,堵着一口气,就想用刀来割破他的喉咙。

我的耳朵里听不到路边呼啸的车子,只有王威指着我说的那句脏话。

突然,我的额头被人用什么东西点了一下,凉凉的,那一瞬间,我胸口涨得满满的怒气,就消失了一般。我的耳朵里听到了路旁车子的“嘀嘀”声,而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我看不清模样的人。

那人说话了:“小弟弟啊,别让鬼给迷了心智了。只要自己意志坚强,那些东西,是控制不了你的。”

“你说什么?”我问道。

“哒”的一声,他点亮了打火机,再用打火机点亮了一盏煤油灯。而那煤油灯的灯罩是红色的,让光线也透着红色来。

在这红色的光线里,我看到了那个人。那是一个老人家,头发花白,一张有着皱纹的国字脸,背有着驼,一双手很大,穿着一双黑布鞋,斜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老人家说道:“孩子,刚才你被一个怨气很重的恶鬼,一手蒙住了眼睛,一手压在胸口。你还拿着刀,它让你去杀人吧。”

我的心惊了一下,刚才我心里的念头,真的是要去杀人。他怎么会知道的?“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了啊。你拉起衣服看看,胸口上肯定还有着手印呢。”

我疑惑着,但是我还是因为好奇,难道刚才我真的是被鬼迷了,所以才想着再把王威的牙齿都打掉之后,还要去补上几刀?我拉起了衣服,在我的胸口,果然有着一个乌青的手印。

“啊!”我惊呼着。

老人家伸过手,摸摸我的头:“孩子没事了。以后自己意志坚强些,坚定自己的想法,那些脏东西是控制不了你的。”

“刚才你是拿什么东西来拍我额头的?”如果说,之前我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是在我看到自己胸口无缘无故出现一个乌黑清晰的手印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很害怕的。

“铜钱。”

“咕咕”这个时候,我的肚子叫了起来,老人家呵呵笑道:“走吧,孩子,跟我吃饭去吧。我也没有吃东西呢。”

老人带着我走向了路边的夜市小摊,他穿着黑布鞋,走起路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如果我以往,我是不会理会这样的老人的。但是这次,我就这么鬼神差使地跟他走了。

在那路边的小摊上,他点了一大锅的面,也给了我一个碗。我是真的饿了,下午在教室里打了王威一顿,晚饭都没有吃呢。看看手腕上那便宜的手表,十一点半,我中午就吃了一个面包啊。所以我也没有装什么,直接大口吃了起来。

老头问道:“你爸妈呢?这么小的孩子,大半夜的在外面走不安全。”

“我爸死了。我妈给人家当洗碗工,这个时候,应该还在人家店里呢。”

“那你以前晚上吃什么啊?”

“在学校食堂吃。”

“几岁了?”

“十三。”

“哦,初一了。十三,十三……”老头似乎在考虑什么,我把头从碗前抬了起来,看到他正在那掐指算着,嘴唇动着,似乎在喃喃说着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也看向了我,一只枯老的手捧捧我的脸,我疑惑着看向他。隔着那热腾腾的面,他端详着我的脸,低声说道:“男生女相,好啊,好啊。十三岁,你叫什么名字?”

“计承宝。”

“宝,小宝……”

“别叫我小宝!”我低下头来,继续吃着面,含着面就说道,“我是我家的男人,我才不是小宝呢。”

老头点点头:“有志气啊。不错,不错。阿宝,你当我的徒弟吧,我没有老婆没有孩子,你当我的徒弟,我教你本事,以后,你给我养老送终,怎么样?”

我疑惑着抬起头,再次打量着这个老头。很普通的一个老头啊,我还问道:“你能教我什么?能教我打架吗?”

“你为什么要打架?”

“别人欺负我,欺负我妈,我就打!”我嚷着。

老头笑了起来:“你教你比打架更厉害的东西。”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行!”

“好,明天你卖一斤猪肉到红光巷,72号。我家,门都开着的,你喊一声我就出来了。红光巷知道吧。”

老头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把一张二十块放在了我的手边。我明白他是让我拿这钱去买肉的。我说道:“你不怕,我拿着钱,不去找你吗?”

“哈哈哈哈哈,”老头爽声笑着,“你这辈子,注定是个学道的,注定是我徒弟。”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个老头就是这行当里神秘的能人,任家高额聘请的却又消失了的风水师——王雷军。

第一卷死人戒指

第一章第六次转学

明南十一中,明南市综合成绩排名倒数第一的一所高中。今天起,我从明南成绩排名第一的明南高中呆了五天之后,就被劝转学到了这所倒数第一的十一中。理由很简单,打架!

我妈把我送到了教室门口,眼睛都还是哭红着的模样,说道:“阿宝,这次可别打架了啊。从你小学爸爸走了之后到现在,你都被要求转学了六次了。这次怎么着你都忍忍,就三年。妈求你了。”

我不耐烦地朝我妈挥挥手:“回去吧,回去吧。哭什么哭啊。难看!”

我妈离开了之后,我才看向了教室里面。正是自习课,没老师在上课,教室里有人在打牌,有人在聊天,有人在化妆,有人在接吻。空气中有着汗味,脚气味,烟味,酒味,劣质的香水味。还真是十一中的作风啊。

我刚去班主任那报道,还没有安排宿舍,只能把大包都背进了教室里,直接坐在了最后的一张没人坐的桌子旁。

我是这个举动不少人看了过来,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话。我是经常打架,但是我不想惹事,我又不是那种精神头多得没处发泄的人。

我才刚坐下呢,一个女生就走了过来,双手撑在我的桌面上,俯下身子,那宽宽的领口就吊了下来,我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里面黑色的内衣,还是性感的1/2罩杯,能看到白花花的东西来。

女生说道:“小弟弟,你就是老吴说的从明南高中转学来的新同学啊。啧啧,有什么事情,姐姐罩着。”

说实话,在这个时候,我没看到她的脸,因为她站在,我坐着,仰头看她的脸太累了,我就看着那领口里白花花的一片,说道:“我们同学,怎么你就是姐姐了呢?”

那女生也够浪的,一根手指挑起我的下巴来,让我对上她那浓妆的脸,说道:“看你这模样,要比我们小两岁呢。十五了吧?”

我打开了她的手,不再说话。她瞪着我一个冷哼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就有同学在那哄笑道:“娜娜,你不是小帅哥的菜啊。”

一个胖乎乎的男生朝着我走了过来边说道:“看我来。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菜在我们十一中可是抢手货呢。”

我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把我的大背包放在了地上,把腿包放在了桌面上,然后开始翻找了起来。东西还挺多的,我就一样样拿了出来。罗盘?八卦镜?红线?符纸?坟头土?黄豆?铜钱?小陶碗?红布?终于让我找到了,湿纸巾和补水液。

我把八卦镜用陶碗和袋子装着的黄豆固定了一下,立了起来,当镜子用。再用湿纸巾擦擦脸,特别是刚才那女生摸过的下巴,我是使劲蹭了好几下。然后再喷上补水液,拍拍两下,抬头看着那已经愣在我桌前的胖子说道:“有话就说,别碰我。”

前排一个瘦小的男生扯着已经惊呆的胖子离开了。应该说在那个时候,班上的人都看着我惊呆了。

教室里没有一点声音,直到一个男生吼道:“操!这什么人啊!”

那个瘦小的男生紧张地挥着手,说道:“别,别乱说话。他是宝爷,以前我们学校的扛把子。”

这个声音之后,教室里再次热闹了起来。有人继续化妆,有人继续接吻,有人继续聊天,不过也有不少人问那瘦小的男生,关于我的事情。这已经是我第六次转学了,从小学到现在的高一,我一共读了八所学校。虽然我不可能当八所学校的扛把子,但是我在八所学校了被劝转学的原因,都只有一个,打架!相信这个班上,有不少人是知道我的。

我的适应能力很好,已经不会因为新环境而紧张。只是看着这个班级,和我妈说的不太一样。我妈说她知道十一中是一个很差的学校,但是她花了五千块的红包,让我进了最好的班级。还说班主任是这个学校的传奇。

瘦小的男生是我初中的同学叫梁恩,和我同班的,我以前的事情他都知道。对,我长得比较嫩,头发比较长,皮肤比较白,但是不代表我就会被人欺负。我丫的还就是一个会打架的男人!我们家唯一的男人!要保护我妈的男人!

我伸过手,正想把桌面的东西都扫进我的背包里,但是就在我抬手的时候,我看到了桌面上的罗盘指针微微颤抖着,指着一个方向,我能确定那个方向不是正南!而现在整个教室里,除了头顶上的电风扇之外也没有什么强大的磁场能让罗盘把东面当南面的。

我的心惊了一下!用科学来说,这间教室里有着一股特别的磁场,影响了罗盘。用玄学来说,就是教室里有异常。这个异常具体是什么?我还不能下定论。

我朝着指针那边不露声色地看去,指针指着的方向,有一对男女在接吻加互摸,还有一个是坐在第四组跟我同一排的女生。那女生正在做着习题,她在这样的教室里无疑就是最特殊的一个。

就像奇门遁甲,满盘皆坏,惟她独好,那么她才是最不好的那个。给大家说个电影吧,抱歉,我挺喜欢说故事的。曾经有个外国电影,选拔一个服务于地球上的外星人的警察。男主角面对一张射击图:半夜的街头,到处是妖魔鬼怪,一个红裙子小女孩抱着一本安徒生通话和布娃娃走在街头上。男主角毫不犹豫开枪射击小女孩的额头。最后他被选中了,因为整张图上最可疑的就是小女孩。

文章地址:/Direct1/27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