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二皮匠

点击:
第一章 二皮匠   

我小名叫针头,自小父母双亡,跟着二叔长大。

二叔是个二皮匠,又叫缝尸匠,是专门修复死人尸体的。

在我们这种偏远农村,老百姓不大认同殡葬管理处,有亲人死后尸体分离的,都会找缝尸匠给缝上。

缝尸匠是个贱活儿,但凡有点本事的人,都不愿意做这个行当。

我二叔是个外来户,年轻时带着只有两三岁的我落户在这里,干起了二皮匠的买卖。

二叔为人厚道,从不乱开价,遇见家里条件差的,钱就不收了。

唯独有个怪脾气:清明节当天死去的人,不缝。

每逢清明节,二叔提前一天就带着我进山,在深山老林子里躲一天,第二天早上,再回来。

今年清明的那天,二叔突然发烧,在床上昏迷不醒,怎么叫都叫不醒。

这么多年来,二叔没去过医院。每次生病后,都是好好睡一觉就好了。我给他盖上厚厚的被子,好生的伺候着。

清明节过去了几天,傍晚的时候,有人砸我家的院门。

我出去打开门,看到一个梳着大背头,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年轻人。

没等我说话,那人便咧开了嘴,露出一嘴的黄牙。

“针头,老朋友,好久不见!”

说着,他就张开双手,朝我扑了过来。

这人是邻村的,人送外号大背头,我的小学同学。初中毕业后他去了广州,我则辍学留在了二叔身边。

见是他,我很高兴,搂住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背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你在广州混得不错啊!”

他哈哈一笑,掏出一根烟递给我,还刻意把烟盒晃了晃,烟盒上的‘中华’两字,特别显眼。

“一般一般,广州第三……哎,针头,你二叔呢?”

他说着,就往我身后瞅。

我解释了下,他哦了一声,眼神闪烁,突然间,咧嘴笑了起来。

“针头,今天是咱们同学聚会,走走走,拿上你的东西,跟我走。”

说着,他就把我往外面拽。

我想拒绝,可他理由特别多,说老师和同学都到了,就等我一个人了,拖拽着,就把我带到了村口。

他是开车来的,一上车,我就看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坐着一个时髦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戴着粉红色的太阳帽,黑色的大框眼镜,遮住了大半个脸,看不清楚样貌。

大背头介绍说,这是他朋友,有点晕车,现在睡着了。

我点点头,便没有跟她打招呼。 关上车门后,我总感觉车里有股子不舒服的味道,是香水味和其他味道掺杂起来的气息。

车子在山路上开了很久,天色漆黑的时候,开进了镇子里。

奇怪的是,他没有去饭店,而是把车停在一户人家的门口。

更加奇怪的是,副驾驶上的那个女孩,直勾勾的走下车,紧紧跟在大背头的身后。

我冲她微笑了一下,她却连瞅都没瞅我一眼。

进到房间里后,我愣住了。

哪里有什么同学聚会,屋子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堂屋的正中央,摆着一个灵堂,灵堂的后面,是一口制冷的水晶棺材。

第二章 残缺女尸

尸体下葬前,都会放在租用的水晶棺材里,有制冷作用,能保证尸体短期不腐烂。

我急忙看向大背头,心里却已经明白了。

大背头回手把门关上,噗通一下子,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针头,你可得帮帮老哥啊……”

说着,他的眼泪就冒出来了,顺着肥胖的脸蛋淌了下来。 我没搭理他,看向灵堂,灵堂上的灵位写着:褚七七之灵位。

“背头,你跟我说实话,这是怎么回事?褚七七是谁?”

我蹲下来,轻轻扶起他,用袖子给他擦拭了下眼泪。

他眼泪止不住的流着,一边抽泣,一边说。

“褚七七是我女朋友,这次跟我回老家探亲,结果路上出了车祸,被撞死了……”

说着,他走到水晶棺材旁,把棺材盖打开,一股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映入我眼前的,是一个残缺的身体,人的脑袋和身体已经分离了,下身一片血肉模糊。

不但如此,我根本看不到尸体的腿部,那里只有一堆烂肉。

常年和二叔生活在一起,见过各种各样惨烈的尸体,所以我并没有多惊讶。

一旁的大背头哭得更凶了,一边哭,一边说。

“针头,你也知道,这么惨的状态,只有你二叔能恢复,连殡仪馆都搞不定,现在你二叔病了,我只有依靠你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不要太痛苦,我能帮的话,肯定帮。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背头,你跟我说实话,你女朋友是什么时候死的?”

“四天前的晚上,你看看,尸体都凝固了。”

“晚上几点?”

“七点来钟吧,交警队的人可以证明,她没跟我一起回来,是自己坐黑车来的,一车人都死了。”

他这么一说,我掰着手指头往前数了数,松一口气,四天前晚上七点多,是清明节的前一天,不算破了二叔的规矩。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疑问。

“大背头,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偏要骗我来这儿?”

他叹了一口气,擦擦眼泪:“针头啊,我家爷爷跟你二叔有过节,我怕你不来啊……”

我点点头,他说的没错,我二叔小的时候,被大背头的爷爷打过,听说伤的还不轻。

这时,我注意到大背头身后的那个时髦女子,房间里很阴暗,她却一直没摘下墨镜。

见我看向她,大背头急忙说到:“她是我女朋友的妹妹,褚月月。”

我哦了一声,冲她点点头,她依旧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反复询问了死亡时间,确定无误后,我让大背头开车载我回家,拿上二叔的工具箱,回到了小院。

此时已是深夜,我让大背头打开院子里的所有灯,连夜开工。     缝尸这个活儿,讲究宜早不宜迟,人死后,身体组织随时都在变化。 越晚,越是难以恢复到本来面貌。

再次打开水晶棺材,看向里面的女子,我愣了一下。

这个女子的身材,样貌,都好熟悉啊…… 虽说尸体已经面目全非,却能判断出来,这姑娘身材很好,皮肤白皙俊俏,穿着也很时髦。

缝尸讲究‘清、理、缝、捏’。

清,是清洗尸体,把血污和泥土清洗掉。

理,是整理尸体的轮廓,弄清楚每个散落部位的位置。

缝,是把散落的尸块拼接在一起。

捏,是指一些缺失的部分,要用面团捏出相应的造型,拼接上。

老辈人的说法是,如果人死不得全尸,无法进入轮回,不得超生。

我粗略打量了一番尸体,心里已经有了缝纫的具体方法,便转身来到灵堂前面。

缝尸之前,要给死者上三炷高香,告诉死者,我要动你尸体了,是为了你好,不要作祟。

把高香点燃,插进香炉,我刚想离开时,突然一阵风吹来。

高香灭了。

第三章 缝尸上妆

一见高香灭了,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二叔说过,三灭不缝。

意思是,点香的时候,如果连着灭三次,那这个尸体,给多少钱都不要缝。

我单独缝尸的次数不多,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心里一阵发虚。

大背头一见如此,转身把后面的窗户关上了。

“不要紧,是窗户没关好。”

他拍拍我肩膀,示意我再点。

我深吸一口气,换了一把香,再次点燃,插了上去。

这一次,香火很稳,没有丝毫要熄灭的迹象。

我这才放心,擦擦头上的汗水,打开二叔的工具箱。

那是一个硕大的黄色皮箱,里面有几十样工具,是二叔的师父传给他的。二皮匠自古就有,是四小阴门里的。四小阴门分别为:刽子手,仵作,扎纸人,二皮匠。

老话讲:刽子手的刀,仵作看得见,扎纸人的手艺,二皮匠的针线。

意思是说,二皮匠的针线,十分有讲究。

皮箱里,光针线就有十几种,粗线缝大块肉,细线缝小块肉,透明线缝五官,金线缝肉里,寓意来世富贵……  

让大背头打来水,我用自备的粗布,开始慢慢清洗着尸体的血污。

这是个细致活儿,如果血污处理得不好,会影响后面的缝纫和上妆。

同时,我又让大背头去和面。

死者的双腿都不见了,需要用面捏成腿,保证死者全尸。

随着血污的渐渐消失,死者的样貌清晰的浮现在我面前。

尽管已经死了,却难以掩饰她的风韵,樱桃小嘴,柳叶眉,瓜子脸,如果活着,定然是个尤物。

我注意到她的眉毛很长,而且眉尾向下,二叔说过,这是慈眉的一种,这种人心地善良,重情重义。

可惜大背头没有这个福气,我暗自感叹。

死者的面部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创伤,所以不需要比照照片去恢复鼻眼,这自然省去了我很多功夫。

略微休息了一下后,我拿出大头针,开始缝合脑袋。

大头针不可多缝,根据尸体的损坏程度,可缝三下,五下,七下,最多不可超过九下。

而且,必须为单数。

大头针缝完后,头颅和尸体之间已有了联系,再用金银线各缝三针,将尸首紧紧联系在一起。

随后,便是用透明针线细致缝合,这里没有次数要求,却也必须为单数。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啊……啊………………”

文章地址:/Direct1/28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