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惊魂夜

点击:
☆、第一章:学妹突然造访

作为一个工科学校的屌丝,我始终对自己的形象和能找到什么样的对象以及能不能找到对象有着一个很清醒的认识。大多数男生呢,在一进大学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目标定成女神,然而女神早在暑假就被高中的同学采了。于是屌丝们在遭到女神们的拒绝后,渐渐的也就把目标降低到了“是个女的就行”的基本原则上了,虽然不排除一些男生后来的“我室友就不错”的心理。

我叫莫小白,我也是这个学校众多屌丝之一,一次次的打击之后也就成了众多男生中的一员,不过至少我的性取向还是正常的。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下午,我在教室的后排迷迷糊糊得醒过来的时候,靠着本能拿出手机,看到一条短信:“最近忙吗?”是个陌生号码。

我回拨个电话过去,这是我一贯区别是不是熟人的方式。看着归属地是B市,顿时明白是谁了。

“额,八成是没啥好事,这贱人也就只有在有困难的时候才会来找我了。”

夏梦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同校但是不同级。我在她刚进高中军训的时候认识了她,我当时在学校当新生志愿者。那时候还是小处男的我,对于这种会装嫩卖萌发嗲的小女生没有任何抵抗力,还没接触过几次呢,我就被她收了。我在她想家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伸手抱住了她,在她看《死神来了》吓得花容失色的时候握住了她的手说“别怕,我在呢!”她穿着小短裙跑到我们班来给我送感冒药引起一阵骚动的情景还能勉强想起。

一切都在向着烂俗的偶像剧发展。在我那天晚上用从学校花坛里偷偷折来的一大捧栀子花等在操场看台下的时候,却接到她急急忙忙的一个电话:“小白,我男朋友找不到了,我扣扣里面没有他了,我问了好多人都找不到他了,你能不能帮我找找他啊!”

洁白的栀子花掉在地上,我却用淡定语气说:“别急别急,我来帮你找。”

事后,她给我的解释是:“我真从来没有把我们的关系往哪方面想过,只是觉得你很可靠,而我离家这么远来这上学,孤独无依的时候都是你陪着我的。”

“……”

“我和他从初二就开始谈了,我舍不得他,也舍不得你……”

她拉着我的袖子让我别走的时候,我还是回到寝室删掉了我保留的所有我俩之间的暧昧短信,包括她的那句廉价的:“我爱你!不要想歪哦!”

忘不了的总是初恋,因为总是伤害人最深,尤其是我这个小处男。

她上高三的时候找过我,依旧稀里哗啦的,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我那时候抱着既往不咎的心理以及不影响他人考大学的好心也就和她又开始了开始时的那种暧昧,同时也是她的心理医生。没办法,在工科学校的单身男屌丝始终不能拒绝主动送上来的美女。

这种关系一直保持到我以同样的方式在她的大学的操场上向她表白的时候,一个男的急急忙忙跑过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同样狗血的剧情在我这个大备胎的身上发生了两次,事不过三,我决定忽略那条短信。

然而当我晚上从网吧出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时候,大腿上的一阵酥麻传了过来。

我掏出手机,一看又是B市。

这下逃不了了,打破男人少有的矜持,我接了电话。

“是小白吗?我是夏梦。”电话那头的声音异常镇定,和我所熟悉的那个蹦蹦跳跳的夏梦完全判若两人。

“啊,是夏梦啊,好久没联系了,还好吧?”

“嗯,还好。”夏梦冷冷的答了一句,那口气像是更年期的夏梦。

这下我急了,这孩子咋了啊,失恋了?可是这口气和以前失恋时候娇滴滴的夏梦一点也不一样啊!我决定还是弄明白她的意图再说。

“那个今天什么刮的什么风,让您老给我亲自打电话啊?”

“没啥事,就是问问你明天有没有空,我想去H市找你玩。”夏梦说话的语气异常慢,完全没有以前的叽叽喳喳让我都插不进去。

“好啊,那你来的时候跟我说呗,我去接你吧!”虽说夏梦现在感觉不大正常,可是哪个男人抵挡得了美女上门的诱惑呢?说是玩玩,没准还能整出点附加值呢!

“好,我买好票后把车次发给你。”

“那个……”

“就这样吧,明天见面再说吧。”我正准备寒暄两句,夏梦却挂断了电话。

这孩子不大对劲啊,感觉跟女鬼上身似的完全和以前不是一个人。不过大学里面是挺能改变人的,要不然也不会出现那些毒死自己室友的高材生了。没准这孩刚失恋,眼瞅着光棍节到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于是上我这来寻求安慰了。看着网吧旁边一溜排的宾馆,我的屌丝心态顿时开朗起来,哼着小曲就回宿舍了。

第二天的早上,睡梦中正和夏梦缠绵的我又接到了夏梦的电话,顿时那个激动啊!

“今天临时有事,我改天再来H市吧。”一听到“改天”两个字,我的老二同志立刻垂下了头。

“那行,你什么时候有空再来吧,来的时候给我个电话。”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虽说心里又还是小小的惋惜了一下,哎,既然不想来,干嘛还故意勾引我这个小屌丝呢?故意的吧?

半夜的时候,我正打开看电影呢,正看到高潮,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这谁啊?大半夜的发什么短信!扰我看片!”

打开一看,又是夏梦,但是内容却让我心跳不已!

“我想在你那待几天,你陪我在宾馆住好吗,我一个人害怕。”

顿时我就激动蔫了!这尼玛不就是公开的约炮?我是不是上个月捡着手机送回去了,老天来回报我来了?!来不及想这些了!想到学妹小鸟依人得依偎在我的怀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看着我,然后就是一夜缠绵,我刚蔫下去就立马雄起了!

回短信的时候,我的手都不由得哆嗦,打字都打不好,气着直骂输入法。

“好的,你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

然后便是焦急的等待。

手机又震动了两下:“后天吧,周日,我在那待到周二回去。”

他妈人家这都投怀送抱了,我还特么翘课怕老师点名?!

“可以啊,我这两天都是水课,不去没什么的,妹妹大老远的来看我,当然是先陪你啊!”

“我坐后天晚上八点钟的火车来吧。”

八点钟的火车!到这估计都十一点了吧!这是一下车就去打炮的节奏吗?

似乎她自己也觉得这个时间有点尴尬,她又加了句:“我后天要办完事才能来。”

“嗯,好的,快到站的时候给我说下,我去接你,我们学校离火车站很近的。”管她什么时候来呢,就是半夜三点钟来我也得去火车站等着啊!

“小样,这次不让你吃不了兜也兜不回去!以前为你吃的那么多苦头,现在轮到你来回报我了!”

那天晚上我早早得待在出站口等着夏梦,看着时间估计火车到站的时候,我在人群里焦急的寻找着夏梦的身影,可是人差不多都走光的时候我也找不到那个朝思暮想的高挑身影。出站口渐渐冷清起来,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这时地下通道拐弯处出现了一个黑影!

这时黑色的身影向我走来,直到走到我前面10米处我才认出来是夏梦!不过她的打扮着实吓了我一大跳:一袭黑色从头到脚——黑色的圆边帽几乎遮住大半个脸,黑色的连衣裙一直拖到脚踝,画着黑色的眼圈和十分鲜艳的红色唇彩,带着黑色的手套,胳膊上还挎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

这和我所认识的夏梦真的大相径庭,她不应该是那个穿着特别花的衣裳,可爱的牛仔迷你裙的萝莉范吗?这现在俨然一副十八世纪中欧贵妇范啊!

“看什么呢?很惊讶吗?”

不知不觉夏梦已经走到我的面前,黑色的手套在我的眼前划了一下。

“啊,没有没有,学妹现在真是越来越成熟了啊!”缓过神来的我还是开始了油嘴滑舌,毕竟我很清楚这次约会的目的嘛!女大十八变,变成什么样子不都有可能嘛!

“那我们现在走吧,去我们学校吧,我都订过房了,咱们先去那里放好东西再出去吧!”我伸手接过学妹拖着的行李箱。

“不用了,去这一家宾馆吧,我上次去过,环境很好。”学妹站在那里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张名片。

“看不出来这货还挺挑剔的,估计没少出来和别的男人鬼混过。”我在心里默默得同情了一下他那个被戴了数顶绿帽的男朋友。

我接过名片,看到这是一个我从没听说过的宾馆:夜玫瑰宾馆。上面有这个宾馆的电话和地址。

得!这个时候还不得听女人的?还想不想舒服了?!牙一咬,那预定的宾馆不要了,一切以服务美女为主!

看了一下这个地址,在C区,离火车站挺远的,这个时候天也黑了,打车吧!

我拉着箱子走在前面,夏梦挎着包走在后面,我们沿着小吃街往车站外面走。走到一家羊肉店门口时,我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她说好吧。于是一起走进了这家店,谁知道刚准备坐下来,夏梦一把拉住我的手往外面拉。无奈我和她一块出了门,我问她:“怎么了?”她立刻又恢复了镇定说:“走吧,不吃了,直接回宾馆吧!”

我心说算了吧,先到宾馆再吃也不迟!

走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店里面,墙上挂着一个晒干的羊头,两个角很大,两个角上挂了几串洋葱。难不成是被这个玩意吓到了?看样子只能先饿着肚子回去了。

不过现在有一个比较好的事就是:夏梦拉着我的手不放了。

晚上的车特别难打,一辆车来,好几个人上去抢,看到自己在抢出租车上这么不给力,顿时觉得在美女面前丢脸了。虽然说车难打,但是黑头车倒是不少,我是听说过黑头车宰人的,但是看到衣着单薄的夏梦面无表情得陪我站在寒风里,我狠了狠心,就上黑头车吧!

一辆黑色的奇瑞停在了我们面前,我问了一下司机去那里多少钱,我看了看价格也算合理就拉着夏梦上车了。

车在经过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后,渐渐得驶向了比较阴暗的地带,没有什么太多的亮光,那个地方也算是这个城市的城中村地带吧。夜晚的风从车窗里吹进来,吹进脖子里凉飕飕的,我看了看身旁的夏梦,她依然面无表情得看着前方,仿佛前面有什么东西似的。

文章地址:/Direct1/28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