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灵异实录

点击:
第1章 刮刮乐

从世界杯买足彩差点上天台之后,我就开始对彩票敬而远之。可做梦都没有想到,再次碰这个东西的时候,却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这一切,还得从猴子给我打的那个电话说起。

当时我辞职在家,两个月没找到工作,房租都成了问题。就在这个时候,以前经常找我借钱的同事猴子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听他那口气好像是自己最近发了财一般。

想到可以先找他借点钱来撑一段时间,所以就直接去了。

在那条我们经常聚餐的仿古街上,两个人喝的都有些醉醺醺的,我趁机把借钱的事儿给他说了。他满口答应了下来,说就凭咱俩的交情,这事儿我管定了。

就在我眼巴巴的等他问我需要多少钱的时候,他竟然起身喊服务员结账。看着他钱包里 面的那一沓子红票,我都有些眼馋。

猴子也看到了我看他钱包的眼神,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小子有福了,我这就带你去个好地方。看他说话时候那么神秘,也着实吸引了我的好奇心。我还真想不出来,到底哪儿能那么快就赚到钱。

猴子带着我从仿古街的一条小巷子七拐八拐的到了另外一条巷子里,这条巷子里比之前的那条要显得热闹多了。我在这儿附近也住了一年多时间了,可这么热闹的地方,我竟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就在往前走了百十来米的地方,猴子指着一家彩票门面店说到了就是这里。我看到那彩票店眉头一皱,买彩票中奖的概率可真的堪比连续被雷劈五次还没死,难道这就是他的办法?

猴子也看出了我的疑虑,从口袋里抽出两张红票给我,说你去买刮刮乐,最贵的那种,中奖的话钱是我的,如果没中的话那么这两张红票也不用还他了。

听到有这种好事儿,当然毫不客气的进入了彩票店。这家彩票店里最贵的就是那种三十块钱一张的,最大奖金三十万。反正又不要我出钱,直接就先来了三张。

刚把第一张刮出来,我整个心跳就开始加速起来。没想到,第一把就中了一千块。这个可是立刻就能够解决我的房租问题了,而且撑到我找到工作也没问题。当我把第二刮出来的时候,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万块。

我咽了咽口水,开始拿起硬币慢慢的刮第三张。当第三张每刮开一个数,都跟上面开奖数字一样的时候,我整个心都在扑通扑通的乱跳。如果,把这所有的数字都刮开跟上面开奖数字相同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我有三十万进账。

大概用了五分钟左右,才把所有的数字都刮开。看着这些跟开奖数字全部相同的数字,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唯一的几个字就是:我中了三十万。

好几分钟之后,我高兴的直接蹦了起来,拿着三张彩票要领奖。这时候,猴子好像有些不开心,问我那一百块为什么不花完?

本来我想把那一百块前还给猴子的时候,他却坚决不要了。我以为是他最近变得有钱了,脾气也变得怪了,很多有钱人都是那样,让你花完就得花完,不花完就是不给他面子。对此,我也没怎么在意,直接把那一百块装进口袋去找老板领奖。

但是彩票领奖也是有规矩的,一万以上的必须要到市彩票中心去领奖,所有我只领到了一千块,至于剩下的可以第二天直接到市彩票中心去领。不过有一千块,也够我交房租的了,就先把那一千块领了出来,剩下的明天到市彩票中心去领奖。

回来的路上,我对猴子可是千恩万谢。不过猴子看上去,却没有那么高兴。他可能是觉得我用他的钱买彩票中了大奖,心里不太开心。又或者,是因为我没有花光他那两百块钱,有些不开心。不过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这大奖面前,我可从来没想过把那张三十万的彩票给他。而且在之前他也说过了,中了奖算我的。

现在终于清楚了无债一身轻是什么感觉,回家的路上我几乎是一路唱着回去的。

刚进家门不久,房东就过来收房租了。

中了大奖心情特别爽快的我,直接就交了两个月的,加上水电费正好一千一。把从彩票店领回来的一千块和猴子那边借来剩下的一百块扔给了房东。房东女人把那几张红票子数来数去好几遍,又搓了好几遍确认没假钱之后才离开。现在看到房东女人的动作,都觉得有些好笑,我已经有三十万了,还犯得着给你假钱吗?虽然当时没说,但心里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整整一晚上,我都抱着那张三十万的彩票看了一遍又一遍,总觉得看不够。

第二天还没起床,就被外面的砸门声给惊醒了。先把两张彩票都藏好了之后,才骂骂咧咧的问候了一句敲门的人。听到是房东女人的声音之后,我才打着哈欠给开门。

还没等我问什么事,房东女人身后出来个老大妈,直接就把一碗黏糊糊的东西给我泼了一脸。这事儿怎么能忍,我立刻就跟她们吼了起来。那俩女人根本就不理我,就在那里嘀咕了半天是不是,到最后那老大妈很坚定的说了句不是,房东女人才松了一口气。她们的话,也弄得我都有些莫名其妙。

接下来,我才知道她们给我泼的是黑狗血,还有泼狗血的原因。

昨天晚上,我交房租的一千一里面,有一张竟然是冥币。这房东女人当时看到都吓傻了,以为遇上了脏东西,所以就连夜请了人过来。房东女人身后的那个老大妈,就是她们村的神婆,连夜请过来的,那黑狗血,也是用来对付我的。

听到他们的解释,我顿时就气不打一出来。我昨天给钱的时候,明明她还数了好几遍呢,要是有冥币当时就发现了。怎么可能就变成冥币了?说不定,还是她自己换的呢。房东女人连忙说,不是自己换的,她平日里胆子小,这种事儿她也不敢做。

本来我还以为她们是来讹我的,但是又不太对劲,就算要讹我,也不至于大老远的从村子里连夜请个神婆过来,还准备黑狗血,就为了讹我那一百块钱。最重要的是,那张冥币拿到手上,我竟然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到底哪儿熟悉,我还真一时之间说不上来。

最后我还是把那一百块钱给换了,反正自己现在可是有张三十万的彩票在手里,不在乎那么点钱。

打发完房东女人之后,我再无睡意。那张冥币看了好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随便往桌上一扔,直接拿着那两张彩票到市彩票中心领奖。

可是到了彩票中心我就傻眼了。他们说,我这两张彩票,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取消了。彩票的领奖时间是六十天,所以,这两张早就过了领奖期限,是作废票。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我脑子都有些发蒙,不是昨天晚上才去买的吗,怎么两年前就不流通了,难道有什么问题?

我说明情况之后,赶紧让他们帮我查。但是我说的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彩票的门面店,所以我这个票还是作废。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有些腿软。整整三十一万,就人家一句话,变回了两张废纸。

在市彩票中心外面坐了好一会儿才把心情平复下来,给猴子打电话。毕竟昨天晚上,是猴子领着我过去的。所以对于这两张彩票,他最有发言权。

可是打电话给猴子的时候,却一直关机。最后想了想,还是直接去公司找他吧,这可是三十万,不能白白的就这么扔了。昨天花了九十块钱买的,总得去彩票店要个说法吧。

到了公司之后,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我。当时我从这儿辞职的时候,跟老板闹的矛盾可不算小,也成了全公司的名人。虽然离职快俩月了,所有人都还记得我。

我在公司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猴子人,就到前台去问考勤的小刘。

“小刘,猴子今天过来了没?”

听到我的问题之后,小刘的眼睛比刚才看见我进公司时候瞪的还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被她瞪的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又问了一遍。

“张岩,你别吓我啊,猴子一个月前就出车祸死了。”小刘说这话的时候,还明显的往后退了几步,看向我的眼神都有些恐惧。

听到她这么说,我脑子比之前三十万彩票变成废品还要发蒙。昨天他还打电话跟我出去喝酒来着,那彩票也是他领着我去买的,怎么可能一个月前就出车祸死了?那昨天晚上,跟我吃饭的又是谁?

“张岩,当时猴子死的时候,我们也给你打电话了,但是电话打不通。”小刘说话的时候,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进入了电梯,那个人,正是猴子。

 第2章 摊上大事儿了

我立刻冲向电梯,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当我到门口的时候,电梯已经上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上几层,只能看着电梯外面那数字焦急的等待着。

终于,在二十楼停了下来。猴子上了顶楼,更让人无奈的是,四个电梯都停在了顶楼一个都没有下来的趋势。而在这个时候,我还一直坚信猴子并没有死,昨天晚上的那个人的的确确就是他。

电梯在上面停了很长时间,当那个箭头刚刚变成下楼的时候,就听见那边一声惊呼有人跳楼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楼下看。楼下的广场上趴着一个人,面部朝下,头部周围一大滩血迹流出很远。

而看到他身边站着的那个人,让我瞬间头皮都在发麻。猴子竟然就站在那具尸体旁边,朝着我诡异的微笑。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伸出右侧,朝我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比划完之后,转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刚才猴子不是上了顶层了吗,怎么会在底下呢?还有,那个跳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跟猴子有关,还是说,真如小刘所说的,猴子已经死了,现在我们看到的那个猴子已经不是人了?

对于小刘说猴子死了这事儿,我一直都不相信。昨天晚上和刚才见到的,可是活生生的人,但是为什么忽然出现在楼底下我还真不清楚。

还没等我理清楚,就看见公司好几个人都在往下跑。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跳楼的那个正是公司的张海明。电梯来了之后,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到了事发楼下的小广场上。

当我们下去的时候,警察已经把这里拉起了警戒线。经理在那边跟警察交涉,而我们的目光都盯在了张海明的尸体上。

文章地址:/Direct1/28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