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红棺新娘

点击:
---题记:你爱过一个人吗?你被人爱过吗?有的时候,爱,也会很恐怖!恐怖到死,恐怖到死!

引子

那是在民国期间发生的事情,发生在一个叫鬼火村的地方。鬼火村就是我儿时居住过的村庄。在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让我感到很惊讶。让我不得不去相信,却又很难去相信。我真的不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大地主胡斜楞家的佃户郝七宝有三个女儿。

最小的女儿彩儿出落得像个天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会说话,会笑,让人着迷让人疼。就是在当时的县城里也很难找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彩儿十六岁那年,在她的两个姐姐出嫁后,就有许多人提着彩礼上门提亲,郝七宝家穷志短,看到这种状况,就开始挑选对比哪家富有,哪家财势差一些。最后决定收了东家胡斜楞的彩礼,要把女儿许配给胡斜楞的老儿子小富财当老婆。其实彩儿自己早已经喜欢上一个人了,那后生叫柱子,是个十八岁的精壮小子。

可柱子家和彩儿家一样的贫穷,根本拿不出什么彩礼来。彩儿知道胡斜楞家的提亲后,死活不依,但也没有办法,整天哭的像个泪人似的。哪知道小富财一日得了急病,居然一命呜呼了。东家胡斜楞找上门来索要彩礼,郝七宝看着成堆的绸缎和白花花的银元,扑上去用双手搂抱着不肯放手。胡斜楞冷笑一声说:"你不想退还彩礼也可以,但是,必须让彩儿和我的儿子结成夫妻,我要办场'鬼婚礼'"

"什么?'鬼婚礼'?" 郝七宝从绸缎堆和银元上蹦跳了起来,脸色铁青。

"嘿嘿,你别怕。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出殡的那天,让彩儿穿着大红色的嫁衣跟在棺木旁,与抬棺木的人并行走,走到坟地后就可以了。"胡斜楞虽然在笑,但那笑很麻木。

"那……那以后呢?"郝七宝有些不相信胡斜楞的话。

"下葬结束后,你就把你的女儿领回家,我的彩礼也不要了。你女儿另嫁他人我不会做任何的干涉。"胡斜楞仍然在木讷地笑着。

郝七宝看着炕上的彩礼,眼睛里闪出了贪婪的光泽。

可是,在小富财出殡的前夜,彩儿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郝七宝带着家人疯了似的四处找寻……

胡斜楞家传出口风,说有人看到彩儿和人私奔了……

当天夜里,胡斜楞就让家奴强行从郝七宝家搬走了彩礼。

那天早晨天空阴得厉害,浓厚的乌云在天空中翻来滚去,出殡的队伍刚走出村子,暴雨就从天而降。胡斜楞举着拐杖声嘶力竭地高喊着抬灵柩的汉子们快走,不准有半点的歇息。汉子们踩着泥泞的乡路,艰难的行进着。突然,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一团火球直扑向村口的人群,在大伙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就看到胡斜楞"嗷"地一声惨叫,浑身是火的飞了起来,然后就很实在地摔落在了正在运行的大红棺材上。他是被雷给击中了。搁咱老百姓的话说,就是让雷给劈了。

众人扔下肩头的杠子,四散逃去。"扑通!"又是一声巨响,棺木重重地砸落在泥水里。"砰"的一下巨响,棺盖被震起,连同胡斜楞的身体翻落了出去。随即,瓢泼大雨居然停了下来,雷声也消失了。

人们又赶紧跑回去救趴在泥水里的胡斜楞,把他扶起来一瞧,这老东西浑身上下的衣裤被烧得精光,人早已咽气了。

大伙忙抬了棺盖去盖棺,却发现棺材里躺着两具尸体。

彩儿穿着大红的嫁衣,脸上涂着白色的粉底,两侧的脸蛋上画着红标记,直挺挺地躺在小富财的身边。小富财也是一身的新郎打扮……

第二天早上,在村口旁土沙丘上的歪脖子树上,吊死了一个精壮的男子。是柱子。在村民们发现他尸体的时候,看到他赤裸着下身,他的那个东西被人用刀割掉了……树上还刻着字:你不是个男人,还留着这个物件有啥用?

当天深夜,有人就听到离村子不远的庙后的坟地里传出来女人的哭泣声音。有胆子大的村民就跑去看,回来后都病倒了好多天。他们都说看到了一个红衣女鬼,头上冒着火光在坟地里来回飘荡……村民就叫这个女鬼做'红棺新娘'。做了'红棺新娘',也就成了'鬼媳妇'了。后来,村民们就自发地按民间的风俗,给彩儿和柱子举办了一场'鬼婚礼',把他们两个安葬在了一起,还给他们烧了纸房子、纸钱、纸花轿……送葬的那天,请来了和尚替他们两个超度……

第3节:第1章穿花裙子的女孩儿(1)

第一章 穿花裙子的女孩儿

现在时之一

1

妻子说:"到我了,你去吃夜宵吧。"

妻子最近一段时间突然迷上了网络,她说网上的小说很好看。都午夜了,她还要看,还竟看些恐怖小说。

我只好在电脑前站了起来,看看那刚打了一半的稿子,无奈地走向了饭厅。

这时座机电话响了,那很脆的铃声让我心里有些发毛,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墙上石英钟,又是午夜!好准时!我回头看去,看妻子手中的话筒,心想一定又是她!

果然,妻子说:"又是她,又是她!她还是只说了句'喂'就不说话了……她的声音好难听啊,有点像男人的公鸭嗓。"

我走到妻子身边,伸手接过电话。我对着话筒高喊:"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做什么?!难道真的要逼我去报案么?"我原想她会放下电话,可是,我却听到了我不想听到却又很想听到的声音:"你还记得鬼火村么?你还记得'鬼媳妇'吗?你十一岁那年你做了什么?你十八岁那年你又做了什么?你怎么敢娶'鬼媳妇'呢? "

电话断了。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放下话筒的手,一直在哆嗦。难道那个恐怖的传说会是真的?
第4节:第1章穿花裙子的女孩儿(2)

不吃了,也不写了,睡觉。

躺在床上,我瞪着眼睛,一点睡意都没有,我想我又要失眠了。

黑暗中,我听到了妻子关客厅灯按钮的声音。很奇怪,她今天也不再熬夜了。明天是双休日。按常规,我们都会熬到后半夜才会上床。

妻子没有开灯,摸索着换上了睡衣,躺到了我的身边。

"这个老女人到底是谁?我们该不该去报案?她……刚才都对你都说了些什么?你今天也有点反常…… "妻子用肩膀靠了靠我的后背。我转回身,很爱惜地将她揽到怀里。

"别怕,没有什么的。也许是恶作剧,或者,是有人打错电话了。先不要报案了,我明天去电信局查一下通话记录。"我深深打了个哈欠,眼角流出了一些泪水。

我是不是真的该回鬼火村看看了?

闭上双眼,朦胧中,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穿青色长袍、披着一头白发的瘦高人的背影,我的身体一阵抽搐,睁开了眼睛。妻子下意识地拥抱了我一下,"怎么了?又做那个梦了?"

"没有,没有什么事情的。"我在黑暗中轻轻摇了摇头。

有一段时间了,我经常会做这个梦。确切地说,是在某日午夜第一次接到这个老女人电话后的那个夜晚,我就开始做这个梦了。每次醒来,我都会感到这个梦很熟悉,尤其是那个恐怖的背影。我总是看不清这个人的面孔!

我翻了下身,继续睡去。这夜,我又开始做梦。我梦到自己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鬼火村。一个人孤独地站在村道上,阳光很刺眼,我就那样的站在那里。好像在等待什么人归来。远方的路好长好长,且雾气弥漫。终于,前方出现了一个朦朦胧胧的细高的人影,这人影是青色的,在一步步的朝我走来……我的胸口憋得难受,想喊叫却怎么都喊不出声音来。我好像是在自己和自己搏斗,我知道自己是在梦里,我必须让自己醒来。后来我终于醒来了,满脸的汗水,并且身心疲惫。

天已经亮了。妻子并没有睡在我的身旁。我听到厨房里"叮当"的响动,知道她去做早餐了。

午夜电话与这个恐怖的梦,也许是在暗示着我什么吗?

2

出了电信大楼,我很茫然地站在街道上。话单打出来老长。除了一些文化公司和出版社来的电话外,其余大多打进我家座机电话的,都是一个号码。这个号码是乡话,我询问了电信的营业员,得到的答案和我想的一样:来自鬼火村方向。我立即拨通了这个号码,那边说不在服务区内。

其实家里不差那每月五元钱的来电显示费用,可妻子总是不同意,说不管是谁打来的电话,咱接电话也不用花钱,要来电显示有啥用呢?

我说,好,听你的。咱不用。

我想我应该回鬼火村了。

"我要回鬼火村看看,带着我刻骨铭心的记忆,你和我一起去吗?"

过去时之一

1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那年我十一岁。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是那种遇事总喜欢溜边、躲躲闪闪的孩子,其实说白了就是腼腆,或者说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家伙。在大人的眼里,我是个没有出息的孩子,因为我的学习成绩也很差。真的很差,不是我不喜欢读书,我很用功的,可是,我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溜号。溜号溜得自己都感到奇怪。

刚上课的时候,我的表现肯定是全班最认真的学生,可是,肯定不超过五分钟,我的思绪就会不自觉的飞出课堂,跑进了广阔无垠的大平原上去了……但是,我在我十一岁那年,确实成了一名英雄,一名救了一位美人的"英雄"!

其实我当时还不理解什么是真正的"英雄",只是在生产队场院里看公社来放映的黑白片电影《小兵张嘎》的时候,见张嘎子开枪打鬼子,我心里想:张嘎子才是英雄呢。那么我这个英雄是怎样当上的呢?

我的父亲是村里小学的校长。我们村叫七家村,其实很早以前叫鬼火村,只是解放后,镇政府说"鬼火村"这个名字有封建迷信的嫌疑,再说,也怪难听的,就改叫了七家村。最早的鬼火村只有七户人家,其中一家大户是地主。其余六家都是给这家大户打长工的庄户人。许是东北大平原的黑土地土壤肥沃、辽阔无边的缘故,后来这里的人口逐渐增多,解放后,村子已经发展到了二百多户人家,在我们这片儿,算是个大村了。对于鬼火村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名字的来历,我也是后来听人说的,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叫,我也是渐渐才明白的。

不过,年龄大一些的人,还喜欢称村子叫鬼火村。我们这村子距离县城16华里,也就是8公里。我的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养育了我们兄弟四个。我排行老二。全家人住的是一间小土房,小土房里只有一铺小土炕,家里六口人都挤在小炕上,后来我们一天天的长大,父亲就把小炕对面的那片可怜的空地儿又搭了一铺小炕,把我们哥四个都安排到了新炕上去住。

文章地址:/Direct1/28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