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七年之痒

点击:
第一章 深夜迷情

零晨两点秦思研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的位置陷了进去,顿时吓得脑子清醒了。

她一单身女性住着高级公寓,难道是贼进来了,猛地一起身想去摁床头灯,突然一股强劲的力道把他拽了回去!

“啊——”

接着跌进一个硬邦邦的怀里,扑鼻而来的是熟悉的罗曼诺香氛沐浴露的味道,这沐浴露是为那个男人而准备的。

很明显那男人今晚既然来她这里了,接着就是熟悉低沉的嗓音,“还没开始呢,叫什么叫,待会儿,有你叫的!”

说完就翻身俯了上来,低头就吻向那张小巧的嘴唇,可惜脸被身|下的女儿推到了一遍,“喝酒了?吐了?把你那臭嘴簌干净再来亲我!”

男人闻言撑着身子就起身了,知道她有洁癖也没说什么,进去浴室就是一顿漱口。

再次出来时卧室的灯已经打开了,粉红公主房里那张卡通少女床上,穿着一身粉色Kitty猫睡衣,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吞云吐雾,烟雾迷糊了女人干净漂亮的圆脸。

秦思研扫了眼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的男人,健硕的腹肌完美的人鱼线,莫名让她亢奋。

女人果然是需要滋润的,特别是她这种已经到了28岁大龄剩女的阶段,多少护肤品都没男人来得好。

吐了一口烟嘲讽道:“哟,你那些网红女呢,这么晚了就算没网红陪,找个女人凑合一下来个419也好啊,怎么来我这呢!”

南荣辰黑着脸走向她,“我看你是欠艹了,所以我就来了。”

伸手抢过她手上的烟对着烟灰缸狠狠一摁,那抽了一半细长的烟身瞬间扭曲起来,一手扯下浴巾,俯身覆在她身上,封缄住那气人的小嘴,一边扯她睡衣的带子。

“唔——”秦思研觉得自己舌根都发麻了,这男人疯了吗?

南荣枫胸口像是堵着一口气,必须要发泄出来,亲吻的动作越发的粗鲁,粗粝的舌头在她口腔里肆意的翻滚。

一会儿跟她唇舌交缠,一会儿用力吸她的舌头,一会儿舌头直抵她喉咙。

秦思研被他的粗暴弄得一点都不舒服,猛地一用力咬了下他的舌头。

“嘶——”男人吃痛后放开她,双手撑起身子,怒瞪着身下的女人。

四目相对,秦思研媚眼如丝娇嗔着,“你有病啊,我舌头都被你吸麻了!”

男人看着被吻肿了的红唇,娇艳欲滴还泛着水光,突然就不气了,低低的笑了一下。

“那我轻点,待会儿别哭着喊着叫我用力,叫我快点就好!”

倾身再次吻上那红唇,这次则温柔多了,缱绻的触碰,细细的品尝,女人抬手圈上他的脖子,轻轻的回应着他。

男人的薄唇一路向下,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掌在她身上游走,朝她最敏感的基地攻陷。

那年他23岁大学刚毕业,她21岁读大二,也是在京城,她在京城名校读大学,他来京城送心爱的女人去国外进修。

那晚他喝醉了,打电话让她来接自己,结果孤男孤女的两人都滚上了床,两人都是第一次毫无经验,她痛得把他肩膀咬出了血,中途痛得被迫停了下来。

如今7年过去了,对彼此的身体无比的熟悉,他知道她的所有敏感点,甚至哪个姿势能抵到她的G点,她知道他喜欢哪个姿势,哪个姿势最狭紧最容易要他命!

很快秦思研呼吸就急喘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抱着他健硕的腰肢,身体软得一塌糊涂。

在他要进来时,还是很有理智的说:“套!”

男人身体僵了一下,翻身伸手拉开左边的抽屉,撕下一个冈本,扔给旁边的女人,后者接过后熟练的撕开套上。

接着就是男的粗喘声,女的娇吟声,一室旖旎!

……

第二天中午,秦思研在男人温热的怀中醒来,抬眼看着长长的刘海都遮到眼睛了,没有发胶的固定,松松散散的。

伸出白嫩的双手,摸上硬朗帅气的俊脸,先是微翘的唇峰紧紧的抿着,她喜欢这薄薄的嘴唇,吻起来一股烟草薄荷的味道,那是独属他的味道她喜欢甚至迷恋。

他说过这嘴只吻过她,他说的,她都信,因为他从没对她说过谎!

再到高挺的鼻梁,还调皮的捏了下,再到紧闭的双眼,两只拇指一撑,对上一双清明深邃的瞳孔,宛如一片漩涡让人陷进去就万劫不复。

南荣辰早在她摸上他脸时就醒了,之所以不睁开眼,就是任由她揉|搓,喉结滚动了一下,刚醒来是嗓音还带着朦胧的沙哑,“醒了,肚子饿吗?”

秦思研放开他,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上的卡通吊灯,想起昨晚睡前跟妈妈的那个视频。

妈妈董妍说是因感冒引起的肺炎入院了,可她隐约觉得爸妈还有什么瞒着她,不然她这次见妈妈脸上的皱纹多了那么多。

上次国庆回家两母女才去美容院保养过,她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孝,是时候回妈妈身边了。以后都听她的话,她甚至主动提出回公司帮忙,可妈妈却说她喜欢设计衣服,那就继续当她喜欢的设计师。

但唯一要求的就是过年前把婚结了,这都1月份了,离过年还有半个月,她又没男朋友跟谁结婚。

挂了视频她越想越不对!

秦思研妈妈董妍名下有个是私有企业,皇冠实业有限公司,是国内著名的零食公司。

而她爸爸秦汉是S市土地局局长,爸妈两人是同学又是重组家庭,秦汉和前妻有一儿子秦玄毅是个警察,董妍跟前夫也有个儿子,叫东方世尧如今是东方集团的总裁。

两个儿子都有自己的事业,所以这零食公司,只能给秦思研了,二老以前天天盼着她回自己公司上班,以后公司都是她的。

可这次既然不逼她,而是叫她年前把自己嫁出去!

秦思研顿时脑中浮现电视里那些狗血剧情,得了不治之症,命不久矣,担心儿女担心所以瞒着,又想在自己有生之年完成自己的心愿。

“怎么啦?”南荣辰一直得不到她的回应,边玩着手机,边推了一下她。

秦思研回神,“你这次在京城呆多久?”

第二章 青春不再

南荣辰是S市四大企业排名第一,鼎盛集团董事长南荣鼎盛的孙子,他担任集团分公司的总经理。

每个月都会到京城出差,有时一次三四天,有时则一周,有时一个月也会来几次,有时则整个月都待在京城,甚至试过在京城呆过半年。

而他一来京城出差,就住到秦思研这的高级公寓里,两人像所有情侣一样睡在一起,一起逛街看电影去KTV。

秦思研在京城的所有同学朋友同事,都以为南荣辰是她男朋友,但只有她自己知道,他不是!

他们两人从来都没说过喜欢对方,更别提爱,两人都默契的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过了7年。

南荣辰发完一条语音后才回她,“还不知道,怎么啦?”

“我妈生病了,我定了下午4点30的飞机回去!”

“不会吧,前几天在餐厅才见到她,不过她好像脸色不对,知道什么病?严重吗?”

“说是感冒引起的肺炎,可是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秦思研说到这就觉得难受,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南荣辰听出来了放下手机,伸手把人捞进怀里,亲了一下她光滑的后背,嗓音低沉醇厚,“要不问一下世尧,看他知不知道实情!”

“不用,我爸妈要想骗我们,哪怕我们找到主治医生也没用!”

“不要多想了,说不定阿姨就是肺炎,过两天就出院了,别自己吓自己了!嗯?”

秦思研转身面对着他,看进他的眼睛,“我妈叫我过年前把自己嫁出去,你未婚我未嫁,要不我们凑合着过算了!”

南荣辰怔了一下,别开眼看向别处,他想要娶的女人还在国外呢!

秦思研等了一下没等到答应,心那狠狠的揉了一把,鼻子一酸,苦涩痛感全都涌上心海。

难受得她想哭,怕他看出了异样,她挣开他的怀抱,下床拉开衣柜的门,拿了一件睡衣穿着身上,往浴室走去。

南荣辰收回僵在半空中的手,望着嫩白光滑的后背,还留有昨晚属于自己的杰作。

“嘭——”

关门的声响把南荣辰吓了一跳,心那也磕了一下!

秦思研进到浴室,把洗脸池的水龙头打开任由它流着,抬头看上镜中的自己,眼泪不争气的还是流了出来。

真是丑爆了,说好了不再为他流泪的,怎么还是这么的傻呢!

这几年为他哭得早已麻木了!

7年前就知道他的心,早就随着白莲花施诗,飞到了国外。

他虽从未交过女朋友,可他爱施诗啊,爱他堂哥的前女朋友,爱那个在两个男人间周旋的白莲花,那女人走了,他的心也丢了。

这7年他换女人如衣服,不是嫩模女明星,就是网红一夜|情的,她明知道他是渣渣,可还是陷了进去。

人家说得没错,两个人的结合就像一条线直达心脏,做着做着就会爱上那种极致的欢愉,也会爱上给自己感觉的那个人。

她是爱上了那个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可那男人没爱上在他身下承欢的女人。

女人是不是在感情面前,都是弱者,或者说先爱先输,她就是输在爱上了这个没心没肺的男人。

人家说跟在一个男人身边,要么得到他的心,要么得到他的人,而她什么也没得到,还这么傻傻的付出!

7年了,从对爱情憧憬的少女,到如今的熟女,她早已不再等待爱情!

要是7年前从那晚起要他负责,我们都婚姻7年说不定孩子都上小学了,如今也到7年之痒了!

这段变形的关系维持了7年,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她今年已经28岁了,是个黄金剩斗士了。

青春早已不再,她也没年轻的岁月可以蹉跎了!

就这样吧!

苦苦坚持有何用!

秦思研在脑中用了一大堆理由,让自己放弃这个男人,可心那里为什么像钝刀割肉般,钝钝入肉撕扯般痛得她难以呼吸!

兜了一把冷水泼在脸上,人哆嗦了一下,脑子也清醒了不少。拿起一旁的毛巾摸了一把,之后没事人一样,刷牙洗脸。

文章地址:/Direct2/27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