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工程师日记

点击:
第一章 天上人间

7月6日星期六天晴,早上拧着一包行李,冲冲赶去机场,该死的昨晚喝酒太多,一起来已经到9点了,12:00的飞机理论上不会赶不上的吧,要是那样就真是MMD。傍晚七点,炎热的七月,太阳还依稀透着红光,黑色本田小车停靠在“天上人间”门口。“就是这里?”

我嘟了一句。“少废话,下车吧!今晚你第一天回来,做兄弟的该找点东西让你爽爽。”

人王接上一句,打开后座车门钻了出来,“狗屁车真不爽,小日本的给我们的垃圾。”

“喂,喂,你收收声没人当你哑了!”

志军接冲着他说了句话。平时这几兄弟没事就吵吵嘴,倒不是为了什么,只是一种近符自然的习惯,他们几个从来没什么不和,只是小吵偶尔会有。

今天早上,我拿了毕业证,搭了下午飞机,刚到广州几兄弟就在候机室把他接走了,行李都没放下,更不用说见见老爸老妈了。这种事倒是十分习惯这些安排,从大一开始每次回来都有这么一小聚,当然这好时光,只留给兄弟就没拉上各自女友。嘟!!!后面有辆M6的喇叭死响,四人回过头去,M6驾驶座窗口伸出了一个头,那人衣着光鲜,一副天王老子气派,外表上确实让人有好感。

而且在他旁边坐着位女孩,看上去就是二十来岁左右,反着艳丽阳光的玻璃下,虽看不很清楚但她清纯,骄而不糙,淡淡的笑容配上亲切的面孔,雪白色的高领衬衫,那衣服很紧窄,而且上面有两颗扭扣没系上,一对饱满的乳房像两座鼓彭的小山,像要把衣服撑裂似的。让人充满暇想。

一种很亲切的很熟悉的念头淹没了我的心,她是:“云清!!?”

不会看错吧尽管五年没见面,但就是化了灰我也会认出她就是那一堆……(晕有人这样形容心中一直爱的人的吗?可能是因爱生恨吧,但愿她不会看到此文了。)要是没有接下来他的破口大骂“仆你街,路是你们的啊,靠边停!”

的这一句臭骂从那小子口中吐出,这两人倒是给人一种感觉――绝配,(现在是绝对不配了)。人王那能受辱,捏起拳头向他走去,我一把拉住了他,在他耳边吐了句,“有的是机会。”

人王一摆手,摇摇晃晃走进了酒吧,倒不是不想骂那嚣张的家伙,但他知道我高志强会有整他的机会,他十分配服老大的才智,这是多年的习惯。阿虎也搭着小强的肩,阴阴的回头瞅了那嚣张的家伙,他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可能会在今晚出事。

四个人走到吧台,我仍在想与她的往事,好几年想找她见见她,就是前几年傻乎乎的到她家楼下约她下来,都没有达成心愿,看来冥冥中自有那个那个,转瞬间想起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信心洗掉刚刚冲击来的颓废,去他*的什么什么狗屁缘份,我只相信机会都是去争取的……“大佬,是不是不爽?很少见你有这样的表情,阴晴不定。”

阿虎向我道。“TIGER,你知道刚刚那美女是谁吗?你记不起来了吗?有段时间你和她很熟的呢!”

“大佬,不要抬我了,我才不会抽兄弟墙脚呢,告诉我她是……?”

“云淡风和舒日丽,清香扑鼻百花争。”

(这两句诗在后文会解释。)

TIGER听了后吸了一口气,倒不是因为他会什么诗词,(只是我和云清的事他看来比我还清楚,旁观者清)原因是他没上正规高中考上大学时,他考的是技术课程,没有语文的英语,所以以前我老是笑他没文化,他的确连一点常识的引用都不知道,和我一样算是个狗屁大学生。“大佬,吊你啊,我们是来蒲吧,泡妞的,你一开始就来淫诗,会吓跑那些想泡你的老泥妹啊,吊!!”

我们平时几个老熟的人都是这样说话,倒没觉得什么。人王爆出一句话还想笑出来,但面对着一面灰的TIGER和我,把笑声吞了下去。刚想说话引开话题以掩盖刚刚的屁话,TIGER抢白:“都这么多年了,还想着来干嘛,世上芳草多的很,你他妈的帅家底好,加上这个石屎’(硕士粤语发音,以后文中不再注释)的函头,那有美女不看过来。”

不作多想了,想多无谓。“下一步搞什么?”

“在等你决定,今晚你是主角!”

我细想一下,这里灯光四射,玩起来放浪,但不利于思考(读者会问思考什么?我对自己个人而言我喜欢思考,而且是一种习惯,好处不用言明)

干脆包个房间找两个陪唱。“对不起,先生,房间都满了,你们要么在大厅坐坐吧,也许有些人退订就有房间了。”

“啊,今天星期六,我忘订房了。”

算了,到那都一样,心情不很好。叫了四渣啤酒,座到一旁桌子,人王首选了个位靠墙的,因为这样可以对着那个跳钢管舞的台,靠!好小子!人王除了好色之外主意倒是不少,反应也很快,出来混,能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命运就会好,这点阿军比起来是钝了点几。

喝了几口,聊起他们几个的近况,倒是没什么特别,这是什么时候换了女朋友,一个月干了几次,这方面我认为我们三个是和TIGRT没的比的,人如其名老虎嘛!记得他的纪录是一个月用了6打安全安全!毕竟是正常人,没吃药有这样的能力,已是强人了。得归功于我和他多年一直练拳,身体还是有点威武的气势,体质还算可以。

受折磨的也不会丢人现眼。熟悉的雪白身影在身旁飘逸而过,我循看清香的流线,把眼神球随影而去,入目的是一对男女的后背,女的是云清微烫的秀发洒在雪白的紧身上衣领处,短小但却恰到好处,尤其在收腰的处,把那迷人的小蛮腰的柔和与美感都刻划在上面。往下看,一条及膝开叉窄裙把圆圆小屁股紧紧包裹,看不出有内裤边缘的痕迹,再看下边,白玉色的丝袜,一双明亮的高跟鞋把那双无瑕的腿温柔的裹着。

这是我当年认识的她吗?也许每个人都会长大吧,女为悦已者容。整体感觉给人一种高结又带温柔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情人眼里出那个东西吧!不过从酒巴大厅内的目光和回头率来看,证明我的眼光不是异类,就连不明就里的阿军都呆呆的望过去,人王当然口水都流到地上了。

大家十分不爽的是刚刚那狂小子靠在她身旁居然一只胳膊换着云清的腰。尽管那男的身高相貌都仪表都是稻好,但由于刚刚的冲突,使我觉得这家伙真是个油头粉面小子。知情的TIGER冲那小子哼了一声,那小子似乎听见了,回头盯了TIGER一眼,这个小节TIGER没看到,因为他接阗冲着人王说道:“别打主意了,她以前是你大嫂。”

(这是假的,我和她还没到那个关系,只是事情十分复习,没两三章节说不清楚)我也不作声,嗯了一声。

我不想他们闹事,准确的说是不想当面闹事,比起正面的冲突我还是喜欢“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这种感觉,小心紧慎,算策无遗,做事情不怕闹,关键是用什么手段,而且要做到与已无关的表像,这是生存之道,毕竟这个社会强人太多,牛人也很多,一个不小心栽在那个身上还不一定。也许真的觉得我卑鄙吧,但率性而为的人要么是白痴要么是白痴的白痴,而且一定是走就走先,死就死先,站就站两边!“TIGER,一会有什么节目?”

我赶紧支开话题,因为我还需要知道对方什么人,而且和云清关系很密,看来是BF了,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我,心念至此我环目四望而却步搜索她的身影,蓦然地感觉到有个眼神,我跟随着感觉向左边望去,目光相触,我心头一阵刺痛,这一刻我深深的感受到自己这么多年,还一直深深的爱着她。

目光那边还着淡淡的漠然,就被回敬别人那些色色的目光一样,就像对陌生人一样,冰冷的刺过来,还带点幽幽的恨,只是那么一点点但我看的出来她认出我了。要是我不爱她了,我一定会淡淡的回过头,但现在是另一回事,从刚刚那一刻开始,我一定要让她知道以前的事都只是误会,一定要让她明白我还是深深的爱着她,就算她不喜欢我讨厌我,我也要让她转过她对我的看法。被自己爱的人讨厌是一件TMD很不爽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把我的目光放得温柔加上哀伤,淡淡的看着她那对会说话的眼睛。也许能看得懂她的心宁窗口的人不多,欣赏那双大而不妖,带着她的诚实勇敢个性的一对乌亮的眸子的人更不会有几个。我幸运地成为其中的一个。但是那小子也循着她的面望过来,狠狠瞅着我,紧接着在她面上示威的亲了一下,把面凑到云清耳边,嘴唇动了几下,尽管我听不到他说什么,但是我看到了,因为我能读唇语。云清轻轻的摇了一下头,转过背,靠在他肩上了。酒巴内充满爆炸的音乐和喧闹足以掩盖一切,包括冷静,还有阴某。

好家伙想动我了,我就他*的怕你吗?他刚才说的我看了个七成,大概是问云清怎么了,是不是我这家伙色色的看她,要不要揍我?想了一下,却高兴了起来,明显那小子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云清,甚至是云清不让他了解她,这一点可以说事情有点转机,因为云清不是那种喜欢恶斗甚至讨厌反感的人,她的眼睛可以看清一个人的深浅,这种表形于色靠家族吃饭的小子绝不是她想要的人。也许刚刚的动作只是用来刺激我。不过得对那小子留些心眼,看起来不是好人,虽然我也不是,哈!“大佬什么事笑得也开心,你以马子被人泡也笑出来!?”

能说这些话的,只有是人王了。“我们是不是兄弟?”

我道。“你他*的不是屁话吗?”

“我有事你们帮不帮我?”

我接着说。“你想整他?”

TIGER反应过来崩了一句话。“不是……我想留意他,我认识的云清大概不会喜欢这个人的,她喜欢的人会……”

我还没说完,人王就打叉了:“喜欢你这种啊,知道了知道了,你先说说怎么办好了。”

“TIGER,有没带偷听器?”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带那些东西干嘛?”

“那一会他上厕所时阿军去跟跟他。”

“没问题,总算有事可做了,大佬你没出手好久了,我都有点闷了。”

果然过不了五分钟,那小子起身向外走,似是打电话上厕所之类,阿军也跟了出去。这时钢管舞开始了,闪亮的灯光,热烈的音乐还有许多观众的尖叫声,夹在一起,众人在这气氛下热血沸腾。但那边的云清似乎不为身边一切所动,身子轻摇一下,显出不安的情绪。这一切落在我眼里。她不喜欢这里。这时,钢管女郎穿着一身比利坚还少布的内衣,内裤,乳罩上还有不小装饰品,一身闪亮出场,在跳舞台上摆动不时用肢体挑逗四周的观众,动作大胆,性感。只是我个人对她们没什么兴趣,并不是不尊重她们,职业无分贵贱。心思不会留意她们的举动。

文章地址:/Direct2/27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