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危险关系

点击:
第一章:仓皇同居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小到中雨,一大早天空就雾霭沉沉,光线暗淡,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边焕香不像行色匆匆的路人,受阴暗天空的影响,没有情绪,脸上挂着阴郁的心事,目不斜视一言不发的赶路,她的心情特别好。昨天边焕香上的公开课受到了领导的好评,领导特别称赞她嗓子好,歌也甜美。昨天是她代课2个月来最开心的一天,领导肯定意味着她不用再担心被辞退了,预示试用期将顺利通过。每月一千多元的代课费是少了点,但对于农村来的她,暂时可以衣食无忧了,还可以攒点儿供妹妹上学读书,多少为父母减轻点负担。

边焕香代课的小学在Z城五环路附近,是新建的一所小学。这几年Z城发展迅速,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一栋接一栋拔地而起,Z城像一个不断被吹大的气球,大楼肆无忌惮的向外无限延伸,边焕香租住的一片平房渐渐陷入了四面包围之中,像一个孤岛。早有消息说这片平房要拆迁,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一推再推。边焕香租房时,房主说,拆迁最早得明年春天,让她放心住吧,实在不行,他会提前一个月通知她的。边焕香当时也担心住不久,不过抵不住租金便宜地诱惑,先交了半年的租金,暂时住了下来,准备以后再慢慢寻找房子,一有合适的就搬出去。

第二节课的时候,雨终于来了,是那种毛毛细雨,不紧不慢,温馨而细腻,浑浊的空气被清洗一新,到处飘散着湿润的泥土气息。雨没有停歇的意思,好像故意要营造一种诗意的氛围。伴着窗外潺潺的春雨,边焕香老师的音乐课上得极为惬意,学生们纯真的歌声,飘出了教室,飞向广阔的世界。

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办公室,同事小李告诉边焕香有电话找她。小李的话还没说完,边焕香的手机就又心急火燎地响起来,高亢嘹亮的歌声声震四座。边焕香抓起手机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是谁找自己呢?她正犹豫不知该不该接,小李说:这个电话已来了三次了,该不是男朋友找你吧?这么顽固有耐心。边焕香一边嗔到:“再胡说给你掌嘴”,一边按下了接听键,手机传出了一个男声:“你好!是边焕香同志吗?”

“哦,是,我是.....”边焕香心里一片茫然,摸不清头脑。

“我们是Z市拆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你租住的房子马上要拆除,请你立即回来收拾行李搬出去,如果不按时搬出,拆除房屋造成你个人财产损失,政府概不负责!谢谢。”

边焕香懵了,她定了定神,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给房东打个电话问问这是怎么回事。电话传来了声讯小姐礼貌而客气的话语:“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反复拨打,都是这句话。边焕香意识到,她被骗了。当时租房着急,没有通过租借公司,而是私下达成了个口头协议,如今想找房东才发现,她根本不知道房东住在哪里是干什么的,哪能找到。

她匆匆忙忙安排了一下,冒雨赶了回去。她租住的平房区,房子已被拆除了大半,挖掘机大声吼着张牙舞爪,房子像是小孩手中的玩具,积木一样轻轻一碰就坍塌了。运输车来回穿梭,破砖碎瓦石头土块一车车被清理了出去。整个平房区变成了工地,机器轰鸣细雨霏霏。

好多人都已搬走了,政府安排了车,免费运送。像边焕香这样的租房族,暂时找不到房子的,政府安排到宾馆住。在宾馆的大厅,任志立正忙着安置没房子住的人员。任志立是金泰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技术员,临时抽调来帮忙。

任志立一眼看到了头发有些散乱的边焕香,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颤动,深深呼吸一口气,迎着边焕香走过去。“焕香,怎么是你?”边焕香听到呼唤,这才注意到任志立,稍微一愣,手里的行李被任志立接了过去。任志立说:“你在105号房。”边焕香说:“车上还有我的书包等东西,我去拿。”简单安排好住宿,已经中午12点了。雨停了,街上没有多少雨水,天空渐渐露出了笑脸,Z城一下子变明亮了。

任志立看着疲惫慌乱的边焕香,心疼的说:“别难过了,老同学,先吃饭吧,想吃什么,我请你。”

突然没了房子住,边焕香心里一片茫然,不知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安排,心不在焉的答道:“我没胃口,不想吃东西。”

“这么点小困难不算什么,没房子住小问题,我帮你解决。咱先吃饭。”

任志立硬把边焕香拖到了饭馆,边焕香还是一副垂头丧气忧愁痛苦的样子。任志立笑着说:“焕香,我俩真是有缘,我没想到会在Z城遇到你,而且是这样的见面,你没房子住,我恰好租了一套房子,正缺一个合租人,原来准备找一个,一直没找着。”边焕香没表示什么,任志立接着说:“看来,我的房子是为你准备的,60平米,两卧一厨一卫一个小客厅,怎么样?搬来和我同居,租金也不贵,一个月600元,每人300元。”

“咱俩住在一起,合适吗?一男一女”。边焕香犹犹豫豫的说。

“怎么,怕我做坏事?”

“不是,我是怕......人们误会。”

“不会的,都什么年代了,如果怕别人误会就说我是你表哥。”

第二章:接风洗尘

宾馆住宿太贵,一晚80元,边焕香心疼钱,第二天只好先搬到了任志立家。马上找到合适的房子也不现实,边焕香打算暂时和任志立合租,等找到了合适的房子再搬出去。再怎么说一对同龄男女住在一起没故事人们也会编出故事来,边焕香不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闲谈娱乐的材料。

任志立从见到边焕香的那一刻起,就觉得这是上苍的特意安排,命中注定他与边焕香有缘,是老天赐予他的绝好机会。记得小学的班主任老师曾感慨的说他和边焕香是天生的一对,可惜的是因为他家境贫困,没人管教,边焕香从小就看不上他。任志立暗暗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获取边焕香的芳心。

在边焕香住进的第一天,任志立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整了顿晚饭为边焕香接风,他还买了啤酒饮料,希望以此改善边焕香对自己的偏见。

边焕香告诉他她下午五点半下班,六点就可以到家。六点整,一桌香喷喷的菜准时摆齐,酒杯也斟满了,就等边焕香回家。任志立特意在家为边焕香接风,就是为了营造温馨的家庭气氛,他要为她建设一个幸福的家,快快活活的过日子,这是他很小的时候就有的梦想。

任志立沉浸在幻想中,他看到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边焕香在幸福的吃菜,儿子调皮的跑来跑去,不时要妈妈喂一口菜。想到这里,他的心酸酸的,暗暗发誓:“一定为我的儿子建设一个幸福快乐地家。”不要像自己,母亲很早就跑了,父亲因为母亲的跑而精神出了问题,不到30岁就在一次事故中不幸离开人世,他成了孤儿,是年迈的爷爷奶奶拉扯大的。

贫穷在他幼小心灵里造成的痛苦是他一生的耻辱,他发誓要雪耻。故而当他尝尽了贫困带来的种种耻辱,步入少年的他,发疯的学习,依靠国家的救助,读完了建筑学院。他要赚百万元的钱,他要他的亲人们过上富贵的生活,这是他朴实直接的理想。

手机铃声响了,惊醒了他,是他的同事来的电话,公司老总助理王家媛。这个女孩子好像喜欢他,有事没事总爱找他。他可不敢高攀,私下里人们说,王家媛跟老总关系不一般,同她交往无异在玩火。任志立不想玩火,他只想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志立,干嘛不接电话嘛?没干好事吧?”王家媛带着责备的口气说。

“对不起,王助理,我在忙,手机放在了一边,没听到。”任志立不知道王家媛什么事找他,应付道。

“好了,别废话了,马上来五一广场,我请你吃韩国烧烤听韩国情歌,你陪我过一个浪漫的周末。”王家媛娇嗔而不容拒绝的话语像远天飘来的音乐,清脆婉转而充满诱惑,引发出无数的想象。

任志立犹豫了一下,撒谎道:“对不起,王助理,我现在有些事走不开,改日我请你怎么样?”

“算了吧,什么王助理王助理的,我看你对我很生分,我又不是妖精,能吃了你,不来拉倒。”王家媛好像知道任志立有意避免和她接触,生气的挂了电话。

“我真.....”.任志立还想解释。

任志立看看表,已经9点多了,边焕香还没回来。他有些担心有些疑惑,边焕香她干什么去了?任志立心乱如麻,机械地翻来覆去地查找边焕香的手机号,查到了却又不敢拨。“难道她要夜不归宿?她还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她心里怎么想的?”任志立胡乱想着,始终理不出个头绪。

墙上的电子表敲响了10点整的报时钟声,惊醒了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的任志立。他揉揉眼睛,细细看了看表,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边焕香的手机。手机里传出了忧郁而甜美的歌声,缠缠绵绵无边无际,似乎一直要唱下去。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歌声消失了,礼貌而冰凉的声音响起:“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任志立陷入了静寂无人状态,思维停止了,思想消失了,呆呆的发愣。好久,他从虚无状态清醒,心灼热的厉害,酸酸的辣辣的干干的。他无意识机械的开了一瓶啤酒,默默啜饮。他不吃菜,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喝酒似乎处于一种本能。

午夜时分,一辆出租车悄然停在楼下,边焕香从车里走出,匆匆上楼。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刚才翻看手机,发现有3个任志立来的未接电话,她这才想起今天任志立要给她接风。她冷静地做了一个深呼吸,摁响了门铃,没人开门。

走进房间,任志立倒在沙发上已睡着了,脚边东倒西歪的放着三个空酒瓶。桌上的菜齐齐整整,一动没动。边焕香心里想:“他总是这样,这样对我好,可是我不喜欢呀!”

边焕香拍醒了任志立,他坐起来揉揉眼,朦朦胧胧的看着她:“回来啦。”

“对不起,我今晚有个演出,忘了告诉你。手机又放在了一边,让你着急久等了。”边焕香轻轻解释说。

“什么演出啊?”

“哦,是这样,你知道我喜欢唱歌,我在梦苑歌厅找了个唱歌的事,他们一晚上给200元,额外赚点钱用。每周唱两个晚上,今晚正好是。

任志立本来想着要浪漫的渡过这个晚上,好好给边焕香接风,没想到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两人在沉默和压抑的气氛中简单地用了餐,各自回房休息,明天都还有工作呢!

第三章:山中遇险

早晨五点正是睡好觉的时候,昨晚的酒精还在起作用,梦乡里的任志立正在幸福遨游。枕边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索朗扎西的《姑娘我爱你》,重金属磁性的男高音歌声带着巨大的杀伤力,瞬间穿透一切障碍,像一把利剑刺入边焕香的胸膛。边焕香猛然惊醒,屏息细听,明白了是任志立的手机铃声。她看看表,才五点钟,翻了个身又睡去。可是,索朗扎西好像疯了,不依不饶的反复唱,就是要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姑娘我爱你”。边焕香俩手捂住耳朵,甚至用被子蒙住头,丝毫不起作用,索朗扎西的歌声是那样的嘹亮,弄得她心烦意乱,睡意全消。

文章地址:/Direct2/28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