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危险关系 第5节

点击:


他的心一片苍凉:“老天为什么这样残酷地对我?让我同时失去两个女友,爱情难道真的与我无缘吗?我会很快地改变我的地位,我会很快就有钱,她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她们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些时间等我赚很多的钱?”贫穷不仅是一种困难的生存状态,更是一种耻辱,他发誓要雪耻。

任志立需要发泄,需要吼叫,需要洗刷自己的耻辱。恍惚中来到了梦巴黎酒吧,没有会员卡,保安不让他进门:“对不起先生,这里是私人会所,没有会员卡没有请柬一律不准入内!”

“什么狗屁会所,老子有钱。”任志立掏出一把百元钞票朝保安吼道:“老子今儿非得进去!”

他们的吵嚷惊动了迎接客人的王家媛,看到是任志立在大声叫嚷,她对保安说:“他是我请的朋友,让他进来!”

“对不起,志立,今晚是我和武东亮的订婚舞会,我也不想这样,可这是我爸一手操办的。我妈去世了,我爸就我一个女儿,我不想让老人家伤心,只好陪他们演戏。你怎么来了?”王家媛语无伦次的说。

“你抛弃了我,边焕香也离开了我,我不知怎样才能解脱痛苦,本想喝杯消愁酒,不知怎么回事,我就来了这里。”任志立咬紧牙,冷冷地盯着王家媛,极力控制不让眼睛有泪水出现。稍微平静了一下,他的情绪缓和了过来,接着说:“对不起,家媛,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破坏你的美满姻缘。对不起,我可以走了吗?”

王家媛思考了一下,刚想说话,一个穿着考究的矮个青年走过来,对王家媛说道:“家媛,舞会马上开始了,大家都等着呢。这位是?”

“奧,”王家媛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说:“这是公司的小任。”然后对任志立说:“武东亮,我未婚夫。”

武东亮伸出手,礼貌的与任志立握了一下,说:“欢迎你来参加我和家媛的订婚舞会,里面请。”

王家媛陪着吴东亮走了,半道回头望了一下呆在原地的任志立,好像带着依依不舍歉疚的眼神。

任志立看着比王家媛矮半头的武东亮的背影,怎么看武东亮都像一个卡通娃娃,怎么看他俩都像喜剧的搞笑搭配,心里突然涌起了不可遏制的怒潮,鲜花咋尽往牛粪上插?!想着刚才与武东亮面对的时候,武东亮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充满了卡通人物的灵气和聪慧,仿佛他青春期的发育受到了某种影响而猝然终止,心里又是好笑又是难受。“什么武东亮,分明是个武大郎。”任志立愤愤的想。

服务生请客人入内,任志立被裹挟进了舞厅,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

主持人说了些什么,任志立半点没听清,大家举杯他也举杯。音乐声响起,王家媛与吴东亮翩翩起舞。吴东亮好像吊在王家媛的身上,怎么看都是一卡通娃娃,王家媛在带着他旋转。看着他俩幽默滑稽的搭配,任志立恨不得上去一脚把武东亮踢掉。

任志立不知喝了多少酒,总之,桌上没酒了,于是他高呼:“服务生,拿酒来!”突然蹦出这么一句与欢乐环境不和谐的声音,大家都朝他看,王家媛爸爸问身边的人:“那个要酒的年轻人是谁请来的?他是谁?”大家面面相觑,都不说话。“好了,看好他,不要让他闹事。”王家媛爸爸叮嘱道。

王家媛看到了这一幕,托词去洗手间离开武东亮,悄悄来到任志立身边:“志立,求求你不要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王家媛爸爸老谋深算,女儿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看到那一幕,什么都明白了。等女儿离开任志立,他便吩咐身边的人:“把那个酒鬼给我丢出去。”

第九章:伤心去国

江东进给边焕香的是一套180平米的大房子。这个房子是典型的贵族休闲设计,装修豪华奢侈,堪比皇宫;一个卧室,一个活动室,还有一个很大的浴室,浴室里修建了一个四平米的大浴池。这所房子是江东进金屋藏娇的所在,是他纵情享乐的地方,这里的女主人经常变换。

边焕香住进的第一个晚上江东进有应酬,没有陪她,她自己一个人渡过了这个兴奋的夜晚,那晚她的心都醉了。边焕香先泡了个热水澡,以前她从未泡过热水澡,全身浸入温热水中的那份慵懒惬意,那份享受舒服,语言是无法表达的。身披浴巾,躺在华贵的沙发床上,打开幽幽的蜡烛电灯,看54寸液晶电视,困了品尝进口的卡其布诺咖啡,边焕香有一步登天的感觉。

她骄傲的想:“戴安娜能一步登天,我也能平步青云,富贵生活就把握在自己手里,我要紧紧抓牢。”实在是睡不着,边焕香在跑步机上跑了20分,出了一身香汗,又冲了个热水澡,这才迷糊着了。

江东进是个采花老江湖了,知道怎样对付女孩。表哥武东亮回来与王家媛订婚,他帮着忙了几天。与其说是帮忙,还不如说他惦记着王家媛。江东进父亲和王家媛父亲是老同学,两家常有来往,江东进很早就想得到王家媛,可惜不是一路人,王家媛又机灵古怪,他一直不能得手。现在王家媛与表哥武东亮订婚,让他又恨有喜,恨得的王家媛是何等的一个美人,怎么就相中了表哥这个“武大郎”,喜的是凭他一表人才英俊潇洒,如果王家媛真嫁了表哥,日后不愁她不到手。

订婚舞会那晚,江东进极力向表嫂献殷勤,邀请表嫂共舞一曲没想到被当面拒绝,大丢面子,很是下不来台,心情糟糕的没法说。回家的路上猛然想起了女友边焕香,她住进金屋有几日了,自己还没与她共度良宵呢。哼!王家媛算什么美女,老子的香香才算美人。

带着几分醉意,江东进回到了金屋。

边焕香正在泡澡,惹得江东进淫心大发,他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钻进浴池,与边焕香来了个鸳鸯戏水。

王家媛的父亲王宏是位资深地产商,曾和江东进的父亲是同事。改革开放如火如荼的九十年代初,时任房管处副处长的王宏,急流勇退及时下海,利用房改的机会,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二十年间的打拼,积累了上亿的资产。只是家庭生活不幸。妻子是位中学教师,喜欢过平安稳定的生活,受不了王宏大起大落大富大贵生活的折腾,不到50岁就因担惊受怕得了胃癌,花了数十万元钱也未能挽救妻子的生命,可怜她丢下独生女王家媛撒手人寰。

王家媛青少年时和母亲在学校生活,由于父母都忙,母女吃饭一年四季都在学校食堂,受母亲影响,家媛从小就不喜欢豪门富贵生活。

母亲去世后,家媛已经上了大学,遵从父亲的意愿,读的是建筑学院。大学毕业,接受父亲的安排,到金泰工作。金泰的武总是父亲的合作伙伴,武总从小就喜欢家媛,借着世交就提出让家媛做他的儿媳。

王家媛本不同意的,她根本看不上武东亮,个子矮一脸娃娃像,咋看都是一卡通娃娃。父亲王宏态度坚决,做主要她做武家的媳妇。父亲说个子矮是精华,拿破仑个子矮是天才军事家,邓小平个子矮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潘长江个子矮是艺术家。况且两家门当户对,武家有数亿的金钱,武东亮又是个实在的好孩子,没有豪门大家公子的骄奢淫逸,能成大器,嫁给他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多好!

家媛抗争了无数次,直到父亲流泪求她,她知道了父亲的艰难处境,才委委屈屈的勉强答应了这门亲事。原来,美国房地产业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波及到了中国,王宏贪图巨额利润,投资巨大,突遭国家紧缩银根,资金链被掐断,面临破产的危险,幸亏金泰及时伸出援手,才免于灭顶之灾。如果拒绝婚事,后果不堪设想。

少年取貌,老年爱财,这是一条铁律。

在金泰遇到任志立,这位1.78米的帅小伙,王家媛情不由己的爱上了他。郎才女貌,永远是年轻人浪漫的追求。王家媛认为他们是天生的一对,是金童玉女,走在一起,别提有多般配和谐,她天生丽质,他英俊潇洒。可惜,月老总是胡乱搭配,乱点鸳鸯谱,从来是秃汉娶花妻,丑女配俊男。

王家媛再一次和父亲抗争:“爸,您也看到了,我有了我爱的人,您就成全了我吧!”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这是女儿第一次求您!您不能让我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中!”

“孩子,爱情是什么,不过是男女之间的游戏,游戏能当饭吃吗?不能!游戏能保证你一辈子幸福吗!不能!”

“可我就想和他在一起,和他在一起我就快乐!”

“你现在是情迷心窍了,当你清醒了,你就会懂得,过日子不是靠感情,是靠金钱。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你能过穷日子吗?你是在锦衣玉食的环境中长大的,从小到大,没受过半点委屈,花钱从来就不数数。”

“爸爸,志立很能干的,他很快就会挣好多钱,我相信他!我们不会穷困的。”

“是吗?就算他能干,就按你说的,他挣到爸爸现在的钱,至少得奋斗二十年。二十年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二十年后,你变成了老太婆,有再多的钱也没多少意义了。现在你不需要奋斗,嫁给武东亮,趁着年轻,好好享受富贵豪华的豪门生活,不好吗?”

“爸,普通人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我喜欢。只要和任志立在一起,我愿意!”

“孩子,问题你不是普通人,你是亿万富翁的女儿,你不是为了吃苦才来这个世界的,你是为享受而来的。”

“爸爸,我求求您,我愿意放弃亿万资产,我只要和任志立过普通人的幸福日子。”

“唉!”王宏长叹一声:“你不要逼爸爸了,这是天意,如果没有这场金融危机,你嫁谁都行,只要你高兴。可是现在,如果你不嫁给武东亮,武伯伯就不帮爸爸,这是他唯一的条件!你愿意爸爸由身价过亿的富翁一下子变成穷光蛋?愿意爸爸破产跳楼?”

王家媛最终答应了爸爸的要求,同意和武东亮一起回美国,离开任志立。

第十章:临别缠绵

任志立和衣胡乱睡了一宿,早晨醒来,俩太阳穴疼的厉害。鼻孔干燥,火辣辣的,每吸一口气,都像是有针往太阳穴刺,让人难以忍受。他有鼻炎,酒喝多了就会引发头疼。

“我怎么会这样?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王家媛本就不可能属于我,何苦自寻烦恼。”任志立扶着脑袋,忍住疼痛,默默的想:“以后不能再喝酒了,喝多了控制不住自己会闯乱子,惹祸丢了工作就麻烦了。”

他倒了杯凉白开,咕咚咕咚喝下去,头疼似乎好一点。

文章地址:/Direct2/28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