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仙剑御美传

点击:
【001】望月之人

月光皎洁,夜风清冷。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何时有望月的习惯,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他不愿想起自己何时开始望月相思。

仰首猛饮三大口劲烈的烧刀子,他心口宛如有一团烈火在猛烈的燃烧。尽管那团烈火是如何的灼热,却也不能温暖半点他那颗冰冷的心。

他的心是冷的,却也是热的,因为在他的心底深处有一个小火苗在温暖着他那颗冰冷的心,以至于他的那颗冰心不会彻地冰封,而变成一个冷血的人。

那也许是他心中最纯洁最神圣的地方,也许是他无边的思念与爱恋的凝聚。

咳……他望着清冷的圆月,左手掩口轻咳两声,随即又把右手中的烧刀子灌入口中,不由使他咳的更加厉害。十年了,他如此的嗜酒如此的酗酒,十年下来,使他的胃生了些病痛。

痛,这点痛算什么?

呵呵,或许他心底的痛才叫真正的痛,什么叫痛不欲生什么叫生不如死,或许只有亲身感受的他才会明白。

温柔乡,英雄冢。他不是个英雄,他却比英雄更加难以堪破情关,因为他是个痴儿。

他,轩辕……哦,不!应该说是断水流,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断水流!嘴角挂起一丝难以言喻的苦笑,一双星目在清冷的月色下透露着无尽的沧桑与苦楚,斜长的背影在如银月色下那么的孤独与落寞。

他本以为自己能忘记所有的一切,忘记自己的身世,忘记自己曾经的凌云壮志,忘记如女神一样美丽而温柔似水的她。

可他自己却没能做到,反而一件件的更加清楚难忘,更加痛枯难当。

十年来,他去了烈日大漠,他去了冰封雪山,他去了凶险边荒,他去了异域西方。

他依然不能忘记她,忘记那个令他心碎的午后。

夜风吹来,断水流的视线被白发遮住了,没错,是白发,如雪一样白的白发。

断水流已经记不清是那一次醉醒后,他那黑发变成了白发。只是此时的白发在月光下却变成了银发,远远望去,那垂腰的银发更是让他显的孤独落寞三分。

断水流抚去眼前的银发,看着那冷月,喉咙里传出断断续续的沙哑声:“露……露……儿,你……好……吗?”

【002】我回来了

露儿,我回来了。

断水流看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高大城墙,星目一阵湿润。十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哈哈哈,断水流忽然间仰天大笑,其态似疯如癫,似喜若悲,忽狂忽怒。笑声似笑天下笑苍生,又似在笑自己。

一身蓝衣,加上他那垂至腰间的白发,竟给他增添了一种邪异的魅力。路人侧目,还不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这是那里跑出来的疯子啊!

十年了,他断水流终于想通了一切。一味的逃避现实那是懦夫的行为,那是无能的表现,他下定决心回中原,回拜剑城,去见露儿。

如若还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断水流一定会全力以付,努力去争取,决不放弃。他要告诉她,他要娶她,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堂堂七尺男儿,有什么不能做,又有什么不可做。

既然她心目中的人,是一个大英雄、真豪杰,那他断水流就去做一个英雄豪杰。

既然她心目中的人,神功盖世,威震天下,断龙诀又怕过谁?断龙剑吟鬼惊神惧、佛抖仙颤。

既然她心目中的人,有用之不完,取之不尽的金银财富,那他就去为她打的一个天下又如何。

断水流仰首一口饮尽酒袋中的烧刀子,豪气万丈,大踏步的向城门走去。

“慢着”一声怒喝传如断水流耳中,随之一个肥头大耳的兵爷档在断水流身前,拦住去路。

断水流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光阴似箭,岁月流逝。

十年了,他胖三除了变的更加肥胖外,依然是那么的狗眼看人低,欺软怕硬。

哼,或许他胖三已认不出自己来,可断水流却清楚的记得他胖三,那坛烧刀子!

哼,断水流随即冷哼一声,直接穿身而过。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骇人眼神,那是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可怕。不觉间,他胖三已小便失禁。断水流的一声冷哼,更是使胖三觉得耳若雷鸣,骇地魂飞魄散。

胸口吃痛,鱼眼一翻,骇昏过去。

正准备看好戏的几个小兵和路人,只觉眼前一花,胖三他就宛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过去,摔落在城墙教。待他们回过神来,那里还有断水流的半点身影。

是她吗?断水流已经激动的无法说出话来,星目红润,身体因过度的兴奋在剧烈的颤抖着,心跳加速,似要跳出心口,去和她诉说自己这十年来的一切,告诉她,他要娶她,他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只要她喜欢她开心就好。

【003】可爱少女

“哇!”

一个天籁般惊叹声使闻者心酥肉麻,烟花雨眨了眨那双灵动而的美目,死死盯着那串串冰糖葫芦,心底不由发出一个天真疑问:“那难道是传说中的冰糖葫芦!?" “哇,好吃好吃!”

烟花雨边吃边赞叹着,自己终于实现了心中的第一个愿望。

忽然,烟花雨停住脚步,因为她感到传说中的“杀气”感到自己被妖怪恶兽盯住,背后传来阵阵恶寒。烟花雨的心啊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吓的那叫花容失色,惨白惨白。

“嗖!”

的一声,烟花雨宛如离弦之箭向前逃去,顾不得妈妈的千叮万嘱不要随便使用武功是话语,施展绝世轻功“踏雪寻梅”还在迷失中的断水流根本不知道自己下意识的跟了上去,驭气而行在无意识下融会贯通,断水流已经初步进入道。

“我的妈呀,鬼……”

一个路人见到两个白影从自己面前瞬间掠过,惊叫一声,骇昏过去。

“妈妈啊!”

烟花雨心中吓的已有哭腔,情急之下拼命的催动内力,加快速度,向前不辨方向的慌乱逃去。

断水流人在空中,心却在滴血,露儿,我好想你啊!十年相思之情,十年相思之苦,在瞬间。

“我我我,我哭!”

烟花雨久急之下,竟然发起小孩子脾气,天真的幻想自己以哭吓跑那阴魂不散的大恶魔!

“哇哇哇……”

烟花雨忽然间发现自己百试百灵的绝招对那“大恶魔”失去效用后,再加上内力不支,心底索性有了拼命的念头。

俗话说的好,山穷水尽靠自己。

女子发起疯来,那是决对要命啊!

手里扣了四枚冰魄神针,烟花雨猛得停步转身,见到那“大恶魔”面目后,稍一钝神,便来了个先声夺人,心底犹豫不决是否要用冰魄神针取他狗命!

“兀那白毛怪,你干嘛老是跟着我呀!”

一张嫡仙般的美丽容颜印入断水流星目,如同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传如断水流耳中。

“轰”的一声,断水流脑中一片空白,那颗剧烈跳动的心瞬间冰冻。她不是‘她’,只是有些神似罢了。眼神宛如死灰一样的断水流,忽然间仰天狂笑,笑的是眼泪四溅,前仰后和,舞手蹈足。

毕竟烟花雨是个纯真少女,心地善良,又怎么真的会下狠手呢?

谁知,那“大恶魔”突然来了个疯笑狂舞。骇的烟花雨差点神针脱手而出,直取断水流周身四大重穴。

可是,不一会儿,烟花雨却无声的落下泪来,因为她感到眼前的白毛怪人虽然在疯笑,其实心却在哭,哭的好不的伤心,笑的令人心酸,他一定有着什么伤心不已的事吧。

好可怜的白毛怪人!

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断水流为什么,因为断水流的为什么本没有答案,这不是天意弄人,而是断水流的苦苦相思和他根本不懂女人的心思是什么?

英雄,是的,没有女子会不喜欢英雄,因为英雄会第一时间给她们遮风挡雨,阻难去困,给予她们最完美的安全感。

财富,是的,又有几许女子不爱财,又有几许女子心甘过着粗衣淡食的寒苦生活。

权力,是的,又有那个女子不希望被众星拱月般的宠着,成为羡煞万人的娇儿。

还有一种女子她所喜欢的人,不是你神功盖世,不是你富可敌国,不是你权倾天下,而是你是否有一颗不断进去,永不放弃,永不言败的心,是否有敢与天斗敢与命搏的男儿之志。

女人心,海底针。断水流他不懂女人心,他的结局可想而知!

他怨不得天,怨不得人,要怨就怨他自己!怨他无知,怨他愚笨,怨他无能。

哈哈哈,断水流疯笑过后,是极度的平静,真的平静吗?

“喂,白毛怪,你等等我呀!”

烟花雨向疾步而去的断水流追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去,也许是自己想知道他的伤心事吧,烟花雨这样安慰自己,好心安理得的跟下去。

“喂,白毛怪,你为什么向西行啊?”

“喂,白毛怪,你为什么老是喝酒啊?”

“喂,白毛怪,你为什么不说话啊?”……“大小白,臭小白,我渴了?”

“坏小白,苯小白,好甜的饼饼啊!”

“烂白白,我不理你了,哼!”……“白哥哥,好困啊。”

“哎呀……”

烟花雨一声惊呼,扑倒向地上,谁知……

【004】傻傻的笑

眼见烟花雨一脚踏空向扑去,势必摔个羊啃草之际,一道七彩流光悠然划过烟花雨眼前,接着一股浓郁“酒香”直逼得烟花雨有一种想要呕吐晕觉!烟花雨只觉一股绵柔之力束缚住自己腰际,随着那股绵柔之力的牵引自己稳住前扑的身体。

烟花雨抬目望去,只看到一道水流缓缓流进那白毛怪人口中,烟花雨也不知道当时心中是什么样的感受,尤其在那白毛怪人饮进那口烧刀子转身过去瞬间闪过的那道沧桑,孤独,迷茫,痛苦的眼神和落寞身影,烟花雨心中竟然有一种难以言语的难受!

烟花雨心中本来还想继续找断水流“麻烦”的念头也瞬间随之隐去,只是默默跟在断水流身后,扁着小嘴,好似受了万分委屈一般!天使般纯洁美丽的面孔也不见平时的笑容,一脸困惑迷茫忧愁之色,使人望而生怜!

文章地址:/Direct3/27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