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土鳖领主

点击:
第一卷 经历

引子 无奈的经历

王勇出生在七十年代,家境算不上贫寒但也不富裕,父母退休在家,靠退休金维持生活,属于撑不死也饿不着的类型。

王勇自从上小学之后,他的学习成绩就很稳定,十几年如一日,始终保持着不堪入目的状态。校长认为他很有潜力,于是留他多多读了两年。

在初二的时候,因为班主任觉得王勇已经具备了独自生存能力,于是让他退学了。因为当时年纪还小,出去工作有些过早,于是在某些别有用心的朋友介绍下,把他卖给了某职业中专,学的是机电专业,那介绍的朋友也因此得了几十块钱的好处费。

就学期间,王勇的专业知识学的还算凑合,但这些也不能在他找工作的时候帮到什么忙,学来的东西根本没用武之地,最后还是极不情愿的被分配到了父母所在的工厂。

可是王勇才上班没两年,由于国有企业的产品受到自由市场的冲击,工厂就那么倒闭了,王勇成了当时新一代的失业青年。

之后,王勇突发奇想,去学了汽车驾驶,然后以帮人开出租车赚钱,在那个时候,可以开车是让很多年轻人羡慕的职业,王勇也曾洋洋自得过。而且,开出租的收入也算可以,按当时的房价,干个十几年也差不多能买套房子。

可是好景不长,王勇开车连续两次撞人,这下赚来的钱赔进去不算,家里还倒贴了不少。

王勇心灰意冷,从此告别了出租车这个极其危险而且让其郁闷之极的行业。

之后,王勇还干过其他不少种职业,比如说:冬天的时候烧过锅炉,后来因为没有施炉证而被开除。

夏天的时候,趁着五一长假去过本市唯一的景点卖过冰棍,也因为当年的五一那几天阴雨连绵,最后钱没赚到,只剩下一车半化了的冰棍。

之后,王勇觉得再不赚点钱实在对不起父老乡亲了,于是便弄了人力辆三轮,干起拉脚的营生。这个工作是只要出了力气就能赚到钱,虽然不是很多,可王勇当时也很满足。但是好景不长,就在王勇基本将买三轮车的钱赚回来的时候,市里下达政令,人力三轮车这个行业被取消,王勇又再次的失业了。

接着,王勇四处游荡,在朋友的唆使下,投资弄了个路边的大排档,也因为不懂经营,十几天后倒闭。

最后,经过十分钟的深思熟虑,王勇决定以后一定要找个没有风险,而且稳赚不赔的工作,所以直到现在,王勇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是靠打零工生活。

现在,王勇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也没找到个老婆啥的,但他还是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偶尔面对他人的闲贫爱富、冷嘲热讽,王勇还算心大,只当没听见,依然保持着混吃等死的积极心态。

每当手里有点闲钱的时候,王勇就会召集几个发小,一起去大排档喝几瓶廉价啤酒,大家在一起吹吹牛逼,侃侃所谓的国家大事,来放松心情。

虽然因为各自观点不同,经常吵的面红耳赤,激烈的时候还会甩几个飞脚,但哥几个都不会动真火,娱乐一下也就过去了,没有谁会记仇。总体来说,王勇的日子过很一般,但还算开心。

第二卷 领地

第1章 围观

王勇和几个狐朋狗友喝完酒从大排档出来,手里拿着打包的剩菜和少半瓶二锅头,哼着猥琐的小曲往家走。

因为刚才那顿是别人请客,王勇以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心态,一顿风卷残云般的胡吃海喝,最后终于觉得不吐不快,发挥出小喷壶的本色,喷得四面开花,聚会也因此而中断。

王勇走出饭馆的时候,依然头晕目眩,就那么自得其乐、旁若无人的在大街上左右横晃。再加上他一身的污秽之物和难闻的酒气,惹得身边经过的路人无不捂着鼻子躲避,就像是在躲避被火车撞飞的癞蛤蟆一样。

对此,王勇丝毫不以为意,偶尔遇到美女,还会借着酒劲对人家挤眉弄眼,换回大量的白眼和鄙夷。

每当这时,王勇都会开怀大笑,以宣泄埋藏在心底的那份不甘和对生活的压力。就这样,王勇在路人那些厌恶和鄙夷的眼神中,自顾自的在大街上游荡。

也不知过了多久,醉眼迷离的王勇见前方聚集着很多人,他们围在一起,还时不时的传来咒骂和打斗的声音。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勇的眼睛当时就亮了,他没想到回家的路上居然还有热闹可看,于是赶忙加快脚步,打算过去看个究竟。

费力的挤进人群,王勇踮着脚向人群中间张望,只见里面两个中年男人已经扭打成了一团,王勇来的正是时候。

黑虎掏心、撩阴脚,猴子偷桃、龙爪手,咬耳朵、插鼻孔,两人拳来脚往互不相让,拳脚中颇显大家风范。

王勇稍加打听,得知这两人也是因为喝多了酒,为了十块八块的小事争吵不休,然后开始问候对方的长辈,最后发展到了现在的互殴。以王勇多年看热闹的经验判断,这样的人打架基本上都是为了面子,不会向流氓似的发起飙来见谁揍谁。

对于喜欢看热闹的人来说,看这样的热闹很安全、很享受,所以,这里围观的人特别多,看来都是同道中人。

因为人多,大家都挤在一起让王勇觉得很不舒服,于是王勇在人群里面前后左右的四处乱拱,想挤出更大的空间,让自己舒服一点,热闹看得更爽一点。

偶然间,像臭蛆一样在人群里面乱拱的王勇,见到不远处的路灯附近人很少,基本上没有什么人,那里视野开阔,是看热闹的绝佳地点。

王勇也没多想,一点一点的挤了过去。最后在一片不满的怒骂声中,王勇终于来到了路灯旁,擦掉额头上的细汗之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王勇找了块干净的地方,舒服的蹲在地上,拿起打包回来的二锅头仰头灌了一口,又抓起一个不知道被谁咬了一口的鸡翅膀狂啃。

就这样,王勇一边自顾自的连吃带喝,一边目不转睛的观战,还时不时的起哄、叫好、吹口哨,“哎,你倒是踹他丫的屁股啊,插鼻孔有你妹的用啊。”“我靠,人家插你鼻孔,你不会回插回去啊,踢裆有个毛的用啊,人家腿一夹,你就得成单腿驴。”王勇一边吃喝,一边大吵大嚷的混乱支招,那样子真是惬意无比、兴奋不已。

几分钟后,场内的两人有些打累了,体力不支的二人放弃拳脚,顺理成章的开始对骂。

这是王勇最喜欢的环节,于是王勇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希望能在两位大侠这里学到一句半句的经典,来充实自己那并不丰富的骂街语言。

可是事与愿违,这次二人的对骂和以往看过的不同,只见其中一人不知怎么的,突然冲出人群,逃之夭夭。王勇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以为那人怂了,这场热闹也这么结束了,还没有过瘾的王勇心里十分郁闷。

当王勇长吁短叹的收拾好地上摆放的剩菜正要起身开路的时候,却听到人群传来一阵惊呼。

王勇好奇的转头张望,只见人群开始骚动,然后左右分开让出一条道路,然后刚才跑掉的那人举着不知道从哪弄来西瓜刀,红着眼睛、视死如归的向另一个人冲了过去。

看他那有发红的眼睛,王勇知道这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安全起见,王勇决定换个安全的位置。

王勇刚收拾好东西站起身,却见到那两人不知道是怎么弄的,拿刀的那个人握刀的手被另一个人架住,但是他们两人却失去了重心,就那么直愣愣的向王勇这边冲了过来,那西瓜刀的刀尖正好对准了王勇的胸口。

这下可把王勇吓坏了,脑中浮现出许多想法:“看热闹被砍好像不算见义勇为吧?就算死不了,可是医药费找谁要去啊。”

那两个人脚步踉跄,因为失去重心,所以速度飞快,眨眼间便来到了王勇身前。王勇一脸惊恐,见那寒光闪闪的西瓜刀已经距离自己不到一米远,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也因此清醒了不少。

王勇没有坐以待毙,本能的向后一个跃身,想躲过这极为憋屈和郁闷的一刀。可能是被吓得不轻,王勇的小宇宙爆发,使这次后跳超水平发挥,居然向后跳出了差不多两米远。

王勇没有注意身后的地形,正好跳到一个下水井上面,可是,可是,悲哀的是,那下水井居然没井盖。

当王勇更悲哀的掉进下水井的时候,只觉得眼前的整个世界仿佛都在上升,那些人和建筑也越来越高大、挺拔。王勇本能的用双手一阵乱划拉,很幸运的抓住了井口边沿,但因为惯性,整个前脸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井壁上。

更加更加悲哀的是,井壁上正好有一块凸起的砖角,王勇的大门牙结结实实的撞在上面,然后两颗跟随他多年的大门牙,就那么流着血泪离他而去。

王勇只觉得嘴里一阵剧痛传来,下意识的用手去捂嘴,但马上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下坠,王勇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身处险地,于是急忙又伸手去抓井沿。

可是已经晚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王勇的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黑暗,只有隐约间,还能听见上方传来一片惊呼声和兴奋的口哨。

王勇知道自己中招了,心里极度鄙视、诅咒那些偷井盖的家伙,现在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其他看热闹的人宁愿挤在一起,而自己刚才站的那里却空无一人了。

王勇欲哭无泪,只希望这个下水井不要太窄,如果被卡在中间上不去下不来,那就太悲哀了。王勇觉得其他看热闹的人今天算是来着了,刚刚看完两个傻老爷们儿互殴,接着又能亲眼见到消防队员下水井救倒霉男的全过程,真可谓是好戏连连啊。

这时候王勇还在没心没肺的想着:“等自己出去以后,是不是要向围观的人收点费用什么的?现在看个杂技什么的都得花不少钱买门票,自己这可是真枪实弹,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真人表演,怎么也能多收点门票钱吧。”

王勇现在只等着快点落地等待救援,可是过了好一会,王勇觉得自己还在下坠,算算时间和距离,差不多离地面也有十多米深了吧?

“没想到这下水井看起来不起眼,居然有这么深。”

大概又下降了十来米,王勇悲哀的想着:“就算现在落地,自己的两条腿是绝对保不住了,以后不用本山大叔忽悠,自己就得主动找轮椅坐了。”

又下降了啊,不知道多少米,反正王勇已经感觉不到距离了,可是王勇依然没有落到井底。此时的王勇已经绝望了,心里埋怨着:“修下水井的那个什么部门,一个下水井你挖这么深干啥,有这工夫还不如去挖石油,还能缓解石油价格飞涨的现状,也算是为国家和民众做了些贡献。”

文章地址:/Direct3/27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