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吾名雷恩

点击:
第一卷

第1章 吾名雷恩

阴沉的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盖在奥尔特伦堡的上空,空气中潮湿的水分子几乎肉眼可见的形成了一片片雾气,来回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肆虐着将行人的衣服浸湿。

两辆马车在街道上飞驰而过,宽厚的车轮挤压溅射起的污水毫不留情的泼在了路边行人的身上,怒目而视却敢怒不敢言。有人低声骂了一句,一条马鞭“pia”的闪电一般抽了过来,抽在那人身上。

望着马车车厢上黄金打造的荆棘花环徽章,路边衣衫褴褛的妇人紧紧捂住孩子的嘴巴,生怕他出言不逊,惹恼了马车上的贵人。

瞥了一眼马车外破旧的街道,雷恩的眼珠略微转动了一下,才扭头望着坐在对面的家伙身上,“我不喜欢这里,但是我必须在这里。”他语气中充斥着不满和嘲讽,“小偷、强盗、杀人凶手、妓女、骗子……这真是一座该死的城市!”

坐在雷恩对面的中年男性穿着暗红色的燕尾礼服,得体熨帖,白色花边的衬衫领子如绿叶一般将他青色的下巴紧紧捧着,他有一张很帅气的面孔,岁月沉淀了风华,浓郁芬芳,散发着迷醉的成熟气息。他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弹了弹手指,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精美的银质烟盒。烟盒上镶嵌了一圈细碎的宝石,最中间拇指粗的祖母绿在固化照明术温柔的光线下闪烁着明亮翠绿的光泽。

他打开烟盒,用一柄只有手掌长精致的银刀挖出一小块烟砖,填进了龙血木雕琢的烟斗里,微微低着头举起烟斗示意了一下,雷恩摇摇头,他不喜欢这种抽烟的方式。男人自顾自的打了一个响指,骤然间凭空而现的火花点燃了烟斗槽中的烟块,一股浓郁的香味顿时弥漫在马车里。

这种烟砖是半龙人那边的特产,属于特供物资,仅供贵族享受。据说这种烟草种植在龙族的生活区,常有龙族的龙涎滴落,造就了这种特殊的香气。吸食这种烟不会对身体产生什么负担,反倒是会一定程度上增强体魄,增加精神力,是贵族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要搞清楚,这是枢密院和帝国议会最终讨论的结果,你可以消极对待,但绝对不能反抗结果。”中年贵族说着笑了起来,他推开马车的车窗,一股腐朽的味道随着风被吹进了车厢里,“这里虽然有种种的不好,可也有着独特的长处。”

雷恩立刻露出倾听的神色,对面这个男人,是帝国议会七十二席常任议员之一,可以说是整个帝国上流人物的代表,他本身更是帝国大贵族阶级之一。

“奥尔特伦堡或许没有亚历山大港繁华,也没有维基城富饶,但是这里更容易做出成绩。你现在所面对最大的困境并非是来自财富上的赤贫,而是你需要拥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势力。”中年人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停歇了片刻,叼着烟斗吸了一口气,烟斗槽中的烟块猛地冒出几个火星,一股灰色的烟雾升腾而起。“治理好奥尔特伦堡,掌握住这个地方,改变这个地方,你就拥有了立足的资本。你看看那些大贵族,谁没有稳如磐石的封地?封地不仅可以提供给你充足的财富,更可以给你提供大量的兵源和人才。”

“什么是贵族?脚下不踩着几十万甚至更多的贱民,你凭什么而贵?”

中年男人语重心长的劝慰道:“记住,这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机会。只要你把奥尔特伦堡治理好,我相信昔日那些与荆棘家族休戚与共的家伙们,不会介意再拉你一把。”

雷恩点点头,铭记在心。

奥兰多帝国拥有十二支黄金家族,其中有四支已经彻底灭亡在历史的长河中,如今仅剩的八支中,黄金狮子成为了帝国皇室,黄金权杖成为了帝国宰相,黄金战熊被封为帝国元帅,其余众多则成了这三支的附庸。而他,雷恩·阿尔卡尼亚,则是黄金荆棘家族最后一个血脉继承者。阿尔卡尼亚,在奥兰多语中翻译为带刺的茎,也就是荆棘。

作为十二黄金家族,原本黄金荆棘拥有世袭公爵和一大片封国。但是经过数代的政治倾轧和斗争,最终一点点削弱,直至到如今,只剩下一个世袭男爵的爵位,封国彻底成为过去,连封地都被撤销。

今年三月,被称为流血的三月,帝都再次爆发残酷的倾轧,作为墙头草的阿尔卡尼亚家族族长,也就是雷恩的父亲再一次站错队,气急攻心之下直接去见了光明神,把烂摊子都留给了雷恩。好在老父虽然站错队,毕竟也算是十二黄金家族之一,不看僧面看佛面,帝国给雷恩留了一点面子,罚没了所有财产之后一脚把他给踢出了帝都,发配奥尔特伦堡。

奥尔特伦堡位于奥兰多帝国与拜伦帝国之间的魏玛走廊,是一个十分混乱的地区,这里汇聚了来自奥兰多帝国和拜伦帝国的人渣,成为了犯罪的乐土。据说已经有十一位被发配到这里的贵族在任期死的莫名其妙,帝国数次缉拿最终也没有任何结果。

可想而知,此时的雷恩心情有多么的坏。

而更让雷恩开心不起来的,则是他其实并非是雷恩本人。

雷恩父亲辈气死的那天,雷恩暗地中也遭受到了刺杀。很显然,有人想要将黄金家族的数量再降低一些,成功了,也失败了。原来的雷恩的确死了,但一个新的雷恩却诞生了。

由此,历史上最大的恶棍、刽子手、屠夫、暴君,诞生了。

当然,此时的雷恩并没有意识到,一个穿越而来的灵魂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他现在只是一个被踢出帝都发配边境的倒霉蛋,更加倒霉的是他现在除了五十个金币和一位五级骑士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助力。

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做的只是暂时让城中的势力选择观望,真正能帮助到雷恩的,只有他自己。

第2章 人渣集中营

一场为了迎接新任城主的盛大晚宴悄然召开,应邀而来的人多是奥尔特伦堡中的上流人士——盛名享誉帝国的走私商、臭名昭著的战争犯、恶贯满盈的佣兵团长、奥尔特伦堡地下世界的皇帝,以及各种头头面面的人物,唯一没有的就是贵族。

这些渣滓们维持了奥尔特伦堡的秩序,至少让这里从明面上看不会显得太过于混乱。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一个中立守序邪恶的环境,不管是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必须要维持住的基础。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在这里混的如鱼得水,潇洒惬意,捞钱捞的肚圆肠肥。

这一场晚宴,与其说是将雷恩介绍给这些渣滓们,倒不如说是这些渣滓们来审视一下新上任的城主。前几代城主中总有一些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想要擅自改变奥尔特伦堡的游戏规则,这给在座所有大人物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所以他们集合起来,将那些脑子装满三流骑士小说的城主们送回了光明神的怀抱,让他们无止尽的畅想下去。

推杯换盏之间、觥筹交错之外,一道道复杂的眼神藏着深奥的含义,在空气中飞来飞去。每个人都望着步入大厅的雷恩,似笑非笑的眼神里藏着某些冰冷的东西。

突然间有人拿着磨花了的银质餐勺敲了敲手中精美不见一丝毛糙的水晶高脚杯,发出“叮叮”的敲击声,奥尔特伦堡唯一能凑齐的乐团也放缓了音乐,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人身上,他带着一顶三角帽,穿着褐色的小皮袄,微微发黄的衬衫上还有几滴洗不掉的污渍。鲨鱼皮的皮裤将大腿绷的极紧,一双略显破旧的大皮靴被擦的锃亮。这人有一圈暗红色的络腮胡,浓眉大眼,第一眼看过去给人的印象还不错,谦逊的笑容让他显得较为憨厚。

特莱特,也就是与雷恩一起来到这里的中年大贵族,他侧过脸对身边略微落后自己半步的雷恩低声说道:“这个人叫哈维,看上去是一个老好人,实际上他是贝尔行省乃至帝国南部地区最大的奴隶商人,死在他手中的奴隶早已数不清。他每一个毛孔中粗壮的汗毛,都是被无数奴隶的鲜血浇灌长成。不要因为他看上去不错,就忽略了他,他也是你主政奥尔特伦堡的麻烦之一。”

哈维不知道自己的老底第一时间就被一位从来没有见过的贵族透露给雷恩,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作为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总要和城主府打交道,总有认识的一天。他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过来,才满意的矜持一笑,温和的目光看向了雷恩,“尊敬的黄金荆棘家族,尊贵的男爵阁下,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此时雷恩如果怯场,恐怕明天天还不亮,他就会成为一个笑料传遍整个奥尔特伦堡,从此人们不会尊敬他,不会畏惧他,甚至会欺负他。

在这个地方,好人,是活不长的。

雷恩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哈维龇牙咧嘴一笑,露出一嘴的金牙,“我听人说,您是被人从帝都中赶出来的,这是真的吗?”

夸张的语气加上求知欲望强盛的眼神,如果不计较他的身份以及问出这个问题的场合,没有阅历的新鲜族长可能会被他的演技所折服,然后毫无保留的说出对方想听的话。但是雷恩不是傻子,在一个信息化高度发达的世界中饱受了信息冲击三十余年,顺便还在某个称之为组织的体系中厮混了几年,他就算再傻,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他后退了一步,凸显出特莱特尊贵的地位,然而微微仰着头,下巴高高翘起,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有一种莫名的就骄傲,他答非所问:“我身边这位先生,是来自帝都的帝国议会常任议员之一,帝国大贵族,世袭伯爵,二等武装骑士,特莱特阁下。”

哈维的瞳孔骤然间收缩在一起,周围的人群中隐隐发出压抑的低呼声。无论是世袭伯爵,还是二等武装骑士(武爵),亦或是帝国议会的常任议员,都远远不是他们这群渣滓可以接触的存在。从某方面来说,帝国,就是这群人手中的玩具,任由他们搓圆捏扁。

雷恩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如果雷恩真的是被人从帝都踢出来的倒霉蛋,那么陪在他身边的或许只是一个宫廷书记官之类的小角色。有这么一位大人物的保障,至少他们在摸不清雷恩底细之前,不太可能会对雷恩动手,除非他们是活腻歪了。

特莱特嘴角一翘,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果然是一群没有教养的渣滓,泥狗腿子。与他们说话,都会降低自己的身份,他收回那让这群渣滓脸红嫉恨的笑容,抿了抿嘴,给了雷恩一个眼神。

一旁围着的人群中站出另外一个人,三十来岁,保养的不怎么好,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的人都差不多。他穿着黑色的盛典礼服,干净的花领上两颗蓝色宝石领扣在固化照明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如果忽略掉他身上那股扑面而来的草莽之气,或许会错把他当成一个偏远地方的乡下小贵族。

文章地址:/Direct3/28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