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武林幻想

点击:
微风如少女的手,轻抚白白沾染着血迹的脸颊,吹动他染血的长衫。
他站在战火与废墟之中,遥望天边旭日初升。
那一刻,他笑了……
2055年,古文明与科技的强力对决,就在这里,全面爆发!
那些怀揣着梦想的少年,燃烧了青春,踏上一段热血征途!

武林危机

第001章 梦想与现实(上)

“白白!白白!起床了!起床了!白白起床了!”

一只蛋黄色机械鸡闹钟,孤零零的站在一张简易钢架折叠床边的床头柜上死命叫着,那尖利的声音好似催命钟,让人心头烦乱。

“嘭!”

突然间,一个软绵绵的白色鹅毛枕迅如流星过际一般,准确无误的将那机械鸡闹钟从床头柜上砸落。

那机械鸡的身体上已经有多处凹痕,显然每天早上都会被主人“亲切的问候”。

“真是吵得要命……”

简易折叠床上,一位年纪十六岁上下的少年趴在上面,烦躁的揉搓着自己那一头乱蓬蓬的白色短发,随即腰身用力一扭,一转,一个灵活的腾空翻身,仰面转了过来,睁着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盯着脏兮兮且布满层层灰尘,带着几道裂缝的天花板。

随即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顺便拿起枕边的电视遥控器,按下了上面的红色电源开关,打开了那一台已经连开机都会冒烟儿的2010年京国生产的“开拓者”彩色电视机,向着洗手间走了过去。

很快,洗手间里面便传来了一阵流水洗漱的声音。

“各位京国市民大家早上好,现在是2055年6月11日,星期一早上7点30分,下面为大家播放热点新闻。据本台最新消息,昨日京国第一财团,京国国际美食集团千金,琴墨菲,确认遭遇绑架事件,这一案件轰动全国,被称为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绑架要案,目前京国国际美食集团已出动国际重案专家寻找千金琴墨菲……”

“最新国际新闻,昨日国际政府发出声明,将减少世界各国武馆的开放数量,限制武馆开放。国际政府认为,在当今科技武器高度发达,全民身体情况呈上升趋势的时代,武馆的作用已经不再明显,为了节省资源,政府将会在近期内开始关闭部分地区的武馆,将资源专用于科技武器的研发上。然而这一观点,却遭到了大量武者的反对。时至今日凌晨,国际政府门前已经聚集了大量示威武者,情况不容乐观,具体详情,请看本台进一步跟踪报道……”

电视机里,新闻播报员衣着整洁干练,表情严肃,陆续播报昨日京国以及国际上发生过的一些重大事件。似乎最近这些日子,京国有些动荡不安,经常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件。

洗手间里,不停传来白白那暴躁的刷牙声,真怀疑他是不是再刷一副假牙,估计牙刷都快被他刷掉毛了。

白白站在洗手盆上的镜子前,满嘴白沫,嘴刁一根象牙白颜色的橡胶牙刷,高高举起手中的红色陶瓷马克杯,傻兮兮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道:“嘻嘻嘻,离家出走一周纪念日!干杯!”

说完,他便将马克杯中的漱口水一口都倒进了嘴里,来冲洗口中的牙膏沫。

可谁知突然间他喉咙一阵咕咚声传来,竟然将那漱口水一口咽了下去!

“我的天!咳咳!咳咳咳!”

大家没有看错,这个脑袋有些神经质,中二病,过于乐天派的十六岁少年,就是故事的主人公,白白。我不否认,这家伙除了一张脸还有点用之外,其他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值得人留恋。他就是那种如果带着面具扔在人堆儿里,没有任何特点的家伙,平凡的很。而且以他的性格,一定会还会招来一群人的拳脚问候。

在白白穿着完毕,又狼吞虎咽的吃掉了两块三明治,喝下一杯隔夜的牛奶之后,便拎起了一个黑色手提式牛皮皮包,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一间不过20平米的旧房间。

“筋斗云!”

一出房门,白白便将手指塞进嘴里,吹了一声口哨,白痴的像个孙悟空一样呼唤着那所谓的“筋斗云”。

忽然间,一阵细微的喷气引擎声从不远处传来。随即一面颜色鲜红,上面喷着彩色嘻哈涂鸦,和一朵金色云彩的喷气式滑板,便飞到了白白的面前,悬停在他的脚下。

声控喷气式机械元能滑板,京国的最新产品,滑板少年们的梦想!

“呀吼!筋斗云,我们出发!”

白白灵活的跃上滑板,看着眼前那空中纵横的车流,露出一张帅气的笑脸,随即踩着筋斗云飞出位于23层楼的房间门口,进入到了空中车道,很快消失无踪。

在2055年这科技高度发达的年代,车流已经不仅仅奔跑在陆地上,更是转移到了空中。

虽然在人们的观念里,像京国这种以古文明著称的城市与高科技是格格不入的,但是伟大的京国人,却偏偏将科技与古文明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古式的琼楼仙阁建筑造型,林立在京国各处,其中又穿插着许多透明有机玻璃搭成的空中车道,让这做古风城市透露着一丝科技的新鲜感,非常了不起。

白白疾驰在近百米的高空车道之上,抬头看着更高处交错纵横的车流,感觉自己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在。

自从一个星期前他和老爸大吵一架离家出走之后,他感觉现在的自己,才是真正自由自在的。现在没有人来管他,没有人来约束他,更没有人对他的梦想来指手画脚。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全心全意的去追逐自己的理想。

白白家里祖上一直都是开武馆的,而“白式武馆”在全京国八大武馆中也是有着一席之地,颇具分量。可谁知道到了白白这一代,他却说什么也不愿意接手武馆,走老爸走过的路,以至于父子两人因为继承武馆这件事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差点断绝父子关系。

对于白白来说,舞刀弄棒并不是他的梦想。

而他的梦想,就是……

“咚咚!咚咚咚!!”

位于京国青北高中10公里外的一家京国特色饭馆儿,一大早便有人暴躁的踹着钢铁自动升降门。

而这间饭馆儿看上去似乎有些年头了,墙体原本橙黄色的油漆已经有些褪色剥落。窗户虽然擦得还算明亮,但窗框周围已经可见细小的裂纹。红白相间,如同一把雨伞一样的圆形屋顶,更是有数块漆皮翘了起来,如同生长在屋顶的野草,十分坚挺。

而在这饭馆儿门梁40公分以上的地方,挂着一块老旧的,包着彩色霓虹灯边框的招牌,上书“爱吃不吃”。应该就是这家饭馆儿的名字了。

少年踹门的声音吵得周围的邻居推开窗户,怒视着门口那一位正不干好事儿的少年,气得牙痒痒。

“喂!你这个死小子,每天这么早干什么啊!现在才八点钟!八点钟!信不信老子下去捏死你!”

“我说小帅哥,你每天的精力还真是充沛,不如上来陪陪姐姐吧?你这样每天早上踹门,我们很烦恼的,姐姐刚刚才睡下哦。”

饭馆儿对面一栋居民楼第四层的阳台上,一位穿着红色蕾丝睡衣,秀发稍显凌乱却不失性感,脸上依旧挂着淡妆的风尘美女优雅的打着哈欠,笑盈盈的看着楼下正狠踹饭馆儿大门的少年。

只见那少年根本头也不回,就像没听见,依旧狠踹着门,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憋了尿赶着上厕所的小猎狗。

“开门开门!几点了还不开门!一会儿客人就上门儿了!”

就在少年一阵叫嚷之后,那钢铁升降门终于不情愿的,懒洋洋的升了起来,露出了里面一个腆胸凸肚,穿白色T恤露着半个圆滚滚肚皮,40岁上下的中年男人。

“我说白白,你才刚来这里工作一个星期,怎么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积极,你究竟想要干嘛?”中年男人嘴里叼着一根万宝路牌子的香烟,边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边说道。

“钟叔借过!梦想从早起开始,这句话你就没听过吗?”

少年白白如一阵风一般,从中年男子身边穿过,直奔饭馆儿后厨。

“啊?”

被称作钟叔的中年男子一脸茫然的抓着头,嘴上那根香烟的烟灰已经烧得很长,却没有掉下来。

钟叔看着白白跑进后厨开始忙碌的身影,忽然微微一笑,“年轻真好,有朝气,哈哈。梦想从早起开始,这样说来的话,我这一辈子岂不是没有过梦想啊?”

“梦想这东西是很奢侈的钟叔,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够享受的。所以还是面对现实吧。开始工作喽,别被那小子抢了风头,月底结算薪水的时候我可不想被他给甩在后面。”

忽然间,一个年纪20岁上下的青年男子将一条白毛巾搭在了钟叔的肩膀上,随即将另一条毛巾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打了一个结,向着白白忙碌的后厨走了过去。

钟叔愣了一下,看了看那留着卡尺寸头青年的背影,笑道:“小李,自从这小子来到饭馆儿之后,你没觉得这里有些改变了吗?小李?小李?嘿!你这小子,居然不理我!”

没过多久,后厨便传来了一阵阵煎炒烹炸的声音,而在一个小时之后,这间名为“爱吃不吃”的小饭馆儿,也终于迎来了新一天的生活。

虽然这家小饭馆儿的装修很不起眼,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装修,但是不知为什么,那颇具随性特色的名字却没有减少来这里吃饭的顾客。

第002章 梦想与现实(下)

“爱吃不吃”这几个字虽然看上去有些蛮横不讲理,但是却让人从心底感觉到有趣,也有一些亲近,让来到这里的客人都从心理上轻松很多,也比较随意,就像是到了家一样。

后厨里,白白热火朝天的挥舞着菜刀,将菜板上的萝卜切丝切得薄如蝉翼,颇具专业大厨的风范。

钟叔站在一边,干巴巴的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着白白切菜那如同与人比武的架势不禁汗颜,随即忍不住问,“白白,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这刀功,是跟谁学的?”

“哈!刀功这东西我可是学了十几年,只不过以前学来是切人,现在是切菜。”

白白嘿嘿一笑,双眼依旧死死的盯着菜板上的萝卜丝,就好像那是他需要战胜的敌人一样。

钟叔听了白白的话,额头上不禁流下一滴冷汗:“你家里是做什么的?黑社会?”

白白迅如疾雷一般的菜刀忽然停了下来,有些错愕的看着钟叔,片刻后微微一笑,继续切菜,“跟黑社会差不多,反正也是整天舞刀弄枪。”

文章地址:/Direct3/28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