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双成圣主

点击:
序一 灵媒的后裔

天地之精华,始于万物又终于万物。人间之繁华,始于世人又终于世人。

上苍创造了天地,创造了万物,也创造了人。起初地球因为拥有了智慧而兴旺,现在地球却因过度的智谋而哭泣。

人类出自上苍,繁衍于人间,在世世代代的进化中,成为了可以主宰世界的主人。但是当人类有一天发现自己可以成为神,那么他们过度的智慧就会衍生出灾难,进化的终点就是死亡……因为……没有人可以成为神,人类可以主宰地球,但是却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因果业报终将轮回,一切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消亡。

在人类上万年的文明发展过程中,他们占据了世界上全部的资源,繁衍出无穷无尽的子孙后代,创造了一个一个属于农业、工业以及各行各业的奇迹。但是贪婪、懒惰、狂妄、欲望也同样与日俱增。

万物皆有轮回,世间也必将反复。无穷的掠夺最后只能灯枯油尽,地球在上亿年的运行中也必会时刻选择合适自己的主人。而人类虽然选择忘却自己的渺小,但最后还是会化为宇宙中的尘埃,化为时间轴轮上一段短小的插曲,然后走向消亡。

在人类发展到公园2015年时,世界上的财富已经创造得淋漓尽致,但地球上的资源却已经濒临到崩坏的边缘。为了能够掠夺更多属于自己势力的资源,为了能够在地球上占据更有利的地位,人类的世界被分为了三个独立的阵营。由美国和日本组成的美洲联邦,亚洲国家和东欧国家组成的亚洲同盟,以及西欧的欧洲联合为了各自的利益开始争权夺利。

相对于人类愈发膨胀的欲望,资源无疑是短缺的。而由于时间的齿轮已经运转到最高速的更新换代阶段,因此没有国家愿意对糟糕的过去负责,所有人都仅仅期盼着能够通过私欲的最大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于是,为了争夺资源,为了称霸世界,三大阵营开始了不知疲倦的军备竞赛。

每个统治者都深知,即将到来的几十年,将是决定自己,乃至世界命运的几十年。

但他们却忘却了,地球早已不堪重负,他们还忘却了,少数精英的决策,往往要大多数无辜的百姓来埋单。

而在世界的一个角落,在一个名叫灵媒岛的未知小岛之上,为了和自己的暴虐神明对抗,一个个天赋秉义的少女被派往大陆国家,似乎一股强烈的风暴正在岛上酝酿,谁也没有想到,在二十年后,这股风暴将席卷世界,改变人类世界运行的轨迹。

几乎在同一时刻,由于世界形势的突变,似乎可以拯救世人,给百姓们带来曙光的宗教又开始盛行起来。面对着无助和恐惧,人们似乎越来越多地试图用对神明的信仰来释放自己内心的压抑。当然,即使宗教的力量与日俱增,忙于世界争霸的几大阵营,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股风潮也会在将来达到顶峰,将所有的欲望带入无尽的深渊。

公园2035年,世界上发生了一件大事。没有人能说清楚,为什么觊觎世界霸权良久的三大阵营会选择黄海的小岛作为战场。但是无论是军政要人,还是专家学者,甚至是平民百姓,都明白被无数次提及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打响,在战争的背后,世界的形势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对人民来讲,这只能给他们带来恐慌和不幸。

在美洲联军成功地用一周时间压制了小岛当地的土著之后,亚洲联军和欧洲联军也相继投入战场。生化基因部队,特种海军,皇家空军,一个个只停顿在各国教科书中的名词,在沉眠了近一个世纪后又粉墨登场,去角逐唯一一个胜利者的霸权……

不过没人会想到,规模空前的大战只持续了两天,在百姓们一觉醒来之时,媒体上播放的已经不是战况的进展。他们惊异地发现,三大阵营已经不约而同地发表了和谈声明。原本弥漫在地球上的硝烟,就这样轻描淡写地烟消云散。百姓们虽然不清楚原因,各国政府也是对和谈的细节三缄其口,但和平总归是好事情,因此人民们很快便淡忘了因为战争而产生的恐惧,开始了如同往常一样的生活,对那次大战的记忆,也只停留在一个由民众们戏称为' 夭折大战' 的代号上。

在这场战争中,真正产生决定作用的,并不是三个阵营领袖似乎突然开窍的大脑。而是一群生活在小岛之上的,土生土长的灵媒后裔。她们拥有着不同于普通人的性别,也拥有着科技无法解释的法力。当她们最终推翻了一直欺瞒着自己世界的神明时,小岛乃至世界,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而这些少数的幸存岛民,也选择了在历史的洪流中急流勇退,她们放弃了已成为废墟的故土,来到了人类的世界生活,去开创属于自己的新时代。

到了公园2038年,世界三大阵营正式达成了关于环境保护问题的《新哥本哈根公约》约定将共同致力于改善地球的环境。虽然没有人再提及那些结束了战争的灵媒后裔,但似乎世界确实在朝着一个美好的未来前进。

只不过,人类虽然选择了宽容同伴,但时间却不愿意继续等待这些贪婪物欲的生物。历史的车轮继续在向前推进。而好不容易浮现出的曙光,这次却似乎注定了被上苍所抛弃……

公园2041年,在中国领土内陆的一个角落里,在一家名为' 玉石工业'的环保大企业里,在原本应该因为夜晚而沉寂的大办公室里,正发出着只属于人类的,最原始也最富激情的声音。

此时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在一张舒适的老板椅上,一个相貌俊秀的青年正将两条腿跨在椅子的扶手上,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神色。而在他身旁的地毯上,两条西裤和两条内裤被扔在地上,从内裤的样式来看,应该分别属于一男一女。

而在青年的两腿之间,一个拥有着乌黑秀发的女人,正跪在地上,将头埋在青年的股间,脑袋做着上下起伏的动作。而在女人同样赤裸,跪在地上的双腿之间,她的手似乎也在努力扣挖着什么,手臂不断前后摆动。

"风月……不要那样投入吧……你知道我向来忍耐不了你的嘴巴技术……再弄下去……我可要射出来了……现在射可太早了哦……"青年勉强保持着淡定的笑容,但是胯下的快感却令他不住地皱眉。

"不让我好好尝一尝怎么行啊……人家因为出差,已经两周没有尝过老公的大鸡鸡了……今天早上回来之后,你又一直找我开会,现在好不容易没人了……我才不管那么多呢……"黑发女子的嘴巴松开了青年过于粗长的jb,改为用手套弄着说道。当她抬起脸来时,在月光的照射下,温婉的脸颊和细长的勾魂眼都格外亮丽,五官分明的面孔除了美丽之外,还透着一丝成熟的韵味。

"这也是没办法啊……谁让风月你是联合国环保大使啊……你这次来我们公司,我当然要先和你聊正事了……否则对下面人也交代不过去啊……恩……

"当名叫风月的成年女子红润的舌头舔到青年的屁眼时,青年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哼!都是胡说,这两年我在外面到处跑,老公都没有好好疼我!珊瑚妹妹和念兰妹妹都已经有了老公的骨肉,惜若妹妹更是已经怀上第二个了……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风月娇嗔道,同时发泄似的用舌头猛顶着青年的屁眼深处,直爽得青年嗷嗷直叫。

"啊啊啊!那还不是因为你……老不回来吗?动不动就出去几个礼拜甚至一个月!现在又翻过来怪我!"青年努力装出生气的表情呵斥道。

"哼!你居然说我?我还不是为了能够好好地辅佐你!当初好像是你说的,让我在事业场上发挥自己的能力的!现在又要反悔?"风月一怒之下,用嘴巴嘬住青年的屁眼,腮帮子缩动,用力嘬了起来。

"啊啊啊啊!真要射出来了!快松开……好老婆了……老公射了还怎么疼你啊!"青年在风月嘴巴的吸吮下只好投降。

听到青年如此说,风月脸上的表情似乎缓和了一些。她终于乖乖地松开了青年被握在自己手里的jb,也放开了被自己吸吮得有些突出的屁眼,然后慢慢站起身子,坐在了青年面前的办公桌之上。

只见风月高挑修长的身材上,被覆盖在上衣里的饱满乳房仿佛呼之欲出。在她露在空气中的肚脐之下,在一片黑森林的包围中,一根不输给丈夫的,粗长的大鸡鸡硬挺着,一对结实的阴囊垂落在两腿之间,jb上面肉色的皮肤和红肿龟头中正渗透出的点滴爱液,配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显得格外妖娆。再加上月光下风月半张的双眼和微吐的红舌,这一切都让她面前的青年看得欲火中烧。

"讨厌……老公干嘛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好像色狼……"即使是自己的男人,突然如此痴迷地看着自己,也让风月不由得羞红了脸颊,但心里却异常甜蜜。

"因为……我的老婆确实好看……而且性感……说真的,风月你比起念兰她们,都更要让我沉醉……"

"讨厌……都老夫老妻的了,干吗突然说这种肉麻的话……快来吧……老公,人家已经等不及了……"风月说着,双手撑住桌面,两条大腿慢慢向两侧分开,在一圈阴毛之间,红色的肉唇已经微微张开。

当风月张开双腿之后,青年像发疯一般将自己的头埋在了风月的两腿之间,左手手指捅着妻子的阴道,右手抓住对方的jb,而嘴巴则咬住了那颗兴奋的阴蒂,大口大口吸吮起来。

"啊啊啊!还是老公最会玩啊!舔得老婆好舒服……"风月在丈夫的卖力舔弄下,很快就意乱情迷起来。她双手松开了上衣的扣子,让一对丰满的玉乳暴露出来,然后双手再用力捏弄自己的乳肉。同时她的双腿在绷紧了一阵之后,选择用力夹在丈夫的肩膀之上。

当风月在一连串大叫之后,阴精倾泻而出后,青年松开了妻子的阴蒂,舌头从对方的阴囊一路向jb上舔去。在绕着龟头舔了一圈后,青年努力地长大嘴巴,一点点含进了妻子的龟头,同时右手轻轻套弄着jb的的根部,左手依旧搅拌着湿润的阴户。

"好臭啊……几天没洗澡了?"青年笑道。

"老公……人家做了一天一夜的飞机嘛……一直也没来得及洗……求老公进来吧……赶快用老公的巨兽来欺负臭风月吧!"月色之下,青年和风月脱去了彼此的上衣。一丝不挂的两个人用饱含深情的双眼对望着,胯下两个足有普通人两倍长度的jb,用各自的龟头亲吻着对方。而在下一个瞬间,拥有巨大jb的美女已经被青年压在身体下方,阴户被青年的大jb贯穿,将她插得浪叫连连。

而青年在抽插的同时,则拉开风月的手臂,兴奋地将头塞进了妻子腋毛丛生的腋下。

文章地址:/Direct3/28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