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战乱的星系

点击:
第一章:海盗阿方索

在遥远的银河的另一端,有一个堪与太阳系相比的美丽富饶的星系——布里斯托尔。在这里也曾有过灿烂辉煌的文明,但腐朽堕落的统治使它迅速没落了,终于成了先进强大的太阳系的一个最重要的殖民地。

自从这以后,这里再没有过一天的安宁,叛乱和暗杀成了这个星系的主题,连绵的战火在各个星球上燃烧。近一百年来这里诞生了无数的乱世枭雄,他们的野心带来了无尽的杀戮和无边的苦难……

弗雷德里希·萨尔·奥斯赫洛姆,这个太阳系政府最痛恨也最畏惧的宇宙头号恐怖分子,在布里斯托尔星系却有着超乎想象的号召力,他在布里斯托尔人心里就是一个传奇。如今,这个传奇即将在这个苦难而富饶的星系上演惊心动魄的续篇。

“巨大的恐惧和绝望会使身处绝境中的人变得暴躁而凶残,同时也失去了正常的思维和冷静;而死里逃生的巨大喜悦同样会使人变得异常兴奋和盲目。如果能够做到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保持平常的心态,那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他是最有资格获得最终胜利的。“

阿历克斯·霍克似乎出神地呆站在曾经属于紫罗兰小组的“雅典娜“战舰的指挥大厅的角落里,看着那边同样静静站着,看着舰外那浩淼的太空的弗雷德,心里想着,不禁涌起了一种难以遏止的敬仰和奇怪的畏惧。

“这个面容苍白的布里斯托尔人冷静的外表下其实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和惊人的野心,他绝不会满足于逃避了来自太阳系的追杀,一定会在那个养育了他的星系里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阿历克斯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想起了自己的祖国。“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无法满足的野心的驱使下做了一个背叛祖国的人,自己又何尝不想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自从遇见了弗雷德,阿历克斯就被他深深吸引了。这个布里斯托尔人使一向自负的霍克前准将觉得他值得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值得自己付出的忠诚。

弗雷德·奥斯赫洛姆忽然回过头来,对走神的阿历克斯说:“阿历克斯,你没有到过布里斯托尔吧?“

阿历克斯惊醒过来,他注意到弗雷德说到布里斯托尔这个字时,幽深的蓝眼睛里竟然闪动着一些晶莹的光芒。他分明感到了这个被宣传成魔鬼的人身体里那颗深爱着他的故乡的火热的心。

阿历克斯诚实地摇摇头。

“阿历克斯,那里和太阳系一样美丽富饶。也有蔚蓝的大海和青翠的群山,也有繁华的都市和善良的人民,不同的是那里现在还充满了血腥的战争和残忍的杀戮!你们、哦!不,现在你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阿历克斯。他们无耻地入侵了我的祖国,霸佔了我们的土地。仇恨!阿历克斯,你也许还不能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仇恨和屈辱!它无时无刻不在啮咬着我的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停止战斗!“

这些激昂的语言从弗雷德嘴里说出来时,他的表情还是岩石一样冷漠坚毅。阿历克斯听得浑身发热,一种激情涌了起来。他想起在布里斯托尔短短的不到一百年的殖民史上,数不清的起义和叛乱都被镇压,但更多的新的战斗却随时在打响。他忍不住想立刻投入那悲壮的战场上,与这些被视为叛贼的人并肩战斗。

弗雷德似乎看穿了这个来自太阳系的年轻的叛逆者的心思,“阿历克斯,准备好你的智慧和勇气,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他说着又转过身,深邃的目光又默默地投向了那熟悉而又未知的远方。

阿历克斯深深感到了人性的莫测,此时的弗雷德像是一个哲人一样的睿智而安静,与凌辱紫罗兰小组的女战士时的残忍和狂暴全然不同。

大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健壮的男子快步走进来。他原本英俊的面庞由于一道长长的刀疤的存在而变得狰狞可怖。毫无疑问,这就是雷龙的头号军事专家、最出色的勇士——杰夫·雅各布森。他一度落魄于偏僻的小星球“梅多维“上,与落后的赫尔人为伍,命运的安排使他又能够和弗雷德相逢。

“杰夫,是你吗?“弗雷德没有回头。雅各布森冲阿历克斯微笑了一下,大声说道:“弗雷德,再有两天我们就会进入布里斯托尔星系的范围之内了。我们应该到哪个星球降落呢?“

弗雷德抱着肩膀回过头,顽皮地眨了眨眼睛:“我们就去切阿吧!“

切阿是布里斯托尔星系内最大的行星,也是原来大康西耳王朝的首都,如今是布里斯托尔殖民政府的所在地。

杰夫立刻笑了起来:“弗雷德,你是想把纳托保民官吓死是吗?“

约翰·纳托是太阳系政府任命的布里斯托尔殖民地的保民官,他的贪婪和无能是出了名的。

“杰夫,布里斯托尔的每一个星球都可以是我们的落脚之处。这里是属于我们的,神明既然保佑我们死里逃生,也会指引我们前往何处的。“

弗雷德的话不错,雷龙已经离开布里斯托尔五年了。五年的时间既短又长,它不会改变布里斯托尔人对雷龙的支持,但足以改变一个星球的环境。所以对于这些逃亡者来说,去哪里的确没有太大的分别。

“阿历克斯,你马上就会见到布里斯托尔星系了。忘记太阳系吧,你已经是他们眼中比我们还要恶毒的叛徒。你没有退路了,和我们在一起战斗,你会爱上这里的。“杰夫笑着对阿历克斯说。

“杰夫,从我加入雷龙那时起就没有想过退路!“

“好样的!阿历克斯。“

弗雷德忽然问:“杰夫,利奥呢?他是不是又去看望那三个贱人去了?“

“哈哈,弗雷德,这三个娘们可给我们寂寞的旅程增加了不少乐趣呀!“

自从紫罗兰小组在“梅多维“上被弗雷德打败后,琳达、茱丽亚和桥本洋子三个被俘的女人就成了雷龙的玩物,是他们用来发泄的工具。雷龙的成员在漫长的航行中经常奸淫和折磨这些被俘的女战士,以此来作为消遣和娱乐。

虽然她们是自己的同胞,但阿历克斯丝毫没有感到内疚,因为他深信如果自己落到紫罗兰小组手里,她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这个叛徒的。

阿历克斯听着杰夫的话不禁微笑起来,他彷彿已经看到:在这曾经属于紫罗兰小组的“雅典娜“号的底层的舰仓中,魁梧的巨人那巨大的rb正在女俘虏的身体里重重地抽插着。在利奥身体下面,被赤身裸体捆绑的女战士正在痛苦而绝望地惨叫、挣扎。

阿历克斯从雷龙的成员这么残酷地虐待被俘虏的女人中就能感到弗雷德说过的那种对太阳系的刻骨的仇恨,这种民族之间的仇恨只有血才能消除,敌人的或是自己的血。

浩瀚的太空对旅行者来说,既充满诱惑又充满危险。三艘巨大的战舰静静地行驶着,进入了神秘又美丽的布里斯托尔星系。

弗雷德、杰夫、阿历克斯和利奥正在“雅典娜“的指挥大厅里兴奋而激动地迎接着新的挑战。

忽然,一艘巨大的黑色战舰像幽灵一样从太空中冒了出来,快速地逼近三艘行驶中的战舰!

“雅典娜“的监视器上立刻显示出这艘神秘战舰的影象:巨大的不速之客像一个怪物一样令人恐怖,它漆黑的舰身上醒目地漆着一把滴血的战斧!

“海盗!星际海盗!“一个船员惊恐地叫了起来!

所有人都立刻跳了起来!

星际海盗!这个名字对所有的太空航行者来说都是一个噩梦!这些凶悍的海盗的残忍和凶猛足以令正规军都闻风丧胆,他们不仅掠夺商舰的钱财,还会杀死所有敢于抵抗的人,即使是战舰也会成为胆大的海盗的目标。

一束电波通过星际公用信道传送到了“雅典娜“上,它明白地表达了海盗的信息:放弃抵抗!交出你们的钱财!否则只有死亡!!!

这艘海盗战舰敢公然向三艘战舰挑战,可以想象他们的凶悍!

“该死的!竟敢来抢劫我们?!“杰夫立刻大叫起来。“让我们教训教训这些胆大妄为的海盗!“

利奥则一声不吭地就要往外走。

没想到战斗来得这么快,阿历克斯不禁苦笑了一下。

“慢!“弗雷德说道:“赶快抓住这艘战舰的频率,试试和他们进行图像联络!“他急忙命令慌乱的船员。弗雷德接着对其他人说:“如果是布里斯托尔海盗,那他们是不会向我们开战的!“他充满了自信。

杰夫和利奥马上明白了。阿历克斯则好奇地注视着,他真的想见识一下:弗雷德里希·萨尔·奥斯赫洛姆这个名字对布里斯托尔人来说究竟有多大的魔力。

精干的通讯员很快就联络上了那伙海盗。监视器快速地闪烁着,很快出现了那艘海盗战舰上的景像。

一阵忙乱之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样子:这是一个年轻的布里斯托尔人,大约不到三十岁;长着一头茂密而卷曲的褐色头发,下面是一张方方正正的面孔;两道浓眉下的眼睛闪动着好斗而凶狠的光芒,宽大的嘴周围满是密密的鬍茬。可以想象这个家伙如果两天不刮鬍子就会变成一个更加可怕的络腮鬍子的样子。他显然是海盗头领。

“哈哈哈!鼠辈们!赶快投降还能保住你们的狗命!“海盗头领狂笑着。

阿历克斯惊讶地看到杰夫和利奥的满脸怒容被吃惊的表情代替了,而弗雷德则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屏幕前,死死地盯着那个可怕的海盗。

杰夫像是梦呓一样自言自语:“天哪,太像了,太像了!“走到屏幕前的弗雷德面部的肌肉抽搐着,薄薄的没有血色的嘴唇颤抖起来。

屏幕那端的海盗显然注意到了这个走近屏幕的金发男子,他很显然对弗雷德表情的变化感到惊讶。

“喂!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咦?你……“弗雷德脸色越发苍白,“你、塞尔吉奥·文佐是你的什么人?!“

海盗头领的脸色也变得奇怪起来,话音温和起来。“塞尔吉奥是我的堂兄,你、你是奥斯赫洛姆先生!!!“

“天啊!你是弗雷德!哈哈哈!弗雷德、弗雷德回来了!弗雷德回来了!“那海盗像疯了一样手舞足蹈,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还是笑,回头冲着其他的海盗狂喊着。

阿历克斯看到弗雷德苍白的脸上泛起了血色,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终于相信了这个男子在布里斯托尔——这个遥远而神秘的星系里具有的神奇的力量。

一艘太空梭离开了漆着战斧的海盗战舰,飞进了悬浮在太空中的紫色的“雅典娜“号。

文章地址:/Direct3/28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