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做饮料批发的哪些经历

点击:
“小林,我想喝楼下那家咖啡,就是上次晚上我喝的那一种,你可以帮我买一杯回来吗?”
一美艳的女人走到段林面前,红唇微动,笑面如花的说到,说话间伸手在段林的脖颈间轻抚一把,段林感觉顿时热血冲上了脑际。
女人穿着超短裙,乘势向前一靠,那对嫩滑透白的大腿贴在了段林的后背,让刚刚还在专心工作的他难以平静。
段林转头,女人露出一个诱惑的笑容,粉嫩的舌尖从红唇上舔过,微微附身,看似随意,可是却将宽松的短装上衣领口,全都呈现在了段林面前,随着他转身的动作,顿时领口内磅礴的美景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咕嘟……
重重咽下口水,痴呆的点点头,心中不断猜测着,自己何时能够好好的‘把握’一下女人的磅礴美景。
段林呆呆的走下了楼,却不知女人眼睛微微一眯,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转身快速走向了经理办公室。
楼下的咖啡店人很多,段林排了好一会队,才买到上次晚上单位聚会,女人所点的那份特别的猫屎咖啡。
走进公司,发现所有人都不在,问了一下保洁大妈,原来大家都去了会议室,他这才想起公司这几天要提拔销售部副经理,自己也在提名之中,急忙放下咖啡走进了会议室。
刚进去,他便发现气氛不对,之前的女人被一伙人围着,一脸的喜悦,一部分人则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台上坐着销售部经理和公司总经理。
“小林,刚刚明明要举行副经理选拔会议,你怎么不在,这不是把机会专门让给柳艳艳那个狐狸精吗!你不会是色迷心窍,故意的吧?”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急忙凑过来对他悄声说道。
“什么!我根本没接到通知!”段林心头一惊,感觉仿佛一朵乌云降临在头顶,原本按照业绩,这个副经理非自己莫属。
这几天之前的女人,也就是柳艳艳对他亲近,他当做这个女人趋炎附势,想要搞好和自己的关系,心里想着自己辛苦一点,或许还能占点便宜,刚刚自己去帮柳艳艳买咖啡去了,根本没有人通知他。
段林来不及回答同事,快速向会议室的最里面走去,此时柳艳艳还在一群人中间高兴的说着什么,销售部经理和总经理看到段林来了,都向他看了过来。

“总经理,我根本没有接到开会的通知!”段林急忙走到总经理面前,大声的为自己辩解。
“恩!”总经理皱起了眉头,轻哼一声,不知道喜怒,转头看向了销售部经理徐楠。
“段林,你乱说什么呢,那会我明明让柳艳艳来通知你参加会议,你却让柳艳艳带话给我,说你觉得自己能力不够,想要放弃竞选,还离开了公司,你在上班时间,擅自脱离岗位,你这样对工作没有积极心的行为,我不开除你已经很有同情心了!”没想到段林刚刚说完,销售部经理徐楠就立马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大声的说到。
“怎么可能,明明是柳艳艳让我去楼下帮她买咖啡去了!”段林也怒了,平时大家出去买个什么东西根本没人管,自己今天就是可以开除的问题了,这个徐楠明显是护着柳艳艳。
“小林,人家明明告诉你了,你却说根本不在乎什么破副经理,早就看不惯徐经理那张臭脸了,才不想给他更多烦你的机会,人家还劝了你好半天,你却转身就走,这会怎么这样冤枉我…呜呜呜…”这时柳艳艳走了过来,一改之前的样子,拉着哭腔十分委屈的说到,配上那美丽的容貌,顿时让很多人都相信她的话了。
“什么!你竟然这样骂我,亏我还一直想要培养你,还难为艳艳到我跟前一直说你的好话!你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徐楠瞪着段林,立马开始发难,指着段林的眉头大声的骂到。
段林顿时明白了,这绝对不是柳艳艳一个人在算计自己,至少徐楠和她是商议好了这一切,这不光是要抢走自己的副经理职位,还要将自己挤出这个公司。
段林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柳艳艳和徐楠一唱一和,好像一切都不知情,但是却已经将他逼上了死路。

此时段林再看看柳艳艳,顿时觉得这就是个狠毒的狐狸精,美艳之下是致命的毒手,之前段林就见过徐楠开车送她回家,看样子两人早就勾搭在一起了,自己被评为副经理只是个笑话而已。
“哈哈哈哈,好,徐楠,柳艳艳,你们合伙算计我是吧,那我就祝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不就是个副经理吗,老子不干了!”段林想明白了这些,顿时气的笑了起来,指着徐楠和柳艳艳,大声说完,一把推开还在卖力表演,委屈的抹眼泪的柳艳艳,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你他妈有种别回来!”徐楠被段林这样打脸,顿时对着段林的背影大声的喊道。
“你他妈有种将你的位置也让给狐狸精,对了,不用你让,她有的是办法让你和我一样离开!”段林转头,不屑的笑着回了一句,便直接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
几日之后,某风景区山间小道上,一脸灰心丧气的段林,双目失神的向前走着,工作被狐狸精抢走,前几天收养他长大的爷爷紧跟着去世,两个巨大的打击,让他快要失去对生活的憧憬。
在别人的建议下,他便一个人出门旅游,释放情绪和压力,可失神的他不知何时,已经偏离了旅游路线,走上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

脑海中全是爷爷曾经的音容笑貌,还有那个狐狸精得意与不屑的笑容,两个笑容不断的在他的眼前切换,让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
哐当……
脚下忽然踩到一个圆滑的石头,段林的身体瞬间脱离了小道,他终于惊醒过来,看到下方竟是一个陡峭的乱石荒坡。
“卧槽!”段林只来得及爆出一句粗口,便一头向山底滚了下去。

一路上不知道叮叮咣咣的撞上了多少石头,段林疼的那个撕心裂肺,生死时刻,他才想起来,自己辛辛苦苦上了十几年学,大学刚毕业,还没有享受人生,还是一个处男(打灰机不算!),竟然就要丧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我不想死啊!我不甘心啊!我还没让那个狐狸精付出代价!”抱着头一路狂滚,段林心理大喊了一声,猛然感觉浑身一凉,噗通一声,掉进了一个山泉里面。
这一刻段林真想指着天,狂骂个三天三夜,他居然不会游泳!这就叫做老天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又急忙关上了一扇窗,就不给你丫的活路。
一头扎进泉眼,下沉了五六米,被撞的七荤八素的段林,嘴里不断吐出泡泡,一路向下沉去。
随着缺氧和呛水,段林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这一刻他无比渴望活下去,因为自己的人生路才开始。
“他妈的!这是这辈子见过最坑爹的泉眼了!”段林在心里大骂了一句,然后便感觉自己的意识终于要消散了,什么都要结束了。
就在段林失去意识之后,他的身体还在挣扎,右手忽然抓住了什么东西,如同溺水的人遇到了稻草,便被死死的攥住,那个东西十分的尖锐,刺破了他的手心,鲜血立马流出。
可他手里流出的血液,竟然全都被那个东西吸收了,如果有人可以看到,便会发现他抓住了一颗非常美丽,如同钻石般的白色结晶体,在吸收了他的鲜血之后,结晶体爆发出了炫丽的五彩光芒,将他包裹在了其中。
“快醒来,快醒来……”段林觉得十分的困倦,可是总感觉有一个讨厌的声音不断在呼唤自己,他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过了好半天,才终于将沉重的眼皮抬了起来。

“咦,难道我没死?”刚刚睁开眼睛,段林便激动的在自己的身上摸了起来,发现自己还能动,激动的说到。
“不,你已经死了。”之前不断呼唤他的那个声音,瞬间给他泼了一头冷水。
“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段爷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段林毫不犹豫的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张嘴便骂,丫的敢诅咒自己,那我就诅咒你全家。
就在他不远处,一个被光晕笼罩的人站在那里,看过去也分不清男女,被段林骂了,也丝毫不在乎。
“咳咳,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段林弱弱的问道,这才发现,自己仿佛在一个被水充斥的地方,无边无际到处都是水,他却可以自由的呼吸,也没有感觉任何的不适。
这样的场景让他浑身一个哆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遇到了传说中的水鬼。

“小家伙,不要害怕,你这是在传承水晶之中,我也不是水鬼,而是水神,你很幸运的将要成为我的传承者。”光晕中的人也不生气段林给他当爷爷,平淡的说到,不过他竟然能够知道段林在想什么。
“水神?传承者?”段林顿时蒙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穿越了?
“小家伙,乱想什么呢!时间不多了,你赶紧接受传承吧,我就要消散了。”光晕里的人急忙打断他的幻想,说话的声音非常急切,似乎真的时间不多了。
不给段林询问和反对的机会,段林再次双眼一瞪,啥都不知道了,片刻之后,他便恢复了过来。
“水神的传承就这么点?太磕碜了吧?”段林清醒过来,发现所谓的水神传承竟然是一部简单至极的修炼功法,和一个名叫净水术的法术,然后什么也没有了。
“时间太久了,我即将消散,只能保留这么多的传承了,虽然只有基本的功法和普通的净水术,也足够你逍遥的活一辈子了,不过你要切记,造福人民,不要为恶,否则必遭天谴!”光晕里的人开口解释,可是光晕越来越淡,即将消失。
“等一下……”段林还想问出很多疑惑,可对方已经消散,如同绽放完的烟花一般彻底消失。
就在传承印记消散之后,段林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仿佛身在梦中,一个机灵,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泉眼边上,浑身衣服破碎,身上却无一点伤痕。
“难道刚刚只是一个梦?”段林有些不敢相信之前发生的一切,他急忙回忆,发现脑海之中真的记着一篇很短的功法,叫做水神决,还有一个名叫净水术的法术。
“管他呢,真的假的修炼一下水神决不就知道了。”段林索性打算尝试一下,真的假的修炼一下那个功法不就知道了。
他急忙闭上眼睛,思考着脑海中的水神决,按照要求盘膝坐下,开始参悟那篇功法。
“天地生万物,万物皆依水而存,实则水生万物,水乃生命之源,万物之根,万物之本……”

随着不断的参悟,段林不由自主的双手结印,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修炼,他可以感受到周围,一股股被功法里称为灵气的东西,充斥着四面八方的空间,和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最后都被吸收到他的体内,在他的肚脐上方,被称为丹田的地方安家落户。
不知不觉,外界日升日落,两天之后,段林被一阵鸟叫声惊醒,他猛然睁开眼睛,眼中一道金光闪过,他感觉自己似乎变的无比强壮,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甚至觉得自己扛得动大山。

文章地址:/Direct4/23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