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铁翼鹰扬

点击:
第一卷欧洲上空的鹰楔子

飞在雪山上的神鹰,并不畏惧曲高和寡。

它迎着风傲然在这天的边缘翱翔,或许正因为他的这种性格,才使它腾飞在生命禁区。或许正是因为他的品质,才使他可以面对雪山的冰冷及风的狂猛。

它高高在上,鹰目如电!我看见!我征服!

邪恶不可怕,可怕的是所有善良的人都对其三缄其口!泪水并不能洗刷掉从邪恶处获得的伤痕,哀求也并不能够阻止邪恶的诞生!唯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才是对待邪恶唯一正确的手段!

一一一一摘自《铁翼鹰扬》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词一首:满江红一一铁翼鹰扬

铁胆肝肠,天际处、横眉冷对。

翼横扫,八荒九合,跃千山北。

鹰羽劲飞诸鬼退,雄魂卓起列强悔。

扬翅苍穹翼展长空,英雄位。

租界里,笙歌醉。

廿一款,男儿泪。

五四青年吼,裂青天碎。

又鸣飞嘀声响处,龙城飞将千军锐。

铁血丹心、我自横刀,辞旧岁。

第一卷欧洲上空的鹰第一季法兰西之恋第1章别了,我的黄土地!

P51野马战斗机的引挚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跟随着被它所追逐的零式,做着杂耍式的机动飞行。

一串串子弹如同尖叫的胡蜂,拖着淡淡的黑色烟气,掠过纤巧而苗条的零式左右。

握着操纵杆的手心渗出汗来,以至于唐云扬担心自己的手会不会打滑,而使自己失去打掉这家伙的机会。

“看你这家伙的飞行动作,就知道是个菜鸟!”

这是菜鸟们最喜欢说的话,毕竟能找到一个比自己还菜的,实在需要一点运气。

零式强劲的发动机及良好气动布局的机体,使它拥有不错的机动性,而且缠斗起来这种敏捷的家伙相当难以对付。此刻“菜鸟”正做着令人难以想象的蛇形机动,尽管以P51野马的灵活,依然无法轻易咬住它进行攻击。

唐云扬的身子,跟着自己扶着操纵杆的手在左右晃。每当这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和飞机结合成完美的一体,仿佛在空中飞行的不是飞机,而是他自己本身。

缓缓旋转的大地、天空仿佛只以他为中心。

当褐色的大地和明亮的阳光造成的明暗光影效果,交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唐云扬的心也在随着这天空而旋转,他是欢快的,心中从没有因为这样铁与血的较量而显得沉重过。

这是第二次大战时,极富骑士精神及传奇色彩的长空血战。

零式最终使用了一连串的桶滚,桶滚是在攻击或防御皆可使用的飞行动作,也是空战缠斗历史最悠久的战术之一。

这所以称为“桶滚”,是因为飞机这时的动作,就似绕着一只假想的啤酒桶表面翻滚一般。转向和横滚同时进行,飞机就会飞出360度的弹簧状翻滚,在躲避了敌人子弹的同时,绕到敌人身后。

这个动作很刺激,也很有趣,时常也被某些人称为弹簧机动。

“妈的,你小子休想逃脱!”

唐云扬嘴里低声骂着他的对手,可是骂尽管是骂了,最要命的是过快的速度,使唐云扬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他只好来回扭动脑袋四处查看,可空旷的天空里什么也没发现。唐云扬估计对手会在自己的机尾后方,保持偷笑的神情。

“跑,看来是个办法!”

手中手足操纵杆一拉,唐云扬口中念起了口诀。

“脱离回转:蹬右舵松左舵……‘我的神啊’希望他是个‘神鸟’!”

没办法啊,唐云扬是菜鸟哪!只好口诀与祈祷一起来了,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野马式的速度、机动性、机身的结实程度比起零式这种飞机来说都要强得太多。然而,作为菜鸟来说,再好的飞机也对付不了一只“神鸟”的追逐,这就是天空的标准。

“神鸟”是那些在天空中充当变大神,虽然偶尔逗他们玩玩,但并不屑于击落他这种菜鸟的高手。可是作为菜鸟的唐云扬依然还是被对方跟在了身后,而且耳机中已经传来机枪的射击声。

极为不幸,对方明显是只……

“呯呯呯……”机身被击中的声音响了起来。

“靠!我碰到是一只‘恶鸟’!”

唐云扬在自己的狂叫声中被击落了,今天他正是被一只所谓的“恶鸟”看中了。

“恶鸟”就是那种具有极高超飞行、射击技术的,同时不管菜鸟、老鸟遇上什么打什么,从不挑食的家伙。

唐云扬无奈的看着,飞机拖着浓烟打着旋向下掉落下去。

屏幕上打了出一行字“小子,飞得不好不要紧,飞出来丢人就不对了,回去练练再出来吧!”

“靠!”

唐云扬丢下操纵杆,举了一下中指。他没有给那个家伙回话,谁让自己的本事不佳呢。

这只是一场游戏!

当然驾驶着着零式的并不是什么小鬼子,而驾驶着P51野马的也不是什么美国军人,他们都只是一群试图在某种环境之下,体验战争快乐的人。

IL2、微软的模拟飞行都是不错的选择,而且据说如果在这两款游戏的国际组织获得飞行执照的话,那么就可以真正驾驶飞机上天,所以这两款游戏也多是具有飞行梦想的玩家们的首选。

而这个看起来笨笨的菜鸟就是我们的主角。

他叫唐云扬,西安人,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又属于那种家长管不下的坏孩子,结果被家人送到部队服役,今年24岁的他刚刚从武警部队复员。

当武警的经历,对他而言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一种使他成为真正男人的经历。

他服役的地方离家里很近,是咸阳机场的特勤中队。不但受过武警的基本训练,还多了守卫、反劫机、反恐怖及爆炸物拆除等等特种训练。

按他自己话说:“如果不是脾气太倔,这会也上北京保卫奥运去了!”

他说的是北京的专门为了奥运的保卫工作,从武警当中挑选了一批素质优秀的战士,组成特种作战部队,作为奥运期间的反恐怖力量,而他就是因为太倔所以失掉了这个机会。

才复员没多久的他,经今天这一败,倔毛病又来了。因为成为神鸟并不难,只消把两个词翻来覆去的运用好。

“学习与训练!”

先在网上搜集了大量的空战技巧资料,什么《能量空战》、《屠夫之鸟》等等不一而足,阅读之后在网上更是勤加练习飞行、射击技巧。

勤学、勤练之下,当然悟性也很重要,但它的作用只有1%。

很快他的飞行、射击技巧有了质了飞跃,步入了老鸟的行列。

当然,以他的禀性即不做“恶鸟”也不做“神鸟”,他做那一种专门对付“恶鸟”的鸟,自己起名曰“侠鸟”。

唐云扬还有一个特点,学东西快。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是缺点,那就是每学必会、每会必精、每精必换,这不一换就换出事来了。

得到邀请的网上联赛他不参加,学人家玩三角翼。这不,真的给他玩出大事!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句话就是对,看看把自己给整成啥咧!”

唐云扬哭丧着脸,两条撑着三角撑的胳膊似乎也在颤抖。冰冷的风从耳旁掠过,他无奈的看着前面云雾缭绕的天空,努力睁大眼睛。

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大地,真得足以使任何人慌了神。

“我的神啊!刚刚还是晴天啊,这会……”

“哗”

突然之间,仿佛隔开大地的帘子被不怀好意的某人拉开,立刻他就听到了熟悉而又有些特殊的声音。

“呜……呜……哒哒……哒哒哒……”

“嗯?什么声音……!”

空中战场当中,那种特有的,引擎尖叫外加机枪长点射的声音,成天在模拟空战当中驰骋的他不会陌生,可出现在他的附近时,这代表了什么呢?

如同图画一样展现的眼前的褐色大地上,到处是如同蚯蚓一般的战壕。

第一卷欧洲上空的鹰第一季法兰西之恋第2章搭救菜鸟

麦克·郎的法尔芒F.20飞机困难的转着舵,试图逃离对手的追赶。

这是一种双翼,螺旋桨后置的推动式飞机。

它有着推动式飞机固有的缺点,笨重、机动性也相当差。唯一的优点就是,因为螺旋桨装在机身的后部,因此它能够装备向前发射的机枪。

这种飞机在同盟国的福克.EIII出来之前,是可以有效进行空战的不多机种之一。

现在,麦克·郎需要调转他笨重的推进式飞机的方向,不然他一定会被尾随在身后的德国飞机击落。

为了能够逃开对方的射击,他不时把头扭来扭去,观察自己身后德国飞机的位置,手上的操纵杆动来动去,调整着飞机在空中的姿态。

尾随他的正是一架福克.EIII型飞机。

它有一副中单翼,到处都是拉线,不怎么强劲的发动机,仅仅使它的缠斗及速度都只及一般水平。

然而,它对于协约国飞行员来说,这是一种能要人命的家伙。尤其,当它从螺旋桨当中喷出火舌时,(这是当时唯一装有射击协调器的飞机),它就成上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每一个协约国飞行员的噩梦。

随着断断续续的点射声,子弹如同一些飞过的小虫般,发出“嗡嗡”的声音。这是一些拖着黑烟的,能要人命的虫子。飞机上偶尔被机枪子弹击中的地方,发出令人心惊胆战的“呯呯”声。

“我的上帝……”

文章地址:/Direct5/27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