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巨浪

点击:
战列舰,曾经主宰海洋数百年的海上巨无霸,曾经是国家实力象征的钢铁巨舰,曾经托起民族脊梁的钢铁长城。如果世界发生改变,飞机没有诞生,航母没有出现,当历史的车轮驶向1936年的时候,战列舰还会是海上的霸主,由战列舰为主导的海战还能决定国家的命运吗?
一切皆不可知。一切皆可推导。
在没有飞机,没有航母的海洋上,新一代海军官兵驾驭着手持巨炮,身披厚甲的战舰纵横驰骋,寻着祖辈的足迹,顶着敌人的炮火,为国家复兴,为民族崛起奔向五湖四海。
海洋将在这一刻沸腾,世界将在这一刻改变!

第一卷 民族脊梁

第一章 山雨欲来

夏日的狮城炎热而潮湿,即便不时有阵阵海风吹过,大街上仍然人迹寥寥。

当年,郑和第四次下西洋,返航途径这里的时候,因为看管不严,木骨都束酋长献给帝国皇帝的两头狮子冲破了兽笼,来到了码头上。后来,郑和下令在码头外,也就是擒获狮子的地方竖立了一座石狮雕像。

从此以后,这座位于马六甲海峡南端的岛屿,帝国第一块海外领地有了现在的名字。

与五百年前,郑和下西洋时相比,当年那座为远航舰队提供停靠港湾,只有不到两万人的小城市已经发展成了一座人口超过百万,拥有船舶建造与修理,钢铁冶炼,橡胶生产,化工,纺织等众多工厂,扼守着南洋与印度洋的交通要道,并且拥有南洋地区最大的深水良港,为帝国海军南洋舰队母港的大型海港城市。

港口北面,淡申水库南岸,那座由青色花岗岩建造的古堡是狮城历史最悠久的堡垒。

历史上,这里曾经是帝国总督府,现在则是帝国设在狮城的行政中心。

作为帝国的海外行省,狮城拥有“直辖市”的地位。也就是说,狮城由帝国内阁政府直接管理。一般情况下,由帝国内阁内务部的一名副相担任狮城总督,并且常驻狮城,负责处理当地的行政事务。

成为南洋舰队母港之后,在总督之外,南洋舰队司令也具有管辖权。

也就是说,狮城施行的是军政一体化管理模式,总督负责行政,南洋舰队司令负责安全与防卫。虽然狮城行政中心,即那座年代久远的古堡内设有南洋舰队司令官的办公室,以及相应的办公机构,但是一般情况下,舰队司令都在舰队司令部,即港口东面的勿洛处理日常事务,很少到这边来。

今天却不一样,一大早,帝国南洋舰队司令官江洪波上将就来到了行政中心。

随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帝国外交大臣马颖焕,帝国国防大臣陈嗣海,以及帝国海军总司令陈锦宽元帅。

值得一提的是,陈嗣海与陈锦宽为同族远房堂亲,两人的直系先祖都是帝国海军名将陈渊洋,其中陈嗣海为陈渊洋长子陈步渠的后代,陈锦宽则是陈渊洋三子陈步洪的后代。从辈分上算,陈锦宽还是陈嗣海的远房堂叔呢。从曾祖父那辈开始,陈嗣海这一脉就弃军从政,祖上有三人出任帝国内阁大臣,其中陈锦洪,也就是陈嗣海的叔父还担任了帝国内阁次辅。陈锦宽这一脉则一直在海军中服役,祖上八代中,共诞生了三十四名海军将领,除他之外,还有五人曾经出任海军总司令。

毫无疑问,两个陈氏家族都有着极为显赫的地位。

帝国外交大臣马颖焕也不简单,他是帝国航海先驱马欢的第二十三代孙,其父马应敛曾经出任帝国驻美大使,回国后担任帝国外交部副相。其祖马定山为“共盟党”党魁,差点成为帝国内阁首辅。再往上推,马家世代从政,并且诞生了十多位著名的外交家。

显然,马颖焕同样具有显赫的身份,其马氏家族为帝国最出名的外交家族。

帝国三位身份显赫的大人物同时来到了狮城,绝不简单。南洋舰队司令官办公室内,江洪波一边抽着烟,一边留意着两位大臣与海军总司令的神情举止。

“老吴,你先去处理政务吧,如果有需要,我们会请你过来的!”马颖焕不动声色的打破了沉寂。

“我就先出去了!”

坐在江洪波对面的狮城总督,帝国内务部副相吴敬轩站了起来,向其他四人告辞。

名义上,他是帝国内务部副相,仅比马颖焕低半级,而且他直接向内务大臣负责,而不向外交大臣负责。可是,吴敬轩知道自己的地位,也知道马颖焕在内阁中的影响力。说白了,外派的官员与内阁大臣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

“时间不多了,我们说正事吧。”等到吴敬轩离开后,陈锦宽拉开了话题,“明天就是条约是否续约的最后一天,如果今天的谈判不能取得结果,我们将面临新的考验。老马,你那边有什么消息?”

难道还有希望吗?江洪波暗暗叹了口气。

马颖焕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与以往一样,日本仍然不肯做出让步。如果我们不能接受日本开出的条件,恐怕……”

接下来的湖,马颖焕没有说出来,意思却极为明显。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谈判的必要。”之前一言不发的陈嗣海开口了,“首辅的意思非常明确,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接受日本开出的条件。另外,德国,土耳其,以及意大利都明确表示反对,英国的态度也很暧昧,大概只有美国会站在日本那边。如此一来,我们更不可能做出让步。”

“首辅的意思是……”江洪波向陈嗣海投去了期盼的目光。

作为南洋舰队司令官,江洪波在帝国海军中的地位仅此于陈锦宽,以及帝国海军总参谋长卫延年,与北洋舰队司令官郭怀安,东洋舰队司令官李玉民,以及大西洋舰队司令官秦宝献平起平坐,是帝国海军最具实权的人物之一。

只是,在帝国内阁大臣面前,江洪波多少都显得矮了半截。

“首辅并不关心续约的问题,而是帝国的未来,至少……”陈嗣海冷冷一笑,“我们都清楚,即便续约,条约对各国的约束力都将大大降低,并且倾向于我们的对手。如果在不利条件下续约,我们将失去先机。按照首辅的意思,即便日本做出让步,只要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就不能签署续约文件。”

听到这,江洪波暗暗吸了口冷气。

毫无疑问,首辅在综合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之后,已经做出决定。也就是说,战争的阴影再次降临!

马颖焕与陈锦宽的神色也变得更加严峻了。

即便马颖焕早就摸清了首辅的意思,可是听到从陈嗣海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话,他仍然有点耿耿于怀的样子。显然,首辅在制订战略方针的时候,并没有把外交部考虑进去,甚至没有过多的考虑帝国在外交方面所要面临的问题。

陈锦宽显得更加沉重,因为首辅的态度将帝国海军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是首辅让我带来的文件。”像只斗胜了的公鸡,陈嗣海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随手交给了旁边的马颖焕。“按照首辅的要求,如果日本不答应做出实质性的让步,并且按照我们的要求签署续约文件,我们可以首先退出续约谈判,并且在第一时间内将消息送回去。”

文件最终传到了江洪波的手上,看完之后,他也长出了口气。

如同陈嗣海所说,帝国首辅在文件中明确了谈判方针,并且对三位谈判代表做出了明确的职责限制。只是让江洪波有点想不通的是,陈嗣海是这次谈判的主导官员。

作为外交谈判,马颖焕的职权明显在陈嗣海之上。

即便是军备谈判,因为涉及到海军军备,所以陈锦宽也应该比陈嗣海更有发言权。帝国首辅为什么要将谈判大权交给陈嗣海呢?

难道,帝国首辅认为马颖焕与陈锦宽不会按照他的意愿行事?

想到这,江洪波抬起了头来,朝“顶头上司”看了过去。

陈锦宽那严峻的神色说明了一切。

这时,房门被推开了,江洪波的副官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各位,其他八国代表已经到了。”说着,江洪波就站了起来。“会议在十点整开始,还有大概半个小时。”

“那么,我们也出去吧!”陈嗣海站起来后,淡淡一笑,同时拉了拉笔挺的外套,“作为东道主,我们总不能自顾自的讨论事情,把贵宾凉在一边吧。”

马颖焕暗暗叹了口气,跟着陈嗣海朝房间外走去。

陈锦宽最后起步,来到江洪波身边的时候,他放慢了脚步。

“元帅……”

“别说了,你明白就行。”陈锦宽的话语很低沉,“情况与我们预料的有些差别,你尽快去找到董翔宇。”

“董教授?”江洪波微微皱了下眉头。

陈锦宽微微点了点头,又说道:“你亲自去,不要向外声张。找到他之后,尽快回来,我会在这边等你们。知道他在哪吗?”

江洪波立即点了点头。“元帅,找他……”

“该你知道的,我迟早会告诉你。”陈锦宽微微一笑,同时拍了下江洪波的肩膀,“快去快回,路上别多耽搁。”

没再多问,出了办公室之后,江洪波立即让副官去准备轿车,并且派人前往港口,让舰队里速度最快的一艘驱逐舰做好了起锚的准备工作。

可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去找一个教授干嘛?

难不成,董翔宇教授与即将举行的《华盛顿海军军备条约》续约谈判有关系?

第二章 神秘教授

驱逐舰以三十五节的速度航行时,即便海面上风平浪静,战舰内也颠簸得非常厉害。

“将军,咖啡!”

江洪波接过了大副递来的,冒着热气,下宽上窄,纵剖面呈梯形的铅制咖啡杯,喝了一口后,就放在了旁边的舵台上。

前方,雾气升腾的海面上,能见度不到一公里。

真是鬼天气!

只是,夏季的马六甲海峡就是这个样子,十天中,有八天阴云密布。

见到江洪波抬起手腕,掌舵的二副赶紧说道:“将军,还有半个小时。”

江洪波点了点头,目光又回到了前方的海面上。

陈锦宽元帅为什么要找董翔宇,而且这么急着找董翔宇?

董翔宇是谁,江洪波当然知道。

半年前,当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根本不像搞科学研究的,帝国工程院历史上最年轻的院士拿着陈锦宽元帅的亲笔介绍信找上门来的时候,江洪波就知道,董翔宇是不能得罪的“大人物”。

文章地址:/Direct5/28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