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为王

点击:
序章

月光如水,柔媚地将淡淡的光芒倾洒下来,与脚下一路延伸到视野尽头的七彩霓虹交相辉映,在高远的目光之中,整个世界便显得有些迷离而不真实,站在这幢数百层高楼的最顶层,俯视着脚下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他张开了双臂,似乎要将整个世界拥抱在他的怀抱之中。

如果此时有人看到高远所处的位置,无疑会吓一大跳,要么以为他是一个疯子,要么以为他是一个想要跳楼自杀的失意者,这座城市之中最高的建筑,每年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从上面一跃而下,摔成一团烂泥。

高远站在顶层的水泥栏杆之上,窄窄水泥沿的宽度刚好有一脚,如果是平常人,别说站在这上面,便是扒在栏杆上往下一看,也会头昏目眩。

高远当然不是平常人,他刚刚替人打赢了一场价值百万美金的格斗赛。而他的酬劳是十万美金。这笔钱够他能够潇洒上好一阵子了。

他是一个格斗手。当然,不是暴露在聚光灯下的那种有裁判,有规则的格斗,而是地下的死亡格斗,格斗双方踏上格斗台之后,只有当一方倒下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这场生死竞赛才会宣告结束,失败的一方,往往也就意味着死亡或者永远也无法再次踏上格斗台。

这种格斗之的血腥,暴力,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想象,能在格斗台上生存数年,打出赫赫威名,高远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每每看到电视上的那些拳王争霸赛,高远就会不由自主地失笑,这些所谓的拳王,如果当真踏上了他们那种死亡格斗台,绝对无法幸存下来。

死亡格斗,没有规则。

结束于十天之前的那场格斗,让高远至今犹自心有余悸,这是一场南北之争,这一战,不仅是数额巨大的金钱,也是南北两位大佬的江湖地位之争。上百万美金只是表面上的数字,而在外围的赌局所涉及的金钱更是数以亿记。

这是第一次让高远感受到了死亡的一局格斗,哪怕是十天之后,每每想起最后那一幕,高远仍会从恶梦之中惊醒。对手倒在他的面前,颈动脉被自己手里锋利的刀割破,鲜血如喷泉一样高高喷起,将自己浇了一头一脸的时候,他亦无力地倒了下来。

三天之后,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送到了高远的手中,也就是在这一天,高远决定从此退出地下格斗界,这几年来赚来的钱已足够他去经营一门正当的营生了。年近三十的他,已经达到了身体的巅峰,以后的每一天,都只会是走下坡路,如果他还呆在这个格斗场上,总有一天,会像今天的对手一样,血溅格斗台。

今天,将是他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天。

永别了!我再也不会回来。高远缓缓地收回双臂,最后看了一眼璀璨的都市,从栏杆之上跳了下来。

楼下酒店的包房之中,所有行礼已经收拾好,他将搭乘今天的最后一班飞机,离开这个国度,他心里清楚,只要自己还呆在这片土地之上,终会被仇家找到,这些年,自己在格斗台上结下了太多的仇怨,自己还在大哥手下打一天,就会受到他的庇佑,但当自己决定退出,也就失去了最大的靠山。仇家也就会毫无顾忌地来向自己报复。

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如果不是那一场格斗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拿到钱后,自己就该走了。

咣当一声,顶层的铁门被推开,铁门碰撞在水泥墙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高远心里一跳,右手一抹,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出现在手中。

十数人鱼贯而出,在离高远十数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为首一人看着高远,发出嘿嘿的冷笑之声。高远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出现在他面前的人,是北方的那位大佬。

“高远,又见面了!”

高远僵在了原地,对面,好几把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这个距离,他根本没有任何闪躲的余地。

“楚老板,愿赌服输,你来找我麻烦,跌份儿了吧!”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没法子啊!”被称做楚老板的人摊了摊手:“按我的本心,也不想找你的麻烦,这点钱,我输得起,问题是,这一次你让另外的一个人输惨了,他要你的命,我惹不起他,只能又拿出了一百万美金买你一条命。想必你也知道是谁卖了你吧?”

高远的一颗心沉了下去,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出卖他的人,只可能是他的老板,除了他,没有人知道他的住处。

“功夫再好有什么用?挡得住枪子么?”楚老板嘿嘿笑着。

“楚老板,从今天起,我跟着你干!”高远大声喊道:“我能将你们输掉的钱全部赢回来。”

楚老板微微一怔,思忖半晌:“提议不错,只可惜这一次作主的不是我。而且高远,这一次外围赌局输掉的钱,你打一辈子格斗赛也赢不回来,惊天赌局不是年年都有的。”

高远明白了,今天就是一个必死之局了。看着对面几把黑洞洞的枪口,顿时恶向胆边生,死便死吧,老子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他卟嗵一声跪了下来,痛哭流涕:“楚老板,饶命啊,高远给你当牛作马,报答你的恩情啊!”

看着高远的丑态,楚老板先是一呆,接着不由开心地大笑起来:“地下第一格斗手也不过如此,弟兄们,欣赏欣赏……”话音未落,跪在地上往下叩头的高远整个人突然仆倒在地,单手一撑,向前急窜而出,一伸手,便抓住了一名枪手的脚踝,用力一扳,卟嗵一声,将其扳倒在地,右手薄如蝉翼的匕首闪电般地掠过对手的脖颈,哧的一声,血喷了高远一脸,一个翻滚,高远已是窜了起来,反手一挥,匕首夹着风声刺出,直奔目瞪口呆地楚老板。当的一声,匕首插在楚老板身上,刺穿了衣服却又无力地跌了下来,他居然在内里穿着避弹衣。

“杀了他!”楚老板勃然大怒。

加装了消音机的沉闷的枪声响起之时,高远已经窜到了铁门之前,这一瞬间,他的速度完全突破了他的极限,他知道,如果不在第一时间脱出对手的视线的话,自己就死定了。

门就在眼前,只要逃出这道门,便是海阔天空。

也就在这时,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响,这一次,不是从高远身后打来,而是,从门里打出来的。沉闷的枪声持续不断地响起,高远的身体犹如被一柄大锤从正面击中,向后飞了起来,飞到了空中,最后一眼,他看到的是从大门之中走出来的人,那是他的老板。在老板的左右,两名枪手手里的枪还在冒着缕缕青烟。

高远觉得自己在飞,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原来,死也不是那么痛苦,自己连疼痛也没有感到,倒似全身沉在了云絮当中,飘飘然不断远去。

第1章 梦醒时分

“醒了,醒了!”耳边传来了又惊又喜的声音,高远缓缓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重重叠影,一片模糊,他用力地眨巴了几下眼皮,这才看清楚,自己的头顶之上,有好几张人脸,个个脸上都是一幅惊喜的模样。

自己还活着?怎么可能?刚刚苏醒过来的高远脑子虽然显得很迟钝,但他却清楚,身中数枪,枪枪命中要害的自己绝没有幸存的理由,他精通格斗,精通杀人,对于自己身体所受到的伤害一清二楚。

眼珠缓缓地转动着,屋内的一切一格一格映入他的眼帘,镂空雕花的宽大的木床,厚厚的幔帐,木制的雕花大窗之内,艳丽的阳光正透过空隙照射进来,站在床前,离自己最近的是一张国子形的中年人的脸庞,眼中含泪,显得分外悲切,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趴在床沿之上,稍远一些的地方,一个年轻的女子手拽着帐角,帐幔在不停地抖动,看得出来分外紧张,靠着窗户的地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手提着药箱,似乎正准备转身离去,而靠在门边的,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

他们是谁?怎么自己一个也不认识,自己在哪里?自己为什么没有死?高远脑子里一团浆糊,拼命想要搞清楚现在自己所处的状况,但却一无所获。

“高大哥醒了,高大哥醒了!”十来岁的小孩脸上满是惊喜,双手拍着床沿,大喊大叫着:“高大哥醒了,高大哥,大夫说你死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裘大夫,你快过来,高远醒了!”中年人一抹眼中的泪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睁开眼睛的高远,半晌终于反应过来,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一迭声的呼喊着。

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手中药箱啪的掉在地上,满脸惊愕地跑到了床前,瞪大眼睛看着高远,不停地喃喃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又活过来了?”

“裘大夫,你是扶风城里最好的大夫了,你是怎么搞得,你不是说高远已经死了么,这明明还活着,还不赶快过来救治。”中年人沉声喝道,语气之中,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

“是,是,路大人,小老儿一定尽力,一定尽力!”老者惊慌地道。

“不是尽力,而是一定,要是高远再死了,你也别想在扶风城里呆了!”中年人冷冷地道。

“是,是!”老头的脸在高远的眼中越来越大。

他们是谁?高远看着这几张陌生的面孔,脑子里翻来覆去拼命地回忆着,但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自己的生活很简单,练武,格斗,赚钱,然后找个地方纵情狂欢放松一下,然后再重复前面的过程。转动着眼珠,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眼睛越瞪越大,越来越迷茫,终于,脑袋一歪,又昏了过去。

他的昏迷让屋里再一次陷入了慌乱。

姓裘的大夫脸色更是紧张,豆大的汗珠啪啪地往下掉,刚刚他说高远已经死得透了,提了药箱准备走人,但马上,这家伙就醒了,这说明自己误诊了,耽误了救治的时间,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问题是,这屋里有一个人可以一句话就让自己在城里再也呆不下去。伸出手去,抓住高远的左手脉搏,眼珠子却也是越瞪越大,先前替高远诊脉的时候,明明一点脉象也没有了,但现在,居然越跳越有力。

“裘大夫,怎么样?怎么样?”中年人连声问道,先前的惊喜此时已经换成了满脸的焦色之色。

“大人放心,只是昏过去了,失血过多,昏过去了,脉象显示,高远绝无性命之虞,真正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文章地址:/Direct5/28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