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上)

点击:
第1章 车厢冷美人

东海市,一座地处沿海的地级城市,虽没有北上广那样的名气,但是便捷的港口贸易也为它带来不亚于北上广的繁华,而且东海市还有着独属于它自己的特色,东海大学便是其中之一。东海大学的计算机系自学校成立以来,已经为国家提供了不少的特殊人才,其中有一些更是进入了军界。

一辆开往东海市国际机场方向的地铁上,罗昊坐在靠门的一个座位上,他盯着缠在他右手腕上的一块军牌怔怔出神,军牌上用激光纂刻的方式刻着“狂龙”两个字。这是“龙隐”部队的军牌,“狂龙”是罗昊在“龙隐”部队时的行动代号,这块军牌是罗昊在离开“龙隐”时唯一能带出来的东西。

“龙隐”部队,直接隶属于军总参,是军方最神秘的特种部队之一,它的人数并不多但是里面的每一个队员都是从全国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在通过反复锤炼后打造出来的战争机器。

龙隐部队是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而在龙隐部队中的最强者被称为“龙刺”,罗昊的师傅就是被一号首长亲自授予过“龙刺”勋章的强者,而罗昊本人也是被所有人认为是继他师傅之后最有可能获得“龙刺”勋章殊荣的人,但是三年前意外曝光的一份关于罗昊背景的资料却让他遭到龙隐部队的开除。

不过令罗昊费解的是这份关于他背景,本该属于绝对机密的资料又是如何被曝光的,这个问题三年来他始终没有想明白。叛徒的儿子进了军方最神秘的特种部队,这是多大的讽刺?也难怪那些军界大佬如此震怒,直接将他开除。

“三年了,那些家伙现在应该在世界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执行着国家的秘密任务吧。”罗昊的手指轻轻拂过军牌,眼中充满了对过去的怀念。

“哇哦——!”

正当罗昊还沉浸在回忆中时,车厢中突然传来一阵只有男人在看到极品美女时才会发出的鬼哭狼嚎声,紧接着一道白色的人影站在了罗昊的面前。

罗昊下意识的抬起头,他看到的是一张冷艳至极的完美脸颊,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白皙的肩膀上,涂着一层水晶唇彩的樱唇让人有冲上去咬一口的冲动,狭长的美眸中透出一丝淡淡的妩媚。

她全身被一条白色纱裙包裹,半圆形的领口勾勒出女子精致的锁骨,一根乳白色的束带系在她盈盈一握的纤腰上,使她原本就高耸的酥-胸更显挺拔,白皙修长的双腿紧紧夹着,挺翘的臀部充满了诱惑。

冷艳、妩媚,这两大最容易让男人产生征服欲望的因素,在眼前这个女子身上以最完美的形式呈现。

咕咚。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这个美女,罗昊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他不是没见过美丽的女人,但是像眼前这么完美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果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那就是倾国倾城!

看到罗昊的反应,一丝不满从女人的眼中快速闪过,但这并没有瞒过罗昊的眼睛,下一秒罗昊就撇过了头不再去看眼前的这个女人。

眼下的这个时间段正好处于下班高峰,地铁在站台做了短暂的停顿后,又有好几个人从站台上挤进车厢,这使得原本就显得有些拥挤的地铁车厢彻底变成了一个沙丁鱼罐头。

三个刚挤进车厢,穿着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看到站在罗昊前面的女子顿时眼前一亮。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个女人和平时骑得那些“公共汽车”完全是云泥之别,要是能把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那简直不枉此生。

刘海上染着一撮黄毛的混混对旁边的两个同伙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眼中带着一丝淫邪挤开人群站到白裙女子的身后,他的两个同伙也刻意把旁边的乘客挤开,给自己的老大腾出位置。

一撮毛抓着头顶的扶手,挺起下身,伴随着地铁车厢的晃动,快速短暂的触碰着白裙女子挺巧的臀部,一撮毛的动作很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虽然不是实质性的侵犯,但是在这样一个公众场合,对这样一个美女做这样猥亵的动作,让一撮毛有一种别样的快感。

周围的一些乘客也发现了一撮毛猥亵白裙女子的动作,几个年轻的男乘客刚想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但是被一撮毛两个手下充满威胁的眼神狠狠一瞪,心中的英雄气概顿时荡然无存,站在原地对眼前的一幕视而不见。

白裙女子有着轻微的洁癖,身后一撮毛的举动让她感觉到无比的恶心,她的黛眉微微一簇,随着身后一撮毛越来越过分的动作,她不禁对着坐在自己前面的罗昊投去一丝求救的眼神。

原本罗昊是不愿理会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冷艳妩媚的女子,罗昊冷漠的心还是忍不住狠狠一颤。男人对于女人求助的防御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尤其是这种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

啪!

罗昊对着身前的白裙女子打了一个响指,站起身对她说道:“坐我的位置吧。”

“谢谢。”女子对他感激的一笑,赶紧摆脱身后一撮毛的骚扰,坐在了罗昊的座位上。

看到罗昊坏了自己的好事,一撮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充满警告的在他耳边用充满警告的语气说道,“小子,你够种!”

罗昊对于一撮毛充满警告的话语充耳不闻。威胁?罗昊不屑的一笑,从小到大从来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儿。

罗昊就这么站在女子身前挡住蠢蠢欲动的一撮毛,为她保驾护航。在距离终点站还有三站路程的时候,白裙女子拿着手袋起身下车,在她经过罗昊身前的时候又对着他道了一声感谢。

看到白裙女子下车,一撮毛赶紧对着自己的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也紧跟着离开车厢,临走还不忘用手指对着罗昊虚点一下,以示警告。

看着跟在白裙女子身后一起下车的一撮毛三人,罗昊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这几个家伙看来还是不死心,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小爷今天就看看,你们三只杂毛鸟能玩出什么花样。随即罗昊也挤出地铁车厢,尾随在四个人身后。

第2章 云熙

从走出地铁站,白裙女子就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她的住处距离地铁站走路只需要十分钟,只要进了小区,跟在自己身后的那几个人自然可以摆脱,但是最近住宅区前的那条路这几日恰巧在施工,唯一能通往住宅区的只剩下地铁站旁边的一条小路。

虽然整条小路从头到尾不过两百米左右的距离,但是路上没有一盏路灯,在路边甚至还堆着一些建筑垃圾,一到下雨天更是泥泞不堪,平时那条小路即使是白天都很少有人走,更遑论是夜晚。

白裙女子站在路口,心中稍微犹豫了下,还是走进了漆黑的小路。

本来还在想着怎么动手的一撮毛等人在看到冷艳的白裙女子走进这么一条偏僻的小路,顿时喜上眉梢,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对着两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快步跟了上去。

跟在最后面的罗昊看到白裙女人走进小路,嘴角忍不住扯了扯,一阵无语。我草,这女人的脑子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这是自己心甘情愿往狼窝里跳啊,看来今天晚上免不了是要动手了。罗昊伸手摸了摸牛仔裤口袋里的蝴蝶刀后,悄悄跟了上去。

察觉到一撮毛等人跟上了自己,白裙女子脚下加快了步伐,心中却在暗暗思忖:狂龙,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如传闻中的那般冷漠无情。

在白裙女子走到小路中间的时候,一撮毛对着两个手下一抬下巴,两个同样打扮的流里流气的混混会意的快步冲上前去,拦住了白裙女子的去路。

白裙女子狭长的美眸冷冷的盯着拦在自己前方的两个混混,冷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让开!”

“连生气都那么冰冷,真不知道等会儿你被哥哥压在身下的时候是不是还能这么冰冷?”

一撮毛捏着自己的下巴,一脸淫笑的走上前去,“小妞跟爷走一趟吧,虽然我不介意直接在这里对你用强,但我还是乐意花上几十块钱在路边的小旅馆跟你开上一个房间。”

“滚开!”白裙女子对着一撮毛冷喝一声。

“哎哟,够味道,我喜欢!”一撮毛对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吆喝道,“抓住她!”

看着两个朝自己走来的混混,白裙女子向小路路口看了眼,当看到罗昊双手插兜站在一边,没有丝毫要动手的意思时一阵气结,狂龙没想到你真如传闻中那样冷漠,本小姐看错你了!

白裙女子把自己的手袋狠狠地甩向一撮毛,但却被对方伸手一把抓住扯到手中,随手扔到自己的身后,手袋里的东西掉落了一地,其中一张藏青色封皮的东海大学学生证飞到罗昊的脚边。

罗昊弯下腰捡起掉落在自己脚边的学生证打开,学生证的第一页上写着它主人的信息。

“云熙,东海大学计算机系。”看着学生证右上角的那张一寸证件照上冷艳的容颜,罗昊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人美,名字也美。云熙,小爷记住了。”

顺手把那张学生证塞进了裤兜里,朝着一撮毛几个人走去。

解除掉云熙手中唯一的“装备”,一撮毛的咸猪手便朝着云熙的皓腕抓去,这时一块砖头大小的暗器精准命中一撮毛的手腕。

一撮毛手腕吃痛,恼怒的看着地上那块坏了自己好事的“暗器”,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哪儿是什么暗器,分明就是一台十二声道来电铃声格外嘹亮,附有多种娱乐功能的国产山寨机,躺在地上的手机此时还在播放着神曲。

“这么漂亮的女人,小爷也很喜欢,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商量商量?”罗昊双手插着兜,嘴角挂着一丝邪笑,漫不经心的说道。

“小子,又是你!”

看清楚来人,一撮毛顿时火冒三丈,在地铁上就是被他坏了自己的好事。不过他没有入罗昊预料的那样立即发难,而是对他说道:“想插一脚?没问题,帮忙一起抓住这娘们,等哥几个享用完了就轮到你。”

“可是我没有玩二手货,不,是三手货的习惯。”罗昊很是为难的对着一撮毛耸了耸肩。

“那你就是在找死!”

文章地址:/Direct5/28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