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热血八路

点击:
第一节 引子

1939年,春末夏初,日军向我根据地扫『荡』,八路军某团一营二连奉命对日寇进行狙击,掩护大部队撤退。

经过一番苦战,二连在付出沉重的代价后,完成任务,准备转移。正在这时,一发炮弹在战士李铁身边爆炸,李铁翻身倒地,鲜血从口中流了出来,同志们马上过来架起他撤退,撤退途中,李铁腿部又中了一发流弹,幸好没有『射』中骨头,只是穿了两个眼。正在这时,日寇追了上来,架着他的两名同志先后被日寇击中要害牺牲了,而他也被扔在地上,昏『迷』不醒。

又一发炮弹在他旁边爆炸,气浪把他的身体推向山下,他一路翻滚,摔到了山半腰灌木丛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头部在翻滚过程中,碰到了一块大石头,正在这一瞬间,他的头部闪过了一下光芒,接着又恢复了原样。

2009年七月,某公司高级工程师赵静,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后,去水库边钓鱼。赵静,八年前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然后就找了一家小公司担任工程师工作,平时没事时,喜欢钓鱼。

最近一年来,老是不顺,不知道是不是老板更年期提前了还是怎么的,老是没事找事,隔三差五的要训斥他一顿,赵静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要不是金融危机,工作不好找,而且这里的工资还算及时,他早就撂挑子不干了。趁着刚刚下过雨,鱼儿爱上钩,出来钓条鱼改善改善生活,顺便散散心。

他来到水库泄洪渠边,找好位置,放下鱼钩,不一会儿就有鱼咬钩了,他激动的站了起来,从鱼杆上传来了力量不小,应该是条大鱼。莫不是老天开了眼,让我出来就钓条大鱼?他暗自高兴的想着,一边准备溜鱼,他往旁边一探脚,感觉到是块大石头,便放心的踩住了,谁知道,天刚下过雨,石头下面的泥土都已经松了,他这一踩,石头便向水中滑去,他收脚不及,也跟着滑进了水里,一进入水里,便有一股大力似的把他拉进了水里,连挣扎的余地也没有。他进到了水里后看到了他勾到的那条鱼。

“好大一条鱼”,这是他失去知觉后的唯一想法。几天后,某晚报报道了一条消息:近日在某水库下流若干公里处发现一具男尸,怀疑为前几天因钓鱼落入水库失踪的某公司工程师赵静。在此郑重提醒市民,钓鱼需要注意安全云云……

赵静醒来后,感觉全身疼痛,尤其是左腿,好象是不听使唤了,头也有点昏昏沉沉的。睁开眼一看,自己躺在一棵小树下,全身的衣服碎成了布条,棉衣里面的棉花也被树枝挂出来了许多,身上一条条的伤口还在向外渗着血滴。我不是钓鱼滑进了水里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我落水前穿着t恤的,谁给我换上了破棉袄?棉袄?棉裤?难道是?他急忙看了一眼左臂,当时就愣了:四四方方一块臂章,蓝框白底蓝字:八路。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赵静一动着伤口,又晕了过去。

好象是在梦中,又象是在现实生活里,赵静一会儿感觉到自己在单位里正在被老板训斥,一会儿又感觉到自己在战场上和日寇撕杀,一会儿又在水库边上钓鱼,又感觉到一个鬼子端着刺刀正向他冲过来,而他自己却怎么与动不了,他一急,大喊一声“啊”,猛地坐了起来,自己这是在哪里?明明是在小树下的,现在怎么在山洞里?

“你醒了?”

一个不算年轻的声音问道。

“我这是在哪里?”

“唉,可怜的孩子,受了这么重的伤,这是牛家沟,我讨饭路过那里,看你全身是血,还有口气,就把你带过来了,来,喝点粥吧。”

一位老大娘端着一个粗瓷黑碗,里面是半碗稀粥。

是一位老大娘,讨饭的老大娘救了他。

赵静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不大的山洞,比较干燥,洞四周被烟熏的乌黑,仅有的一床补丁摞补丁的薄被盖在他的身上,靠近洞口的墙,老大娘正用一个瓦罐煮着什么。身上的伤口已经用干净的布包好了,幸亏大多数是皮外伤,就腿上的伤重一点,不过没伤到骨头,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赵静就呆呆的躺在那里,一边想着心事。他的记忆融合了李铁的记忆后,终于明白了当前的现实,的确是穿越了,而且是占据了别人的身体穿越的。

老天啊,别的人穿越不是到了古代当个王爷,身边美女如云,享尽荣华富贵;要不就是一呼百应,响者云集,成为一方诸侯,再不济也穿越到个太平盛世,发明个肥皂香水什么的,一生吃喝不愁,或者身怀盖世神功,为国家人民建功立业,可我呢?来到这个『乱』世,还弄的一身伤,别说是身无分文,盖世神功了,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啊。

但是没办法,事已至此,无可挽回,赵静从李铁的记忆里知道,现在是1939年,李铁今年才十六岁,参军已经有四个年头了,从少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四年前讨饭时遇了连长,就跟着来了,一直给连长做通信员。

“吃点吧,孩子,大娘没本事,弄不到粮食,唉,可怜的孩子”。

“谢谢大娘”。

两天没吃饭了,李铁(以后就用这个名字,不改了)接过碗几口就喝光了。大娘还要去盛,被李铁止住了。

大娘自己盛了半碗粥,里面的米粥稀的照出人影,米粒屈指可数。

一边喝一边与李铁拉着家常,通过大娘的话,李铁对这周围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知道附近的乡亲们都跑去躲鬼子了,方圆几十里不见人烟,刚才给李铁做粥用的小米还是年前大娘从老鼠洞里掏出来的。鬼子最近的据点离这里只有四五里路,镇上还有一个大的据点,有很多鬼子,还有火车。

拉了一会家常,李铁从铺上坐了起来,大娘过来扶,李铁不让,说受伤不重,活动活动更好。

李铁走出山洞,看了看外面,清晨的阳光照在身上,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头也清醒了许多,头只是被炮弹震了一下,有点脑震『荡』而已,并不严重。李铁长长的呼吸了几个新鲜的空气,真爽啊,没有污染的空气就是不一样,活动了一下手脚,打量了一个周边的环境,这是一个靠山脚的山洞,旁边就是一条小河,山洞四边长满了茅草,郁郁葱葱,不时有小鸟飞过。

回到山洞,李铁看到大娘又要出去。李铁说:“大娘,今天就不要出去了吧,兵荒马『乱』的。”

“没事,我去挖些野菜,晚上做个野菜团吃”。

“那你早去早回啊”。

李铁看着大娘瘦小的身影消失在草丛中,默默的回到山洞口,坐了下来。当前首要的任务就是先弄点吃的,光靠大娘去讨,显然不行,大家都穷,而且还不一定能找到人家。只有自力更生了。武器以前他还有一枝汉阳造,三四发子弹,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可能是受伤时丢了。只能先把伤养好再说了,虽说伤不重,可没个三五天,不会好利索。

李铁在山坡上寻了起来,不一会就弄回来一些吃的。十来个野蘑菇,一把野菜根,还有两只青蛙,十来条山蚕,一个野蜂窝,这可是美味啊。不一会儿李铁就把这些东西收拾好了,一块放进瓦罐里,加了点盐,炖了起来。

出动转了一圈,出了一身的汗,身子轻了很多,不再那么沉重了。其实,按照现在的时节,穿单衣就可以了,但由于部队供应困难,单衣还没有着落,就跟鬼子干上了。不是李铁不想换单衣,而是没有单衣可换啊。

李铁的前生,也就是赵静小时候是在农村过的,所以对于野外很是熟悉,不象现在的城里孩子,到了地里,连韭菜与小麦苗都分不清,他可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别说是青蛙,就是蚂蚱等等也吃了不少,还有那蘑菇,是夏天最好的美味。当时,周围的村子,只有他们一个村里的人敢吃,其它的村子里的人都不敢吃,怕中毒,而且大家都知道,有些蘑菇的确有毒,甚至毒『性』很大,一个小小的蘑菇就能让全家人中毒,甚至死亡。可也奇怪,他们村子吃了几十年的野蘑菇,从来就没有听说谁中毒过,不过倒是有人因为吃蘑菇而去医院的,那是因为那家伙吃多了而去的,整整一筐,十几碗啊,不过这也看出来村里人对蘑菇的爱来了。

李铁拾的蘑菇,各个都不相同,有灰『色』的,有红『色』的,有黄的,还有一个白『色』的,这些都是小时候吃过了的,所以不用害怕有毒。李铁不喜欢松菇,总觉的那东西的味道不鲜美,其实,没吃过这种野生蘑菇的人,是体会不到这种蘑菇的美味的,打个比喻:如果吃这种蘑菇象是吃肉,那么,吃松菇就象是吃糠了。

天近中午的时候,大娘回来了,用破衣服包着一些野菜,有些野菜李铁认识,有些没见过,最多的是车前菜,这种菜也是中『药』,但也是一种极好的蔬菜,平时在小河边上,小路两边都能发现它的身影。而且味道也不难吃,跟我们现在吃的小油菜差不多。

李铁给大娘盛了一碗汤,大娘瞪大了眼睛看着碗里的一点肉,眼泪都要下来了,这孩子,这样的日子,你从哪里找来的肉啊,还有,这蘑菇能吃吗?不是说蘑菇有毒,吃了要死人的吗?

大娘端着碗,就是不吃。

“快吃吧,很好吃的,锅里还有很多呢。”

庄户人把能做饭的东西都可能称之为锅的。李铁也不离外,随口就说出来了。

大娘喝了一口汤,眼睛都眯了起来,真好喝,多少年没喝过这么好的汤了,不是多少年,是从来就没有喝过,死老头子和老一辈们都说这蘑菇有毒不能吃,可我这不是吃了吗?还这么好吃。

大娘喝了半碗汤,问李铁,

“你吃了吗,孩子?”

“还没有,你先吃,大娘。我小的时候常吃这种蘑菇,可好吃了,给”。

李铁递给大娘一双用小木棍做的筷子,由于大娘以前能有口粥喝就不错了,所以用不着筷子,因此过日子的家事就一黑碗,一个当锅的瓦罐,一床被子,还有两个纸水泥袋,不知道是从哪里拾来的,这就是全部的家当了,当真是一穷二白了。

吃过了饭,大娘又和李铁的拉起了家常。

大娘告诉李铁,她有两个儿子,老大吕强,老二吕海,两个人都是八路军战士,老头子吕梁也参加了游击队,常年不回家,后来村子被鬼子烧了,她就出来讨饭,顺便寻找老伴,她是两年前讨饭来到这一带的,虽然这里也有鬼子,但由于这里没什么村子,也没有什么矿产,八路军也很少来这里,所以鬼子很少来这里,于是大娘就在这里住了下来。由于以前住的地方没有山,因此一些野菜也不认识,只能吃有限的几种,更不要说蘑菇这种毒物了,她亲眼看见以前有的邻居实在饿的受不了了,就吃了点树下的蘑菇,结果全家一个没剩,全都死了,从那以后,蘑菇就成了她心中毒『药』的代表了。

文章地址:/Direct5/28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