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金牌小书童

点击:
第1章 坊间有美月夜来

大唐汴京,摘星巷。

初春的暖风温柔的如同情人的手,轻抚掉寒冬的清凉。华灯初上,国泰运河中舟舫接踵,琴瑟齐鸣,两旁的街巷上更是人头攒动。

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飘荡着若干用竹藤编织的小篓,篓里燃着一方香蜡,火光点点,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摘星巷因此得名。

一年一度的“洛神节”又到了。

每逢当夜,汴京人总会齐聚摘星巷,或是用“竹笼香蜡”浮于河面,或是燃灯飘于天际,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当然,“洛神节”的意义不止于此。汴京城不知道有多少青年男女等着盼着这一天赶紧来临,只因当晚灯火阑珊,水波潺潺,俊男美女夜半桥头论风月,饶是一处谈情说爱的好去处。放眼望去,凭杆远望的人们无不打扮的花枝招展,公子尽显风流,小姐暗藏妩媚,熙攘的人群间,男男女女眉来眼去,好不风骚。

“咦,是张公子!”

不知哪家小姐盯着一个潇洒的背影喃喃自语,目露痴迷,也不知是不是幻想着日晖桥上,那张公子一袭白衣轻摇折扇,目光如炬的轻声表白:“二妞,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那场面……唔,羞死人了!

昨夜倚栏听猫叫,方知春来到。

不远处,一华服公子更是三步成诗,走到一姑娘面前,手里折扇一拍,朗声念道:“水里鸳鸯成双双,我见小姐心慌慌!”

处处春风得意,处处心猿意马,而这一切,落在唐安眼里却全然变了味道。

“果真是天雷勾地火,妓女遇到了寻欢客!”唐安轻声啐道。

一出夜识女人香的浪漫桥段,却因为唐安一人而改变了。摘星巷“四海酒楼”门前,灯火明媚,又临渡口,本是赏鉴佳人的极佳地段,而今却人迹寥寥,只有唐安手扶栏杆,一脸不屑。

不屑的不止他一人,一些自诩风流的偏偏佳公子俨然也看不惯唐安的做派:这小子模样还算俊俏,但如乱草般的头发随意用草绳打了个结,一席青衣洗的都已泛白,开线了的草鞋里的袜子还破了个洞,在这寒气尚未散尽的北方,不知到脚上要冻起多少冻疮。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身份落魄的穷酸书生。跟这样的人站在一起结伴赏美,真是有辱斯文!

不止公子们,就连那些大家闺秀旁边见惯了达官贵人的丫鬟,都是一脸的厌恶,眼角瞥到这少年一眼,都会觉得浪费了时间。

难怪小姐们不高兴,那么好的登高望远的位置,本应留给最耀眼的人物。往年站在这里的要么是城南书院的李青风公子,要么是墨玉书院的关锦岚公子,无不是风流倜傥的天之骄子,什么时候轮到这种落魄穷酸货了?

唐安却不管这些,说实话,他的心情实在是差到了极点。

本来好好地做着自己的销售经理,凭着不菲的收入、俊俏的外表和幽默的谈吐,多少女人对自己春天送秋波,冬天暖被窝。那些头发卷着大波浪的时尚女郎,又岂是眼前这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

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刚刚谈了一宗跨国大单,本以为天上掉馅饼,谁知道去机场的路上遇到车祸,等到醒来就来到了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

穿越不稀奇,可人家总会穿越到公子少爷身上,怎么自己就穿到了衰鬼头上?

眼前这副身体的主人也姓唐,叫唐振眉,也许本来家里希望他能光宗耀祖振兴门楣,但谁知道他“眉”是倒霉的霉。穿到他身上,唐安才感觉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霉。

这个家伙的父亲是个穷酸书生,读了一辈子书只混了个秀才,家里一穷二白,连一只猪半头牛都没有。但老头子认死理,就觉得惟有读书方能破万卷,逼得自己的儿子也只识知之乎者也而不食人间烟火,几度落榜才让老头子彻底死心。

好在临终前,老头子怕儿子文不成武不就最终饿死街头,颤巍巍掏出镇家之宝——半个铜钱。

唐振霉原本以为老父是糊涂了,半个铜钱,连根猪毛都买不到,又怎么会是传家宝?可当听完这铜钱的来历,唐振霉却吓得好几天没睡着觉。

原来老头子当年赴京赶考,认识另外一个落魄书生。那人险些饿死街头,少年老头子于心不忍,就将浑身仅剩的五个铜板给了那人。那人花四文钱买了两个馒头,最后一文钱分为两半,发誓说如有子必结为兄弟,有女必结为夫妻!

后来,那人成了吏部尚书,而且他确实有一个女儿,名叫蓝海棠。

未婚妻是尚书爱女,这是千年修来的福分。可是唐振霉实在是太倒霉了,不远万里远赴京城提亲,却因为常年读书体弱多病,眼见就要到京城了,却冻死在城外破庙,再一睁眼,就变成了唐安。

让唐安生气的是,就算穿越到这么个倒霉鬼身上也就罢了,可连朝代都让人觉得一头雾水。

他所在的国家叫做“大唐”,而此唐非彼唐。这里的历史要从三国说起,三国的结果和史书有悖,打了几百年合合分分,至今仍未一统。如今他所在的“大唐”,左右分别为大齐和大夏,三国互有摩擦却暗生平衡,仍呈鼎立之势。

唐安初来异乡,又身无分文,惟有按照唐振霉的老计划——到京城来找他的富贵老婆,哪怕这老婆又胖又丑。和活命相比,这点委屈算什么?

一个穷小子来到京城,际遇可想而知:人见人厌,狗见狗烦。唐安陪着笑脸一打听,却发现这位未婚妻来头非同小可:蓝海棠小姐自幼聪明过人,七岁成诗,十二谱曲,非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机智过人,人送外号“小诸葛”,连乃父有很多问题都要请教于她。

有才倒也罢了,见过她的老人家还都说此女有沉鱼落雁之貌,京城美女少有能与之比肩。

这样的评价,让一群难入深闺的骚年们心痒难耐,蠢蠢欲动,每天前来提亲的都能从南龙口排到朱雀大街。但小妮子却总是个性十足的表示:醉心书卷,无心姻缘。让一帮骚年痛心疾首,暗呼可惜。

男人的心理很奇怪,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要一探究竟。蓝海棠越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在巷间的知名度就越高,江湖上一时传言四起:

“蓝姑娘是狐精转世,专门迷惑男人心神。”

“你懂什么,蓝姑娘是九天仙女,为解民间疾苦甘下凡尘。”

“你们都不知道吧,蓝姑娘其实是个男人!”

“……”

不管怎么样,蓝姑娘的美名算是海内皆知了。正在公子们感叹欲一探芳容而无门路时,不知谁传出流言,说蓝姑娘要夜游摘星巷!

消息很快就不胫而走,一时间在街头巷尾闹得沸沸扬扬,洛神节华灯夜,倒是有一多半的风流公子是奔着“小诸葛”的名字而来的。

谁都想一睹芳容,唐安也不例外。难道自己未来老婆真的有这么好?

为怕直接造访太过唐突,或是想要先给美人留下个深刻的印象,唐安耐着性子来到了摘星巷,为了精神能显得好一些,还顺手摸了两个馒头——饿着肚子谁有力气泡妞!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最后一步:占据有利地形。四海酒楼门前的渡头,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那些表面风流倜傥实际满肚子男盗女娼的公子们的流言蜚语——关老子屁事!

至于蓝海棠……如果真如传言的那样,娶个天仙又或狐媚子一样的老婆,倒也不枉自己穿越这一遭。

“看,是蓝家的舟舫!是蓝海棠!”

远处,不知谁大喊一声,人群就如蚂蚁一般涌过去,刚刚还谈笑风生的公子们争先恐后,又亮肘子又下绊子,武功十分高强,生怕让别人抢了先。

不多时,那喊话处已是密密麻麻,栏杆似乎也挡不住这些人的热情,“扑通”的落水声不断。而落水的公子们冒出头来的第一动作都是一抹头发,怕给美人留下个不好的印象。

唐安此时竟也感到一丝紧张,不知是担心未来老婆和自己期望的相差太远,还是怕自己这落魄形象入不了人家法眼。

前面的舟坊依次而过,一艘精美娟秀的木制舟舫缓缓驶来,舟上二层宇阁,流檐隽美,显然是为女孩子量身打造的。船头的短旗迎风招展,上面一个俊逸的“蓝”,表明了坊间主人的身份。

京城奇女子、小军师蓝海棠在千呼万唤之下,终于姗姗而来。

第2章 青莲晚舟,美人悠悠

“真的是蓝姑娘!蓝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

“在下国子监陆少游,不知能否有幸登小姐莲舟一晤?”

“蓝小姐,在下到贵府提亲八次而不得一见,不知小姐可否记得烟波湖畔牛富贵?”

舟坊缓缓驶来,一度让争相一睹芳容的公子们陷入疯狂,自报家门声此起彼伏,都想在这传闻中仙子般的人物面前混个脸熟。

和公子们的热情相比,精心装扮的小姐们被抢了风头,脸色自然不太好看,有些还能勉强挤出个笑脸,更多的则把不快直接写在脸上。

“什么‘小诸葛’,不过是个故弄玄虚的狐媚子而已。”

“就是,也就这些男人没出息,放着大把好姑娘不管不顾,非要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不管外面如何喧嚣,那舟坊却仿佛超然世外,只是静游于运河之上。

二层宇阁中央有一处窗口,透过烛光依稀可见一个美到了极点的侧脸轮廓,只看那挺立的琼鼻与刀削般的下巴,这些赏美无数的公子已然断定,凭窗而坐的定然是个绝代佳人。只是隔着红色的纱幔,看不清楚幔后的那张俏脸。不过纱幔垂到一半,还是露出了佳人的一抹朱唇。

仅是一抹朱唇,已然让公子们色授魂与。

唐安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暗道这女人深谙人心,轻轻松松就把这么多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若即若离,吊足了男人胃口。

只是……这怎么更像是欢场的头牌小姐?

也怪这些公子太不成器,一窝蜂的吆三喝四,宛如菜市场一般,莫说那蓝小姐,就算站在他们身边都听不清楚说了些什么,要如何能让美人铭记于心?

鄙视归鄙视,但人群的喧嚣却着实让唐安也犯了难。来摘星巷之前,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热闹,这些二愣子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他又如何能在这些人中崭露头角呢?

正想着,忽见旁边走来一人。唐安抬头一看,只见来人脸如冠玉,说不出的俊美,一身锦色长袍剪裁得当,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穿在他身上尤显气质。他步子不快,腰杆笔直,予人极有自信的感觉。

文章地址:/Direct6/27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