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霸行三国

点击:
第一卷 少年成长

第1章 前世今生

“又下雪了啊,续儿,这两个月你父亲就要回来了,”一个少妇坐在门前缝着衣服说到:“他见了你肯定会很高兴的,来,续儿,试试这件衣服合不合身。”

说完就朝坐在窗户旁边的一个小男孩走去,小男孩很配合的试着衣服,但是没有说话,他只是一直看着天空中的雪花。“快三年了,来到这里真的快三年了”这是小男孩心里冒出来的一句话。

他或者说他的灵魂本属于二十一世纪的一个中国特种兵王朔,前世的他从小是个孤儿,长大后就当了兵,经过种种磨难和挑战成为了解放军中的精英,作为特种兵他一直执行着最危险的任务,也正是在一次次的生死挑战中,他练出了一身普通军人难以企及的本领,成了特种部队最年轻的教官。

他本以为会孤单度过一生,却不想在一次国内特种兵演习中遇见了她,命运从此发生了转折。他们在演戏的战场上从对手变为战友,最后成了恋人。说好三十岁前一起退役,去过平凡人的生活。却不想那天正在训练的时候接到她的电话,说要去云南执行个任务,逮捕几个毒枭,很快就会回来。

王朔当时还笑着说:“一个月不回来,我就去云南找你。”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啊”,她只在王朔面前才会开玩笑“一个月后我要是没有回来你一定要找到我啊,你要是不来我就死给你看,呵呵,记得哦”。本以为只是短暂的分开,却不想成了永久的离别。

一个月后接到上头通知,一个月前去云南执行任务的小分队全军覆没。包括王朔的女朋友,很不幸,目前还没有找到尸体。

当王朔跟队友赶到云南的时候什么也找不到,后来得知先前的小分队被对方围攻,很多同志被炸得尸骨无存,王朔的女朋友也是这样牺牲的。从云南回来后王朔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看着天空发呆。

“就这么走了?”王朔脑中一直想着这个问题。两个月后有队友从内部得知毒枭在东南亚的消息,王朔知道后没有向上级申请就走了,一走就是五年,五年的时间他跑遍了大半个地球,追杀这一个又一个仇人,国内警方找不到王朔,几次出动特种部队要把他带回来,总是被他一次次躲过去。

终于在美国南部的一个小镇上,他找到了最后一个毒枭,当毒枭再次看到王朔那毫无表情的脸时他绝望了,五年啊,跑遍了大半个地球都甩不掉,花了多少钱,请了多少保镖和杀手都还是没有用,最后还是被他给追上了。王朔没有多余的动作,只说了一句:“你不该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然后就把这毒枭分尸了,这是王朔这五年的杀人习惯。不让对方在痛苦和惊恐中死去他是不会罢手。大仇得报,人生也就再无意义,这五年已经成了国内通缉犯,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对这世界也没有值得留恋的理由。他最后回到女朋友墓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当枪响的那一刻他本以为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在混沌中听到一句“夫人生了个男孩。”

“这是自己重生了吗?没想到真会有这种事情,可就算活着又怎么样,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再有她的影子了。”

当丫鬟把他放在一个躺在床上的女人身边的时候,这是襁褓中的婴儿唯一的想法。“老爷出门求学前已经为这孩子取好了名字,他就叫续儿,公孙家有后了,可惜老爷现在不在这。”

躺在床上的女人就是他这辈子的母亲了,他也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叫作公孙续。不过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没有值得关心的事情,更何况公孙续现在还是个小婴儿。经历了那么多次的生生死死后现在的公孙续对人生已经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如果可以,或许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也是对上辈子的补偿吧。

男人的爱就是一生,一生就只会有一次,当她永远离去的时候,爱就不再存在了。纵使生命可以重来,心却早就枯萎。

第2章 偏房贵族

试过衣服后公孙续对母亲笑了一下。由于上辈子是孤儿的缘故,当自己突然有个母亲时公孙续一开始还是很不习惯的,一颗心孤单的太久,受过的伤太多了,想暖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

“续儿,最近又长了不少啊,很像你爹,三年多了,你爹终于也快学业有成了。以后我们也就不必受人欺辱了。唉,你还小,不懂也好,大人的事情大人解决。”

听着母亲说完这些,公孙续想到了自己这个家,三年来虽然没有怎么出去,不知道外面的消息,但家里的仆人就三个,是一对老夫妻和一个丫鬟,丫鬟是跟母亲陪嫁过来的,老夫妻不能干多少活,也算是自己家母亲心肠好,要是别的富贵人家多半不需要这种老仆的。

听母亲说这事父亲可以交代的,这对老俩口是看着父亲长大的,滴水之恩则涌泉相报,这是公孙续对这个还没有见过面的父亲唯一的印象。

“夫人,他们又来了。”丫鬟突然跑进来说到,不一会,门口就响起了一阵嗓门:“我说,这陈年旧帐也该了解了吧。”话音刚落下门口就出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后面一个跟班。胖子走进门又说道:“夫人,我这也是今年第三次来了,你看是不是该把欠的钱给还清啊。”这胖子长的肥头大耳,脸上也堆满笑容。

“秦管家,你能再等两个月不,我家老爷就快回家了,等他一回来肯定就还你。”

“唉,夫人啊,也不是我不通人情,只是你也知道,我也就是个打下手的,我上边催的紧,要是老收不上帐我也不好交代啊,再说了,你公孙家也是世家贵族,总不会连这点小钱都没有,要我说啊,您家里随便拿出点东西都是我们这些人这辈子没有见过的,夫人啊,您就不要为难小的了啊。”

“我知道的,秦管家,你放心,两个月后一定还,我公孙家的人说话算话。”

“那好吧,我再跟上面求求情,夫人,可不能再拖了啊。”说完,胖子就走了。

“唉,好歹也是堂堂公孙家,想不到有的大富大贵,有的却清贫孤寒啊。”公孙续知道自己的母亲在为什么叹气,公孙家在本地也是名门望族,只是,世家大族里勾心斗角太多,父亲远行后母亲一个人很难支撑一个家,还好外公和几个叔叔会经常支援点,但是总是有限啊,外公在外地做官。又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几个叔叔在当兵,家里也还要养活,都不容易啊。母亲把一切都寄托在父亲身上,古时候的女人,精神上总是会依靠男人的。

“夫人,要不我去老爷家借点吧,老爷那么喜欢你,肯定不愿意你过苦日子啊。”丫鬟在旁边说道,她说的老爷当然是指自己的外公了,说来也奇怪,自己的外公是当官的,自己又是名门望族,可这日子竟然不怎么富裕,这也算自己这辈子的悲哀吧。

“环儿,不准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爹当官也不容易,说起来虽然是一郡太守,但家里什么时候富裕过啊,辽东自古就是苦寒之地,多少百姓都吃不饱饭,爹爹自当太守以来一直是尽职尽责,虽说他治下的百姓生活好些,但还是有很多穷苦人家生活艰难,爹爹也是散尽家财,家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啊,我要是再去给他添麻烦岂不是不孝,而且这单小事我们都能解决,再说夫君就快回来了,夫君会有办法的。”环儿听了点点头,夫人都这样说了,做丫头的当然就只有听从的份了。

公孙续这几年虽然没有跟别人交流过但还是了解到不少情况,从母亲与别人的对话中他知道自己的外公是太守,应该是个不小的官吧,只是见的面很少,而且这个外公当官也是尽职尽责,能力虽不出众,但也是个造福一方的好官。自己的父亲这三年一直外出求学,没有回过家,古时候的人应该都是这样吧,为了专心求学肯定是要抛弃儿女私情的,或许这是古时候有志气的人的一种表现吧,就像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不做出一些成就,不能光宗耀祖谁愿归乡呢?不过公孙续自己现在还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样的一个朝代,又不能当面问,虽然两三岁就能口齿流利的说话的小孩不少,但是一上来就问些大人才讨论的话题的话拿这个小孩也太妖孽了吧,公孙续只想过过平凡人的生活。

不过听自己母亲的意思。自己这个公孙家应该是名门望族才对。什么朝代的公孙家是名门望族呢,公孙续想不起来,自己当初学的历史虽不少,但还不至于研究历史上的世家大族,再说了,历史上多少世家大族,谁知道这个公孙家是哪的。先不管那么多。等自己那老爹回来就知道了吧,看看自己这老爹会是什么样的人。世家大族的子弟怎么混到这个地步的,要知道古时候的世家之所以称之为世家就是因为家族有自己的家学体系,自己家的子弟一般是不会让别人来教吧。这要是说出去这个家族的族长会很没有面子的。

想着想着,公孙续发现有人在摸自己的头,抬头一看是自己的母亲。正饱含笑意的看着自己,说实话,虽然感到不自在,但这种母爱的感觉让公孙续感到很温暖,也让自己格外珍惜,“或许,这也就是我这辈子要守护的人吧。”公孙续心里这样想到,“不管怎么样,我身上流有她的血,血浓于水,这是母亲啊,上辈子没有机会享受过,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珍惜。”

“续儿,你长的跟你父亲很像啊,身子骨长的也快,上个月的衣服现在就不合身了,要是你爹再不回来家里的日子会更难过啊。续儿快快长大,像你父亲一样成为个了不得的好汉,虽然你父亲现在名声不显,但娘相信他会是个英雄的,你外公当初也是很看好他才把娘许给你爹的。”每当下人都干活去的时候,公孙续的母亲都会这样说着,也许是对公孙续说,也许是在自言自语,时不时脸上还会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续儿,你也快四个月没有吃肉了吧,娘今天去给你买点肉,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啊,这样才能像你爹。”说完,公孙续的母亲就把公孙续交给老仆照看。自己和丫鬟出去了,一个时辰后,公孙续听到了丫鬟的声音:“夫人,干嘛要忍气吞声,一个当下人的都欺负到您头上了啊,这算什么,我们平时又不招谁惹谁的,凭什么他们老欺负我们。夫人,你不能再这么软弱了。”

“算了,环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被说几句而已,夫君就快回来,就不要给他找事了。”

公孙续虽然不知道情况,但猜到多半是自己的母亲在外面受欺负了,一个女人操持家业总免不了会被别人说三道四,但公孙续自己知道,这主要还是跟自己家这贵族的名头有关,有贵族的名头却没有贵族的家业,总有些人会故意欺负上来。要是在上辈子,公孙续肯定会好好修理一顿这些没事找事的人,但现在就算了吧。公孙续想了想,然后就向母亲伸手,这也算是自己能给母亲带来的唯一的安慰吧。

文章地址:/Direct6/28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