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借天改明

点击:
第1章 相遇

六月的北京城,傍晚时分,气温还是很高,御花园的树叶都是蔫的。没有一丝风,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干热。

虽然是坐在御花园池子边的凉亭上,四周放着冰块,还有宫女打着扇,但崇祯皇帝还是觉得透不过气来。干脆站了起来,在亭里来回走动。没过一会,又开始站着发呆,眼睛无神地看着池子里的水。

旁边伺候着的太监王承恩稍微抬头看了下崇祯,敏锐地发现皇帝的眼神里透着一丝忧虑。其实,他非常清楚,崇祯从还是信王之时,眼神中就经常有忧虑。

以前是担心,忧虑自己的性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罪魏忠贤,什么时候大祸临头;现在的担心,是忧虑祖宗基业,现在的国事,没有不让人烦恼的地方;今天,一向勤政的崇祯都听从了自己的建议,直接从文华殿来御花园散心。看来,真的是压力太大了。

崇祯皇帝忽然停住了走动,转身对王承恩说:“大伴,你说陕西会下雨么?”

“皇上,物极必反,干旱了这么久。现在说不定炎热天气集中到了京城,陕西那边已在下雨了。”王承恩还能怎么说,只好安慰下了。

崇祯皇帝转头看看西边那火红的太阳,都要落山了还喷着火,不由得叹了口气。他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只是说出来,舒缓下压力而已。真希望上天能创造奇迹,帮朕缓口气。崇祯这样想着。

突然,崇祯皇帝看到水池上空一丈多高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对,没错,凭空出现了一个人。然后听见一声惨叫:“啊”,紧接着,“扑通”一声掉到了池子里面。

皇帝,太监,宫女,侍卫全都惊呆了,下巴掉了一地。那人手里原本拿着的东西,掉下的时候松手了,飘啊飘,飘到了凉亭台阶下的地上。

王承恩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立马窜到了崇祯皇帝面前,张开双臂护住皇帝,同时喊:“保护陛下!”

侍卫宫女也反应了过来,马上跑到皇帝面前,围了个圈。大家都不傻,抓刺客显然没有保护皇帝重要。不但少了危险,还多了表现机会;

钟进卫刚买了房子,虽然是二手房,但总算是不用再担心房价的上涨了。今天路过镇上,看到路边摊上有画,就挑了一幅中国地图,一幅世界地图,就是中国国土资源教育系列用图,老板说是2013款的,准备贴书房的墙上。

结果走路被后面的汽车一吓,往旁边一闪,就觉得脚底空了。然后“扑通”一下掉水里了。脑子中马上反应过来:“我不会游泳啊!”于是,使劲的挣扎,在喊“救命”的时候顺便喝了几口水。

忽然,钟进卫觉得脚踩到了水底,于是站了起来。原来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刚好到脖子那。

钟进卫抹了下脸上的水,开始打量四周:“见鬼了,路边哪有水池子的啊?那边围着一群人,像看傻子一样看自己。等等,怎么穿啥衣服啊,拍戏?没有摄像机啊!”

先不管了,上岸再说。这个时候,钟进卫的方向选择,跟任何人选择一样,都是选择有人的方向。

崇祯在自己家花园散心,身边只有前后左右四个侍卫,这时全围在崇祯皇帝身边。事发紧急,崇祯被围得透不了气,于是说:“散开,朕要看看是何情况?”

王承恩赶紧指挥两个侍卫护在崇祯皇帝前面,对另外两名侍卫道:“快去拿下刺客!”

钟进卫一边走过去,一边对拿着刀过来的两个人说道:“你们拍戏那么投入么,看到有人落水了也不来搭救一下,我又不是大妈大爷的,能赖上你们,世风日下啊!”

两名侍卫这个时候已经走到池子边上了,刚想凶人,结果被这么一说,两人无语。互相看了看,然后又转头向后用眼神请示王承恩。

王承恩没听到钟进卫的说话,看两名侍卫转头看他,就拿眼瞪了下:“还不赶紧拿下?”

这个时候,钟进卫已经走到池子边上,搭上岸边,爬了上来。刚起来,就被其中一个侍卫,冲肚子上一拳,趁钟进卫受疼弯腰之际,另外一名侍卫上前反剪了钟进卫的双手,并把钢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王承恩看两名侍卫毫不费力的抓住了刺客,就转头看向崇祯皇帝:“陛下,抓到刺客了。”崇祯皇帝心里道:这不废话,朕都看到了。不过心里想归想,没理王承恩,直接对两名侍卫说道:“带过来。”

两名侍卫手上一用劲,押着钟进卫走向崇祯皇帝。

“轻点,轻点。我靠,你们干嘛,绑票啊!”钟进卫感觉双臂一疼,头不由自主的低下,忙喊道。

钟进卫的眼神刚看到凉亭台阶的时候,腿肚子就被踹了一脚,不由的跪了下来。

“你们干嘛,真抢劫啊!疼,疼!”拿刀架在钟进卫脖子上的侍卫手腕微一用力,压了下钟进卫,然后喝道:“噤声,不得喧哗!”

钟进卫感觉到那把刀是真刀,不是道具,吓的不敢再喊了,只好闭了嘴。他不由想到:“不会是哪个电视台学国外的整人把戏吧?要真是这样,回头非要他们赔偿不可。”

这时,头上响起了一个年轻的声音,带点威严,带点自信,这个很炫,但钟进卫就感觉到了“你是何人,为何突然出现?”

钟进卫想抬头看看说话的人,但两只手被反剪得厉害,抬不头起来。只好低着头说话:“赶紧放了我,要不回头告你们抢劫。”

“大胆,不得无礼。此乃皇上。”王承恩在一边喝斥。

“还演啊,我要发飙了!再继续整我,多少钱赔都不行,非告你们不可。”钟进卫怒了。

王承恩看这人一派胡言,就对其中一个侍卫说:“掌嘴。”

因为要掌嘴,就把钟进卫反剪的手松了松,让他把头抬了起来。然后挥起了手,准备开打。

钟进卫一看对方真要打耳光,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说:“等等,等等,别打,别打。”

一起都透着诡异,侍卫也把握不住,就转头看王承恩。

这个时候,崇祯皇帝又说话了:“朕再问你一次,你是何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御花园?”

钟进卫的视线越过面前准备掌嘴侍卫的肩膀,看到后面亭子上站着的一个年轻人,穿着龙袍,没错,是龙袍。这个,大家都知道,龙袍是啥样的,就是黄色的呗,有龙的,都“陛下,陛下”的叫,应该没错。

大约二十四、五的样子,脸色有点憔悴,锁着眉毛,看着自己。

“我叫钟进卫,深圳市的,咋来这里,我也不知道啊,还没闹明白就被整成这样了。”趁着能抬头,钟进卫赶紧环顾了下四周,想看看导演,摄像机的藏啥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崇祯皇帝有点疑问,转头看向王承恩。王承恩知道是啥意思,赶紧回道:“陛下恕罪,奴婢也不知道深圳市是何地。”其他侍卫和宫女也都摇头表示不知。

钟进卫看看这几个呆子,深圳市都不知道,从山沟里出来的么:“就是广东省的,经济特区啊,这都不知道?放开我,好好说话。”

崇祯皇帝看着这个人也是一脸的疑惑,也不像怀有恶意的样子。为了弄清来人,就示意侍卫放手。

王承恩在一边对侍卫补充道:“搜身。”一个侍卫还抓着钟进卫的双手,另外一个侍卫插刀入鞘,然后开始搜身。

奇怪,口袋在哪里?上衣明显啥都没有,因为钟进卫就穿了个短袖,没口袋的那种。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钱包,一把钥匙和一个手机。很奇怪的东西!不过也轮不到他奇怪,他忙把搜出来的东西都给了王承恩。

崇祯皇帝转身坐回到了凉亭中间的石凳上,王承恩配合的把东西放到了崇祯皇帝面前的石桌上,顺便挪开了一盘点心。

崇祯皇帝看着眼前的东西,钥匙能看得出来,大概是什么。钱包没打开,先拿起了手机,左右翻了下,看不明白。

手机因为落水已黑屏,崇祯皇帝看到手机正面的屏幕上印出了自己的影像。哦,原来是个镜子,一个奇怪的镜子。

放下手机,再翻起了钱包。好吧,很可怜,刚买了房,手头没钱,钱包里面只有一点点散钱,还是旧的。还有一张卡片(是银行卡),上面都有写字,不过,这些字好像都是缺胳膊少腿的,看不大明白。

这个时候,钟进卫说话了:“跟你们说了我没钱,绑票,打劫都找错人了,做节目吓我就赶紧把我放了,我也不追究了。”

“大胆,不得无礼。”王承恩看这个稀奇古怪的人又开始口没遮拦,不得不再出口训道。

崇祯皇帝听到钟进卫的说话,拿着纸币问道:“此乃钱?”

“……”钟进卫无语中。

“陛下,奴才看着不像银票,也没听说过广东那边有出这种银票。而且,广东也没有深圳市。”王承恩向崇祯皇帝躬身发表自己的看法,然后转向钟进卫喝道:“满口胡言,从实招来,否则有你好瞧的。”

这个时候,钟进卫真感觉到不对了:拍戏肯定不是,这里地形空旷,根本没看到摄像机,打劫也不是穿成这样打劫的。

而且自己来的诡异,他们的说话,神态都不似作伪,脖子上还架着的钢刀也挺重的,能感觉到锋利。于是,他问道:“请问,你们是……?”

话还没说完,又顿住了,不知道该怎么问。对了,说话能听懂,应该还是国内:“这里是哪里,现在是啥年代?”

王承恩一看钟进卫不但不回答,还反问起来了,正要喝斥,崇祯皇帝一摆手,阻止了王承恩。

他很好奇这个人的来历,从空中突然出现,身上又带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有一身古里古怪的衣服,头发还很短。崇祯皇帝说道:“此乃朕的御花园,眼下为崇祯二年六月初。”

钟进卫一听,整个人呆住了:啥,崇祯二年?明朝?穿越了?乱世?

等一下,说不定此明朝非彼明朝,此崇祯非彼崇祯。他赶紧问道:“那崇祯之前是不是天启,万历?明朝之前是不是元,宋啥的?现在满清是不是在东北造反?”

“是的,不过你说的满清是何物?(注1)东北是有女真鞑子造反。”崇祯表现出了很好的耐心。

其实,崇祯的耐心一直很好,比如说,能容忍魏忠贤嚣张跋扈,直到有把握动手的一天。要知道,那个时候他还没满二十岁,就有如此耐心。

注1:周总理1956年命令国家所有机构禁止使用民族歧视一词“满清”!周总理说“满清”是民国借口迫害满族的词汇。

文章地址:/Direct6/28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