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秦之帝国再起

点击:
第0001章 疑是山贼

若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环境,所有熟悉的事物离你远去,周遭全是一些看不懂无法理解的东西,那样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呢?

很难说……

吕哲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样的情景,从那个围矮的小圆洞穿射进来的光线并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映入他眼中的是昏蒙蒙的光线,四周是一种泥土混着稻草一类的夯土泥墙,墙壁上木头倒钩挂着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东西。

由于光线实在太暗,依稀只看到墙角摆着一些什么,他能大概分清是坛坛罐罐的东西,只是那些罐子的造型并不在认知之列。

茫然和恐慌几乎是吕哲刚刚醒来时的心情,他努力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似乎是越想越茫然。只记得当时扛着购买来的东西将要步出商场大门,一声巨响突兀袭来,昏过去前眼中一片红色,再次醒来已经是身处陌生环境了。

起初,他以为自己被绑架了,转念一想又有些暗自好笑。他虽然家中有些小钱,可是也没到被绑架的地步。不过,不是绑架是什么呢?难道是被人敲闷棍,然后被丢到某个地方的猪槽?

空气中有着说不太清楚的味道,似乎是什么东西发酵,让房间里的空气有些难闻。

其实,正是因为空气的味道让他以为自己身处猪槽……

曾经试过从杂草堆爬起来认清周遭的环境,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浑身就是使不上来劲,由于光线越来越来暗淡和四周实在是安静得吓人,他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恐慌。

原先因为害怕出声会引来某个藏起来的歹人胖揍,他想等有一些体力偷偷观察环境有机会就逃跑,可是身体压根就没有恢复体力的迹象。因为饿的关系,他的身体反而变得越加虚弱,更因心情紧张精神慢慢变得昏昏沉沉,之前所强自假装的镇定彻底被击得粉碎,开始试图求救。

求救声不大,那更像是一种虚弱的呻吟,可是无论怎么样始终都没有人出现。

当房间完全变得黑暗,那种恐慌的心情更甚,身体完全没有力气,嘴巴无法大喊,这种状态可以将人折磨得精神崩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吕哲怀疑下一秒自己会崩溃时,一丝轻微的声响传来。

他先是怀疑,确定没有听错,听到脚步声从远到近,心情先是莫名的狂喜,尔后惊惧。大喜大惊之下竟是一口气没吐出去,就那么闷在胸口,忍不住直翻白眼,差点把自己闷死。

怪异地,哪怕觉得自己快死了,吕哲的脑子竟是还能够思考。

“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到底是谁这样对我?”

种种奇怪的想法像是海浪般在脑袋里翻滚,他很奇怪自己到现在竟然还能想这些,而不是因为太过紧张晕过去。

终于……刹那间的“咿呀”声,似乎是某个房门被推开。不过,来人并没有直接出现,外面不断响起什么东西互碰或者被挪动的响声。

吕哲身心都紧张不已,脑袋里又开始胡思乱想,等待回过神来,黑暗中一道身影直挺挺的站着,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直至发现有人,吕哲醒神过来根本不记得刚才在想些什么东西,只知道惊惧的看着站在黑暗中的人。

来人嘴巴里似乎在嘀咕什么话语,不过吕哲太过紧张竟是一句都听不清楚,看到那道影子蹲下心中忍不住一颤,可谓是担惊受怕之极。

那人伸手推了推吕哲,由于害怕他根本不敢出声,哪怕是动一下都不敢。

又是一串音节,这次吕哲听清楚音节了,不过依然没有听懂再说什么。那很像是某个地方的方言,有些发音知道意思,但是一整串下来,剩下的只是茫然。

“咔吧”一声,房间刹那间闪过一道光亮,可是很快又消失了。

借着那一瞬间的光亮,吕哲似乎看到一张粗犷到满脸几乎皆是胡须的脸庞一闪而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的关系,他竟是把看到的脸庞和电影(电视剧)里面的山贼形象重合在一起。这样一想,估计是觉得搞笑吧,心里的紧张不由自主的消失了一些,安静的等待接下来的发展。

那人又说了一串什么话,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磨蹭吕哲曝露皮肤的手臂,那种粗糙的感觉分明是一种石头。

持续不断的“咔吧”响声,房间闪过一道道光亮。

这次,吕哲看到那人瞪大眼睛盯着自己,那人好像是错愕还是有些生气,一边玩着手里面能发出“咔吧”响声的石头,一边大吼大叫,还很不爽的伸脚踢了一下。

“呃……”被踢一脚的吕哲总算痛哼出声,不由自主心情又开始变得紧张了,他很担心这人是个疯子,要不谁会在普通话普及的年代对陌生人说一些别人根本听不懂的方言,又是大吼大叫又是拿着石头“咔吧——咔吧——”敲着玩?

过了一会,这人总算不再“咔吧”着石头玩了,不过房间也完全暗了下来,他语气又是气愤又是无奈说了一句什么,最终好像挺尸一样随意躺在旁边的草堆,不一会竟然打起了呼噜!

发觉那人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吕哲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他完全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不点灯只会“咔吧”石头玩,期间还伸脚踢了几下,踹到的地方有些麻,这算什么?

除了挨了一下踢,似乎没有要发生什么命案的意思,吕哲的胆气恢复了一些。

“咔吧,咔吧的!老兄,你到底要拿我怎么样啊?”

“……呼噜、噜。”

“不是吧?要赎金,您也要说个数儿。”

“呼噜……嘘……呼。”

虚弱的说话声,打呼噜的声音交映成辉,演绎着怪诞的闹剧。

时间还在继续流逝,尝试无果的吕哲也不说话了,他以前极其讨厌有人睡觉打呼噜,而现在却是觉得这声音挺可爱。有人相伴,哪怕不知道意图,总比刚才即黑暗又安静好。那人除了凶一些似乎也没什么恶意,他心情一放松竟也睡着了。

隔天?似乎是隔天吧?反正吕哲一觉醒来房间又有了光线,他再次发现房间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其它人,尝试抬头竟然成功了!那时候,巨大的幸福感涌现心头,能动代表不是半身不遂,只是……

“唔?!”

原本的穿在身上的阿迪达斯T恤没有了,苹果的牛仔裤不翼而飞,脚上的李宁运动鞋也没有幸免,只有那条红色的裤衩子颜色依然鲜艳。

全身被扒得只剩下内裤的吕哲脑袋一阵短路,这么一身百五十斤的肉曝露空气中,那洁白的皮肤,不健壮的一米八五身躯,一个零件都没有少的躺在草堆中。

就在吕哲试图伸手检查菊花有没有被摧残过时,那位形象特像山贼的大叔出现了。

山贼大叔的出现充满了神秘感!并不是说他的出场有多么震撼,而是那身打扮实在太奇怪了。

在吕哲眼中,这位大叔根本不是酷似山贼,而是压根就与“传说中”的山贼几乎一模一样!

脑袋用布条盘着长发,密密麻麻的绕腮胡,差不多的一字眉,浓眉大眼就是用来形容这样的脸庞;上身套着一件莫名款式的粗麻短袖上衣,露出毛浓浓的手臂与胸膛。当然,透过那些毛发可以看得出来肌肉很发达;下身穿着同样是麻布质量直到膝盖下面一点点的短衩裤,脚毛一如既往的浓浓密密;脚上的物件有些稀奇,分明是一双所谓的韧履,也就是草鞋!最为特色的是……脚趾头上竟然也有毛!

第0002章 似乎不妙

不知道几月的天气,闷热的气浪一股一股吹来,穿着粗麻衣背靠茅屋看着前方有些发黄杂草的吕哲显得有些发愣。

从那次醒来已经是一个月的朝起日落,面对只会说某种方言的大叔,语言不通之下吕哲无法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甚至根本不知道这里还算不算中国。

这里看不到高楼大厦,连小村庄通常像极蜘蛛网似得的电线也没有看到哪怕那么一丝丝。没有现代气息的环境,除了天空清澈空气新鲜之外,对于吕哲来说犹如从文明来到蛮荒,一切显得是那么的不习惯,还有强烈的格格不入感。

既来之则安之?吕哲没有没心没肺到这个地步,作为一个就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现代人”,他不喜欢那些吃起来难以下咽的食物,更加不习惯喝没有经过煮沸的水,最为讨厌是用杂草随意堆起来的“床”!但是这些又能怎么样呢?他不是没有试图离开,可是连续朝一个方向走了三天,在被大叔揪回来之前,别说四轮的车,两轮的都没见过一辆,最为怪异的是连人都没见到几个,而且还都是说方言的!

吕哲从那之后开始锲而不舍的逃跑,没有一次意外的,几天之后绝对会被大叔揪了回来,庆幸的是没有被揍。

穿越?吕哲压根就没有往这个方向想,他深度怀疑自己是被人敲了闷棍,然后被卖到某个旮旯深山当了儿子。唔?是的!就是那种随着别人姓,只为传宗接代的香火工具。

女人?好吧!到目前为止只出现一位过来不知道要干什么的老婆婆,年轻的女人还没。但是!吕哲深信某一天大叔会带一个女人过来,那天就是种马生活的开端……

“咥饭!”

似乎是这两个发音吧?吕哲目前为止也就听懂这个音节的意思,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嘛。他转头瞅去时,大叔就像往常那般,站在一张石桌前面,两双手各自端着一个黑乎乎的罐子,示意快点过去。

石桌真的就是大大小小不同的石头堆成的,形成一个椭圆形的竖立堆砌形状。桌面并不平整,罐子摆在相对细碎的石子上稍微有些倾斜,它的造型很简单,圆乎乎且不深,里面装着一些清水拌菽,一点油花都瞧不见。

菽其实就是豆子的一种,这玩意吃起来只为了饱,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味道。

吕哲一直在纳闷一点,这里的人吃这种叫不上来名字的食物也就算了,没有油腥无所谓,但是吃着几乎没什么咸味,不过忍一忍就过去了。可是!为什么就没有筷子,而是用某种稍微改造后像是勺子的植物根部扒呢?

大叔大眼一瞪,捧着罐子“吧唧”地扒豆子往大嘴送,这几乎就是每次吃饭的重复画面。瞧那挤成一团的眉毛,那模样有着一种莫名的狰狞。吃饭都能吃成这样,不得不说……说他像山贼是有根据且形象的。

以往吃饭时,大叔总是蹲着只顾扒豆子,然而今天却是有些不同。他扒了几口总会停下来看看吕哲,那表情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似乎是惭愧或者是无奈。

文章地址:/Direct6/28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