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隋末之乱臣贼子

点击:
横空出世的英雄,光荣而辉煌的帝国。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甚至无边无际的英雄气概一直蔓延到遥远的未来。生活在天朝下的李信来到了这个光辉岁月的时代,金戈铁马的岁月之中,杨广、李世民、窦建德等等英雄在纷纷倒在他的手中。杜如晦、李靖、房玄龄、长孙无忌等名臣武将纷纷被收入囊中。
他是乱臣,身为隋臣,却是在挖着隋朝的墙角,他是贼子,身为李渊之婿,却抢夺了李渊的江山社稷。
李信之雄,际天所覆,悉臣而属之;薄海内外,无不州县。

第0001章 隋末,你好

寿阳县,位于并州中部,在这里,最有权势的不是寿阳县令,而是豪门大族柳氏和李氏。柳氏乃是本地豪强,而李氏却不是本土出身,是赵郡李氏的旁支,虽然是旁支,但是毕竟是位列五姓七望之列,在天下还是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在寿县,这个不大的小县城,就是地头蛇的柳氏也不敢轻易得罪李氏。

李氏的大宅位于城南,方圆数百步都是李家的宅院,这些都是李氏权势和声望的象征。大院之中,亭台楼阁、池塘小桥一一陈列,假山、树木一一点缀其间,使得这个大宅院中居然有着南方山水一样的秀气。

然而,就在这个大宅院的西北角,却e是一个较为破旧的院落,不时的可以闻到一股中草药的味道,还有一阵阵叹息声。这样的院落看上去与眼前的李氏豪宅根本不相配,好像是一个下人居住的地方。

在院落的角落处,一个中年女子正在盯着眼前的炉火,炉火之上还有一个药罐,中年女子身着青衣,虽然看上去很破旧,但是浆洗的很干净。脸上虽然已经有了岁月风霜之色,可是也能看的出来,昔日的风采。中年女子不时望着不远处的厢房,目光中浓浓的悲苦和担忧之色。

而厢房床榻之上,一个年轻男子面色苍白躺在床榻之上,若不是胸口还有一丝微弱的起伏,还以为男子早就没有声息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年轻男子缓缓的睁开双眼,艰难的移动脑袋,看了周围一眼,双目中渐渐的露出惊恐之色。

“这,这是哪里!啊!”年轻男子忽然感觉到自己脑袋一阵疼痛,无数信息瞬间传入脑海深处,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再次昏厥了过去,隐隐之中,耳边传来一阵惊叫。

“我说高氏,你也不要耗费钱财了,三郎死了也就死了,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解脱。何必在这里浪费钱财呢?”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年轻人眉头轻轻的动了动,潜意识中,他对这个声音充斥着厌恶,还有一丝恐惧。

“大夫人,不管怎么说,三郎有是老爷的血脉。是我高明月的儿子,就算是一个傻子,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高明月不偷不抢,养育我的儿子,只要他在一天,我就养他一天,也没有用老爷半个银钱。大夫人若是没事,还是请回吧!”一个温和的声音不亢不卑,却是透着一丝坚毅。

“你这个贱婢,居然跟我母亲如此说话,哼,左右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也敢妄称是我李氏血脉?”一个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哼!大夫人,你难道不知道我儿子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傻子吗?”温和的声音陡然变高了起来,显然年轻人变成傻子背后还有隐秘。

“你。你放肆!”大夫人声音尖利,有种阴谋爆发后的惶恐。

“咳咳!”厢房内,一阵急剧的咳嗽声传来。客厅内声音陡然平静下来。很快就引起了一阵慌乱来。

“信儿,信儿。”女子脸上的不亢不卑消失的无影无踪,代替的是慌张,是惊喜。

“母亲。”李信望着眼前的女子,风霜也阻挡不了昔日的容貌,这就是他这个世界的母亲。想他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体育老师,受到网上女教师的影响,很痛快的在自己的辞职信上写着“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话。潇洒的踏上了驴友的路程,只是没有想到,在世界第一高峰攀高的时候,恰逢尼泊尔大地震,掉入雪洞之中,等到自己醒来的时候,来到了古代的隋朝。

这是一个即将混乱的年代,隋炀帝已经开始了第一次征讨高句丽的战斗,已经闹得天下民怨沸腾;这个时候李渊或许已经磨刀霍霍,李密等人已经初出茅庐,各地的反王也都出现。而自己出身在寿阳这个小城市之中。李氏虽然有着赵郡李旁支的名头,可是对于李信,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他只是一个庶子。是李氏之主李雄在一次酒后的产物。

不过,让李信很高兴的是,自己有一个好母亲,在李府,母亲高明月并没有因为生下李信而得宠,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李雄正室柳氏嚣张跋扈,根本就想让李雄接近其他的女子,更是不想有所谓的庶子出现。所以才会对李信的出现心生厌恶,暗中对高氏下药,没想到李信命硬,还是硬生生的出现在这个世上,只是药物到底有影响,一生下来就是傻子。这让李雄更加的厌恶李信母子两人。

这些年,李信之所以能活下来,都是靠着高氏一手漂亮的女红才能将他养大成人,只是前不久李信被人暗算,木棒砸了脑袋,一直昏迷到现在,高氏痛不欲生,虽然李家连棺材都准备好了,高氏仍然坚持医治,没想到还真的让李信活了过来。

“真是命大,居然又活过来了。”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却见一个中年美妇领着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美妇面色红润,肌肤皙白,只是生着一双细薄,凤目中闪烁着寒芒。在她身后,一个面色英俊的年轻人正用阴冷的眼神望着自己。他正是这具身体名义上的兄弟李雄之子李沛然。

李信还从目光中看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心中一动,弄不好这具身体落的如此下场,就是与这个李沛然有很大的关系。

“让二哥失望了,小弟好活过来了。”李信笑呵呵地说道:“说起来,我还要多谢那个在背后打我的人啊!居然将小弟打醒了。神智全清啊!”

“你,你胡说什么。”李沛然目光中露出一丝惊慌来,身形忍不住后退两步,指着李信说道:“你被人打了与我有什么关系啊!”

柳氏听了之后不由的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自己的草包儿子一眼,对方都没有说什么,自己的儿子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既然活着,以后就好好的活着,没事不要乱跑,这次赖着祖宗的福荫你能活下来,下次恐怕是没有这样的好事情了。”大夫人扫了高氏和李信一眼,然后甩了甩袍袖,就领着李沛然和几个侍女转身就走。

“信儿,你,你好了?”高明月感觉喜从天降,忍不住抱着李信一阵痛哭。十数年的辛苦艰辛一下子爆发出来,就算她品质高洁,这个时候终于发泄出来。

李信颤巍巍的伸出手来,迟疑了片刻,方拍着高明月的肩膀,说道:“娘,孩儿活过来了。那一棍子将孩儿打醒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您受苦,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您。”

“好,好。”高明月连连点头,抬起头来,将眼角旁的眼泪轻轻的擦掉,说道:“你能活过来,娘就很高兴了。对了,这是药,东门的姚大夫给你开的药。姚大夫可是我们寿阳的名医,这些年也亏了他,不然的话,靠娘赚的银钱也不能支撑到现在。”

“以后孩儿会好好的报道他。”李信不停的安慰道。

“来,来,喝药。”高明月很快就将中药盛了过来,拿了汤勺,轻轻的吹了几下,再递到李信口中,目光中充斥着怜爱。

李信不但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别扭,反而感觉到温暖。这就是母爱,高明月无疑是伟大的,十几年如一日,照顾李信,可以想象的到这些年遭受的痛苦。

“信儿,你虽然已经痊愈,但是身子骨还是很弱,书院这些天还是不要去了吧!”高明月有些迟疑地说道。

李信闻言一愣,脑海之中很快就传来一个记忆,寿阳李家虽然是赵郡李的旁支,但是也讲究的是诗书传家,乃是礼仪世家,对家族弟子要求很高,要求家族弟子必须精通经史子集,否则的话,不会向官府举荐为官。

虽然这个年代,朝廷已经开科取士,但是隋朝的科举并不完善,就算是到了唐朝,门阀世家在科举之中还是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李信虽然是一个傻子,可是也被安排到族学中读书。可惜的是,他的智商不但学不到什么东西,反而还被其他李家弟子笑话。

“娘,我决定不读书了,我想学武。”李信望着高氏说道。他前世本身就是体育老师,精通八极拳,后来游历世界,一方面固然是见识各地风光,也是为了寻找那些奇人异事,增加自己的武艺修为。现在乱世即将到来,学武才能保住性命,才能在乱世之中立足。

“学武?”高明月迟疑了一阵,目光中露出一丝复杂来,然后叹息道:“现在不考虑这些,等你身子骨痊愈了再说吧!”

“好。”李信并没有察觉到高氏目光中的迟疑,他自己本身就是精通武艺,八极拳乃是拳法的集大成者,真正练起来并不见得比这个时代的武艺差多少。而且他只是想要一个自保而已。凭借学会的八极拳足够保护自己了。至于请其他人来教授,李信现在倒是没有这种想法。他准备等身体痊愈之后,就开始练武。

第0002章 霸王遗宝

“高姨!李大哥好了点吗?”

第二天早上,李信刚刚醒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睁开眼来,却见远处站着一个女子,身着淡黄色曳地长裙,清晨的阳光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宛若云中仙子一样。李信相信这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子,哪怕是若干年后,李信也没有忘记这一幕。

“阿雪!”李高氏的声音充满着欢喜,她迎了上去,拉着女郎的玉手说道:“好多,好多了,昨天已经醒了。本来是去谢谢姚东主的,没想到让阿雪来了。”

姚慕雪,是寿阳城有名的美女,她更是姚大夫的独生闺女。天性善良,每逢大灾之年,必定开粥铺,施舍穷人。为寿阳城所赞颂,长成之后,那些求亲之人更是踏破了门槛而不得。

“父亲让我送来一只老参,想来对李大哥的病有些帮助。”姚慕雪脸上露出柔和之色,目光中更是有一丝喜色,说道:“李大哥已经醒了,那真是太好了,等下我将老参给李大哥煎服了。相信会好的更快点。”

“这,不用了,不用了。”李高氏想了想说道:“姚东主已经帮了我们不少了,这老参本来就很难得,我们不能再欠你们的了。”

“高姨说笑了,当年要不是李大哥舍身救我,小雪早就落入贼手了。这点老参根本不算什么?咦!李大哥。”姚慕雪这个时候发现李信正睁大着眼睛望着自己,粉脸一红,忍不住一声惊呼。李信这才知道为什么姚慕雪会亲自上门,原来是这具身体以前救过了她。

文章地址:/Direct6/28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