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就这样恋着你

点击:
财经记者夏沐,高傲冷艳、双商碾压,
最近却被知情人曝出贪慕虚荣、势利拜金,只爱金融大亨纪羡北的钱。
一石激起千层浪。
夏沐呼了口气,她跟纪羡北这次是真的完了。
看到新闻后,纪羡北面色如常。
各媒体记者都在发信息问他怎么看待此事。
他故意曲解:我的女人,不只爱我的钱,难不成还爱其他男人的钱?
记者:…我们的意思是,她只爱钱,不爱您这个人…
纪羡北:她爱我的钱,我爱她的人,有什么问题吗?

第一章

纪羡北打来电话时,夏沐正被表白,周围太吵了,手机铃声被起哄的声音淹没,她一点都没听到。

呼叫还在继续,纪羡北一边听手机一边开门,家里漆黑又冷清。

放下行李箱,他轻触玄关处的几个感应键,屋里瞬间灯火通明,窗帘缓缓合上。

手机里,音乐声停了,夏沐没接。

纪羡北左手搁在领口,开始漫不经心的松解衬衫纽扣,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秒,给夏沐发了条信息:【睡了?】

夏沐连手机铃声都没听到,信息声就更没注意。

突然被好友表白,她一时懵了。

“任初,任初。”有人小声喊。

任初没反应。

快被急死的同学忍不住踢他一脚,任初没跪稳,一个踉跄差点倒了,他正紧张着,莫名火气来了,猛的回头。

同学朝他使眼色,小声提醒:“花,花。”

任初懊恼的拍了下额头,光顾着表白了,花都忘了给,他双手捧花递给夏沐:“126朵,你喜欢的数字。”

是她生日。

“怎么了?”许曼拉了边上的一个同学问,这边被堵得里三层外三层,她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

“任初表白了。”同学矮,热闹看不到,直接站在椅子上。

许曼一愣,她酒喝多了,去了趟洗手间,这才几分钟?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跟谁表白?”

同学伸长脖子往里面看,许曼说什么她没听到。

许曼轻拍她一下:“任初跟谁表白了?”

“当然是夏沐啊,再过几天我们就都离校了,也不知道哪年才能见到,我要是男生我肯定也跟她表白。”

许曼:“……”

今晚她们新闻系大四毕业生在饭店聚餐,散伙饭都吃到最后了,她做梦都没想到任初竟然会跟夏沐表白。

任初还单膝跪在地上,夏沐盯着他都快看了半分钟,一个字也没说。

他紧张的都不敢看她。

实在没法等了,一秒一秒的,就像钝刀割肉一样,他被虐的五脏六腑都疼。

不管了,他全当夏沐没听清他刚才说什么,再次抬头跟她对望:“夏沐,我喜欢你快四年了…”说着,不由咽了下口水,没想到表白第二遍还不如第一遍说的溜。

宴会厅里安静的跟期末考试的考场一样,围观的同学也跟着忐忑,更好奇。

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等着任初。

任初更紧张了,声音微颤:“夏沐,做我女朋友吧,我决定不出国了,也不读研,我留在国内跟你一起打拼,你去哪我就去哪。”

他紧张到快窒息,手心冒汗,说完都不敢看夏沐。

不知道谁不小心踢了一脚桌下,空啤酒瓶倒在大理石地面上,乒里乓啷滚出好远,声音刺耳,衬得周围更静。

任初用力攥着怀里的花束,紧张尴尬的不知所措。

“夏沐,给我们任初同学一个回应啊,你再不说话,我跟你们几个老师就要去挂心内科瞧瞧了。”坐在邻桌的班主任半开玩笑说着,几个老师也附和着笑了声。

在他们眼里,这一对男才女貌,特般配。

夏沐这才回过神,垂眸跟任初对望。

“对不起,咱俩不合适。”她终于开口。

唏嘘一片。

围观的同学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校草竟然被拒绝了。

压抑的沉默被一阵轻缓的手机铃声打破,夏沐不用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谁,这是她给纪羡北设置的专属铃声。

她摸到搁在包里的手机,按了静音。

“任初,你还真傻,赶紧起来吧,人家早跟社会上有钱有势的男人在一起了,不会看上你的。”坐在夏沐不远处一个醉醺醺的女生单手支着头,双眼发红,眼底全是对夏沐的不屑与鄙夷。

夏沐直直的跟那个女同学对视。

周围开始窃窃私语,她也不管。

夏沐在学校有个绰号,冰山美人,就连笑的时候眼神都是淡的,何况现在是这么一个情况。

宴会厅一下子冷了几十度。

夏沐若有所思的盯着那个女同学,她和纪羡北的事就连她宿舍的室友都不清楚,她怎么会知道?

各种讽刺又复杂的眼神投向夏沐,她倒是淡定,一个字都懒得解释。

“我看你们今晚都醉了,时间已经不早,别闹了啊,都早点回宿舍休息吧。”班主任也感觉尴尬,主动站出来圆场。

这边,任初还是愣怔的看着夏沐。

女同学的八卦声越来越大,夏沐一直都是老师和领导的骄傲,经常代表学校参加各种全国性大学生竞赛,成绩斐然。

去年还随学校领导去常青藤名校进行学术交流,全程担任了校领导的翻译,标准的纯美式发音赢得了在场的一致好评。

她还是每年国家奖学金获得者,又被评上优秀毕业生。

真要出了跟社会上有钱男人不清不楚来往这样的事,系里和学校方面都是脸上无光的。

“行了,你们都别再瞎想八想的。”一向沉默寡言的许曼开口说话,她话从来不多,学习成绩跟夏沐和任初不相上下。

八卦的目光全汇聚到她那边。

连夏沐都看向她,好奇她要说什么。

许曼也是一副看不下去的样子:“人家大一时跟大四的学长恋爱不行?学长现在工作三年,成熟多金有错吗?你们怎么就见不得别人好呢?”

许曼和夏沐关系一般,从来都是被比较的对象,这个节骨眼上,许曼的话就变的格外有分量和信任度。

夏沐自己也恍惚了下,压根没想到许曼会给她雪中送炭,又不由皱皱眉,纪羡北都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还毕业三年的学长?

来不及多想,她递了一个感谢的眼神给许曼。

任初站起来,嘴角扯了个暖意的笑:“这是我第一次送花给女孩子,没有爱情,我们还有三年多的友情是不是?”

他当初并不是学新闻学,为了夏沐,他转系了。

聚餐散了。

夏沐打车回到学校,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校园里比白天安静许多,她沿着河边小路往宿舍走。

一路上都有不知名的虫叫声,不时还有小飞虫撞到脸上。

夏沐揉揉脑袋,任初的那些话还在耳边飘着。

她低头看看手里的玫瑰,昏暗的路灯下,还是娇艳欲滴。

纪羡北也喜欢送她玫瑰,一般都是九十九朵。

当初他追她,每次见面他都送,在一起了,他还是坚持送,后来看久了她对各种花都已经无所谓。

不过手里的这束花跟以前的都不一样,是一个少年全部又纯粹的感情。

她的宿舍是混住的,有不同系还有不同届,回到宿舍,大三的小学妹已经睡着了。

其他两个室友还没回来,她没开灯,借着窗外的路灯灯光,把鲜花放在桌上,对着黑夜发了好久的呆。

手机屏幕亮了,之前调了静音,夏沐拿起来,是任初:【方便的话,可以出来一趟吗?不会耽误你太久,有些话我想当面跟你解释清楚。】

她也有话要跟他说,回他:【好,在哪见?】

任初:【宿舍东门的河边吧。】

消息发出去,任初深呼了口气,晚上喝了不少白酒,后来又喝了几瓶啤酒,现在脑仁疼的厉害。

他对着手机愣怔几秒,又发了条信息出去:【三叔,我决定了,还是去你公司上班。】

任彦东回的很快:【呵,半夜脑子被踢了?】

任初:【我是认真的,下个月就去报到。】

任彦东的电话随即进来,任初接通,从话筒里听到了三叔打开ZIPPO点烟的动静。

“三叔。”

“嗯。”任彦东顿了下,吐出烟雾才说话,揶揄道:“大半夜的发酒疯?不是说要去外边闯荡?还坚定的就要从事你那记者的工作。”

任初闷声道:“我今晚跟我喜欢的女孩表白了。”

任彦东笑了声,已经猜到:“被拒绝了?”

“嗯。”

“出息!”

任初舔舔牙齿,沉默半晌,还是跟三叔说实话:“她想做个财经记者,我进入金融圈子,以后还能暗中给她点人脉资源,她也能少受别人欺负。”

“……”任彦东被烟呛的直咳嗽,忍不住骂道:“任初,你能有点男人样么?!”

任初喝了酒,胆子也大了:“三叔,你不是很有男人样,那我三婶呢?”

任彦东被气的笑了:“我现在就能给你找好几个三婶。”

任初:“那不是爱情。”

任彦东一噎,半晌后忍不住奚落他:“任初啊,我大哥大嫂怎么把你养成了个傻白甜?”

任初不想跟一个感情流氓谈论爱情的美好,岔开话题:“三叔,说好了啊,我下个月就去上班。”

还不等任彦东回答,话筒里有别的声音插进来:“哥,纪羡北今晚不过来了,说赶飞机累了,明晚过来。”

任彦东回:“嗯,那明晚一起玩吧。”

那边的对话结束。

任初好奇:“三叔,我听我爸说,你跟纪羡北不是竞争对手嘛?”

任彦东:“嗯,怎么了?”

“那你们还一起玩?”

任彦东:“以后跟你再细说,要去上班也行,别在我跟前再提你那些情情爱爱的。”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听着闹心,还起一身鸡皮疙瘩。

任初酒精上头,话多了起来:“三叔,她真的很好,好到我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三叔,以后有机会,我让她采访你一次,你就知道,她跟一般女孩不一样。”

文章地址:/Direct7/27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