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夜成名

点击:
1、第一章 ...

苏婷过来和我打招呼的时候我正穿着低胸亮片小礼服躲在角落里拼命的吃,所以她一巴掌拍过来差点没把我整噎死。

“又在吃蛋糕?”她咬着自己精致的漆花法国裂纹指甲挑着眉问。我看了看盘子里剩下的那些高热量食物残骸,知道必定被她鄙视,苏婷是一线模特,可以没有大胸但绝对不能没有漂亮的腿,所以她宁可和自己的嘴巴过不去也不和身材过不去,毕竟后者直接挂钩她的银行存折和钱包。

我和苏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不这么友好,至少从我的角度来说是不那么愉快的经历。那时候她还刚从T台转战影视圈演了一部青春偶像片,在圈子里算半红不红急待找个靠山往上爬的阶段。也即便是说,深挖掘她的交往对象正是能找到爆料点的阶段。

我还记得我当时是被房地产老板蒋大伟的保镖提着出现的,那是我第一次离一个一线那么近,可惜我的样子不怎么好看,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照相机也给摔掉了。然后苏婷就踩着高跟鞋过来了,她示意那些保镖回去以后才挑着我的下巴认真地看了我一眼。

“可惜了一张漂亮脸蛋儿啊,看给肿的,年纪轻轻的小妞怎么出来做狗仔呢,这种职业太危险了嘛。”她笑嘻嘻的,我却吓得要死,之前有过一次更糟糕的偷拍跟踪被抓经历,我不确定这个光鲜的女明星要怎么整治我,毕竟我看到了她和那个蒋大伟玩车震。

“行了行了,我不会怎么样你的,要不是你来搅了局那满脸肥肉的老家伙还能再来一炮,看到他那肚皮我就真恶心的不行,装什么娇喘连连,高*潮迭起对我这种刚进影视圈没什么演技的人太难度了,你记得别乱写就成。要让蒋大伟家里的母老虎炸毛了,蒋大伟就不是打你这么简单了。”

后来我进了演艺圈和苏婷熟起来以后每每谈到我们戏剧化般的初识她就忍不住抱怨,“天啊,我那次一定是摔坏脑子了竟然这么圣光普照就放过你了耶,真的是长的好看的人讨喜的缘故嘛?”然后她就会不断戳我的脸。

她的经纪人Sally说她只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嘻嘻哈哈比较像个20多岁的女孩,干模特这条路的每次走秀都是板着张脸面无表情,导致这么多年下来苏婷混成一线了但脸部肌肉总也有点坏死的倾向。所以她进军影视圈也诟病颇多,加之模特出身176的身高摆在那,合适的能配戏的男演员不是那么好找,能接的戏一直不多。

苏婷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但无疑她很喜欢我,我不得而知是因为我曾经以一张鼻青脸肿的脸拯救了她不被蒋大伟玩第二遍还是因为我和她一样出身背景都不怎么清白,绯闻都带点儿颜色。虽然她也不知道我的底牌和后台是谁,但我沈眠有后台靠潜规则上位这个消息在圈子里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了。

苏婷是绯闻女王,见报率头条率巨高,今天在这个夜总会通宵明天和哪个国际名模游街,因为对待狗仔一向不怎么耐心所以外界风评一向五花八门,耍大牌炫富钓凯子,所以看客们对于苏婷无非两种态度,要不就是深爱她的随性洒脱,要不就是深深厌恶。而我刚从狗仔转型做艺人出道半年,也一直是新闻不断,先是原来待的杂志社挖空心思来了一段“你不得不知道的沈眠的过去”,极尽能事把我塑造成了一个眼光长远,目光如炬的女投机分子,

“利用自己出色的长相和工作机会和一些男影星男导演打的热乎,积累人脉,又深知圈子的炒作运转模式和一些女星们的私密,一路扶摇直上,从接拍小制作电影到现在刚接手的《声名狼藉》一片,俨然在半年时间已经开始跻身新晋红人行列,速度飞快影响力可观。”

报道下面还有各位和我一同工作两年的亲爱同事们的佐证,真真是把我写成了一个聪明钻营,舍得下血本搏出位的势利妞,好在至少肯定了我胸大人美屁股翘。我看了一眼主笔者,陈丹丹,俨然和我当狗仔时要好到要穿一条裤子的同期。当时一起讨论着怎么写八卦才吸引读者的眼球,怎样的语言才能暗藏杀机直戳明星的死穴,现在我自己倒是成了案板上的鱼,口诛笔伐的对象,这种感觉说实话,很微妙。

“喂,喂,别走神别走神,你看谁来了?”苏婷撞了撞我的肩膀,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这次年度艺人内部庆典竟然把我们HT公司的二少爷宋铭成都请过来了,然后我看到了宋铭成身边的那个男人,穿着得体,英俊而冷淡。韩潜,韩氏的太子爷,我的目标。

宋铭成和韩潜显然是从上一场饭局里赶过来的,身边都还没有带女伴,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放下手中的盘子,把低胸再拉低了一点,顺手从旁边的侍者手里拿了杯红酒,扭着腰摇摇曳曳的迈过去。我顺带环顾四周,发现刚才还散落在各个角落的妞儿们都搔首弄姿的踩着高跟鞋尽量姿态优雅但快速地朝着这两块鲜肉挪去,有几个常年不出头的二线甚至已经面露狰狞,仿佛这和宋铭成亦或是韩潜讲话的机会都是一场战役。最好是能靠这机会勾搭上,不济点也来混个面熟,再不行站在这两个人身边被狗仔拍还能多个出镜率。

“宋先生好久不见,您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忙。”我尽量用又软又嗲的声音向我的大老板宋铭成打招呼,顺带挤过后面一个想取而代我的小嫩模,高跟鞋上着力,狠狠一脚,踩中那个小妞的脚背,只听她低低呼了一声痛,对我狠狠瞪了一眼才认命的待在以宋铭成两人为圆心的包围圈第二层,眼神凶狠而恶毒。不过我不在乎,我在第一层,我离宋铭成和韩潜最近,那个距离我相信我伸手甩一个巴掌都能连带把这两块鲜肉都打得鼻孔流血。

宋铭成听到我的声音转过来看我,特意盯着我的低胸礼服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扭曲着表情纠结着五官极其不自然的和我打了个招呼:“这位小姐是?”

那一刻我对他的泡妞技术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宋铭成作为三家艺人公司之一HT的二少爷,外界戏称与其说他为HT公司的造星手还不如称作射星手,其中的带颜色意味各自体会。但传言中这位宋公子确实是一位很会搭讪又懂得讨好的人,特别是对漂亮的新人,我自问好歹长的不比宋公子上一个“提携”的女星差,怎么轮到我就只有一句“这位小姐是?”的待遇。这也未免太单薄了点。不过好在我此行的目的也并不是这个宋二少爷,是他旁边那位韩少爷。

“我是沈眠,恩,之前拍过《梦里千百回》里的小梦的,现在正接了韩老板投资的《声名狼藉》里的女主角,还请宋老板以后多多关照,阿眠也会继续努力加油的。”我故作扭捏娇嗔的回答了宋铭成然后想飞一个桃花眼给旁边的韩潜,可惜飞到一半因为眼皮抽搐夭折在了半空中,硬生生弄成了一个长了针眼后蛋 疼无比的表情。

从我靠近到现在,韩潜终于第一次正眼看了我。他若有所思皱了眉头:“关于女主角的事情我觉得我还要和导演商榷一下,现在沈小姐也只是待定演员之一,毕竟这个剧本是我妹妹写的,最后定角也还是要尊重下她的意见。”

来了来了,我就知道,这个角色没这么好拿下来。来这个晚宴之前我的经纪人阿光就再三告诫我要懂分寸识趣讨好投资方才能把这个角色尘埃落定下来,也省的那么多八卦杂志夹枪带棒的讽刺我说最终像我这种名气不够大演技不够行的新人要被导演飞掉。而韩潜又偏生喜欢身家清白的女星,虽说关于我的那些谣言也只是在圈子内部传播,但韩潜毕竟作电影投资也不是一年两年了,长期浸淫下总有那么点消息会“不小心”传到他耳朵里。

我在娱乐圈是个空降兵,我原来是做狗仔的,我一出道公司就力捧我,我一非影视专业科班出身的和HT直接签了全约,一个企图骚扰我的老家伙在事发一个月后被人打断了腿,哦,最重要的一点,让韩潜不得不对我有些成见——

我做狗仔的时候跟踪了他两年。

当然我本人并不觉得这妨碍我表明我品质的正直和高洁。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长达两年不停不休的跟踪偷拍八卦,终于把韩老板惹毛了,所以说韩潜就是苏婷事件的前车之鉴,那是我做狗仔第一次被当事人抓住,可惜韩老板并不像苏婷那样圣光普照,而是给了我一个永生难忘的职业教训。真他妈的永生难忘!

2、第二章 ...

“宋老板你们是不是还没有女伴?这个会场有个空中花园,要不要阿眠带你们去逛一逛?”我只要腆着脸皮一脸羞涩样又内心奔放般的提出建议。鸟为食亡,我必须要拿到那个角色。

“不用了哈不用了。”可惜宋铭成这货不识相,竟然像遇上什么恐怖事情一样连连摆手,我眯了眯眼睛。内心已经把他千刀万剐。

或者是感受到我的杀气,他又磕磕绊绊的改了口,“啊哈哈哈,我说我不需要沈小姐的陪伴了,但是韩老板需要的嘛,你还是帮忙陪陪我这位朋友吧,他最喜欢花花草草了,你带他上空中花园吧。”说完他这才舒了口气般的遁了,等我隔了五分钟再在人群中看到他,他俨然已经把妹状态全开粉红气泡四射,那气场,我相信就是当场没有妞儿只有一群小母猪,那些个小母猪也都要围绕到他身边不挺蹭他拱他的求合体。直立行走的□,这一点上他真的是当之无愧。

如果我现在要对付的是一个□,那多半我还能想点对策出来,可惜我现在手臂上挽着的是韩潜,我跟踪了他两年,费尽心思想要找到这个投资人和各路女明星的黄段子,再上点证据搭配点恶毒语言竭力抹黑这个男人的形象,两年,整整两年,不论冬雪还是夏夜,他在夜店喝酒,我在门外等;他计划回家,我比他还先到他家;他去开会,我一路尾随,直到看到他真的是一个人进酒店第二天是一个人出酒店才委顿般的离开,到最后已经发展到我都想跟着韩潜一起进男厕所和他寸步不离以至能找点证据黑他……当然,未果。

这个时候这个长的很奢华很凉薄的男人第二次离我这么近,我感觉手心出汗头脑短路,心扑通通的跳,血往上涌呼吸困难。我太激动啦!

我俩这时正走在会场特别设计的空中花园,整个花园是腾空的,周围并没有全部用欧式围栏围起来,还留着一块只种了点短灌木,只要我飞起一脚,狠狠的踹上韩潜的屁股,那我就终于可以终结我的噩梦了。

可惜恶魔他准备先发制人,声音冷淡气势迫人:“沈眠,你别说你忘记我了,难道那次教训你还觉得不过瘾么?”

从身高上来说,我真的没有一点优势,他身体倾斜过来的时候我除了感觉头上乌云罩顶之外就是大大的压迫力。气场。杀气!我差点就腿一软跪下来抱着他痛哭流涕一边自我掌嘴一边跪求英雄饶命。

文章地址:/Direct7/27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