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裸妻潜规则

点击:
☆、001 再见

秦落刚进办公室,白白胖胖的马主任就尾随进来。

其他几个同事都站起来迎接领导。

马主任问:“秦老师,课件准备怎么样了?”

“时间太紧,还没来得及准备。法医学方面知识太过繁杂,几天时间,那些人能学到什么?”秦落将风衣脱去,挂在衣架上,回身跟马主任抱怨,“依我看,那些人就是来应景的。”

原来,公安系统开展练兵比武,提高业务技能活动,处级以上领导干部都集中在一起学习业务知识。
法医学方面知识的学习就落到秦落所在的医学院,学院经过安排就落到秦落头上。

刚接到任务的时候,秦落暗叫倒霉。宁可给学生上十节课,也不愿意给社会人员上一节课。太难管理,课堂纪律都不好组织。以前她给别的系统上过课,课堂上嗡嗡的跟苍蝇似的,搅得她头疼几天。

马主任也很无奈。“没办法啊,咱都是听喝那伙儿的。都是大校长做的决定,不过,这次补助钱不少。”
“多少啊?”没等秦落问,秦落的一个小女同事抢着问。
马主任伸出五指笑着晃了晃。
“五百?”小姑娘激动,似乎她是任课老师似的。
“对,一节课。”马主任说。
“秦姐,你可得请客啊,以前咱可没这高补助哦!”小同事转而拉住秦落,“请客哦。”
“好!”秦落倒没太大惊喜,主要是她实在不愿意给社会上的人上课,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头疼。

她挽起长发在脑后随意打个髻,然后用簪子一别。
她喜欢长发,这些年,她的长发一直过腰,乌黑的跟缎子似的,谁都夸她有一头好头发。她只是在业余时间披着,上课时间都是挽起来的,这些年已经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

绾好长发,她问同事:“想吃什么?”
“肯德基!”
秦落狠狠拍了小同事一巴掌,笑着说:“瞅你那点儿出息!”

马主任是这个临时班级的班主任,一个大主任兼任班主任,也不过是为了那点儿补助费。在利益面前,她也是有私心的。
上楼右拐,就是一个大教室,以前是给学生们上大课的地方,如今,被这些人占了。马主任先进去,秦落空着手跟在她身后。
马主任站到讲台上。
“这是秦老师,接下来几天法医学的课由她主讲。”

秦落站在门口微笑地将目光在一群藏蓝色制服的学员们身上掠过。这些人,官职比她大,年龄比她老,想想就打怵。

马主任话音未落,黑压压的一群脑袋里,“腾”地站起一个人,直勾勾看着站在门口的秦落。

秦落被突兀冒出的人吓了一跳,比解剖尸体时,尸体的手打她一下还要震惊。她大大方方迎着那人的目光望过去,身子顿时僵住。
后来,马主任说了啥,她没听进去。只是马主任连着唤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

“接下来就由秦老师为大家授课,大家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请教。秦老师博士毕业,学识渊博,大家尽管问啊。”
秦落站在讲台上朝着刚才方向望过去,那个站起来的人早已经坐下,低着头似乎在桌底下摆弄手机。
脑子里如过电影般将十二年前那些片段过了一遍,最后她告诉自己,他们没关系了,早就没关系了。
这么一想,她很快冷静下来进入状态。

她微笑着开始了今天的开场白:“大家好,我叫秦落。”说着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写下自己名字。

她背对着大家写字的时候,下边想起窃窃私语声。

“太年轻了!”
“还很漂亮!”
“嗯,有一种古典美!”
“结婚没?”
“你问问!”

写完自己名字,秦落咳了一声,转过身,下边顿时安静下来。
这都是什么人呐!亏他们还穿着制服呢。

以前也是这样,两年前,她博士在读期间,替导师给另一个系统的工作人员授课时,那些人的反应就这样。

他们对她个人很好奇,反倒对课程没那么上心了。后来,觉得困扰把事情跟导师说,导师说:“考试时,你看哪个不顺眼,就让他不及格。回去,他们单位自然会扣他奖金。”
想想她就觉得好笑,勾了勾唇,望着下边。

“在座各位都是警界精英,论资历经验都比我强。这次培训时间短任务重,我也没做课件,不如这样吧,大家在法医学这一块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直接提问。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若是我也叫不准的,回去查资料,过后给大家解答。”

下边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有胆大的人问:“秦老师,我知道,女人年龄是保密的,我还是想问一下你的年龄。”

秦落看着那人也就三十出头,黝黑的脸膛。这若是放在一般老师身上,早就给撅回去了。

秦落没有,她笑着说:“年龄倒是无所谓保密不保密的,只不过女人比较介意。这是私事,你要是想知道,下课后我告诉你。不过,知道我私人信息越多,我会对你要求越严。结业考试时,若是不比班级平均分高出十分,我就判你不及格!”

下边唏嘘起来。
“够狠的啊!”

秦落也不介意,继续说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在法医学这块儿学的知识多一些,但是在刑侦等方面就是小学生。所以,利用这短暂的几天,我们大家在一起相互交流相互学习。”
“好啦,关于法医学这块,看看大家有什么需要提问的?”

下边一片安静,秦落立刻想到,在做的都是处长副局长局长级别的,在单位里都是说一不二的皇上,要是在这里提问,那就意味着自己在这方面是短板,当官的都怕自己的短处暴露在别人,尤其是同行面前。下边安静也就难难免了。

意识到这一点,秦落自嘲笑笑,然后想起还没点名,就拿起花名册,逐个叫了一遍,也算混个眼熟。除了点名时她目光再次落在叶少川脸上,以后的四十五分钟,她都没再看他一眼。
 
☆、002   再查

课间有十五分钟休息时间。

“唉,老幺,抽烟呐!”有人在身后喊叶少川。都是叶少川哥们,只不过不在一个市,这次难得在这次培训中相聚,还没聊够,叶少川已经蹬蹬下楼了。

这一堂课,叶少川心一直在砰砰剧烈地跳,一开始是震惊,后来就是愤怒。

到操场一个僻静处他拨通电话,问局里户籍科科长,“查出来吗?”

在上课的时候,偶遇十二年不见的秦落,他失态地站起来,不顾众人的目光。

身边同事扯了扯他衣角他才反应过来。坐下来立刻就给局里的户籍科长发短信,“秦洛,女,1984年出生。查这个人。”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他急不可耐跑出来想知道结果。

“叶局,没有1984年女性秦洛。倒是有一个叫秦落,落叶的落,女,出生日期却是1985年7月31日。”

“住址在哪儿?”他摁住胸口,不想让心脏跳得那里厉害。

“秦落,女,出生年月1985年7月31日,本科,居住地东城区中华路47号”

东城区中华路47号,不就是这所学校的地址吗?

原来,他曾经调查的没错。

工作后,他不甘心,利用利用职务之便查她户口,竟然销户了。

户口注销的四个条件:一,公民死亡,由户主、亲属、抚养人或者邻居持户口簿向户口登记机关申报死亡登记,注销户口。 二,被征集现役的公民,在入伍前,由本人或者户主持户口簿和应征公民入伍通知书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报迁出登记,注销户口。 三,出国定居的凭出国定居证明和户口簿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报,注销户口。 四,失踪人员四年以上无音信的,会被宣告死亡,注销户口。

而她注销原因没人说得清,只有注销二字。他觉得蹊跷,可又说不出蹊跷在哪儿。

她倒挺有能耐嘛,不但改了名字,竟然连出生年月都改了,整个就以另一个人的身份活着。怪不得他找不到她。原来,她一直都在他眼皮子地下,她从来没离开这座城市。

今天,若不是再次相见,他还以为她已经出国或者离世了。为什么这些年他活得浑浑噩噩的,她却可以这么风光?看看她啊,脸蛋儿还是那么白净,目光还是那纯净,身材还是那么苗条,褪去曾经的青涩,如今眼角眉梢还带着些知性沉静的风韵。

真是的,反观他,每天声色犬马,不醉不归,胡子邋遢,他如今没有方向的生活都是她害的,都是她这个骗子害的!

叶少川心里燃起熊熊火焰,他点了一支烟。抽过之后,班级早已经打响上课铃声。
教室门口,他敲敲门。

秦落说了声请进,扭头看着门口,看清是他,淡淡说,“回座位吧。”

看着叶少川在座位上做好,秦落收回目光,“好,现在我把上节课知识内容归纳一下。上节课我们主要了解了一些法医学常用的名词,法医学文书以及现场勘验方面的知识,这节课,我们学习赔偿医学和法医病理学方面的知识……”

秦落有些吃惊,这些人出奇的老实,跟以前给别的系统培训时不一样。老实就好,免得闹哄哄的让她头疼。

一天四节课,两个班级,每班两节课,都是大班型。她催促估算一下,没有四百人也有三百多。
最后下课了,两个班的班长来找她。“秦老师,我们几个兄弟出去吃饭,想请您参加。”

“谢谢你们。我不喝酒,会扫大家兴。等课程结束时,一起吧。”

两个班长见她坚持也就作罢。

秦落不喜欢应酬,从父亲入狱时候开始,她就思考这些问题。酒是穿肠毒药,害人不浅。如果她爸不是喝了酒了忘乎所以,跟小三儿纠缠一起,妈妈就不会闹离婚。
离婚后,爸爸顺理成章跟小三儿结婚,有了一个儿子,为了儿子,还有一个没有工作小姐出身的妻子,他就得拼命赚钱。
当经济捉襟见肘时,他就想到了贪污受贿。而最后的下场不过依旧是小三儿带着儿子和赃款跑了,父亲想找母亲弥补亏空,如果把赃款吐出来,判刑时会有考虑。可是,母亲对父亲恨之入骨,直言:罪有应得,老天有眼,这是对你的报应。

父亲只有锒铛入狱。不知道在监狱里睡不着觉时,他是否反思过自己多半生的教训。

文章地址:/Direct7/27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