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AA制婚姻

点击:
第一章:剩女不是用来侮辱的

韩书茗不喜欢热闹,可是在很多时候,她不得不把自己置身在热闹的人群中。比如现在,当她推着购物车,在超市拥挤的人流中和琳琅满目的货架间穿行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正值周六,超市的生意实在太好。

如果不是冰箱太空,零食告罄,而她的设计方案周二要完成,也许接下来的两天里都要待在家里,她是不愿意跑这一趟的。

看着人们好像所有物品免费似的尽可能地把货架上的东西往自己的购物车里堆,许多人甚至一家三口全出动,把超市当成了公园,购物闲逛两不误,韩书茗觉得很生活——一种离她很远的生活。她像个孤独的游客,站在圈外看着那份热闹,却走不进去,也不想走进去。

右前方有一对情侣,他们共推着一辆购物车,亲密地私语着,脸上幸福的微笑是那么显眼,目光相接,情意绵绵。韩书茗心里一痛,几个月前,她也拥有这样的幸福,可是,爱情永远比不过面包,那个对她山盟海誓的男人,抛弃7年的感情像吃饭睡觉一样轻松,在离订好的婚期只有四个月的时候,高调地投奔到富家千金的怀抱,连犹豫一下也没有。

爱情,见鬼的爱情,韩书茗有点恨恨地,把一袋袋零食用力地扔进购物车里。

牛肉干、鱿鱼丝、椰汁、可乐、速溶咖啡……

看着渐满的购物车,韩书茗轻轻吁了口气,收起满脑子乱飘的思绪,准备去收银台。她推着车子,转了个弯,刚走了两步,突然,一股很大的力道冲击过来,腰上一沉,她被重重地撞了一下。

猝不及防中,韩书茗口中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站立不稳,手不自禁抓紧,把身体的重心放在购物车上,似乎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但购物车是有轮子的,被她这样全力依赖着,就像个不敢负责任的男人一样逃避起来,砰地一声,撞在右前方堆得像小山一样的促销抽式盒装纸巾上,那些花花绿绿的盒子轰然坍塌。

站在那边货架前正拿着一包茶叶在看的男子顿时被这些从天而降的盒子给埋住了。

韩书茗回头,罪魁祸首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见闯了祸,早已闪着黑黑的眼珠害怕地钻进后面的人群中了。

超市理货员赶紧过来救场,把那个男子给扒拉出来,作为第二凶手,韩书茗还没从这意外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地趋向前去准备道歉。

程展锋一脸狼狈,没料到买个茶叶还能碰上这样的乌龙事,本来心情郁闷,现在更是觉得窝火极了。他被理货员扶起,一抬眼,就看到韩书茗放开手推车急步过来,原来她就是那个肇事者、冒失鬼,他迎头就道:“小姐,你要玩碰碰车,应该去儿童乐园,超市是你玩的地方吗?”

韩书茗怔了怔,她也是受害者,都已经准备道歉了,对方居然这么没风度地冷嘲热讽,那丝歉意顿时跑到九霄云外,立马挺直了背脊,全身竖起尖利的刺,反唇相讥,“这位大爷,你老眼昏花了?是青光眼还是白内障?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自己没有危机意识,自招祸端,怨得了谁?”

程展锋正弹着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听这话,手指的动作也顿住了,声音陡地提高:“我自招祸端?怎么说话的你?我没站在通道上,而是在货架前,你自己撞过来还好意思说!幸好是纸巾盒,轻,不会伤人,要是重点儿的东西,会砸死人的。好好的路不走,往货堆上撞?你那叫蓄意谋杀你懂不懂?”

“什么蓄意谋杀?杀人才叫谋杀,你?你是吗?”韩书茗微仰着脸,鄙夷地说。她从来不怕吵架,尤其是这种对方挑起的争端,那自然是誓死捍卫自己的利益。

“你别太过份啊!出口伤人啊你?”程展锋估计是第一次被人骂不是人,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

“就伤你了怎么着?那也是你自找的。”韩书茗本来就吃软不吃硬,没理由刚跟男朋友分手,又得被男人欺负。程展锋的脸阴得吓人,她在气势上却半点不逊色。

“这么说,你撞人还有理了?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他上下打量她一眼,尖刻地说:“看你这样,估计也没男人敢要你,是被剩下的吧?”

韩书茗一滞,这话捅到了她的痛处,28岁的年龄好像正是人们口中的“剩女”。是的,她是剩女,是个刚刚被男朋友抛弃的剩女,这个男人用这种尖刻的语气挖苦她,用这么鄙夷的神色看着她,韩书茗感觉大受侮辱,颇有些气急败坏地道:“那也不关你的事!”

“本来是不关我的事,不过,你内分泌失调,让我也遭受了池鱼之灾,这就关我的事了!”见韩书茗气无可出的样子,程展锋带着胜利的微笑,乘胜追击道:“我说,你这更年期提得够前的啊!”

“你……”韩书茗怒发冲冠,这男人骂她更年期提前?还有比这更难听的侮辱吗?只听“啪”的一声,她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手上一麻,那是她的右手与他的左脸亲密接触的结果。

这一掌下去,她呆了,他也呆了。他的脸和她的手,一瞬间都有麻木的感觉。

空气一时静默。

她先反应过来,打了人还是有些心虚的,她色厉内荏地道:“叫你知道,嘴贱是要付出代价的!”说着转身就要走。

程展锋也回过神来,他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臂,目光冷冷地逼视着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她心里一慌,惊叫:“啊……你,你想干什么?”

从她的神色里,他看出她的慌乱,这个女人,她也知道怕吗?他冷冰冰地说:“这样就想走了吗?”

韩书茗顿觉理亏,不管怎么说,先动手就是自己不对,看着他脸上那清晰显示的指印,她顿觉气势短了一截,喃喃地说:“我……赔你医药费!”

“刚刚是意外伤害,现在是蓄意伤人,你觉得赔医药费可行吗?”他冷冷地问,声音漠然又冷硬。

“是你自己挑起事端,我本来都要道歉了,谁叫你出口伤人!”韩书茗刚刚涌起的内疚在他的咄咄逼人里一下子消失了,她扬起了脸。

程展锋一怔,好像真是这样,她急步过来的时候脸色是愧疚而乞谅的,睁着那样一双大眼睛,关切地看着。可那时他因为接了一个电话心情坏透了,不知不觉就把气撒在她身上。

这时,超市经理终于排开众人,走了过来,两个都是顾客,他哪一边也不想得罪,自然是居中调停。

韩书茗不肯道歉,只道:“我赔他医药费!”是他先骂她剩女,说她更年期提前,说她内分泌失调的,她虽然先动手,充其量也不过是被压迫之下的本能反抗,剩女怎么了?剩女不是用来侮辱的!

程展锋悻悻地放下抓住韩书茗手臂的手,冷眼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韩书茗怔了怔,没想到他刚才明明怒气冲天,现在居然就这么走了。

程展锋顶着脸上清晰的五指印回到事务所,助手孙柳红美丽的大眼睛瞪成了灯泡,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律师程展锋这么狼狈的样子。

这阵子事务所的案子接得多,大家都忙得有些没日没夜了。孙柳红一点不讨厌加班,和帅哥大律师一起,即使是讨论案情,也是件很惬意的事。

程展锋只扫了她一眼,她立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赶紧收起一脸惊讶,正襟危坐,但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瞄。

推开办公室门,程展锋兀自气没消,把刚买来的茶叶随手扔在桌子上。脸上还是火辣辣的,这个女人下手可真重。

不过,他更惊讶的是,自己居然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和她针锋相对,平时的自持和风度哪里去了?

都是因为那个电话。

这已经是第几十次,不,第几百次接到这样的电话了?结婚结婚,有这么容易吗!他不想结婚,可是,这个理由在父母眼里,是最不成理由的。

不知道是忙碌的工作占据了他的全部时间,还是他刻意把全部的时间给予工作让自己忙碌。在旁人眼里,他就是一工作狂,靠着这股拼命劲,他让自己从一名不文的小职员变成了小有名气的青年才俊。

可在爸妈眼里,再英俊有才的儿子超过三十岁没结婚,也成了操心的对象,何况,他今年都32岁了。

程展锋挺佩服爸妈的韧劲的,催他结婚的电话每天至少一个,雷打不动,好像32岁未婚的儿子已经成了世上最后一个光棍了,到了让他们吃不安心睡不安枕的地步。

两边像一场攻守对垒赛,可是,他心虚,爸妈的攻心术已经练到了出手必伤的地步,每次挂掉电话,他都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无奈、愧疚、痛楚、酸涩……

总之,每次这样的电话之后,他心中都五味杂陈,再这样下去,他非神经衰弱不可。

今天,他就带着这样的心情,去事务所不远处的超市买茶叶,所以才情绪这么失控。

再不结婚,看爸妈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说不定什么时候走极端了,会直接绑他进洞房。

“嗒嗒嗒”,门被轻叩,他抬眼看去,合伙人杨铮伟正一手撑着门,闲闲地道:“展锋,走吧,出去吃饭!”

程展锋瞟了他一眼,意识到什么,赶紧飞速低下头,说道:“我还有事要做,你帮我带一份回来吧。”

他低头低得快,杨铮伟的眼更尖,已经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到了他脸上的’””“五指山”,立刻大惊小怪地说:“展锋,不要告诉我,你脸上的伤是打蚊子打到的,不要说我们事务所没有蚊子,就算有,你对自己总不至于下手这么狠吧?”

“多事!”

杨铮伟笑嘻嘻地走近,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他的脸,带着寻幽探秘的好奇和满脑袋的八卦心理,下结论道:“嗯,手型轮廓小,结构均匀纤细!是被女人打的?”

程展锋瞪他一眼,“拜托你弄清自己的性别,八卦不是你干的事儿,啊?!”

杨铮伟双手撑在他的桌面上,笑得很欠扁,“你哪里惹到这么厉害的女人?口味挺重的啊!我说展锋,你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我们把身边所有的人都发动了给你相亲,你像上刑场似的,让咱们都以为你不喜欢女人,结果你一找,还找这么厉害一女的!”

程展锋受不了地看了他一眼,再不阻止,以他这张嘴,还不知道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所以,他投降地说:“不要乱猜,我和她什么也没有,只是在超市遇到了。”于是把情形简略说了一遍。

文章地址:/Direct7/27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