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总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抢手

点击: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

001 一夜倾情

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里。

没有开灯,一片黑暗、冷清。

姚梦琪坐在床边,单薄的身子收缩着,满心的忐忑不安。

她从书包里拿出破旧手机,凝视着屏幕上的时间。

马上就要到半夜12点了,姚梦琪在心里默数,“五……四……三……二……一……”

“姚梦琪,生日快乐!”

黑暗里,姚梦琪轻轻对自己说。

她想给自己的18岁一个笑容,却抑制不住心痛。

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她出卖自己第一次的日子,多么讽刺!

眼里一阵刺痛,姚梦琪强忍住,不许自己哭。

她绝不能惹买主不高兴,否则妈妈……

妈妈已经住院一个月,但心脏衰竭的状况丝毫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糕。

医生说,只剩下换心手术一线生机。

虽然成功的几率很低,虽然她根本无力支付天价手术费,但她决不放弃。

哪怕……出卖自己的身体!

因为她是处女,买主愿意付给她一百万。

只要她能取悦他们最重要的客户,也就是今晚那个人!

无论他在床上提出多变态的要求,她都要乖乖照做,她急需那笔钱!

突然,脚步声渐近。

姚梦琪猛一激灵,他就要来了吗?

门开了,男人修长的身影,顺着走廊的光投射进来,将瘦小的她完全笼罩。

姚梦琪在黑暗里,如惊恐的小兽般望着即将要献身的人。

他很高,但不过分壮实。

一身昂贵的西装,即使在模糊的光线里,仍显得那么尊贵傲然。

姚梦琪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光线照射在他脸上,形成一道好看的阴影。

当他居高临下睥睨房间时,浑身散发出一种王者之气,令她恐惧。

姚梦琪紧张地掐住冰冷的手指,有些失控地叫出声,“别开灯……求你……”

话一出口,姚梦琪就后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如果因此惹他不高兴,那手术费……

她真是可笑,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竟还奢求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但他竟然真的停住了手,过分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姚梦琪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

那个老头果然为他准备了“礼物”,夜寒轩心里一声嘲讽。

但凡与他有过生意往来的人都知道,他不愿与这群酒囊饭袋去夜总会。

所以,他们总是争相把女人直接往他床上送。

按照惯例,他会原封不动地退回去。

因为他嫌那些女人脏,哪怕处女,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也使他觉得恶心。

但今晚,他决定破例!

也许,因为他是真的喝醉了。

也许,因为体内积压了太多欲望。

也许,因为十六年前的这一天,他遇见了她,他不想这个日子一个人孤单度过……

也许,因为眼前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女人……莫名勾起了他消失已久的……怜悯!

总之,他要定她了!

夜寒轩坐在床边,望着缩成一团的小女人,有点好笑。

自己长得有这么恐怖吗?

“过来!”他磁性的嗓音,没有半分强迫,却令人无法抗拒。

姚梦琪动了动身体,始终没能鼓足勇气,“我……”

“如果你不愿意,可以走出去,我从不强迫女人!”

夜寒轩不屑的冷笑,又是一个欲擒故纵的小把戏。

对付这种女人,他一向不喜欢浪费时间,取出手机道:“我不介意亲口告诉你的买主,我对你很不满意……”

“不要!”姚梦琪心下一慌,扑过去抢手机。

但是脚下一踉跄,她直接撞进他怀里。

慌乱中,姚梦琪试图抓住任何东西,以保持平衡。

却好死不死地抓住了他的……那儿。

姚梦琪的小脸,瞬时红到了脖子根!

夜寒轩视线缓缓下移,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我喜欢你主动的方式!”

“不、不是……我、我……”姚梦琪紧张得舌头打结,着急抽回手。

夜寒轩却一把捏起她的下颚,逼她直视他那双冷冽的眸子。

一股恐惧由姚梦琪心底钻出,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欲擒故纵的游戏,好玩吗?”

“……”

他不给她解释的机会,沉声问,“走,还是留下?”

正文 002 新婚快乐

姚梦琪紧张得咽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回答。

“我、我不能走……我需要钱!很需要……求你……”

又是一个为了钱,出卖身体的女人!

夜寒轩内心的讽刺,更深了。

钱,任何人都想要!

赚钱的方法有很多,她却偏偏选择了最下贱的一种,怎么配爬上他的床!

可是该死的,他竟还被她身体散发的清香,挑起了反应!

夜寒轩一把狠狠将她甩到床上,没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

他单手擒住她的手腕,一手撕裂了她单薄的t恤。

“想要钱,得看你的身体,能不能让我满意!”

在床上,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从不强迫女人。

可对她,他就是有一股原始的,近乎兽性的,想要凌虐她的冲动。

他想知道,她的身体是否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青涩。

如果她胆敢欺骗他,他绝对会让她付出惨重的代价。

姚梦琪咬牙强忍羞辱,一百万,她需要那一百万……

可当他的大掌,覆上她的肌肤时,她还是恐惧得泪水狂涌。

姚梦琪失声尖叫,“不要……放开我……求你……”

“现在求饶,未免太迟了!”

夜寒轩的碧眸被欲望染红,强势的侵占了她。

她竟然是第一次?!

这样的认知,激起了夜寒轩更强烈的渴望。

他没有处女女情结,可这个女人的青涩,令他很满意。

身子被狠狠撕裂着,姚梦琪痛得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默默滑落。

……

这场如战役一般的侵略愈演愈烈,一直到天际泛红。

经过整整五次宣泄,夜寒轩才完全释放自己。

而身下的女人,已经趴在被窝里,倦极睡去。

欲望得以纾解后,夜寒轩开始冷静思考。

这个他连脸都没有见过的女人,凭什么激起自己这么强烈的欲望,让他疯狂失控——五次!

是她的青涩,还是她的体香?

以致他夜寒轩,居然也被欲望望驱使。

夜寒轩忽然好奇她的容貌,甚至动了一丝可怕的念头……

将她留在身边,成为他情人。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很快被夜寒轩否决。

他深爱着另一个女人!

决不允许除那个女人以外的任何人,在他生命里长时间逗留。

不过,夜寒轩还是想看到这个女人的脸。

他伸出手去,想把女人的上身翻过来。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夜寒轩下床,走到窗边接通电话,嗓音冷清。

“老东西终于采取行动了,我现在过来!等等……”夜寒轩转头,看了眼安然睡去的女人,目光一沉,“让奚菲过来酒店,有一件事要处理!”

结束通话后,夜寒轩迅速穿好了衣服,大步离开了酒店。

至于女人的脸,他突然想留在下次再看。

夜寒轩走了没多久,姚梦琪便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

她一看到是医院电话,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惊慌预感,连忙接起。

果然,医生在那头冰冷的说道,“姚小姐,你母亲病危,请你立即赶来医院。”

姚梦琪的小脸一片煞白,顾不得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咬牙从床上爬起来。

她胡乱的套好衣服,便跌跌撞撞的跑出酒店……

所以当夜寒轩的助理赶到酒店时,看到的就是空荡荡的房间。

助理奚菲立马打电话,将情况汇报给夜寒轩。

挂了电话的夜寒轩,蹙了蹙眉头。

那个女人,竟然就这样走了?

他昨夜可是多次释放在她身体里,会不会怀上孩子,带来麻烦?

夜寒轩突然烦躁了起来。

连他自己都分辨不清,烦躁是因为女人可能怀孕,还是……因为没有看到她的脸?

医院里。

姚梦琪赶到病房时,看到母亲左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但她此刻完全没有心情,去考虑对方是谁。

姚梦琪扑到病床边,抓住母亲的手,“妈,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医生呢,我们马上就可以动手术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跑出去找医生,却被姚母喊住,“梦琪……”

“妈?”姚梦琪重新跪扑到病床边。

姚母知道自己人事快尽,完全不需要看医生了……

她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女儿说。

姚母拉着姚梦琪的手,艰难的看向左边,“梦琪,来……这是你的爸爸……”

姚梦琪感觉简直一个霹雳砸来,脑子一片空白。

她有些木讷的抬头,看向对面的中年男人。

文章地址:/Direct7/28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