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在全国观众面前撒狗粮

点击:
夏青霜是个十八线,还要再掉两线的女明星。
有一天节目组拿给她一份通告“**的男子汉”的综艺节目她拨通李柏杨的电话:“我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
李柏杨静了两秒:“嗯?”
夏青霜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兴奋:“是在你们军营拍的。”
李柏杨淡淡道:“好啊,你最喜欢军绿色。”
想起他们的关系,夏青霜深吸一口气:“我怕在镜头面前露陷。”
李柏杨不在乎地说:“那就秀给他们看。”
节目播出时,全国观众们含泪捂嘴:“别塞了,狗粮够了!”
冷冰冰的狗粮,三百六十度地拍打在脸上。
这就是一个甜文,婚恋文,无任何虐点,勇敢地点进来吧!
先婚后爱,慢慢磨合的过程。

第1章

城南的碧桂花苑是片老小区,门口的大门松松落落,拦车的杆子也不知感应,常常刷一下卡要等好几秒,杆子才会缓缓的升起来。

十月里,小区的桂花开的十分旺盛,香气直往人鼻子里头钻,熏的人飘飘忽忽,心情大好。

再往里,靠南边有几栋独门独院的别墅,都是老楼又靠市区,价值不菲。别墅大门里能看到几棵桂花树,开的香薰薰的,院子里还有其他的花草树木,养的都十分精心。

夏青霜穿着米黄色的睡衣,蒙着脸躺在沙发上假嚎,袜子也没套,光着脚在沙发上乱踩:“妈,这次真的过不下去了。”

然而,屋里并没有人理她,夏父在阳台上给他的花花草草浇水,夏母坐在夏青霜对面的沙发上看电视剧。

是在看夏青霜演的玛丽苏狗血剧,白莲花女主复仇记,夏青霜演恶毒女二。

“哈哈,真是要笑死我,你看看你演的好蠢啊!”

夏青霜翻身起来,凑到她的边上,不满:“妈,还是不是亲生的了。”

说完又想把她妈的注意力吸引回来,“他这次训我,训的可凶了,下一次就是家暴了!”

夏母上下看了她一眼:“李柏杨家暴你?你别欺负他就行。”

“这次真不是我犯错,不过是把零食放在床上,他就罚我把床单洗了,还不许用洗衣机!”

说到最后,简直是声情并茂地控诉了!

“那肯定是你把床单弄脏了。”夏母并没有向着夏青霜,她自己女儿什么德行,最了解不过了。

正说到李柏杨,就听门铃响了,夏母看她一眼:“李柏杨来了,看你还能蹦跶多久。”

夏青霜梗着脖子:“不许开门。”重新躺倒沙发上,用靠枕盖住脸。

夏母赶紧去开门,门外的李柏杨高高大大,穿着深色的衬衣,两手提着几个袋子进来。

“妈,刚买的蟹。”叫完人之后,也不多话,就把东西都提到厨房。

这么懂事,这么孝顺的女婿,夏母跟在后面笑眯眯,简直合不拢嘴。

李柏杨又去阳台,跟夏父打声招呼,说了些军队里的事情,夏父叮嘱了他几句,人就回到客厅里。

见夏青霜整个人陷在浅灰色的沙发里,穿着的睡衣像是短了,露出半截光滑的小腿,干干净净的脚趾被太阳晒着,白的发光。

李柏杨不动声色看了眼,没叫她,直接拐进夏青霜的屋里,给她找了双袜子。

坐在她的脚边,大大的双手握住她的脚,脚心温软还没他的手大,冰冰凉凉的:“把袜子穿上。”

夏青霜:“我不冷。”说完缩回脚,坐起来。有点别扭地看着他。

李柏杨并没有由着她,伸手将她脚扣牢,将袜子套起来:“小心着凉。”

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跟个比赛似的,谁也不先开口,最后李柏杨无奈地揉了下她的脑袋:“我去帮妈做饭去了。”

夏青霜心里委屈,她昨晚就已经回来的,为什么他今天才过来找她,昨晚他干什么去了。委屈完了之后,就去扒拉袋子看李柏杨带什么好吃的了。

夏母不是个护短的人,李柏杨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人是十分靠谱的,反而是夏青霜娇气不说还事多,所以每次小两口闹矛盾,大多是她在背地里数落夏青霜。

“我听她说你俩吵架了,霜儿被我跟老夏惯坏了,有些生活习惯确实不太好,可能跟你长期在部队生活不一样。”夏母说的很隐晦,真心的希望两人能好好过日子。

李柏杨站在一旁很沉静,摇摇头:“妈,霜儿很好。这次是我太着急,生活习惯这些以后可以慢慢改。”

“好,妈就把她交给你,你好好教。”李柏杨比她大六岁,不说话时脸黑着,但相处起来人却是不错的。自家的女儿,她是管不住的,但她对李柏杨有信心。

毕竟夏青霜,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李柏杨。

夏母趁李柏杨在厨房烧鱼溜出来,走到她不争气的女儿面前,抵了抵她:“道歉了吗?”

夏青霜一扭头,转身背过去:“我不要。”

“不是我说你这丫头,人家李柏杨辛苦从部队回来伺候你吃喝,回来还要看你脸色是吧?你还天天作天作地的,把他作没了,你就哭吧。”

夏青霜撇撇嘴,继续低头玩着游戏,夏母还在唠叨:“你赶紧跟他道歉去,吃完饭就跟他回去。”

“好好日子不过,就你这脾气,只有李柏杨不嫌弃。”

夏青霜输了这一局泄气,把手机扔得远远地,坐在沙发上发愣。

外面人都说是她夏青霜高攀他李柏杨,但娶她是他自愿的,又没人逼他。怎么什么都是自己的错,越想越气,骂了句“混蛋!”

然后乖乖进去道歉了。

李柏杨的厨艺非常好,自从结婚,一年不到她长了十多斤,她可是演员,经纪人已经多次勒令让她减肥,但每次李柏杨把那么多汤菜往桌上一放,她就控制不住了。

而且那人还不阻止自己,经常是她爱吃什么做什么。有的剧组伙食不好,饿瘦了一点回家,李柏杨掂掂她胸前的软肉就知道她又没吃好,想着法地给她补回来。

一步一步挪到厨房,打开厨房的移动门,先探进去一个脑袋:“你在干嘛?”

里面的人连头都没抬,盯着锅:“做饭。”

“做什么呀。”夏青霜没话找话。

“鱼。”

“我最喜欢红烧的。”夏青霜望着锅里,好像完全忘记自己来干什么的。

李柏杨突然转过身来,朝她笑了笑:“嗯,就是做给你的。”

夏青霜美滋滋地扒着门,觉得李柏杨肯定是喜欢她的,虽然他嘴上从来没承认过。

“你来干什么?”李柏杨将鱼出锅,装进盘子里。

夏青霜上前,完全忘记自己要道歉这件事:“我来端,我来端。”

李柏杨笑笑,将鱼碗递到她的面前:“小心点。”

夏青霜伸手,摸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烫。”

“我来端,你把门打开。”把手里的盘子稳住,另一只手护住她,防止她撞到自己的碗上。

夏青霜转身,替他拉开门:“壮士,让我来为你开路!”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每天过得没心没肺有点不开心的转身就能忘记似得。

午饭四菜一汤,李柏杨做了个鱼,别的是夏母做的,夏青霜挑挑拣拣把鱼吃到翻肚皮,别的菜没怎么动,她挑嘴,觉得夏母的做的菜没有李柏杨好吃。

放下筷子,望了望冰箱:“我想吃汤圆。”她刚刚看到李柏杨有买一袋水果汤圆,蓝莓馅的。

“还有这么多菜,你吃饭。”李柏杨往她的碗里捡些菜,意思就是不给了。

夏青霜看向她妈,夏母装作没看见,看向他爸,夏父一声不吭只吃菜,她觉得自己特惨。最终没胆子去看李柏杨。

“我就是想吃汤圆。”她不是无理取闹,没结婚前在家时候,就是想吃什么吃什么,为什么嫁给李柏杨之后,想吃个汤圆也要被管着。

李柏杨顺着她毛捋,缓声说:“妈做了一桌子的菜,你不吃多浪费。”说完看着她,眼里没有一分妥协。

知道自己吃不到了,也觉得李柏杨说话有道理,她抵着头把碗里不爱吃的菜捡给李柏杨:“知道了。”

李柏杨摸了下她的头发:“乖。”

夏母和夏父对视一眼,三言两语就把她家闺女摆平了,高手!

再看向李柏杨,眼神更加热情了:“李柏杨你也吃菜。”

吃完饭,夏青霜刷碗,李柏杨跟她一起收拾。

夏母跟夏父站在阳台上往客厅看,满脸欣慰,她家的女儿终于能有人治了!

吃完饭,李柏杨在夏青霜的房间坐了会儿,他东看看西看看,眼里比平时多了点好奇。

他跟夏青霜虽然从小就认识,但两人差了六岁,小时候也玩不到一块去,再长大些他就去当兵了,夏青霜读了电影学院,做了一个十分不知名的演员。去年夏父跟李柏杨的父亲在聚会上突然聊到自己有对单身的儿女,酒兴之时互留了电话,没过几个星期就约上见面了。

夏青霜二十五岁那年,被夏母拉上去相亲,见得第一个对象就是李柏杨。那时他还在部队里,身形高挑,肩膀宽厚,举手投足都是军队里带出来的阳刚气,在娱乐圈浸泡了几年的夏青霜对小鲜肉过敏,一眼就喜欢上了当时的李柏杨。

李柏杨对她感觉也很好,除了太漂亮,别的都很满意。

于是两人又处了一年,就结婚了。

而这一年里李柏杨常驻军队两人见面不超过五次,夏青霜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你看什么呢?”夏青霜洗完手出来,把微凉的手心放在他的脖子里,舔着脸笑嘻嘻,“捂捂。”

李柏杨没躲,指着其中一张照片问:“这是你多大?”

夏青霜有些近视,把眼镜拿了后视线有点模糊:“18吧,好像参加一个选秀节目,这是当时的照片。”

李柏杨:“嗯。”照片里的夏青霜特别明艳,扎着高高的马尾,粉色的卫衣,蓝色的牛仔裤,五官深刻动人,抿着的嘴唇弯起弧度,眼睛又大又亮,在人群里十分好看。

“我好看吗?”夏青霜见他盯着那张看了这么久。

“嗯。”

夏青霜等着他下面的话,没有了,只有一个嗯。

“夸你老婆好看会怎样啊?”夏青霜气到拧他。

文章地址:/Direct7/28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