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有美颜盛世

点击:
第1章 星光背后(一)

雨一直下。

窗边的男人背影修长,单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另一只手握着酒杯,轻轻一晃,深红色的液体互相碰撞,宛如泼溅的血。

苏嫣恍惚的想,那一定是她心口的血。

真疼啊。

她艰难地动了动嘴唇,发出一点可怜的声音:“江离——”

男人回过头,眉峰轻挑,唇角牵起温和的笑:“苏小姐,你又错了。”

他停住,不再说下去,转身缓缓走近。

苏嫣闻到了淡淡的古龙水味道,曾经多么熟悉的香味,如今却是陌生而遥不可及。

鼻子莫名发酸,眼睛涨疼的厉害。

江离又笑了笑,语气带着点儒雅的嘲弄:“从头到尾,你我之间都是一场交易,别失了分寸。”

苏嫣低下头。

她讨厌对人示弱,可在他面前,她始终卑微,永无抬头之日。

“对不起……江总。”她深吸一口气,努力镇定下来:“我知道你现在肯定瞧不起我,我知道不管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是……但是我爱你。”

这句话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一松,许久以来的重担终于卸了下来。

这一场权色交易,他不需要也不稀罕她的真心,所以她小心翼翼地藏起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敢让他发现……她早就动了心。

留在他身边,早就不是为了资源和钱,只是想和他在一起。

就这么简单。

苏嫣攥紧了手,牙齿死死咬住下嘴唇,发狠似的红着眼盯住他:“江总,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对安纯做的那些事情,不止因为嫉妒她比我红比我运气好,更是因为你……你对她不同。”

那个女人什么都不用付出,却能得到江离的心。

苏嫣自认不清白,娱乐圈里,新人为求上位总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所以面对安纯,她心底滋生出最阴暗的恨意。

凭什么?

凭什么安纯可以得到江离独一无二的偏爱?

凭什么别人为了一个小角色陪酒陪笑甚至陪睡,安纯什么都不用付出,却能出演女主角?

江离没有看她,目光落在杯中红酒上,不咸不淡的问:“你雇人造谣安纯被我包养,是因为你爱我?”

苏嫣僵硬地点了点头。

江离扯起唇角:“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眼里,安纯和你这种女人不同?”

苏嫣看着他,脸色煞白。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把她划到了‘这种女人’里面。

她陪了他七年,整整七年,到头来,连姓名都没能留下。

“因为……”江离平静的与面前的女人对视,一字一字,冷静而残酷:“安纯干净。”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女人惨淡的神色,就像在欣赏她的狼狈,“而你,苏小姐,你的人,你的心,你的爱情——”他的指尖微凉,抵住她心脏的位置,微微一笑:“——太脏了。”

*

虚空中的画面暗了下去。

这是身体原主苏嫣的记忆,也是发生在半个月前的一幕。

阿嫣收回目光,低头看向手里的小镜子,审视自己的这一张脸。

凌乱的长发,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口红涂到下巴上都是,妆容极其惨烈……这具身体的主人,早就不能用简单的狼狈来形容。

显然,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半个月里,苏嫣的个人形象一落千丈,先是从前景大好的当红女明星,沦落为网友口诛笔伐的心机婊,最后变成了精神不稳定的疯子。

就在短短几天内,狗仔不止一次拍到苏嫣披头散发在街上游荡的照片,最过分的一次,苏嫣发现有人在拍自己,竟然歇斯底里地指着对方破口大骂,状若癫狂。

这些面目狰狞的瞬间,都被镜头完整的记录下来。

照片发到微博上,#苏嫣发疯#的话题空降热搜第一。

一片嘲讽声中,有网友评论:苏嫣这个样子有点吓人,她不会自杀吧?

他猜对了。

此刻,苏嫣的房间乱七八糟的,纸团和垃圾扔的地上都是,但是床头柜上很干净,只放了一把切水果的小刀,还有一封写好的遗书。

按照原来的剧情,苏嫣会选择在今晚结束短暂的一生。

阿嫣捡起地上一个皱巴巴的纸团,打开来看了看。

白色的A4纸,写满了鲜红的‘脏’字,密密麻麻,整页都是。写字的人下笔时带着一股疯狂的狠劲,笔尖划破了纸张,千疮百孔。

果然,真正逼疯苏嫣的,既不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谩骂,也不是媒体的步步紧逼……追根究底,还是为了那个男人。

一句太脏了,云淡风轻的三个字,足以杀死一个为爱痴狂的女人。

故事很简单。

七年前,刚出道的小姑娘遇见多金又英俊的金主,金主开出条件,摆上价码,小姑娘经不住名利诱惑,轻易上了金主的床。

七年后,小姑娘在金主的力捧和自身努力下,成功跻身当红小花旦之列,可这个时候,苏嫣心里想要的,不是金钱,不是娱乐圈的地位,只是冷情的枕边人。

即使他有别的女人,即使他把她当成玩物。

突然有一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金主找到了他今生唯一的女主角,女孩子叫安纯,不仅容貌出挑,更可贵的是性格清纯不做作,坚强有底线,不同于他身边的庸脂俗粉。

金主走心了。

苏嫣扮演了一名称职的恶毒女配,嫉妒扭曲了她的良心,毁灭了她的智商,她出钱黑金主包养安纯,金主发现后,安排人揭穿了苏嫣的诡计,面对记者的追问,首次公开承认正在追求安纯。

下大雨的深夜,绝望的苏嫣去见他,说出了七年来积压心底的话。

而他说,太脏了。

阿嫣轻轻叹了口气。

一个不聪明,谈不上无辜,可怜可恨的女配角。

一个对所有人冷漠,对心上人宠溺无限的男主角。

这种痴男怨女、情情爱爱的东西,对如今的她而言,已经太过遥远,她既不能感同身受,也没多少兴趣,因此她不同情苏嫣,也不讨厌江离。

她的目的很明确。

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作为已经山穷水尽的女配,化腐朽为神奇,和厌恶自己的线索男主……发生三次不可详细描述的亲密接触。

第一次,对他霸王硬上弓。

第二次,让他对你霸王硬上弓。

第三次,你情我愿。

顺序不可乱。

阿嫣勾起唇,手指慢慢地在镜面上写下两个字。

——这个世界的线索人物,江离。

*

一周后。

天鸿传媒的小陆总生日,大办酒宴,现场星光璀璨,堪比顶级颁奖典礼,半个娱乐圈前来捧场。

黑色的保姆车里,经纪人李姐如临大敌,手心冒着汗,一把抓住身旁女人柔若无骨的小手,压低声音嘱咐:“……苏嫣,这次搞砸了,老天爷也救不了你!待会儿江总应该也在——”

“他一定在。”

穿着黑色低胸晚礼服的女人侧眸,声音轻轻细细:“他和陆世同是邻居,两家又是世交,从小就认识,暗地里较劲了半辈子,表面上可是称兄道弟的,他能不来吗?”

李姐一怔。

车内光线暗淡,阿嫣偏过头,双眸水光潋滟,似有笑意隐隐浮动,如涟漪悄然散开,无声无息的撩拨心弦。

那一举一动,一低头一抬眸,当真风情万种。

李姐暗想,这个神经病发了一阵子的疯,没把脸折腾残了,居然还能颜值回春,也算老天爷发善心……没准,真能翻身。

买水军黑人是丑闻,但是艺人之间竞争那么激烈,谁背后没点小动作?

就算被曝光了,也没到回天乏力的地步。

可得罪了江离,就等于封死了一半的路子。

“总之——!”李姐咳嗽了声,强调:“你进去后,找个机会,好好跟江总道歉,如果安纯在的话,你也当面对人家说句对不起,听到没有?说到底这事儿你不占理,错过这次,你以后想见江总都没机会!我打听过了,江总没有一竿子打死你——呸!我是说彻底封杀你的打算,但你还想混下去,绝对不能顶着得罪过他的大帽子。你态度放的低一点,毕竟你们也有七年的情分——”

阿嫣的手放在车门上,回过头看了一眼。

李姐心头一跳,有点于心不忍:“苏嫣,别怪我对你说话直,江总他摆明了只想跟你走肾,你脑子进水了才会一厢情愿走心,弄成现在这样,说你咎由自取不冤……趁早想开吧,你还年轻,路还很长。”

阿嫣若有所思:“你说的对……”

李姐松了口气:“想通就好。”

阿嫣打开门,半个身子在外面,语气认真:“所以,我不跟他走心了,我只想跟他走肾,来几场男性和女性之间最原始的交流。”

李姐脑子里嗡的一声响,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后知后觉醒过来,往外一看,苏嫣早走的不见人影了。

她内心忐忑,又气又怕,恨不得踩碎脚上的高跟鞋。

“妈的苏嫣你敢今天给老娘发疯试试!”

第2章 星光背后(二)

“江总,安姐还在剧组拍戏,今晚赶不过来了,她让我跟你说一声,真不好意思,明明答应了陪你一起来的……”

西装笔挺的男人低下头,看了眼惴惴不安的小助理,温声安抚:“让你费心了。”

小助理一愣:“……没、没有。”

江离眉眼含笑:“回去告诉安小姐,以后这种小事,打个电话就好。”

他停顿片刻,轻叹了声,语重心长的说:“我尊重她拍戏敬业的态度,但也要注意身体,不能总熬夜。”

他的目光温柔而平静。

小助理不知怎么的脸红起来,心脏越跳越快,几乎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只是默默垂下头,企图掩饰刹那的心悸。

这个人……

斯文儒雅的气质,低沉醇厚的声音,温柔含情的眉眼……对女人来说,全是致命的剧毒。

文章地址:/Direct7/28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