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红豆

点击:
第1章

从酒吧出来,简兮垂着眼沉默不语,平常很少喝,酒量有些浅,稍微抿了几口威士忌,出门的时候微醺。

宽大的驼色羊绒围巾遮住大半张脸,堪堪瞧见一双水润的眼睛,眉目清淡、干净。

他脚步轻松,取出来车钥匙,扶着车门好整以暇地瞧她。

“想不想进一步认识一下?”

话说的意味深长,她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暗示。

简兮迟疑了一下,慢慢抬起眸子。

他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出的话又不像是在开玩笑,手里拎着车钥匙,漫不经心地把玩。

视线没有不礼貌地锁住她,但是一晚上下来,偶尔打量几眼也让她拘束不已。

她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男人,成熟,老练,游刃有余。

总觉得这种人肯定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

跟她完全是处于不同的世界。

“送你回去?”

思绪被打断,简兮这才想起自己盯着他已经呆愣了许久,轻轻移开视线,他那句试探没有得到回应,也未多一个字的勉强。

这种事向来是你情我愿,见惯了名利场、是非圈,早已经屡见不鲜。

女人与他而言怕是也屡见不鲜。

简兮低着头默不作声地上了车,用沉默回绝。

车里顿时安静。

他似乎是耐心用尽,有些疲倦,也懒得再与她周旋。

简兮望着车窗外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望着斑驳闪烁的霓虹灯,望着笔直清晰的行车线,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又一幕不愉快的记忆。

她在家里闷了几天,总也想不明白,有时候越是一个人单独待着,越容易钻牛角尖。

突然厌烦了这种平淡无波的生活,突然觉得自己活得一点儿也不精彩刺激!

简兮觉得自己骨子里肯定也是不甘寂寞的,尤其是如今为情所困、空虚无助的时候,特想找个人,无所顾忌地放任一次……

回去以后又是寂静无人的黑夜,孤燥无味的工作。晚上独自伤心落泪,白天却装作若无其事地与同事玩笑,与上司周旋。

想到这处,眼角有些湿润。

“……去哪……”

她抿了抿嘴唇,内心还有些挣扎,犹豫不定地回应了一声。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表情很意外,侧眼认真地瞧她。

还是要蜕变不蜕变的年纪,抬手举足间隐约带上风情,但是又说不出的青涩,这种多一分风情少一分青涩的模样,拿捏的倒是挺好。

他收回眼,手上果断地打了方向灯,在不远处的叉口转动方向盘,调头往回走。

没有多问也没有多说,神情自若地开车,单手搭在方向盘上控制着,另一手从档位上挪下,自然地放到她膝盖往上几公分的大腿根位置。

单薄的衣料抵不住温热的诱惑,甚至连他掌心细微的茧子碰触所带来的粗糙感都很清晰。

简兮慢慢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着,不想表现的过于明显被对方瞧不起。

他只是放在那,经过允许的,其余没有再多的动作,但是被他触碰到的地方,莫名其妙地酥软无力。

身旁的这个男人,今晚的一言一行都进退有度。除却自己答应他之后才伸手探了过来,其余所有都与她保持安全距离。

他就像静待狩猎的猎人,不急不缓,不紧不慢。

沉稳到简兮有些惧怕。

她应付不了这样的男人。

同时又受不了内心的谴责。

开房间的时候一直垂着头,不想被人看见模样,也不想被他瞧出自己的窘迫。

这大概是她二十几个年头里最大胆的一次,以前从不曾有,也从未想过会有。

家里那边对她从小的教育,就是保守而传统,第一次交男朋友的时候,妈妈从别人口中得知,即使很晚也打过来电话嘱咐。

说交男朋友可以是可以,但是女孩子要爱惜自己,要自重,要知道分寸。

简兮自然不是妈妈那样渴望的克己守礼,但是也断然不会像今天这样破天荒的举动……

第一次被杨明丽介绍过来跟他吃饭的时候,简兮还只自私地想着,找个人吃吃饭、逛逛街,用来打发时间。

她对他没有太多感觉,而他对她似乎也并不热忱。

成年男女相处,因为更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所以总是少一些羞涩激情,很难轻易爱上一个人,等闲也不会轻易去尝试。

所以吃了一次饭便罢了,他那边不主动,她这边因为刚刚失恋,更没心思放在心上。

……

她被搂住腰带进电梯,又被带进房间压在墙壁处。

瞧着眼前不算熟悉,几乎可以说是陌生的男人,手脚都觉得碍事,不知道放在哪里。

她撇开头,只用眼角余光去打量,以为他仍然保持着耐心,定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却忘了,任何男人在这种时候都等不得。

他就像干渴许久,忍饥挨饿的狼。

缠住她,抵,死缠绵,不容退却。

简兮被用力翻过去背对他,拉起腰,弯下身,头埋进枕头里,眉头微微皱起来。

眼睛里聚集了许多的水汽,越来越湿润,神志溃散。

技术很好,无可挑剔,她在他掌控下几乎可以说是无处遁形。

只能无奈地展现男人女人之间最原始的一面。

不过,大概不是自己的人,就不太懂得怜惜,动作上只顾着自己……

第2章

方才很混乱,被他抽丝剥茧一般,衣服扔的到处都是。

随着不断的折腾动作,外套从床头滑落,垂挂到地下。

手机从兜里顺出来,调成了静音模式,静静地躺在地毯上,绿色的小点一直闪烁,显示有消息或者是未接电话。

许久才云消雨歇,她抬手腕的力气也无。

至少在此刻,简兮是被征服了的。

说到底还是她不了解男人,无论是在床上的表现还是身下的尺寸,遇见他之前,自己就像白活了一样。

过程中浑然不觉,现在平复下来,那处隐隐胀痛。

不知道是前奏进行的不好,动作粗鲁时间又久,还是自己本身还不太适应他。

拉被子遮住身子,翻过身背对他。

殊不知这个动作反倒是引起了身后男人的注意,他眯了眯眼睛,意犹未尽地打量。

圆润的肩膀,光滑的后背,纤细的腰身,及腰的长发缠绕掩映,稍微一垂眼就可以尽收眼底。

不知道她这么别扭的模样是玩真的还是故意撩他。

李知前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有意思。

事后谈不上温情不温情。

简兮刚喘过来气,他主动探身过来问要不要帮忙。

怕他真动手清理,赶紧连连摇头。

“我自己来……”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味道,时刻提醒着她方才的肆无忌惮。

简兮望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儿呆,他已经起身去了浴室,哗啦哗啦的水声传来。

害怕他很快就会洗干净出来,而自己一件衣服也没有裹,光溜溜躺在被子里。

赶紧收回视线掀开被子起身,捞起衣服穿上。

已经凌晨了。

有几条未读的消息。

她点开内容看了好久,摸索着屏幕忘记退出页面。

事后再看到这样的消息,谈不上欣喜不欣喜,也谈不上哀伤不哀伤。

如果是前段时间,或许会冲动一把,但是沉淀了这么几天,她已经想得很明白。

只是心中有诸多情绪排解不开。

如果没有今晚这一出,她心里或许会好过一些……

李知前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抬眼就瞧见她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装作什么也没察觉,只是从兜里翻出来香烟,捏着打火机打开门。

“出去抽根烟。”

旋即听到人离开的声音。

可能他什么都看的明白猜的明白,只是轮不到他关心的地方选择不多问。

简兮端着手机走到浴室,瞧着洗手池子里,因为刚刚经历过一场云雨而面色异常红润的自己。

最终还是坚强不到位,眼泪一滴、两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从脸颊滑落下来。

就当作是诀别吧。

她允许自己最后再脆弱一下。

感情一旦经历了太多分分合合,就算再想去挽留,也不复一开始的情深缱绻。

……

也不知道一根烟怎么这么禁得住抽,好半天不见他回来。

她收拾好了情绪,又脱掉衣服洗了澡。

吹头发的时候门外才传来敲门声,这时已经过去抽一盒烟的功夫。

她打开门。

李知前侧身进来,往她眼睛有意无意地扫视了一眼,看出来端倪,不由地摇头失笑,其实是觉得有些可笑。

在简兮眼里,这笑容里满含着嘲讽,她垂下头不做声,只觉得没面子极了。

他在游戏人生,而自己则被人生游戏。

这一夜注定异常难挨,简兮翻来覆去如何也睡不着。

很难想象,身旁躺了个陌生男人,而且占据了一大半的床位,虽然睡姿算得上规矩,但是若有似无的陌生气息萦绕在鼻端,很难让她忽略。

更甚的是自己头脑一热还跟他经历了一场X事。

女人就是这样,第一步踏出去总是艰难,就算当时被撩拨到情难自禁,事后也总要缅怀矜持一下。

一直到深夜才睡过去。

早晨外面的天色还没亮,身边的人就有所动作。

她睡眠不充足,眼下有些浮肿,头也有些发痛。

他甚至等不及她清醒过来,直接欺身上前贴住她。

“……不要……我很困……”

她睁开眼看了看他,偏过去头又闭上眼睛。

语气就像情侣之间女人对男人的撒娇那样,低声絮语。

说完以后简兮自己倒是愣了一下,神志立马清醒,想起来眼前的男人是谁。

文章地址:/Direct7/28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