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总有昂贵物证找我报案

点击:
王汀:我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
那边警察大队又来借她过去破案。悬案啊,什么人证物证都找不到,毫无头绪,只能寄希望于曾帮忙破解过多桩悬案的王汀了。
王汀看了看犯罪现场,将众人都赶出去,然后在电脑桌前坐下来。
“目击者电脑桌,请把你看到的犯罪经过如实招来!”
能和固定资产沟通的女主×警察男主
PS:由于只能和价值2000元以上的固定资产交流,王汀在低价位资产当中口碑极差!
                                                                    
第1章 傲慢与偏见(一)

刚出地铁站,王汀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十一月份的南城,天气是盛夏与寒冬的无缝隙对接。昨天还暖意熏人,今儿便寒雨袭来。冷风裹挟着的冰雨细如牛毛,根根都是冰魄寒针,专门往人骨头缝里钻。

王汀的步伐谈不上轻快。她今天本该在暖融融的办公室窝上一天。难得科长出差了,还以为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为了这美好的一天,她昨晚还特意留了两集网剧没看。

手机铃声响的突兀:“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王汀手中还撑着黑伞,手忙脚乱地点开了绿色的接通图标。林奇的声音急吼吼:“王汀,你到了没有?快快快,真要出人命案了。”

她下意识地就将手机拿远了一点,总怀疑话筒那头的人会火急火燎地跟着声音从手机中冲出来。王汀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有气无力道:“好的,林警官,下地铁了,马上到。”

往左走两百米,已经欢度过百年校庆的南城大学便映入眼帘。民国时期留下来的老建筑,屹立在江南烟雨中,扑面而来的就是水墨画的隽永。唐诗、宋词、元曲乃至明清话本子,似乎个个都像能在里头找到出处。前提是欣赏的看客能够无视这冻死人的鬼天气。

时间是上午十点半,原本应当跟天气一样冷清的女生寝室楼前,此时却如三伏天一样火热。看热闹的人已经站满了寝室楼前的空地,个个都昂着脑袋眼睛不眨地盯着楼顶,丝毫不怕寒风冷雨朝他们脖子里头钻。

有人等得不耐烦了,扯着嗓子抱怨:“到底跳还是不跳啊,大冷的天,遛人玩儿呢!”

身着警服的林奇火冒三丈:“闭嘴!说的是人话吗?真要出事,全都去派出所走一趟!”

楼顶上立着个身穿红色棉服的女孩,年纪约莫二十岁上下,眉清目秀,脸上还带着婴儿肥,正声嘶力竭地喊着:“就因为我穷,我是贫困生,所以你们就能随意污蔑我了?我跳下去,剖开我的心肝肺看看,到底是不是脏的!”

显然不可能,除非是内脏器官病变,否则就是变态杀人狂的五脏六腑看着跟一般人也没有什么区别。王汀对着楼顶上的姑娘叹了口气,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楼下一堆看客,前头站着个身穿鹅黄色大衣的姑娘颇为显眼。姑娘生的不错,一张脸写满了青春无敌,可惜体态不佳,脖子伸的跟笼里的鸡一样:“谁是贼谁自己心里头清楚!丁丽萍,闹死闹活就能装无辜啦?有种真跳啊!这么会装你怎么不去争取上《演员的诞生》啊!”

林奇气得一巴掌呼上了她的脑袋,大有秋风扫落叶的气势:“闭嘴!陈洁雅,再胡说八道,直接拷你去派出所里头反省。——让让,赶紧让让,别都堵着路,消防队的气垫都没办法放了。”

他一转头,看见王汀正朝这边走,立刻小跑迎了上去,对同志散发着春天般温暖:“哎哟喂,王汀,你可来了。”

王汀瞅了眼楼顶上的架势,再扫了眼楼下的热闹,叹气道:“你们应该找谈判专家啊。再不济直接从南城大学拉个心理系的教授来现场疏导也成。找我顶什么用啊。”

林警官立刻朝她作揖,低声央求道:“不不不,就得找你。你实在太重要了。”

见王汀狐疑地打量他,个子足有一米八的警察朝她可怜兮兮地眨巴眼睛,企图卖萌:“姐,我叫你姐成不?赶紧的,就指望你救命了。”

王汀眼睛珠子在他脸上滚了滚,指指他的鼻子,摇头:“算了,谁让我颜控,重点看脸呢。”

林奇赶紧领着她往宿舍楼大门走,深刻表达了自己被翻牌子的受宠若惊:“女神你放心,这次奖金申请我一定给你往高里报。我三俗,我用三俗表达对女神你真诚无邪的爱。”

林奇的同事赶紧过来补位,接了他的班,顺道调侃了一句:“到底是我们小林魅力大,看看,电话一打,仙女就下凡了。”

王汀充耳不闻,微微垂了下眼睫毛,一派不动如山的高人范儿。

被调侃的对象捶了一下同事的肩膀,脚步不停地在前头带路,趁机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眼下这情况看着闹得不成样,事情起因却简单的很。

生活委员从校方领回了班上同学多缴的书本费六千三百块钱,随手塞进宿舍抽屉里,忘了上锁。结果上完自习回来一拉抽屉,发现钱不见了。这又没撬锁又没翻箱倒柜的,女生寝室进个外人都得登记,所以怀疑是内贼。几个丫头说着说着呛了起来,被怀疑是贼的女孩气不过,要跳楼自证清白。

王汀瞅了眼林警官,后者立刻举手讨饶:“就知道瞒不过女神你的眼睛。穿黄颜色衣服的那个,是我表舅家的熊孩子,资深中二期好不了了。我这才下夜班呢,我妈就一个电话把我给拎过来了。”

“这丫头明年还要出国留学呢。万一事情搞大了档案上留下一笔,说不定连出国的事情都黄了。”戴着一杠两星警徽标识的人朝王汀一摊手,浓黑的眉毛皱成了团,十分恼火的模样,“现在的小孩难伺候,又是个小姑娘,打不得骂不得。我跟你说,但凡是个男的,我就上手揍了。”

王汀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两人正要进宿舍楼,那个叫陈洁雅的女生又开始了:“呵,会哭会委屈就了不起啦。装死装活的吓唬谁啊。最恶心的就是这种白莲绿茶婊,装什么人穷志不短的。穷就该认清自己的本分,别没有自知之明。盗窃在四千元以上不满七千元的,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二年。以为装死就能逃脱法律惩罚啦?做梦吧你!”

林奇差点儿气了个倒仰,回头吼了一句:“你闭嘴!”转过身来,他尴尬地朝王汀搓手笑,“这丫头被惯坏了。活脱脱的就是个小公主。”

哟,连法律条文都搬出来了,唱念做打一应俱全,这姑娘挺会给自己加戏的啊。王汀似笑非笑:“林警官对公主有什么误解?”

她脚步一顿,直接绕回了宿舍楼前,朝拿着喇叭的辅导员手一伸:“喇叭借我一下。”

王汀试了下音量,举起喇叭来就朝楼顶上喊:“丁丽萍,你先别跳。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丁丽萍,你要是想控告这个穿黄衣服女生陈洁雅诽谤侵犯你名誉,我愿意给你作证!这儿所有的警察、消防员还有老师跟围观群众都可以给你作证!除了人证,我还有物证,她刚才说的每一个字,我都拿手机录下来了,随时可以作为证据。别怕麻烦,立案程序我陪你走,法院检察院律师事务所我都有熟人。你要告她,一告一个准!”

现场一片寂静,各路围观群众都傻眼了。穿黄颜色衣服的女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你故意恫吓无辜知情群众,企图包庇犯罪分子。哥……她……”

公然昭示办案民警没有执行亲属回避政策!林奇的眉毛差点儿没飞出去,赶紧厉声打断她的话:“举世皆你妈啊,是个男的都是欧巴!乱叫什么,好好配合警方办案!”

王汀没理会快要被自家表妹坑到月球表面的林警官。她长了二十八年,头回从个女大学生口中听到这种话,分外新鲜,简直想要摸个耳勺掏掏耳洞了:“证据呢,姑娘,凡事要讲究证据。谈法律更加要讲证据!”

这话似乎提醒了泪珠儿满天飞的陈洁雅,她手忙脚乱地翻出最新款的手机查起了法律条文。脸上妆都哭花了的女生倏然眼睛一亮,大声念了起来:“如果散布的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即使有损于他人的人格、名誉,也不构成诽谤罪。”

王汀冷笑了一声,手指头一点陈洁雅的脑袋瓜子:“行,非得去牢里头待是吧?我成全你。”

撂下狠话的人大踏步地往宿舍楼走。林奇狠狠剜了自家表妹一眼,立刻紫禁城中小李子上身一般小碎步跟在王汀后头,企图能让对方给自己个好脸。王汀瞅了他一眼,似笑非笑:“林警官,普法宣传工作不到位啊,家属居然是法盲!”

林警官苦笑:“慈母多败儿,全是惯出来的破毛病。这边监控清晰度不够,没能找到嫌疑犯。”

楼道采光的确一般。王汀撇了撇嘴角,没理会他,径直上楼敲了宿舍门,里头探出个泪眼婆娑的脑袋。剪着齐刘海的姑娘眼眶红红,一见身穿制服的林警官就嘤嘤哭出了声:“警……警察叔叔,你让丁丽萍下来吧,那钱我自己垫着就好。”

天就是这样聊死的。

王汀撇过脸去,假装自己跟警察叔叔不是一代人。

林奇沉下脸,语气严肃:“既然都已经报了案,该怎样就怎样。这是我们鉴证科的同事,我们需要搜集证据。你先出去吧。”

女生寝室两台铁架床,四张写字桌,东西摆放有序,布置的颇为清爽明快,就连桌子上的护肤品都放的十分规整。王汀看了眼牌子,十分感慨姑娘们舍得给自己花钱。唯一那张摆着国产雪花膏的桌子,寒酸到格格不入。

王汀扫了眼寝室,叹了口气:“都什么年代了,学校怎么就不能与时俱进,直接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呢。好几十张红钞票,放在哪儿都是目标,也不嫌麻烦。”

林奇立刻大力点头表达真切的赞同:“可不是嚒,存心给我们增加工作负担。哎,女神啊,需要我整个香炉什么的不?我车上就有。全被那死丫头给气的,我都忘了拿。”

文章地址:/Direct7/28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