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神秘总裁夜夜来/与夜晚的你共欢愉

点击:
第1章

“告诉景爷,我老婆绝对干净的,我都没带她出来过,让他放心玩,随便玩。”男人点头哈腰满脸讨好的样子,冲着旁边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助理模样的高瘦男人笑道。

唐酥就这样被陆梓城紧紧的抓在身后,脑子不清不楚,眼睁睁看着这个名义上是自己老公的男人,就这么将自己卖给了别人。

呵呵……

公司资金周转不灵,濒临破产,为了保住陆家的产业,他就打起了自己的主意。

她原以为陆梓城带自己出来只是陪一顿酒,却没想到,他脑子里盘算的是怎么将自己卖给别的男人。

景爷……

谁知道这个“景爷”是不是个又矮又胖又丑的老头。

想想唐酥就泛起一阵恶心。

可是现在的她,身体软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体内一阵一阵的热浪袭来,药效的后劲实在是太强了。

难怪今天陆梓城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自己酒,原来是早就在里面下了药。想到这里,唐酥的心,就如被人深深挖出来扔进冰水里一样,疼中透着寒……

那名助理打量了眼陆梓城身后的唐酥,身材高挑,眉眼精致,这才敛了神情,抬抬手示意将人带进去。

唐酥还没个反应过来,就被被狠狠地推进门内,唐酥颤抖着身想转身离开的时候,门外却已经落了锁。

唐酥手死死地攥紧,警惕的打量着房间,可是什么也看不清。

房间昏暗无比,显得,这里面的主人像是无息的野兽一样。

“脱光了,躺上去。”

蓦然,浴室里传来一道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唐酥身体一颤,更加的紧张,靠着墙壁才能勉强稳住身体。

隐忍着体内的燥热。

她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但是就算是拼着这条命,也得保住自己最后一点尊严。

借着窗外昏暗的光线,颤抖着步伐缓缓挪到茶几旁,从中抽出一把水果刀紧紧地攥在手心中。

唐酥假意将外套脱掉,躺在床上,盖好被子。

抓着水果刀的掌心紧张的全是汗水。

浴室门“砰”的一声被打开。

唐酥身体一颤,本能的紧闭上眼睛,呼吸急促,连握刀的手也不由得更加捏紧了几分。

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走到床边打量了眼床上的唐酥,瞥见她露在被子外的裙角时,不悦道:“我让你脱光了,听不懂?”

抬手猛地掀开被子。

唐酥深呼吸了口气,随即猛地睁开眼,将手中的刀狠狠地刺过去……

第2章

唐酥本以为用水果刀就算伤不了对方,也能威胁一下,让他将自己放走,可是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刀还没碰到那人,手腕就被人紧紧地抓住,狠狠一拧,唐酥的手腕都快脱臼了。

疼得她泪花都出来了,手上的刀也落到了一旁。

男人低头看了眼水果刀,冷笑着挑开,从她刚刚睡着的枕头下面摸出一把枪来。

唐酥看见枪就吓得动弹不得了。

“一把水果刀也想伤人?不如用这个。”

说着,男人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唐酥,打开保险,手指扣在扳机上。

唐酥本能的身子猛地一缩。

她惊恐的看着对方,就连体内的药效似乎都被吓得退却了三分。

唐酥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感觉他如黑暗中的鬼神,没有一丝表情,一双黝黑的眸子像是一柄利刃直射唐酥的心口。

“脱!”

男人冷冰冰的开口。

唐酥闻声身子一抖,颤抖着嘴唇哀求:“对……对不起……景爷,是我错了,求求您放过我,不是我自己想要来的,对不起……求求您……”

男人玩味的看着她,修长的手指划过她那绝色精致的脸,讽刺的笑道:“拿了我的钱,现在还想要装清纯?你不就是出来卖的吗?”

男人冰冷的声音,令唐酥更加的害怕。

嘴唇紧紧地抿起。

心底悲凉一片。

果然,陆梓城是拿了对方的钱,才将自己留在这里。

唐酥还想开口哀求的时候,男人忽然有些不耐烦的将枪口按在她的胸口上,直指心脏的位置:“话,我不想说三遍。脱!”

唐酥闻声死死咬着唇,想要抗拒,可是现在若是拒绝,这人这么残暴,多半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她可以死,可是万一她死了,医院里的妈妈怎么办?陆家人会继续给妈妈治疗吗?

不,不会的。

陆家人能这么对自己,对待自己那长年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母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唐酥闭上眼睛,眼角溢出泪珠。

哆嗦着手解开衣服的扣子。

当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唐酥觉得自己最后一点尊严也被彻底撕碎,被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张开腿。”男人不满意的用枪指了指她娇嫩的腿。

唐酥缓缓的张开腿。

随后是一道刺痛,男人俯身,无比凶狠的强行进入,抽动起来,唐酥刚要喊出声。

就被人用枪抵着头:“我不喜欢女人哭叫,也不喜欢女人跟木头一样躺着不动!”

唐酥硬是将那痛苦带来的呻吟给憋了下去,双手颤抖着环上男人的肩膀,双腿也抬起,缠上男人的腰身。

……

第3章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入目所及的俱是狼狈。奢华的king-size大床上布满欢爱的痕迹。昨晚的男人已经离开了,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好像激烈的一夜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一样。

只不过是……噩梦一场!

唐酥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失声痛哭。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开门的是陆梓城的母亲高萍。

高萍一看见唐酥满身狼狈,衣衫不整,裸露的肌肤青一块紫一块的,当即就指着鼻子骂道:“一夜不回,唐酥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你这贱人怎么还知道回来!”

唐酥颤抖着身子一言不发的进屋,准备上楼去洗澡。

高萍还在客厅骂着:“真是贱人。还没结婚就让我儿子头上戴绿帽子,现在更是夜不归宿,我们陆家倒了八辈子霉了,娶了你这么一个贱人,被人玩烂了的烂货。还是一只不下蛋的母鸡,真是晦气。气死我了。”

中年妇女一直在楼下絮絮叨叨地骂着。

唐酥手紧紧地攥住,继续头也不抬的上楼。

刚到楼上房间门口,正好撞见要出门的陆梓城,一身的西装革履,体面的很,与自己的形象比起来,简直就是最大落差的讽刺。

陆梓城的皮相不错,走到哪儿都是女人喜欢的类型。

唐酥也知道,结婚这么多年陆梓城在外面有过不少女人,但是她一直忍着没有出声。

她感激陆梓城三年前在自己家族破产,父母出意外,而自己又名誉被毁的时候,安慰鼓励她。

是他当初的温柔,使自己看到了一丝生活的希望,才能从接二连三的事故中振作起来,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陆梓城的求婚。

可是她没有想到,结婚之后的陆梓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从来不碰自己一下,每次看自己的时候都带着厌恶的目光,却偏偏还在自己亲戚、父亲故友面前装作好男人,来骗取合作,以此来壮大自己的事业。

直到一年前,她身上的最后一点价值都被榨干,再也不能为他带来任何一笔生意的时候,他选择了彻底无视自己,四处搞女人。

这些,她都知道。

只是因为当初的那一丝感激和愧疚,她才会选择一次次的隐忍,从未提出过离婚。

可是现在……

“我有点事要跟你谈。”唐酥站在门口,挡住他的去路。

陆梓城有些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哦,你回来了,辛苦了,洗个澡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事,有什么想谈的晚上再说。”

说完,男人冰冷的看了她一眼,要从她身边绕过去。

仿佛连碰她一下都嫌脏似的。

唐酥的心更是凉了半截。

他作为自己的老公,却毫不犹豫的选择将自己送上别人的床,就为了换一笔流动资金,现在更是冷冰冰的只有一句“早点休息”。

这样的男人……

这样的婚姻……

自己何必还要苦苦守着?

“我们离婚吧。”

第4章

“我们离婚吧。”女人疲惫地又重复了一遍。

她不想再在陆家耗下去了。

等不到一个回心转意的人,也等不到一场死灰复燃的婚姻,还有什么意思?!

她可以忍受婆婆辱骂是不下蛋的母鸡,可以忍着陆梓城不碰自己,也能忍着陆梓城对自己冷漠,甚至出轨玩女人。

这些她都可以忍受。

因为私心里,她总是觉得是自己对不起陆梓城。理亏的是她,所以她甘愿自己落下这个结局。

她也期盼着,自己安分守己,照顾好这一个家庭,陆梓城终有一天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好好过安稳的日子。

但是……

是人都有底线。

或者说,陆梓城昨天晚上的行为是彻底让她的心死了。

陆梓城离开的步伐顿住了。

他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们离婚!”这次唐酥也不含糊,硬气了一点。

这是她想了一路的结果。

陆梓城脸色变了变,倏地一脸笑意的走上来,将手搭在唐酥的肩膀上。

唐酥在他要靠近自己的时候,下意识的躲了躲。

陆梓城的脸色划过一丝异样,却故意耐着性子哄道:“老婆,你开什么玩笑,我们生活得好好地,何必要离婚呢?如果你是为了昨晚上的事情生气,那我道歉,行不行?”

察觉唐酥没什么反应,陆梓城继续解释道:“你不知道,公司真的周转不灵,这个景爷老是老了点,但是他有钱,你只是被他睡一晚,我们公司就能得到一笔资金,公司能周转,这个家才能更好。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

“呵呵,只是睡一晚?都是为了我?”唐酥一向良好的教养,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不禁崩溃。

文章地址:/Direct7/28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