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黄泉旅店

点击:
楔子

真实与虚幻,就在光明与黑暗的边缘。

第一章 鬼城

黑沉沉的苍穹下,方圆数里内却没有一丝灯火,就连天上的星月也显得格外朦胧。

且,黯淡无光。

如果站得够高,会发现地平线的尽头似乎有霓虹闪烁,人间烟火气扑面而来。但那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被一层透明而无形的结界隔开,遥远而不可触摸。而在黑暗的深处,就算是沉没,也会寂寞无声的消失,根本没有人看得到你。

世界上最大的恐惧正是如此。

不是多么血腥、多么残酷、多么痛苦,而是你在害怕、你在狂喊、你在求助、你想拼命摆脱,可是却无济于事。仿如陷入一个恐怖的梦魇,一个诡异的幻觉,像一个困在坟墓里的活死人,只有你自己,只有你独自品尝着那绝望的孤独。

坟墓也是房子的一种,只不过是给死人住的,没有活人气。那如果这么一大片小区无人居住,和墓地有什么区别?只会更可怕,因为更深、更空,里面能隐藏的“东西”更多吧?

韩冰不知为什么会冒出这个念头,心里一惊。她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因为听说脑波活动太剧烈,容易吸引某些非自然的现象。

可是,她控制不住。

不是她非要在午夜十二点穿过这片有名的“鬼城”,是因为附近的高速公路段出了重大事故,已经封了路。她要么被困在公路上,要么绕过这边回家。

她不想被困,之前听说过,因为这一片警力不足,偶有公路抢劫案发生。她无财,但好歹有一丢丢的色,被劫的话,她宁愿冒险走鬼城。

不过现在,她的信心有点动摇了。或者,留在公路上会更安全?

只是她没有回头路好走了,只好把车大灯打开,令车头前方一片雪亮,哪怕那光明无法穿透更深的黑暗,至少给了她短暂的安全感。

其实所谓“鬼城”,并不是真的有鬼出没的城市,而是指城市和乡村的中间地段开发出的一片住宅区。小区全是别墅式建筑,倒是很漂亮,可惜因为交通不发达,生活不便利,房价又太高,所以买房子的人很少。又因为区域太大,入住率低,实在不安全,到最后仅有的住户也搬走了,导致圆几里内没有人烟。

小区几处出入口的铁门都倒塌了,也没有人看管,从T市到相邻的B市的话,如果穿越小区,路途能近很大一段。但即便如此,这里白天还偶尔有人路过,到了晚上,根本连鬼影子也没一个。有的地方,荒草长得很高很密,若有剧组拍《聊斋》,应该不用特意布景。

于是,这里就成了远近闻名的“鬼城”。

没事,没事,空房子罢了。车子开快点,有歹徒也追不上!

韩冰鼓励着自己,可是手心里却满是冷汗。略一打滑,汽车差点撞上路边的绿化带。猛踩刹车之下,车子嘎然而止。就像,突然死亡。

这是她老板的车,她就是因为送了他回远在T市的家,所以才被迫赶夜路回B市的。而且这车的方向盘太灵敏,她一直开得很不习惯。惊魂未定中,她试图重新启动车子,却发现居然死火了。

她下意识的伸手向车钥匙……

哈!

有一个轻轻的呵气声,在她左耳后方响起,近在咫尺,就像贴在她的脖子上,似乎是幽幽的叹息,又似乎是有什么,正对着她吹气。

瞬间,她浑身冰冷,全然僵住,一动也不能动。

老人们常说,人的身上三把火,头顶、左右肩。遇到怪事莫回头,明火能保你平安。可是就像脖子后面有一条线牵着她,韩冰下意识的回过头去……

后座上,空空如也。

透后车后窗,浓得像一团墨样的黑,似乎向她挤压而来。

她猛地转回身,眼角余光似瞄到一团黑影,飞快地掠过她的车前方。好像是明月前飘过云朵造成的阴影,又像是风影流动,更像是……某件巨大黑袍的边角。

偌大的鬼城,漆黑的夜晚,她一个人。

远处、近处、空荡荡的豪宅就像是阴森的洞口,似乎有不知名的东西躲在暗处窥探,随时把她拖走。周围突然静了下来,死寂得连夏夜的鸟虫鸣叫也断绝了。

整片地区,宛如死域。

除了,刚才那呵气的声音不断回放。

她慌了神,只感觉心脏发出咚的一声响,把全身的血液都收了回来,在胸口形成巨大的恐惧,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就连心脏都要烟花爆炸,冲出胸膛似的。

跑!跑!跑!

她脑海中只闪着这一个念头,奋力启动车子。百万的豪车,不可能凭白无故就死火的,也不可能怎么也打不着。可在湿冷空气的笼罩下,车子就是不动!

“各位大仙,求您们放我走吧!”她低声哀求。

咔!

回应她的,是车前方传来异样的响动。在韩冰粗重的呼吸和如擂的心跳声中,清晰、清脆而刺耳。韩冰吓得差点当场惊叫,抬头望去时,却发现前挡风琉璃上出现了一条小小的裂纹。

没有人、没有器具、也没有风卷沙石,好好的玻璃怎么会这样?

正呆愣着,咔咔的声音持续响起,并愈发尖利,伴随着,裂纹出现了一条又一条,很快就在挡风玻璃上凝成蛛网一样的纹路。就仿佛有个隐形的“东西”拿着尖利的铁器不断敲打,要打碎玻璃,闯进车里似的。

韩冰要吓死了,冷汗如浆。

恐惧,有如鬼怪的利爪,紧紧抓住她的喉咙。她没办法呼吸,只有本能的逃避。周围全是无人的荒芜,也许草丛中会冒出任何可怕的事情,专门等着韩冰,但是她没有选择。

不过她并没能如愿,她忘记车子是自动锁死的了,连撞了几下也没有打开车门。而那敲击声却更大了,挡风玻璃上的裂纹呈几何数量增长,迅速的雪花一片,连窗外的黑暗也阻隔住了。

韩冰死死地盯着前方,吓得无法动弹。

慢慢的,她看到一个女孩的脸自模糊中出现,面容狰狞扭曲,半边脸全是血,眼神中有着令人绝望的神情,正拿着高跟鞋,奋力猛砸着。

救命……救命……

女孩的声音尖利而遥远。

但紧接着哗啦一声,能刺破人耳膜的脆响后,挡风玻璃终于整块碎裂了。

夜风,夹杂着令人作呕的古怪气息扑面而来,热而粘稠,血腥和沉闷。

那女孩伸出手,抓向韩冰。

韩冰吓傻了,根本不能躲,可那女孩却倏然在她眼前消失,就像被什么凭空抓走了一样,只余那惊恐万状的眼神在韩冰脑海里放大。接着,漆黑的鬼城中突然爆炸般升起一团火球。没有燃烧声,但那没办法形容的可怕尖叫和哀号,却自黑暗中传来!

韩冰只觉得有什么撞向自己,刺入她的身体,浸于她的脑海。

尖锐的疼痛不知从何而来,终于令她可以移动。她一手抱住头,另一手胡乱抓着,也不知碰到了什么,车子在这刻却突然启动了,箭一样冲出去,似乎连它也吓坏了。

震动,令韩冰清醒了一点。她努力保持着意识,手忙脚乱地控制着方向盘,既不敢回头张望,也不敢向左右看,生怕有什么东西正爬进来,打碎她最后一丝勇气。

她听到快速而急切的低声呓语,可不知道声音来自何处,似乎……是从她的身体里面、脑海深处钻出来,充塞在空气中。她体会到死亡的恐惧,还有无尽的绝望,好像催命的鼓点一阵紧似一阵地敲着,迫得她无处躲藏。

疼啊,好疼啊!

头就像被劈开了一样,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脑袋中间裂开了一条大缝,有凉风灌进来,眼前的景物也渐渐模糊。

求生的本能令她努力瞪着前方,眼看狂飙的车子到了小区的一个出口,那歪倒的铁门阴沉而犀利,仿佛是着阴阳两界的界碑。

冲出去,就出了鬼城,回到人间!

她猛踩油门,用力之大,似乎脚都要断了。然而,车子却像被一股大力强力拉住,向回猛拽。挡风玻璃早就没了,巨大的惯性把她从车前方抛了出来,直落入铁门一侧的密实草丛中。

只差几步!几差几步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她绝望的想着,努力想爬起来。

周遭的一切她看不到了,也听不到了,只那急促又恐慌的呓语声还在回响。还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吱的一声好刺耳。

韩冰略抬起身子,就见浓黑的夜色中,有两道雪亮的光柱照了过来!那光太强烈了,她本来就无法聚焦的视线中一片炽白。

她要死了吗?地狱还是天堂?

在这刹那,她突然有一丝迷茫,一丝空白,倒忘记了害怕。而当在强光中有一只手伸过来时,她终于爆发出压抑了很久的一声尖叫。

“韩冰!韩冰!是我!”手的主人把拼命躲避的韩冰捞了过来。

那张脸在光与暗的交织中慢慢清晰,俊逸的眉眼中有隐约的微笑,即便是在严肃中都掩不住的、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认出了这张脸的主人……春七少。

第二章 春七少

韩冰从虚脱中醒来。

还没睁开眼睛,大脑就自动工作。开始时,有点当机,只觉得自己是从一片黑暗中突然步入光明。随即,那恐怖的一幕幕快速重现,吓得她蓦然坐起。

“醒了?没事吧?”一声醇厚中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尽管,那个人并没有笑。

“春……总?”韩冰似有点意外,但马上回想起昨晚是被谁搭救的。

不过,“春七少”三个字,不是她这种小职员叫的。而且某人还真配得起这个姓,无论神情和声音,都令人如沐春风。

“您怎么在这儿?”韩冰有点愕然地问,因为她发现这里是自己的家。

“本来应该送你进医院的。”春七少摊摊手,“你昨晚的情况很不好,像是生了大病。可你一直哭闹着要回家,我也没有办法。现在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公司的医疗保险是足额缴付的,看病不需要特别负担。”

韩冰没说话,因为关于这一部分记忆,她有些模糊。但想想,确实有这么回事。

“您照顾了我一夜?”她又问,有点尴尬。

“你一直冒冷汗,说胡话。”春七少无奈地笑笑,“虽然我不算什么善良的人,但也不至于丢下这样的病患,掉头就走呀。再说,员工身体健康,老板才有钱赚嘛。”

文章地址:/Suspense/27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