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九幽天书

点击:
引子:1944年,绝密军事行动

1944年初夏,一队无编号隶属却配备着最为高端军事设备的日军在秦岭之中的一处原始森林中秘密扎营,这一队军人数并不多,大概50人左右,领队的是一名少将,但这名少将并不是这一队日军的最高指挥官。

他们所起到的作用不过是为了掩护和保护其余几个人的行动,一名学者一样的中年人,一名穿着黑色衣服的年轻女人还有一名身着白色长衫的瘦高少年。

中年人很普通,身穿黑色的年轻女人的双眉之间有一朵樱花纹身,只有那个身穿白色长衫的瘦高少年有些奇怪,一张脸白的像是雪一样,没有一丁点的血色,好像刚刚生过一场大病一样,连一双眼睛都透着呆木,瞳孔泛着一种灰色。

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军事要地,而此时日军在中国的战场上已经处处败退,日本军方已经无力挽回失败的命运。大东亚战场将不再是日军肆意胡作非为烧杀抢掠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这一队日军为何要来这一片荒芜的原始森林之中。也没有人知道这一队日军在这里驻扎了多久。

阴历四月初八,同样一队无编号的中国军队开进了这一片原始森林之中,但是这一批军队人数远远超过一个营,配备当时最新的美式装备,令人更加奇怪的是领队的除去一名上校军官之外,还有三名道士装扮的人。

我作为随军的特护医生莫名其妙的被选中加入队,然后又莫名其妙的一起进入这一片荒芜的原始森林。原因还有一点是当时的我懂得一点点的日语。

我和其余的人根本不知道要去做什么,当然不管怎么样不能违抗军令,最为重要的是没去之前就说有3根金条的军饷。前提是要你必须活着回来。

进秦岭之前,长官对部队的人没有做任何的要求,像平时那样去打仗没有任何区别。但从三根金条的军饷来看,凡是人都知道这应该是一次不好完成的任务,很有可能会丢命。

但是再想一想那年头三根金条是什么概念?为了三根金条别说是进原始森林,就是让你扛着红缨枪去打日本鬼子都一群群的人冒死往上冲的。不过当兵三年,哪个不是兵油子,根本不用做任何的要求都知道怎么做。

当时还不知道这帮被选中的人是什么来历,后来才知道参加这一支队伍的人都是命硬的人。在那个年代,经历过三场大战不死的人是兵油子,但经历五场大战还不死的就是命大了。要是经历十次以上的打仗还不死的人那就是命硬如铁了。

不该问的不要问,知道越多死越快。没谁闲自己活得长的。

上校军官来历没人知道,只知道姓蒋,叫蒋断山。因为上校姓蒋,给出的军饷又如此丰厚,很多人都想着这上校的来历是不是很有背景。

那三个道士就很更加神秘了,都是道士打扮又多少有些不同。两个年轻点的一个年级大点,两个年轻点的一个姓张,一个姓毛,老的那个姓易。三个人都不和这一群当兵的说话,就连和姓蒋的上校都不怎么说话。只不过姓蒋的上校对三人的感觉像是对待祖宗一样恭谨,当兵这一群兵油子就更不说了,看看脸色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很快我军便和日军相遇。

两支军队几乎没有做任何的交涉便交火了,由于实力悬殊,战斗很快便结束了。日军死伤41人,那名少将也未幸免在战斗之中被打成了筛子。俘虏6人,其中包括那名学者一样的中年人。而另外那名穿着黑色衣服的年轻女人和那名瘦高少年在战斗之中逃走。

我方虽然军力过多,但不比日军好到那里去,伤60余人。

接下来便是审问,俘虏总共6人,除去那名学者之外其余5人都是日军的军人。审问的过程很简单,并没有花很多的时间。因为5名军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所接到的命令就是保护这三个人的安全,不惜一切代价。其中就包括这名被俘虏的中年学者。

5名日军很快便被处死,命令不是少校所下。而是三名道士之中毛姓中年道士直接出手处死的。接下来便是对那名中年学者的审问。最初的时候中年学者的态度非常强硬,誓死也不肯说出半点秘密。但这似乎根本米有半点用处。

那道士冷冷一笑,什么也没有多说。从袖子中翻出一根黑色的针,手上掐了个诀,便将针直接插进这名中年学者的天灵盖上。

中年学者先是一阵抽搐,然后满头的大汗淋淋,最后头往旁边一耷拉。根本就没有用几分钟的时间,好像就直接死了。这倒没什么,人体的穴位多不可数,死穴全身都有分布,只要是稍微有点真正懂得奇经八脉的医者都可以随便把人扎死的。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忍觉得诡异了,不光是我,连那些老兵油子都一个个的吓得浑身哆嗦。初夏的天并不是很热,但也算不上凉爽,尤其在这荒凉的原始森林之中。

那中年学者看起来分明是死了,作为医生的我很肯定的判断这人在至少有三分钟的时间之内是没有任何呼吸的。但三分钟之后,正当我们所有人都蹊跷的时候,那中年学者突然之间就睁开了眼睛,一张脸变成了金色,眼珠子却是变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

那毛姓的道士哼哼冷笑两声,开口说:“可惜只是一个普通人,要是伊势神宫的人还可以问出点秘密。”

一旁另外的张姓的道士插口说:“师叔还是赶紧问吧,这一般的普通人被您这搜魂针扎一下,坚持不了一刻钟的。”

毛姓道士翻翻眼睛,也不和张姓道士搭话,手上掐了个奇怪的姿势,朝着中年学者眉心一点开口大喝一声。

那中年学者双眼之中的血色闪了闪,叽哩哇啦的便说了起来。听到三个道士一愣一愣的,没有办法语言障碍。这种事不是捏几个姿势能解决的了的。

姓蒋的上校这时候看了我一眼,我知道这个时候是用到我的时候了。连忙过来仔细听,可惜的是那时候我这水平也是有限,也只能听出个大概。真是没弄清楚当时他们怎么没有找个专业的翻译一起跟着前来,难道是因为时间的问题才顺手抓的我?不管怎么样反正这个时候是没有功夫考虑这个事情了。

那中年学者叽哩哇啦说了一堆,听得三个道士一愣一愣的,六只眼睛齐齐瞪着我看,想想刚刚毛姓道士出手杀5个日本士兵的模样,还有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我这心底一股凉气往脑门直窜。

“他说什么?小伙子,别紧张。”反而是那个易姓道士开口了,让人觉得心里一松。

“他说,他说他不是军方的人……”我一边努力的听,一边努力的尽量让自己翻译的准确点。好在这中年学者也没有说太多,说的也没有那么快,大概的意思听了个差不多就是。他不是军方的人,他属于伊势神宫的一个什么司记官之类的,来这里是奉命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问他是执行什么任务!”毛姓道士表情十分的凝重,我连忙翻译过去。中年学者脸色变得绿油油的,简直就像一个死去很久腐败很久的僵尸。

那中年学者牙齿咬得嘎吱作响,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说话的时候浑身都在扭曲的抖动。

“我和樱子……奉命跟随大藏司……来这里……寻找……祖龙长生的秘密……”

可惜我的日语水平实在不怎么样,也不知道翻译的是否准确,偷偷瞄了一眼看到毛姓道士和张姓道士脸色都变了,变得非常的难看,就连那个易老道士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难道是我翻译的有什么毛病?心一下子就悬了上来,这三个老道士怎么看都不像什么善茬,那蒋上校对他们也是恭恭敬敬的。

还是认真的翻译好了,不然这一条小命就悬了!妈的,三根金条还没见到影子!

我这边刚一转头,那中年学者竟然瞪着一双血眼冲着我邪笑!口中嘎吱嘎吱的好像在咬着什么东西,嘴角鲜血直流。

异变突生,险险给我吓死。这他.妈的还是人嘛?打仗见死人多了去了,什么惨烈的场景没有见过?但我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景象,蹬蹬蹬连退两步才站了住,后面一只手抓住了我肩头,我回头一看是易老道士。

“小伙子,不用怕。有我这个老家伙在,就是黑白无常来了也伤不了你分毫。”

若是放在平时我绝对以为这老道士是唬人,可就这时候老道士抓着我的那只手竟然有一股暖烘烘的东西传进我身体里面,刚刚那一个惊吓的紧张竟然瞬间都没有了。

“嘿嘿,老杂毛,别吹牛了。”

突然,那中年学者两只血眼一闪一闪带着一点绿色,竟然开口说话了,而且是一口中国话,只不过有点僵硬。

易老道士蹭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把把我拉到身后,其他两个道士也站了起来,比刚刚还要紧张,尤其易老道士那一双白色的眼仁赫然冒出一层白色的光来。

“千里御魂术?没有想到你们真的还有这种邪术传承!”易老道士冷冷的对着中年学者说,又好像对着另外一个人说。

那中年学者又是一阵嘶哑的疯笑,面目狰狞,周身扭曲,看起来像是一个被提线的木偶。

“老杂毛,你想不到的还多着呢。这种小术在我伊势神宫之中根本算不了什么。”

“哼,果然是伊势神宫!你是伊势神宫哪一宫的?来这里做什么?”张姓道士这时候问道。

那中年学者血眼猛然一亮绿光大盛。望着张姓道士嘿嘿作笑,“天师教张家的人?嘿嘿,来这里做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么?我们刚来还不到七天你们这帮老杂毛就赶到了,风声还真快啊!不过你们就是知道了又如何?这两千多年了,你们不是一样没有找到那东西!”

我站在易老道士的背后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好像两方人早就认识一样,都在寻找一样东西。但是又想这茫茫八百里秦岭原始森林里到底能有什么?难道是什么宝藏么?好像又不是。

“祖龙之秘,岂能让你倭寇染指。你们这帮忘本小贼,为了那本九……几百年都不安分,可惜你们也是竹篮打水,怎么可能找得到。”毛姓道士插口道。

中年学者又邪笑两声,“但是我们找到了线索,天照大神所遗神谕已经被我荒祭大司破解,八尺镜照出了九幽秘境所在。哈哈哈,你们呢?什么线索都没有吧?嘿嘿,大东亚都在我帝国掌控之中,祖龙之秘,那样东西早晚都是我伊势神宫之物,你们就等着吧!”

“狂妄!”易老道士手中的拐杖一顿,一双白色的眼睛里竟然冒出白色的光芒来,比刚才还要强烈。

文章地址:/Suspense/27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