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只绣花鞋/梅花党

点击:
“一只绣花鞋”不翼而飞,“绿色尸体”横陈海滩,“火葬场的秘密”高深莫测,“龙飞三下江南遇险情”,“金陵梅花图的沉浮”……
这些动人心弦的传闻皆与梅花党有关。

“文革”期间,梅花党就像一个幽灵飘荡,令人掩户私议,不寒而栗。 1948年国民党在崩溃前,曾秘密成立一个梅花党组织,其党旨是打入中共内部伺机而起。我党特工人员龙飞曾设法与梅花党党魁白敬斋之女白薇邂逅,潜入南京梅花党党部,试图偷取记有梅花党名单的梅花图,但未成功。

时隔十余年,我核潜艇设计图纸突然外泄,而在一教堂的楼梯上却发现了一只绣花鞋……
[文革]期间手抄本经典著作;东方007开启中国当代悬疑小说之先;京城怪杰为你演绎梅花党的传说;当夜深人静的时刻,你翻开书,突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在岁月的流光面前,真正有意义的是我们经历过的历史。
文革期间,“文字狱”横行,文化荒芜,于是,口头文学不胫而走,手抄版本应运而生,千百万人的手抄文学运动,是中国文学史上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观。
文革手抄本代表作家张宝瑞先生在那个茫茫黑夜里,点燃了一簇簇文明之火!

著名文学家、剧作家 吴祖光 他曾经引领我们走过文化饥荒年代;他开启中国当代悬疑小说之先,被誉为东方的“007”;他19岁创作的《落花梦》被学者称作中国后现代文学的先驱;他还是中国大陆第一位“打入”港台的武侠小说作家;他就是京城怪杰、文坛奇才——张宝瑞。

一、凶手是谁?

大连的夜,幽静极了。

天上的流星偶尔拖着长长的尾巴;无声无息地从夜空坠落;迷人的月亮,睨着拥抱着城市的大海,温柔,慈祥;夜风像个俏皮的姑娘,摇碎了天上的月光,摇碎了天上的繁星。在灯光和月光的映照下,大海撒出一把把闪光的碎银,亮得刺眼。几只海鸥仿佛并不困倦,追逐着海面的碎银,偶尔掀起的浪花微笑着嘲弄着它们的双翼……“

皎洁的月光轻轻泻进市中心一座米黄色的小楼内,二层一隅,大连市公安局侦察处长龙飞正和他的妻子南云熟睡。墙上的日历上清清楚楚地印着:1963年5月17日。

“嘟,嘟,嘟……”写字台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

这铃声仿佛警铃,把龙飞催醒,他一跃而起,熟练地抓起电话。

“我是龙飞,出了什么事?!”

“报告龙处长,在老虎滩公园假山前发现一具女尸,请你马上到现场。”

龙飞放下电话,迅速地穿衣……

老虎滩公园里,死一般的沉寂。这个公园小得可怜,即使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花不了一个小时就能转它一周。公园里有一个土丘,丘顶有个八角木亭,丘上栽满了怪石、花草和翠竹。丘下有一簇簇丁香和灌木,此时正是翠绿成荫,野香四溢。因为这公园的东面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边有一怪石仿佛一只猛虎,跃跃欲试,故称为老虎滩公园。

龙飞赶到现场时,一眼就看见了横在假山下的女尸。这是一个漂亮的姑娘,瓜子型的脸,白得透明,一头乌黑透亮的卷发,活像是刚刚出水的嫩藕。小巧的身子裹着凌乱不堪的浅粉色连衣裙,领口绣着花,配条墨绿色的府绸裙带。龙飞明显地看到她的庄太阳穴上有一血糊糊的伤口,一缕飘发凝结着瘀血。

龙飞的助手肖克走了过来。

“处长,我们仔细检查了现场,发现有脚印往西出公园西门到大街上去了,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我们根据死者和凶手的脚印分析,他们可能是从此门进来的,然后一直坐在旁边的躺椅上,死者死前一定与凶手有激烈的争执。法医刚才检查了尸身,发现死者被奸污,从现有的现象看,可能是凶手将女子奸污后又用石块打死了她。”

“带血的石块找到了吗?”龙飞冷静地问。

肖克摇摇头。“可能是凶手将击人的石块带走了。”

龙飞又仔细地观查了一下现场,然后命令将女尸拉回去,又派人迅速打听死者的身份、住处。

大连市公安局二楼会议室里,老局长梁一民在听取部下的汇报。

肖克正在发言:“从凶手的脚印来看,他穿的是42号天津皮鞋厂制作的皮鞋,可能是个高个子。从躺椅前的脚印和附近的脚印来看,死者与凶手熟识,不然这个女子决不会深更半夜跑到公园里来。可是据法医的检查,发现死者虽然只有20岁左右,但已是一个有着比较长时间性生活的女人,如果她生活作风不严肃,为什么拼命抗拒凶手的奸污行为呢?”

“问得好。”梁一民局长满意地望着这个高身量,大眼睛,深栗色头发的小伙子。然后又把脸转向36岁的龙飞,问道:“小龙,听听你的意见。”

龙飞一直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如今听老局长点他的将,腼腆地笑了笑,说:“我看还不是一般的奸污,哪里有这么顺利的强奸,一定是先把女人砸死,然后奸尸……”

“奸尸?!”几个公安人员异口同声发出疑问。

“对!”龙飞肯定地点点头。“而且从死者身上遗留的污物来看,已经超出了一个男人的容量……”

肖克一听,惊得后退了一步,问道:“处长,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是两个以上男人?……”

龙飞没有说话,用手指狠狠掸了掸烟灰。

正是上午9时,会议仍在紧张进行,这时,公安人员路明和龙飞的妻子、女公安人员南云走了进来。

南云叫道:“死者的下落找到了,凶手也有了一些迹象。”

梁一民给气喘吁吁的南云和路明各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快给我们说说。”

原来死者叫庄美美,住在广州路23号一座小洋楼里,是大连市二中的音乐教师,父母是新加坡的侨商,她自小在新加坡长大,三年前来本市投奔舅舅。原市政协常委李贞,并来此定居。两年前,李贞病死,庄美美便独自生活。据邻居反映,几年来时常有打扮时髦的男人来找在美美。去年夏天,庄美美在街上被一个年轻海员骑自行车撞伤,海员叫门杰,在东风号轮船工作,长得英俊,为人诚恳。任美美喜欢上了门杰,二人常常形影不离。此前有一个叫柳文亭的中年单身汉也在追求庄美美;柳文亭是人民医院的外科大夫,庄美美在看病时认识了柳文亭,以后二人打得火热。在美美认识门杰后便冷落了柳文亭,柳文亭不甘心,天天晚上到庄美美家里来纠缠,弄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有一次门杰打了柳文亭,可是当门杰出海后,柳文亭还上门来纠缠,仿佛中了邪。

龙飞听完南云的叙述,用征询的目光望着梁一民道:“我立即上庄美美家,肖克到柳文亭那里去了解情况。”

梁一民点点头道:“兵贵神速,但也不要打草惊蛇!”

下午,龙飞驱车来到庄美美的住房前,这是一座白俄罗斯式的小洋楼,门前有一株高大的法国梧桐树,枝叶茂密,遮掩着楼上的窗口。龙飞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小楼,中厅陈设整齐,颇有些西化,迎头有一幅西斯廷圣母的油画,地上铺着饰有美丽花纹的纯毛地毯,一排栗色转式沙发,西壁有一架钢琴,南墙前有一张透亮的硬木大写字台,写字台上有一盏维纳斯铜像的台灯,旁边立着一个相框,相片上正是娇美玲珑的庄美美,她抿着樱桃般的小俏嘴,嫣然笑着,真似一个剔透的小玉人,透出一股迷人的风骚。

龙飞来到里间,这是庄美美的寝室,席梦思床,罩着翡翠绒床罩,屋角一个硬木架上摆着一盆塑料腊梅,红梅发技,蒙着薄薄一层尘土。

龙飞又来到楼上,有一间较大的房间,看样子以前是庄美美的舅舅李贞的寝室,两排书柜上挤满了文史资料和文学名著,旁边有一间小书房,书房内有一排绿色沙发,一个精致的小书柜上摆着一些书。墙壁上挂着一幅庄美美在夕晖中的海滩上半卧的裸照。

龙飞仔细地看那书柜中的书籍,只见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内幕》、《一个德国间谍的自述》、《军统内幕》、《中统内幕》、《克格勒内幕》、《色情间谍》、《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等书籍。

“哦,原来这位小姐还有这种爱好。”龙飞皱起了眉头。

门开了,一阵风卷进来,肖克走了进来。

“柳文亭自杀了!”

龙飞听了,吃了一惊,即刻又平静下来。

“我们借查电表,去敲柳文亭家的门,可是敲了半天,毫无动静,于是撬开门过去,柳文亭木在家,桌上有一张他写的绝命书。”说着,肖克把那张绝命书递给龙飞。

龙飞见那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桃李钟情投,伤愈意正酬。无奈苍天意,秋波不行舟。大海啊,让你清洗我的苦闷和恐惧吧!

龙飞看罢,说道:“走,到柳文亭家去瞧瞧。”

雾,越来越浓,几步之外什么也看不见,汽车开得很慢,司机性急地按着喇叭。过了一个多小时,汽车停在一个普通的宿舍楼前,几个人上了五楼,进了柳文亭的房间。

屋内有一股呛人的烟草味,地上狼藉着烟头、罐头盒子。龙飞俯下身轻轻地拾起一个烟头闻了闻,又扔到地上。

肖克道:“经过初步检查,地上只有柳文亭一人的脚印,这脚印和老虎滩凶手脚印相同,也是42号皮鞋鞋印。”

龙飞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从窗台落到屋内每一件细小的东西上面。柳文亭长期独居,37岁尚未娶妻,只住这么一间18平方米的房间。龙飞又到厨房和厕所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

肖克道:“柳文亭很可能热恋上庄美美,当庄美美与门杰邂道,转而爱上门杰后,柳文亭陷入了失恋的极度苦闷中,昨晚将庄美美骗到老虎滩公园,杀害了庄美美,然后奸尸。犯案后又陷入极度恐惧中,索性投海自尽了。”

龙飞问道:“既然庄美美是一个极不检点的女人,想必是与柳文亭相识后就已发生了性关系,柳文亭何必在杀害庄美美后又奸尸呢?大夫一般都用圆珠笔,可是这一纸绝命书却是用钢笔写的,如果柳文亭生前喜欢用钢笔写字,那么屋内怎么没有墨水瓶呢?”

肖克一听,眼睛朝四外瞅瞅:是啊,为什么没有墨水瓶呢?

龙飞和肖克回到公安局时,梁一民局长正在召集专案组的其他公安人员开会。南云正在汇报情况:“那个年轻海员门杰的情况也了解了,他今年23岁,21岁时到东风号轮船当海员,经常出海,如今又随船到坦桑尼亚去了。门杰的父亲门志雄是个老红军,现任618厂厂长,他还有个姐姐在东海舰队文工团……”

文章地址:/Suspense/28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