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灵居

点击:
上海的晨曦,飘散着淡淡的薄雾,人们还沉浸在酣睡中。
“吱”一声尖利的刹车声突然划破了清晨的寂静。一片正在拆迁的废墟上,黄色的大型挖掘机冲上了高耸的土堆,土堆的前下方是一条深十几米的沟壑。司机老李命悬一线。电话铃声响起,凄厉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谁要毁了这里,我就要毁了他”
“轰”的一声巨响,黄色的挖掘机随着那堆高高的土堆一起消失在深沟里。可这仅仅只是恐怖的开始!
夜半出现的鬼歌女、痴情的活死人、通灵的火葬场焚烧工、血腥贪婪的黑巫师、嗜血的鬼婴、诅咒一切的恶灵...她的亲人、朋友、爱人,疯的疯,死的死,下一个又会轮到谁呢?
不要走开,也许下一个故事就会发生在你的身边!

楔子 第一章 接机

上海的晨曦,飘散着淡淡的薄雾,天际已露出些微鱼白色,经过一夜的喧嚣,人们还沉浸在酣睡中。

“吱”一声尖利的刹车声突然划破了清晨的寂静。

一片正在拆迁的废墟上,一辆黄色的大型挖掘机冲上了一座高耸的土堆上,土堆的前下方是一条深十几米的沟壑。

司机老李惊恐的抓着方向盘,冷汗顺着脑门流下。

他颤颤巍巍的挪了挪身子,车身开始出现轻微的晃动,一些沙土也开始纷纷滑落。

老李吓得闭紧了双眼,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动作太大,会连人带车一起掉进深沟里,见了阎王。

本以为捡了大便宜的老李,此时真是悔恨万分。昨晚林总来电话说有一个好差事照顾他,一万块,只要将工地上的一堵断墙推倒就行了。

这样破天荒掉下来的馅饼,老李生怕被别人给抢了去,这不天才刚蒙蒙亮,他就开着那辆宝贝挖掘机来到了工地。

确定了目标就是立在一堆废墟上一堵两米高的断墙时,老李不禁在心里偷笑了几百次,就这样一截小矮墙,不屑一个来回就能给夷为平地了,看来这林总不是喝多了,就是没睡醒,一万块就要这么便宜他了。

他欢快的哼起了黄梅调,手握方向盘,脚踩油门,毫不迟疑的向断墙开了过去。

眼看就要接近墙体时,一道白影从车前飞速的飘过,紧接着方向盘突然失灵,整个挖掘机改变方向,飞速的冲上了左侧的土堆。

老李绝望的瘫坐在驾驶室,窗外有冷风吹了进来,可是穿在身上的衣服仍然被不断渗出的冷汗浸湿。

此时,唯一可以救自己的办法就是等,等工地的工人上班发现他,或者,能有电话,对,电话,自己上衣口袋里不是装着手机吗?老李不禁为这一发现而欣喜不已,看来这回能逃过这一劫了。

他小心翼翼的挪开握着方向盘的右手,去掏口袋里的手机,挖掘机也因为这轻微的动作开始出现晃动。

“老板,来电话了,”手机里真人版电话铃声突地响了起来,老李激动地按下接听键。

“救,救命呀,我出事了,快来人救命”

电话里除了传来急切的呼吸声,其他什么也没有。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人无聊搞这样的恶作剧,老李气急败坏的冲着电话吼道“妈的,老子都要小命玩完了,你还来搞飞机”

“哈哈哈”女人凄厉的尖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你,你是谁”老李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了上来。

“我是谁?哈哈哈…我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谁要毁了这里,我就要毁了他,哈哈哈”

窗外的微风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旋风。

肆掠的狂风卷起废墟上的土黄色沙尘疯狂的撞击着土堆上岌岌可危的挖掘机,大量的沙土开始迅速的滑落下来,挖掘机的整个车身已经明显的向前倾斜开来。

老李怔怔的的盯着手中的电话,电话那头已经挂断。

挖掘机开始出现剧烈的晃动,老李募得惊醒过来,疯狂的晃动着手机,口中喃喃的叨念着“不,不是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什么也不知道,饶了我,饶了我…”

“轰”的一声巨响,这辆黄色的挖掘机随着那堆高高的土堆一起消失在深沟里。

风,停了。一切又恢复了初始的平静。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废墟依旧是废墟,断墙依旧是断墙。

旭日东升,有一缕红色的光映射在矮小的断墙上,霎时将原本发旧变黄的墙体染成了血色,在这片废墟上散发着它独特的魅惑…

黄昏的余晖淡淡的涂洒在虹桥机场的上空,整个机场笼罩在恬淡的橙色里,但机场的繁忙丝毫不因为暮色的来临而变得沉寂,一架又一架的波音客机从天边的尽头飞来降落在停机坪下客,紧接着又载着满仓的乘客匆匆飞向天的尽头。

骆家辉焦急的看着二号舱口,不断的有刚下飞机的乘客三三两两的从里面出来,可却迟迟看不到熟悉的身影。他不停地抬起手腕看表,目光充满期盼的在人群中搜索着。

这一天的到来,骆家辉早在半年前孤生一人踏上这片土地时就开始暗暗期盼了。能够靠自己的能力在大都会上海争得一席之地,并且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将远方翘首期盼的妻儿接到上海来一家团聚,这一梦想支撑着他没日没夜地拼搏在手术台和病房之间,现在梦想终于成真了,作为医院第一把刀,骆家辉顺利的荣升为副院长,并因此获得院方奖励的一套别墅,能在半年的时间里有这样的成绩,怎能不叫人激动。

机场广播里传来温柔的女中音,打断了骆家辉的思绪,一趟由青岛飞来的航班降落在了上海虹桥机场。此刻,青岛,这个名词的含义不仅仅是故乡,更意味着下一秒就能见到日思夜想的家人了。骆家辉不由得紧张的整理了一下新衬衣的领子,又撸了撸被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紧张的盯着从出口出来的每一个人,生怕看漏了。

“爸爸,爸爸”突然人群中出现了小小的骚动,只见出口的尽头,留着齐耳短发的白皙少女正挥动着手臂,松开身边一位皮肤同样白皙的妇人的胳膊,冲出人群,朝骆家辉跑来,身上米黄色的碎花裙伸展开来,像一只萌黄色的蝴蝶,轻盈的飞舞在人群中。

“诗伽,”骆家辉激动地推开挡在前方的人群,一把就抱住了飞奔过来的女儿,“我的乖女儿,想死爸爸了,快让我看看变漂亮了吗?嗯,不错,好像又长肉肉了。“他宠溺的掐了掐怀里女儿的粉红脸颊。

“呀,爸爸坏,又取笑人家了,您不是也长了啤酒肚了吗?来让我拍拍。“洛诗伽腻在父亲怀中,调皮的拍打着。

“看你们这样,哪有父女像你们这么随便的,诗伽,你长大了,可不能再这么孩子气了,快来帮我推行李吧。“徐伽英推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出现在父女的身旁。

“遵命,长官“原本拥在一起打闹的父女俩立马分开,齐齐的对着一本正紧的徐伽英行了一个军礼后,分走了她手中的所有行李。

“真是服了你们,“徐伽英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幸福的看着这对亲昵地父女。

“伽英,快点“

“妈,快点,“洛诗伽和骆家辉双双回过头,对着落单的徐伽英喊道。

徐伽英加快了脚步,追上了父女的步伐,一家三口幸福的朝着停车场走去。

离开机场时,夜幕已经降临。

繁华都市的夜空看不到星星,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将每一处夜景都装点得异常的美丽,无数霓虹灯仿佛天上无数的繁星降落在人间,炫耀着它奢华、迷离的另一面。

如果你要去天堂,请来上海,这里是天使的乐园;如果你要去地狱,也请来上海,这里是魔鬼的天堂。

坐在后座的位置上,洛诗伽渐渐迷失在车窗外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亦梦亦幻,唯美,沉沦。

此时,正在驾车的父亲的声音真实的传来。

“呵呵,诗伽,看傻了吧,美吧,是不是有不真实的感觉。“骆家辉轻松地驾驶着黑色奔驰,看到后视镜里,女儿的痴迷状,调侃着。

“不要说话了,小心驾驶“一旁沉默的徐伽英紧张的抓着胸前的安全带,不忘提醒丈夫。

“放心吧,我可是老司机了,不会出问题的。一会到了市区,我们去下馆子,顺便庆祝我们一家团聚。“

“好呀,下馆子,我可是饿极了,正好可以尝尝上海的美味。“后座的洛诗伽一下就兴奋了起来。

“下馆子太奢侈了吧,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回家,我来下厨做几个家常小菜,你不是也很久没有吃过我做的家乡菜了吗?“仍然紧握安全带的徐伽英插了进来,想要扑灭父女俩的奢侈想法。

“好了,你在家带孩子也辛苦了,今天算是为你们接风洗尘,也代表着我们一家人幸福的上海生活一个良好开端,就奢侈一回吧,嗯?何况我现在也有这个经济实力了,以后我会让你们娘两过上好日子的“骆家辉腾出一只手,轻拍了一下徐伽英紧绷的肩膀。

“啊,小心,手,车”徐伽英惊恐的尖叫起来。

“哈哈哈,上海,我们来啦”骆家辉快乐的打着哈哈,脚下的油门一给力,随着方向盘的转向,车子漂亮的来了个左拐弯,滑进了市区的街道。

车内音响传来花儿乐队的嘻唰唰,伴着父亲的笑声,母亲的尖叫还有洛诗伽的欢呼,消失在光怪迷离的霓虹灯世界里。

这一幕,多少年以后一直出现在洛诗伽的梦里。那里溢满的幸福像酒酿一样让人沉醉,如果时光能够定格,洛诗伽愿意永远停留在那一刻,让后面所有的不幸全部消失掉。

第二章 新居

一家人吃完晚饭,时间就已经到了夜里十点多了。也许是由于一天的长途跋涉,徐伽英显得有些疲倦了,上车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的打起了瞌睡。

骆家辉将空调的风速调小,微微打开了一扇车窗。窗外的风已没有了白天的灼热变得有一丝丝的凉意,吹在身上舒服极了。

后座的洛诗伽也抵挡不住瞌睡虫的侵袭,整个身子蜷缩在座椅上,沉沉的睡去。

车子沿着江边的小路疾驰,驶进了浦东一片新开发出来的别墅区。

穿过一排排法国梧桐的林荫小道,车子停在了一座欧式建筑风格的别墅前。

骆家辉叫醒身边的妻儿,将车上的行李卸了下来,独自将车停进了车库。

文章地址:/Suspense/28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