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夺宝特种兵

点击:
☆、一,三星堆古城

夜,宁静得可怕,只有夏虫“啾啾”地鸣叫着,仿佛是招魂的音符。

月上中天的时候,大团大团的白色雾气从远处飘来,犹如鬼魅般笼罩了整片三星堆古城遗迹。

三星堆博物馆就位于三星堆古城的东北角,那是一幢类似太空飞行物的奇特建筑,螺旋形的底,锥形的主体,直指苍穹的尖顶……

八个穿着深蓝色警服的人匆匆地往三星堆博物馆而去,他们是来自安全局9组的军人。

等待着他们的,是一桩血腥而残忍的抢劫案……

不过,这案子对于这支小队中最年轻的那位,也就是新来的那位22岁的成员“韩逍”而言,却只有说不清的好奇和有趣。

他拍了拍身上的深蓝色警服,抬头望天:哈哈,今天是满月呢,鬼片的制作方有福了!

走在韩逍两步之前的,是一个冷艳逼人的女子,安全局9组的组长“余梦珊”。

余梦珊很高,穿着军靴的时候只比韩逍矮了一个发顶(韩逍绝对不矮),但她也很美,脸蛋清丽、身材一流。只是如此佳人却留着一个男式头,短发根根竖起,让人望而生畏。

余梦珊拿出克色特牌防水手表调了调,现在是21:30分。调完表,她转过身去,和她的队员们对了对表。

韩逍的同事,一个染着金发,俊美却又带着几分淘气的大男孩说:“3000年前,希腊古城特洛伊被称为永远无法攻破的城池。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与特洛伊同一时期甚至更早,一座更加雄伟、高大的城池早已耸立在我们眼前的这块土地上。”

“阿纪,你说的是三星堆古城?”韩逍耸了耸肩。

被称为“阿纪”的大男孩名叫拓跋纪。他点点头:“三星堆古城是一个由众多古文化遗址分布点组成的庞大遗址群,有分工明确的宫殿区、手工作坊区、居民生活区、墓葬区等等。而集中展示三星堆两大祭祀坑出土文物的三星堆博物馆只是遗址群的‘冰山一角’。”

“厉害,厉害,你懂得真多!”韩逍推了拓跋纪的肩膀一把。

拓跋纪神秘一笑:“本来我也不会去关心这些。但为了接下来的卧底任务……那个女的是学这些的嘛!”

“她叫高啥啥来着?”韩逍好奇地问。

拓跋纪得意地打了个响指:“秘密!”

伴随着韩逍和拓跋纪的说话声,他们这支来自安全局9组的小队走上了梯形的城墙……

拓跋纪抚摸着城墙上的泥土,对韩逍说:“你知道吗?三星堆古城墙上甚至允许四辆马车同时奔跑。”

“你可以上百家讲坛了。”韩逍苦笑一声,却忽然看到远处有一道白影飘过,定睛一看,竟是一个白衣女孩。

他立刻拉住了拓跋纪的衣服,提醒说:“这个女的是什么人?怎么半夜三更还到这里来?”

“哪里哪里?”拓跋纪用目光搜索起来。

森冷的月光照耀在三星堆古城遗迹上,说不出的苍凉凄惶,但那个白衣女孩呢?

“她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刚才明明在的。”韩逍嘀咕着,跟着队伍走到了三星堆博物馆的左面。

一扇侧门开了,一个警官站在逆光里面,国字脸,招风耳。

“赵警官您好!”韩逍的女组长余梦珊礼貌地向对方伸出了手。

“余组长您好。”赵警官用力地握着余梦珊的手,脸上的油闪闪发光。

韩逍跟着余梦珊跨过设在博物馆四周的警戒线。前者跟赵警官身边的两个警察交谈了几句,并示意她的队员们赶快跟上。

赵警官带着余梦珊、韩逍他们八个人穿过了一条条展览走廊,来到博物馆中心。

尽管事隔多天,但韩逍还是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他四处张望,发现血被清除掉了,但是一些血渍浸入到大理石地板的缝隙中,而子弹壳碎片的位置上则用黄色的塑料标作了记号,以待鉴识组鉴定。

嗅着石缝中散发出的一丝丝恶臭,韩逍几乎可以听到疼痛的回声,当然,他也可以想象得出博物馆案发当时血流满地的景象。

赵警官带领着大家穿过了又一扇门,进入到一个大厅。大厅里隔开展览区的链锁栏杆外也用粉笔标了一些记号,一个警察蹲在地上做着记录。

看了一眼缝隙里剩下的,用于突显指纹的银色铝粉,韩逍职业习惯地嘀咕了一句:“已经采过指纹了。”

赵警官听见了这句话,淡淡一笑:“但什么痕迹都没找到。”

韩逍看见余梦珊蹲下,从地上捡起一块凹形的碎片,便又自言自语说:“这好像是一枚子弹壳。”

赵警官无所谓地接上了韩逍的话:“这里到处都是子弹壳。”

忽然,余梦珊的卫星手机响了起来,是内线打来的。她按下接听键:“张指挥,您请讲。”

韩逍不知道电话的另一头讲了些什么,就只看见余梦珊的脸色越来越古怪,最后她更是惊讶地大叫起来:“韩逍?派韩逍去?他才刚刚进入我们麟组,没有任何经验,他会把一切都搞砸的!”

麟组是对安全局9组的昵称。

关上电话,余梦珊一本正经地走到韩逍面前:“韩逍,拜你那个在一二五军里当军长的舅舅所赐,现在组织决定把代号为‘月光计划’的任务分配给你。”

韩逍指着自己的鼻子,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要我去……卧底?”

拓跋纪看着他叹了口气:“真可怜,我白看了这么多书,最后艳福还是降临到你身上。”

余梦珊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然后又严肃地说道:“好了,你听着,根据最新情报,现在有一伙来自山口组的日本恐怖份子正在跟踪高语琳,是你英雄救美的时候了。”

韩逍一怔:“啊?”

余梦珊大吼一声:“还傻站着干吗?快开车去!我们会通过你内耳道里的接力式助听无线耳机给你指路,并告诉你高语琳和山口组的情况以及你该如何扮演你的角色。”

“Yes,余美人!”韩逍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拔腿就跑。他明白自己的耳朵里有一个子弹似的东西——虽然从外面的任何角度去看,都不能发现它。

“拜托,出口在另一个方向!”拓跋纪高喊了一声,于心不忍地纠正了韩逍。

……

☆、二,日本武士

夜已深,五彩的霓虹灯闪耀街头,红如玛瑙,碧似翡翠,灿比黄金,尽在风情万种的夜色中,跳跃,扩散。

成都的夜,充满了*和贪婪,充满了四处捕猎的目光和被捕猎的身影。

但成都有的是摩登时尚,也有的是破败残旧——

一条阴森幽暗的小巷。它离繁华的街区并不遥远,但咫尺之间,富裕和贫困构成了两个世界。

一辆高速行驶的白色宝马冲进小巷,以近乎赛车的速度。

随即,又是三辆摩托车以同样的生死时速冲过来,追着前面的宝马不放。

与此同时,宝马的前方也出现了三辆摩托,把小巷的出口给封死了。

“咔!”宝马刹住,车门缓缓打开,走出了一个穿着米色长裙的女孩。她优雅从容地环视了已经停下来的六辆摩托车一圈:“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我?”

“高女士,我们听说研究所已经知道了失窃的‘三星堆宝藏’的下落,希望你能像配合警方那样地配合我们,不要让我们动手逼你。”一辆摩托车上的人开口了,他浓眉毛、大眼睛、塌鼻子,汉语十分生涩。

女孩笑了:“原来是为了三星堆宝藏?呵呵,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高语琳,你可是白风的最后一个学生啊,你真的不知道?”塌鼻子的态度在逐渐变差。他朝着语琳举起右手,手中赫然握着一把E左轮手枪!

语琳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子。

塌鼻子左手一招,有三道人影从摩托车上跳下来,以极快的速度扑向语琳。

语琳的手伸向怀中,再一次探出来的时候已经握住了一把全长157毫米的XR9袖珍自动手枪。

“嗖!”语琳的子弹打向了第一个武士,但对方一猫腰,子弹就从他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一枪不中,语琳又要开枪,但她的手臂已经被第二个武士拉住,子弹飞上了天空。接着,拉住她手臂的那个人用枪柄猛地砸在了她背上。

语琳摔倒在地,嗓子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第三个武士拔出了一把佩刀,银光一闪,就朝着语琳的右手挥下去——他们并不想要她的性命,但控制一个少一条胳膊的人总比控制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容易?

“砰砰!”两声枪响,语琳顺着枪声抬起头,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前方不远处。

月光的照耀下,他的脸轮廓分明: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身周是猎猎舞动黑色风衣。

他的手牢牢地握住一把QSZ92式半自动冲锋手枪,银亮的枪口迎着路灯发出了迷人的反光。

不用说了,风衣男子就是韩逍,他也对自己这个装逼的pose十分满意!

第三个武士看了韩逍一眼,分了下神,语琳迅速地跳了起来,朝着他放了一枪。

对方吃了一惊,侧身倒退一步,子弹射在他身后的墙上,弥漫出一股硝化棉的味道。

“先に杀さこのおせっかいの人です!(先杀掉这个多管闲事的人!)”“塌鼻子”气急败坏地指着韩逍大吼道。

韩逍看了“塌鼻子”一眼,明白他就是组织所说的山口组兵库县的组织委员松本真一。

这个时候,包围语琳的五个武士都反应过来,掉转枪头攻向韩逍。

韩逍左躲右闪,想避开武士们的攻击,但一不留神,左腿已经被子弹的碎片擦出了一道口子。

“他只是个过路人,跟三星堆宝藏没半点关系!”语琳尖叫一声,一边冲向韩逍,一边向着他身边的一个武士射击。

XR9袖珍自动手枪比普通袖珍手枪高出25%的弹头动能绝非虚设,一连串枪响过后,那个武士终究没能躲掉所有子弹,被一颗“漏网之鱼”击中胸部,当场毙命。

韩逍也顺势反身,配合语琳一脚踢在了另一个武士的手腕上,把他的枪踢了出去,然后又放了一枪,把他打死在地。

“你没事?”语琳到了韩逍的身边,闪过了一颗子弹后右手枪响,在射击者的脑瓜上开了一个血窟窿。

文章地址:/Suspense/28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