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塔罗女神探

点击:
第一部 茧镇奇案

楔子

“要算什么?”

“嗯……婚姻。”

那妇人拽紧手里的蜜色帕子,一动不动盯着桌面上的牌,半袖短褂上绣满金绿荷花图案,两只胳膊都垂着,要她洗牌的时候才勉强伸出来。

杜春晓草草将牌摞成三叠,再合到一起,把面上的四张拼组成菱形,心里头却已经在笑:“别怪我讲出不好听的来。”

第一张翻启,逆位的太阳牌,开端倒也有些意思。

“恭喜恭喜,嫁的可是好男人哪!想来当年老的们都赞成这桩婚事吧?”杜春晓刻意不看那妇人的穿戴——翡翠吊坠耳环、珍珠发网、洗到发白的绯红长裙,系五年前时兴的装扮,可见当初确是幸福过的。

妇人也果然勾一勾头,面上泛起一层纤薄的红晕。

杜春晓又翻开中间两张牌,逆位的皇帝与逆位的倒吊人,前者系男权象征,后者可解作明月照沟渠的无奈处境。

她沉默良久,叹道:“今时不同往日了,在家挨丈夫打骂是常有的事儿吧?你性子又弱,不敢说话,终究是忍气吞声的命。只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男人不懂怜香惜玉也就罢了,还把自己的亲骨肉给打没了,实在有些过分。”杜春晓用指尖轻轻抵住“倒吊人”。

“这是怎么看出来的?”妇人不由瞪大一双枯淡的眼眸,欲从杜春晓懒洋洋的表情里探究占卜的秘密。

杜春晓悄悄抹掉嘴角的讥笑,哄说是从牌里看出来的。她又怎能告诉客人,从她跨入荒唐书铺的姿势里便已猜到她近来身子受过重创。更不能告诉她,她一坐下来,不算财运,不算健康,竟头一个问及婚姻,也只能说明婚姻出了问题。

尤其洗牌时不小心暴露的胳膊内侧那几道暗灰疤痕,虽不触目,却教人无法忽视,可见受虐不是一两天的事,偏偏憋到现在才来问卜命运,倘若不是被家里的男人逼入绝境,那可就奇了。她最不能告诉她的是,上个月在河塘边洗衣服的时候已见过对方大腹便便的模样了……占卜就是这样,把玄机都藏得牢牢的,一切归功于牌理,那才是标准神棍的姿态。

翻开最后一张牌,逆位的审判。

看来一切已无法挽回……杜春晓兴奋得双腿打战,她最喜预测客人的未来,里头包含的期待、惶恐,乃至恼恨,都令她甘之如饴。所以,杜春晓清了一下喉咙,开始对那彷徨的妇人施咒。

“哎呀!看来这桩婚事也差不多到尽头了。”她搓了搓手,将审判牌拿起来轻扫自己的下巴,“审判牌嘛,客人也该做出决定了,否则呀,再这样下去,还会更惨。不过……”

妇人没再追问“不过什么”,竟盯着那张皇帝牌不放。

杜春晓见关子卖不下去了,只得自己接话道:“不过呀,您看这张皇帝牌,逆位的,说明有个男人可主宰客人的命运。虽然目前他还见不得光,至于往后能不能见光,可就看客人您自己的选择了。”

这猜测极为大胆,不过杜春晓也不怕砸了招牌,是人命里三分像,每个人的经历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重合,更何况眼前的女子面容清丽,双颊扫了淡淡的胭脂,是极易让男人心动的皮囊,就算现今没有情夫,暧昧的、示爱的,想必也是有的,这大抵亦是她被怒火中烧的夫君打骂的主因。

客人整了整脑后的珍珠发网,将散落的几缕碎发一根根挽回网中,这才露出脖颈下一块蹊跷的红斑。

果然有这回事!杜春晓双眼放光,开始进一步刺探,她将头颅贴近那妇人耳边,好将那吻痕看得更清楚一些,然后压声道:“但凡到我这里来算命的,到头来都会骂我算得不准,因我讲未来的事儿总也讲不准,所以这位客人还得招子放亮,自断自决。对了,切莫做出凶险之事,把男人倒吊起来的原因太多,疾病、横祸、乃至杀人,都是有的。客人一定要沉得住气,水到渠成的事体,不要后来搞得两败俱伤,到时又怨我没算准。”

那妇人急忙点头,桃红腮边两只长吊坠一晃一晃的。

送走客人,杜春晓忙将未翻过的那叠牌拿起来查看,心中暗骂:“娘的!果然刚刚洗牌的时候没收拾妥当,整副牌都是逆向的!”

十天以后,青云镇张银匠家的老婆田氏与教书先生双双失踪,张银匠捶胸顿足,花钱请了人把镇子翻过来找,可传说这两个人是私奔去了外省。

唯有杜春晓知道,田氏和教书先生的尸骨怕是早已沉在贯穿青云镇的那条河塘底下了,因为无论皇帝还是倒吊人,都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

第一章 逆位之塔

〔未来牌,逆位之塔。

房内连呼吸声都已消除干净,黄梦清、黄慕云均在等那关键的谜底……

“秘密就是黄家那几宗命案与白小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您是不瞒也不是,瞒着又觉得良心上过不去,终日惶惶的,也不知晚上可有睡好过……”〕

【1】

对偌大一个青云镇来讲,荒唐书铺真是小到不能再小,地方又偏,租在冯姑婆家老宅旁边那条小巷子里,一旁是烧饼摊,另一旁卖香烛冥纸,倒也神秘。铺面大小只三十余尺,贴墙摆了三个旧书架,歪七扭八排放的几百册书已脏得看不出原色,靠柜台后头竖着根油漆斑驳的廊柱,上头打一枚粗钉,挂着钟锤生锈的西洋时钟,终日滴滴答答走个不停,玻璃罩面上有点点褐污。这样的铺子,大抵除铺主之外,再有人光顾可能也算奇迹。

王二狗的烧饼摊摆得很早,又收得比较晚,可每每他刚开始把甜酱罐子封上盖的时候,书铺的门板便哗啦一声裂开,从门板缝里走出一个脸青唇白,明显睡眠不足的女人,扎了一根粗辫子,穿灰蓝色旗袍,一只手夹着半截点燃的香烟,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把牙刷。

王二狗听到那门板的动静,便拿起放在烘坑上的烧饼,往里边填三块臭豆腐,浇上辣酱,包上黄纸,给那女人送上。女人便把半支烟丢在脚下,用布鞋踩熄,指节被烟垢熏黄的手径直接过烧饼啃起来。

十年来,从王二狗开始在书铺门前摆摊开始,他便天天要如此招呼一位邋遢古怪的书铺女老板。他不清楚此人来历,只知她叫杜春晓,似乎有晚起晚睡的习惯,所以皮肤白得有些不正常。说她不会做生意,勿如讲她不在乎生意,反正这么偏僻的地方,每日来来去去都不见得有三十个人,能进她铺子里买书的就更少。不过这不是王二狗担心的问题,反正只要那三文烧饼钱不少,管她的收入能不能维持生计呢。

“老板,你这烧饼越做越小了嘛。”杜春晓见谁都叫“老板”,哪怕去菜场买颗蛋,都管蹲在竹篮边的老婆婆叫“老板”。

“哪里是饼做得小?是杜小姐你食量大咯!”王二狗笑嘻嘻地把盖了布的面团和香葱盆子往板车上放。讲实话,他实在无从辨别杜春晓生得好不好看,只觉她五官是端正的,可惜常被那龇牙咧嘴的表情给败坏了,身材瘦得像个丝瓜精,但宽松的布袍子却包不住她的前凸后翘,倘若穿点儿好的,搽上口红,保不齐还是个美人儿。可想归想,王二狗面对这么随意潦倒的女子,嘴上却怎么都花不起来,尤其杜春晓现在一张口,臭豆腐味儿和香烟味儿便冲他的脑门翻滚而来,令他恨不能即刻逃走。

杜春晓也不理会王二狗的奚落,只靠在门板上将早点与午饭的“混合餐”吃完,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拿着那支没沾过嘴的牙刷进铺子里去了。

荒唐书铺还是一如既往地灰尘满满,手指头往哪里捻一下都会变黑,唯有杜春晓坐着收钱的那只梨花木柜台油光水亮,是被她自己的袖子擦干净的,只因那地方除了做卖书的交易,还要派点别的用场。

手里那副塔罗又硬又大,四角镶了铂金的边,所幸杜春晓的手掌也厚实庞大,能把牌抓得很稳。随意抽一张出来,笑了,星星牌,看来今天能碰上有趣的客人,再抽一张,死神。

整个下午,荒唐书铺只卖出一本《三侠五义》,其余时间杜春晓都只怔怔看着窗台上滑落的几寸阳光,暖融融照得人想睡。到黄昏时分,她已是饿得前胸贴后背,想去对街的老汤楼叫碗面,又舍不得跑开,怕错过那位命中注定的“贵客”。后来实在饿得受不住,只得跑去隔壁香烛店,找到正打瞌睡的伙计,只说:“姑娘我饿得受不了,劳烦替我去对过儿叫碗面来。”

那面送到荒唐书铺的时候,已经变成面糊了,她也不计较,大口吸食起来,待把汤头喝尽,胃里的馋虫才勉强平息下去,嘴还没擦,客人竟到了。

十七八岁的少女,素面朝天地走进来,穿一身洁白短褂,素花纹长裙,双眸如浸入清泉的墨玉,黛眉樱唇,美得竟有些惊天动地。杜春晓自己是女人,亦忍不住发呆,只觉这客人不像从前活在凡间的,而是从天上走下来的。她暗自纳闷,这么美的姑娘在青云镇上居然没传出名气来,难不成真是藏在哪个金窝里的?

可那少女一落座,杜春晓便恍然大悟,哦,原来已不是黄花闺女了,屁股挨住凳板的仪态浮起些许少妇风情,低眉顺眼的神情里隐约透露艳光,被性事浇灌之后蜜桃初熟的甜蜜气息在书铺中缓缓弥漫。

“要看些什么书?”杜春晓强压激动的情绪,迎上来问她。不知为什么,她能嗅出客人甜蜜以外的血腥味儿来,这味道令她多少还原了一些“兽性”。杜春晓一直认为,人与兽的区别并没有太大,尤其在对欲望与未知事物的追求上头,甚至还远远盖过那些无知的畜生。

少女摇了摇头,拿眼睛盯住桌上翻开的那张死神牌,笑道:“想请杜小姐给算一算。”

“价钱你知道的?”杜春晓目前最关心的还有这个,连续十天都用阳春面打发肚皮的日子她实在是受够了。

“知道,您就帮我算一算吧。”她果真是懂规矩的,当即从怀里掏出裹帕,解开,数了十个银洋给杜春晓。

“要算什么?”杜春晓终于眉开眼笑,叮叮咣咣地把银洋撸进抽屉内,“不过先说好了,算不准不退钱的,我时常算不准的,没砸了招牌那是运气。待会儿讲于你听的话,可别太当真。”

杜春晓喜欢在开工之前摸摸客人的底细,倘若把丑话讲在前头了,对方还乐意挨宰的话,其焦虑和迷茫的程度可见一斑。眼前这位绝世美人儿便是典型,尽管心里惶惶不安,却极度扭捏,压抑得很。

“没关系的。”美人轻声道,“知道您的本事才来的,再说大小姐……”

文章地址:/Suspense/28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