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民国照片里的秘密

点击:
2002年秋,广西柳州。夜总会的保镖凌觉,因为被杀手栽赃而卷入一系列谋杀案件,侦察兵出身的他使出浑身解数,冲出了警察的围追堵截,并与杀手展开了亡命追击。起初在与杀手的较量中他棋差一步,后来他发现杀手的目标其实是几张民国照片……
市区和临近的柳城县山区在48小时内连续发生命案,柳州市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林家卫结合接连发生的几起案件中关联的线索,通过逻辑推理推导出案件的原本面目。
然而当凌、林二人合力破解出照片中的迷底之后,却又发现迷底中隐含着的秘密已经被盗。
照片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幕后的真凶到底是谁?

☆、楔子

楔子

周五的午夜。柳江河畔灯火通明。秋风掠过江面,泛起闪耀的光芒。红光桥上车辆络绎不绝地飞驰而过。

柳州最富盛名的青云小吃街上依旧热闹非凡。马路两旁的大排挡里传出西南特色、激情澎湃的猜拳声。

路边小摊上,匆匆用完不知是宵夜还是早点的浓妆艳抹的美女正焦急地拨打着手机,联系今晚的第一个或者第三个派对节目,希冀能从中觅得可以托付终生的如意郎君;膀大腰圆、锑着平头短发、脖子上挂着尾指般粗大的金项链的老板,搂着如花似玉般的情人进入餐馆,为即将上演的激情大戏储畜一点必要的能量。毕竟,良宵苦短,好景难长啊。

疯狂的年代。疯狂的城市。

住在渔人餐馆二楼、五十一岁的小学教员董昌平,手里握着钢笔正在书房里研读《李宗仁回忆录》。他早已习惯了这条小吃街固有的吵闹环境,他能淡定的在这种喧扰的氛围下批改学生作业或研究历史,一如他父亲能在日军猛烈的炮火轰鸣声中合眼休息。

忽然,客厅里传来一声轻脆的木材爆裂的声音。董昌平慌忙从椅子上蹦起来,转身冲向客厅,同时轻喝一声。

“谁?”

他刚刚冲出书房,一个穿着黑色牛仔裤的男子迎了上来。客厅里漆黑一片,通过书房里射出的光线,能清晰看到该男子有如冰块一般冷酷的脸庞,男子手中握着一支带着消声器的乌黑的手枪指着董昌平。

董昌平有生以来从未真正见识过这样的场面,惊得面如纸灰,双腿剧烈地抖动几欲瘫倒。

在微弱的光线下,另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子走到他跟前,以带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冷冷地说了一声。

“你好。董先生。”

董昌平惊愕地望向戴眼镜的男子。门外又走进来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另一个站在门口的一个大个子弯下腰拾起地上的一件外套,然后再轻轻把房门关上。

戴眼镜的男子凝神望了一眼董昌平后走到书房门口,向里边瞄了一眼说道。

“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坐下来谈吧。”

矮个子男子走进董昌平的卧室,将卧室里的灯打开,然后朝客厅里的人招了招手。重新穿上外套的大个子走过来将董昌平押进了卧室。

进到卧室之后,大个子将董昌平按到床沿上,自己靠着墙壁坐在旁边;矮个子男子靠着床头靠背半卧在董昌平身后。接着,戴眼镜的男子走进卧室,来到董昌平跟前;穿牛仔裤的男子枪口指着董昌平靠在卧室的门框上。

董昌平稍稍镇定了一点。他摊开双手望向房内诸人说道。

“我不认识你们呀,互……互不相识,你们这……这是干什么?”

戴眼镜的男子从梳妆台前拉来一张凳子坐下,悠然取下眼镜,再从口袋中掏出擦镜布,一面擦拭镜片一面说道。

“我很抱歉打搅了董先生你宝贵的休息时间,其实我也很赶时间,我们就直奔主题吧。但我希望你明白一点——你若不诚实,你会承受很多不必要的痛苦。”

董昌平仍是一脸困惑。

他跟前的男子继续说道。

“国民革命军第7军172师直属山炮营黄国淦少尉——他后来化名董路安,是你的父亲。他死前将一张照片交给了你。是不是?”

照片?他们怎么会知道照片的事?照片里的秘密对于这些人有何意义?那个已经失去意义的使命跟他们有何关联?

董昌平脑子里闪过一连串的疑问,胸口一阵绞痛,但他仍极力地掩饰道。

“黄国淦是我父亲,但你说的照片什么的,我不知情……不知情。”

眼前的男子重新戴上眼镜后指了指床头柜上董昌平与妻女的合影说道。

“那张照片董先生你应该知情吧?那位妙龄女郎是柳州人民医院的医生。对吧?你若不诚实与我合作,你女儿将面临生不如死的痛苦。你明白吗?”

董昌平身后的矮个子阴笑着插嘴道。

“我们有个朋友,他今晚没空来。他特别喜欢穿白大褂的女人。”

董昌平愤怒地望向诸人说道。

“你们都是畜牲。”

戴眼镜的男子不急不慢地说道。

“我赞同你的评价。我们这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确与畜牲无异。但是反观阁下你呢?为了保守你父亲的秘密,却也任由灾难落到自己女儿头上,这恐怕与畜牲的距离也不远了吧?你要完成自己的使命,保守秘密是值得赞赏的。就我而言,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很佩服阁下的勇气。可你若放任自己无辜的女儿被牵连进来,受到非人的待遇。恐怕用不着外人来评价,你都已惭愧得无地自容了。”

不。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将照片交给这些恶人,这事关我父亲的荣誉。

想到这里董昌平决绝地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戴眼镜的男子狠狠盯着董昌平的眼睛冷冷地说道。

“我老实告诉你,明年今天一定是你的忌日,这是你的命运,所以认了吧。你交出照片,你的妻子、女儿将毫发无伤。你若坚持与我为难,那我向你保证不超过三天,你们一家三口将会在天堂相见。因为我们不仅知道你的妻子现在在南宁,明天回柳州,还知道你的女儿与她的男朋友住在屏山大道278号53栋1单元503号。”

董昌平背脊一凉,惊得冷汗直冒。

天啊!这是些什么人?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所有的一切?我该如何是好……牺牲我们一家人……它已经没有意义了……父亲啊!我愿牺牲自己以保全你的荣誉,但这些人却拿阿莉和小娟的生死来威胁我。我……我死不足惜,但照片就在这所房子里,这些人一定能找出来。为了这个已经失去意义的使命值得吗?……不。我不能再牺牲无辜的妻子和女儿。父亲,请你原谅我,原谅我。

闪念及此,他绝望地望向戴金丝边眼镜的男子。

第一章  冤家路窄

解放北路的珍尼丝夜总会里人山人海,强劲的Disco音乐震耳欲聋,闪耀的灯光绚丽多彩。

舞池里,男男女女摇摆着躯体尽情地渲泄着富余的精力,颇有末日将至,余则不退的肆意纵情。这也怪不得他们。在夜总会的舞池里,疯狂不是罪,矜持含蓄那叫摆普。他们当中很多人或者今天下午的时候还被老板或领导大骂过一顿,忍气吞生地把头埋进文件堆里,大气不敢多透一口,胸中那口鸟气若再不找地方发泄,估计下礼拜要么炒了老板、领导独上梁山;要么就精神失常被押进龙泉山(柳州龙泉山脑科医院)了。反正,管他呢,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下礼拜再说吧。当然,他们当中也不乏情场失意、急需得到抚慰的受伤的心灵和伺机而动、始乱终弃的荡蜂浪蝶。要知道,市场经济条件下,有需求就会有供给。舞池相当于一个廉价的交易平台。这年头,只要能体面走进夜总会,基本不缺买家。

音乐逐渐舒缓下来,大厅内的灯光也配合着暗淡下来。几束聚光灯射向主舞台和两旁的微型舞台,三名年轻貌美,身材性感火辣,被DJ称之为Dancer的美女劲暴登场。音乐恢复了先前的疯狂。三个美女活力四射,卖力热舞。

客观地说,她们穿的并不算少,但着实令人浮想联翩。所以,可以说真正的性感源自于骨子里透射出的妖艳妩媚,即使你包装得严严实实也能从肢体语言中展露出来。裸露只是性感最廉价的表现方式。

舞池里人们的激情再度被引燃。

☆、第一章冤家路窄

解放北路的珍尼丝夜总会里人山人海,强劲的Disco音乐震耳欲聋,闪耀的灯光绚丽多彩。

舞池里,男男女女摇摆着躯体尽情地渲泄着富余的精力,颇有末日将至,余则不退的肆意纵情。这也怪不得他们。在夜总会的舞池里,疯狂不是罪,矜持含蓄那叫摆普。他们当中很多人或者今天下午的时候还被老板或领导大骂过一顿,忍气吞生地把头埋进文件堆里,大气不敢多透一口,胸中那口鸟气若再不找地方发泄,估计下礼拜要么炒了老板、领导独上梁山;

要么就精神失常被押进龙泉山(柳州龙泉山脑科医院)了。反正,管他呢,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下礼拜再说吧。当然,他们当中也不乏情场失意、急需得到抚慰的受伤的心灵和伺机而动、始乱终弃的荡蜂浪蝶。要知道,市场经济条件下,有需求就会有供给。舞池相当于一个廉价的交易平台。这年头,只要能体面走进夜总会,基本不缺买家。

音乐逐渐舒缓下来,大厅内的灯光也配合着暗淡下来。几束聚光灯射向主舞台和两旁的微型舞台,三名年轻貌美,身材性感火辣,被DJ称之为Dancer的美女劲暴登场。音乐恢复了先前的疯狂。三个美女活力四射,卖力热舞。

客观地说,她们穿的并不算少,但着实令人浮想联翩。所以,可以说真正的性感源自于骨子里透射出的妖艳妩媚,即使你包装得严严实实也能从肢体语言中展露出来。裸露只是性感最廉价的表现方式。

舞池里人们的激情再度被引燃。

大厅的一个角落里,三十六岁的保镖队长凌觉,站在一根水泥柱旁忘情地观赏着右侧微型舞台上的那名美女。他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深陷的眼框在高挺的鼻梁衬托下更显忧郁深邃;一米七九的个头却宽肩窄腰,配合着脑袋上那抹乌亮的发油,在订制的西装映衬下颇有英国伸士的风采,这与其他保镖粗犷彪悍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十多年前,他曾带领手下数十号人穿梭在中越边境的丛林里。后来因为义气用事代人受过,被调回柳钢保卫科。当然,代人受过之事他从未对第三人讲过。哎,好汉不提当年勇。1994年,他与相恋多年的同学结为伉俪,年迈的老母以为这宝贝儿子总算要触底反弹了。可没想到这王八蛋居然商量一声都没有就从柳钢辞职了,理由是不适应柳钢的企业文化,然后立马昂首挺胸走进了夜总会。

文章地址:/Suspense/28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