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遗照上的人在敲门

点击:
第一章 一张黑白遗照

浓墨一样的黑夜,连一弯月牙、一丝星光都不曾出现,刚刚加班回家,进屋后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随便选了一个节目,身体躺在沙发上慢慢泛起困意。正当我刚刚犯迷糊的时候听见“咚、咚、”有人在敲门,我心想大晚上的谁这么没趣跑来打扰人休息,我便喊了句:‘谁呀’门外也没有人回答。

于是我又喊了句‘谁呀?’门外还是没有人答应,我便出走到门口从猫眼向外看去,外面根本没有人。我当时也没多想,关了电视走到卧室正要脱衣睡觉,这时门外又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我停下动作静等门外动静,半响也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心想又听错了?

当时已经困得挣不开眼了,也不多细想,可是在我刚脱鞋的时候门外又传来敲门声。不管是错觉还是谁半夜无聊搞恶作剧,看来我得有必要出去看看了。

等我穿完鞋轻步的走到门口,我趴在猫眼上向外看,却没有人,就连楼道里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这次我没有马上回去,我在门口等,等下一次的敲门声,我要看看是谁大半夜玩这么无聊的恶作剧。等了一会外面还是没有动静,我还是出门看个究竟吧,当我打开门时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个人...她...她不是我死去的嫂子么?

打开门屋里的灯光照在楼道走廊里只看见已经死了八年多的嫂子站在门口,当时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矛盾滋味,我又在楼道里狠狠的跺了好几脚,把声控灯引明,楼道里的灯都亮了,这下子楼道里的灯都亮了,可是在声控灯亮的同时,我面前的嫂子却突然地消失了!

我又对着上下的楼梯看了看,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我刚才眼花看错了?搞不清楚怎么回事正返回屋里时看到地上门口有一张黑白照片,我便捡起照片一看这不是死人的遗照么?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下班回家的时候门口确实没有这张照片的,莫非刚才真有人敲门故意要留给我的?还是有人不小心掉落的?反正照片上的人我也不认识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便把照片朝楼梯下扔了出去,回屋继续睡觉。我走进卧室时却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心里莫名其妙这人是什么时候跑进来的?而且都盖着我的被子睡在床上了。

这人背对着我,看不清她的脸。仔细想想心里开始害怕起来,我刚出去这么一会怎么就有一个人跑到我家而且还钻进我被窝里了,我撩开她身上的被子说道:‘你是哪位了?’床上这人慢慢回过头,我这时才看清她的面容,这...这不就是我死了8年的嫂子么?

嫂子明明死了好多年了,怎么突然又出现?我心里又急又怕还略微还带点兴奋,这时躺在床上的嫂子突然双手拦住我的脖子,我被她这一举动吓得不停的后退。

嫂子突然说:‘叔叔别怕,坐下来’虽然嫂子死了多年,但往日我们嫂叔关系很深厚,但是,她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家?我看着嫂子问道:‘嫂子...你不是死了么?’

嫂子没有回答我,一把把我拽到床上,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寒意。

嫂子的纤手开始慢慢解我的衣扣,这一举动让我琢磨不透,心里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害怕,脑子突然一热想也没想随口就说道:‘咱们...人鬼殊途...不可以的’

而嫂子并没有理会我的话,继续用手在我袒露的身体上慢慢向下游走,这一阵抚摸,摸得我嗓干内热,心跳开始渐渐加快,刚才的恐惧感顿时消失,随之一股精腔热火涌到心口。我闭上眼睛没有阻止嫂子在我身上游走的细手,任由她在我身体上来来回回。

这时突然胸口突然感到沉闷,我睁眼一看,嫂子这时已经趴在了我的身体上。嫂子用手盖住我的眼睛,意思是让我闭上眼,嘴里轻轻说道:‘别紧张’嫂子猛地坐到了我的大腿上,继续抚摸着我。她的身体很轻盈,我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重量,这时一滴水一样的液体滴在我的胸前。

嫂子见我要起身连忙把我按了下去,又用一手遮挡住我的眼睛,接着一滴滴液体滴在我的胸口处,我用手一摸,心想这是什么东西?粘滑滑的,这时我偷偷的睁开眼,这立马把我的魂快要下出来了,骑在我身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嫂子,一个没有头发脸上只有一只张嘴,也看不清是男是女的怪人正擦拭着嘴里不断流出的口水。

我一脚踹开身上的怪物,惊慌失措的往外跑,可是那个怪物一下子抓住了我又把我拽了回来,我正要反抗,这时那个只有一张嘴的怪物又恢复成了嫂子的摸样对我说:‘叔叔你怎么了?’我心里一百个问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眼前突然变化的嫂子,也不知道我当时是被惊吓冲昏了头脑,还是天真童趣的幻想,我说道:‘嫂嫂...我刚是不是...打你了?’

嫂子淡淡的笑了笑叫我赶紧盖上被子别再着凉了,我又哆哆嗦嗦的钻进被窝,嫂子坐在床边整理着头发。但是刚才嫂嫂变化的那一幕仍然刻印在我心里,是我心神不安。

看着我恐惧紧张的颤抖嫂子说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已经是死人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我连忙的点头,我心里就是奇怪啊,你明明都死了,怎么你又突然蹦出来吓唬我干嘛?但是我当时害怕的没敢说,一个劲的不停的点头。

嫂子把侧躺的我推了下让我平躺下,我也就顺着她的动作平躺了下来,她又一次用手遮住我的眼睛,我很不愿意让她用手盖住我的眼睛,但是她却执着反复的要把手遮住我的眼睛,我拗不过她只好乖乖的闭上眼。当我刚闭上眼,脸上便感觉到那一滴一滴的液体滴在脸上,我赶紧睁开眼,只见那个五官只有脸的家伙已经把我的胸膛都破开了,而我脸上的那一滴滴液体正是我胸膛溅出的血,我亲眼看着这难以置信刺激神经的场景差点把我吓晕过去,我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玻璃烟灰缸便狠狠的砸向这个怪物。

“啪”一声,把我终于从梦中惊醒,原来我发现我是做梦,床上被子上洒了一床的烟头,原来是噩梦,我把床铺收拾了一遍便继续躺下,可是这时突然传出两声咚咚的敲门声,这突然的敲门声把我吓了一跳,我又走到门前趴在猫眼上向外看,门外却没人。

我打开门屋里的灯光照在楼道走廊里,光线照射的位置看不见有人存在,我又在楼道里狠狠的跺了几脚把声控灯引明,楼道里的灯都亮了,仍不见有人,在我正要关门返回屋里时居然发现门口地上有一张黑白遗照,我捡起一看顿时头皮发麻,这张遗照...正和刚才梦里出门捡到的一模一样,而且遗照上的人也是同一个。

我想都没想随手把遗照朝楼梯下扔了出去,便回屋继续睡觉,可是刚进卧室居然看到有个人躺在我的床上,我此时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了,怎么梦里的事都变成真的了,我赶紧掐了自己几下看看是不是做梦,但是疼痛感很明显我不是做梦,这是真的,真有一个人躺在我的床上,一想到梦里的场景我的汗不停的往下滴。

我从客厅抓起一把椅子,如果真是梦里的场景,我就狠狠地给他一下,我慢慢的向床前走去,心里不断的给自己加油打气不要害怕,床上这人要说是我的嫂子我就狠狠的先揍她一顿,因为我家就我一个独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哥哥,就连亲戚家也都是姑娘,想到这,不禁的又握紧了手中的三腿椅。

我走到床前便狠狠的砸了下去,这也不用解释为什么要砸她,这深更半夜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你家床上你是什么反应,而且这幅场景又近乎刚才噩梦的情景。

我抡起三退凳子砸着床上这人,可是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这个人越砸匾了,难道不疼?怎么一点疼痛的叫声也没有?

我连忙开灯,才发现床上根本就没躺着人,那是我的被子卷成一团,刚才这没有开灯的情况我误以为是一个人在那里躺着,结果闹了这一出笑话自己都觉得好笑,继续又躺在床上,泛起连连困意,没一会便睡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洗漱完吃过早饭准备上班时,刚一开门就看见一个白色红花的铁盆摆在我家门口,里面一堆烧尽的纸钱灰烬,我心里顿时升起怒气,谁这么缺德居然把给死人烧的纸钱余烬放到我家门口来?一怒之下我一脚踢飞铁盆,撞到对门邻居家门上,纸灰洒落一地,弄的地上一片狼藉,随即对门邻居家出来一个中年男人。

这应该是我刚才踢那破盆子撞到他们家门上惊动了他,刚才是我过于恼怒,但还不至于把盆踢到人家的门上来出气的,人家还以为是什么人抽风呢,弄的我挺尴尬,我挺不好意思的打个岔说道:‘不知道是哪家调皮小孩开这般玩笑在咱们过道摆了一个破火盆子,差点把我绊倒,真不好意思啊,惊动您了。’中年人笑了笑摇了摇头说:‘没事。’

第二章 遗照上的人

我挺不好意思的打个岔说道:‘不知道是哪家调皮小孩开这般玩笑在咱们过道摆了一个破火盆子,差点把我绊倒,真不好意思啊,惊动您了’中年人笑了笑摇了摇头说:‘没事。’

中年人笑了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便回屋关上门。我看人家也没在意我就锁门下楼,感觉刚才这位对门的邻居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我刚走下一层楼梯看到了昨晚那张在我家门口被我扔下去的那张黑白照片,看到这张照片我很是反感,我对着照片踢了一脚,不过我踢开照片后我又把它捡了起来,这遗照上的人这不就是刚才对门邻居的那个中年男人么?

虽说我们是住同一座楼,还是对门的邻居,但我之前并没有见过他,这楼里的任何一家我都不认识,一是我所住的房子是单位给安排的,我搬来才一年多而且很多时候我也只有晚上才回家,二是现在住楼房的邻居们也不像以前住大院平房的邻居们那么爱互相串门走动,邻里之间都很陌生这也难怪我没见过他。但遗照是死人的照片,那这个人怎么出现在遗照上了呢?

虽然很奇怪一个大活人怎么有张黑白遗照,我也没在意把照片扔了,然后便去上班去了,到了单位就找了本杂志假装翻看着,其实昨晚我没睡好,我想偷偷的补上一觉,其他几个同事看样子也没有什么事,在一旁闲聊着前两天本县第四***被停职检查的一个叫四清的警员。

本县辖区的所有**每年都有三至五次要到**培训基地做体能训练,我和四清在那几次培训中见过面也说过几句话。但刚听同事说到他被停职了,困意也随之消失,而我们都是同一个系统的同事我便也过来凑凑热闹。

听同事们说,一个被四清抓过的小惯犯出来后报复四清,劫持了他的妻子最后将她杀害,四清因此疯狂寻找那惯犯,后来那个惯犯被四清找到了,四清因为自己的老婆遇害伤心愤怒之下失手将那个惯犯杀死,当他杀完人后他才明白已铸成大错,精神崩溃就疯了。

文章地址:/Suspense/28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