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血色之雨衣

点击:
第一章 引言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有一天中午放学回家,路上下起了小雨,没带任何雨具的我只能拼命骑车争取早点到家了,途中经过一段熟悉的路口,忽然发现聚集着很多人,原来是一家化妆品店在路旁做促销,雨已经开始变大,但是不见人群驱散,宣传化妆品的喇叭声一遍遍的重复着,好奇心驱使我走到路边,我想往人群里面去看看,却总挤不进去,无奈,只好去化妆品店里看看了。

我走进店里,发现一进门就是一个长长的楼梯,像是办公楼的感觉,我身后,一个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上了楼,二楼一进门就是一个大厅,空无一物,大厅边上是通往露天阳台的小窗户,可以容一个人经过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走近了,然后钻了过去,来到了阳台上,阳台上很宽阔,奇怪的是,天忽然放晴了,地上有一些残存的玻璃碎片,碎片上还有一把紫色的非常漂亮的带蕾丝的花伞,我立刻把伞拿了起来,然后钻出了窗户,又来到了楼下,先前遇到的那个男人正站在楼梯口,他看到了我手中的伞,叫住了正准备往外走的我——

“这里原本是一家婚纱影楼的,自从影楼的老板娘把她亲妹妹叫来给她帮忙之后,没多久她就去世了,然后她的老公和妹妹接管了这家店,改卖化妆品。而这把伞,是先前影楼老板娘最喜欢的道具。”

他停了一下,继续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一打开这把伞,就会看到老板娘站在伞下,这感觉,就像她依旧存在一样,从不曾改变”。

......

或许你会说故事好俗,而且有些地方不合逻辑,但是我要说,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在我多年前的某个雨夜,安睡之后的故事......

第二章 奇怪的皮肤病

痒!痒!痒!

半梦半醒的时候脚踝处又莫名其妙的一阵难言的痒感袭来,像是有一片羽毛在不停的抚着,真是让人抓狂!尤其是在睡觉的时候。我用手挠着那里,力度越来越大,但是痒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了,我不由得坐了起来,摸着让我难受不止的脚踝——好像让我挠破了。我拿着手机,借着屏幕上的亮光,发现那里已经肿了一样,有一个小包,但是不知为什么,忽然不痒了,用手摁了一下,有点硬,好像确实挠破了一层皮,但是没有出血,再看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02:30,听听窗外淅淅沥沥的声音——雨还没有停呢,算了,继续睡觉!

一夜无梦。

早上八点钟,走在路上,外面雨停了,但是还是会有树上零星的水珠打在过往路人的身上,毕竟是深秋了,阴天的清晨显得格外清冷,让人不想出门,我边走边吃着早餐,听着一旁同居一室的小罗的唠叨:“整晚我就听到你挠痒和萍姐磨牙的声音,你们到底还要不要人睡觉呢,明知道我是敏感的人......”

“等等,我有挠了一晚上吗?”我斜眼望着她,强烈的抗议她这种夸张的说法。

“你敢说没有?翻来覆去,你到底哪里的皮痒啊,几天没洗头了?”

“怎么可能!”我很诧异,“只是挠挠痒,有那么大声吗?”

“不是,像是使劲挠头皮的感觉......”小罗郑重的说。

“可能是天气太潮湿了吧,我皮肤本来就不太好,可是不至于那么大声吧......”

我一边匆匆的解释,一边又觉得好笑——我要是真的挠了一晚上的头,恐怕头发早爆掉了。不过,挠头发的声音的确在安静的夜晚是出奇的响,可是,关键,我头皮不痒,倒是脚踝那里,也不至于吵醒了别人吧,边想着,我又瞅瞅自己的脚——毫无异样,任何痛痒的感觉都没有,扑面而来的风夹带着灰蒙蒙的湿气,在迎接一个初冬的到来。

尽管天气不好,但是对于做销售的人来说,一天的时间还是在忙碌中度过了,下班的时候,又下起了小雨,天黑的更早了,坐在地铁里,周围进进出出的人似乎把雨气也带了进来,让人更觉得疲惫,还好我是在终点站下,在站了将近十站终于有位子可以坐下之后,我捶着站的发酸的小腿,看着地铁里的空位子也渐渐变多了,总算,一天也这么过去了。

很多时候,当我们经历了一个从拥挤繁忙到清闲的过程的时候,就会感觉,或许热闹一点反而更有安全感,像此时此刻,地铁车厢里的人越来越少,到了终点站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所在的车厢里基本上也就几个人了,我提前站了起来,准备下车,忽然,耳边响起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空旷却很清晰——“你身上有味道。”

我愣了一下,立刻环视四周,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遇上了变态,但是奇怪的是,我身边并没有人,只有在离我大概两三个人的位置上有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她正起身向车门走来,我身后是一个小伙子,他低着头看手机,戴着耳塞貌似在看视频,小伙子旁边是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小孩子,小孩很调皮,在座位上爬来爬去,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人了,联想刚才声音的沧桑,这几个人都不可能,难道刚刚有人在我身边一瞬间擦身而过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可是,不会连一点脚步声没有吧,自我站起来开始,我也没看到有人从我身边经过,难道我出现幻听了?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我走出了车站,地铁口扑面而来的凉风里夹杂着水汽,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我环顾着周围匆匆来去的路人,感觉像做梦一样——或许是昨晚没有睡好吧。我安慰着自己,向家走去。

回到家里,同室的两个女孩子还没有回来,我洗了澡,坐在床上,望着换下来的衣服,又想起地铁里那个声音——“你身上有味道。”

“变态!”我自言自语愤愤的骂道,回首看了眼挂在洗手间里的雨衣,红色的光泽在强烈的灯光下反而有点变色,窗外的雨声似乎是越来越大了,其实阴沉的天气很适合有一个好的睡眠,今夜肯定安睡到天亮了,恍惚中,我有点昏昏欲睡了。

这时候,门开了,萍姐走了进来,带着一把湿漉漉的雨伞。

“外面雨越来越大了。最近老是下雨。”萍姐把伞放到阳台上,然后走进洗手间。

“安心,你能不能不要把雨衣晾在洗手间里啊,根本干不了!”萍姐抱怨着把我的雨衣拿到了阳台。

“半夜起床去洗手间要吓死人的。”

“抱歉,明天去买个衣钩,挂在阳台上。”我说着躺了下来,

“今晚睡个好觉吧,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好觉?你能睡好觉,我可不行了,你昨晚在折腾什么,皮痒了吗,挠了半天!”萍姐在洗手间里放大了嗓门。

“不会吧,声音有这么大吗?能比得过你磨牙声吗?”我不甘心的喊,然后一下子坐起来看着左自己的脚踝,那里什么异状都没有。

“这和我磨牙根本不想干,你挠了一晚上,沙沙的声音,比小罗的呼噜声还难听!你是不是有什么皮肤病啊!”

“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夸张吗?”我像练瑜伽一般使劲掰着自己的脚,观察着,但是还是没有看出什么来,难不成床上有什么东西?

我下床检查着,但是,一切和平常一样。

“哗啦!”阳台上传来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我走到阳台上,原来是雨衣掉到地上了,看来明天确实该买个衣钩挂起来了,我把阳台门上一个生锈的钉子擦了擦,然后把雨衣小心翼翼的挂了上去,“先凑合一下吧”回身进屋,雨衣隔着门玻璃正对着我的床。虽然我不骑车,但是我觉得雨衣比沉重的雨伞要舒服的多,而且风大的雨天也可以走在外面,我的雨衣是无袖的那种,也更有利于保护自己的东西不被打湿,或许这也是我从上中学之后形成的习惯吧。更重要的是,那种在雨衣下的安全感,反而更让我感觉温暖。

第三章 夜半猜谜

如果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你最熟悉的人把你摇醒,只是为了让你去猜谜语,估计是个人都会气个半死,我今晚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应该说我睡得正香的时候吧,忽然就被一双手给掐醒了,不是掐的脖子,是胳膊。我起身,一个半死不活的声音传来:

“安心,我睡不着了。”

睡眼朦胧的我一听就知道是小罗:“干嘛。难道又是挠痒声音太大啊!”

“不是......我睡不着了。我老是感觉阳台上有人......”

“怎么可能,好端端的,我们大家都在你还怕什么啊。”我转过身去准备躺下。

“我想和你一起睡好吗,我就是害怕。”

我听了她的话感觉好笑——多大个人了还怕这些。不过话说回来,阳台上应该不会真的有什么东西吧,我们在二楼,阳台是露天的,但是通往阳台的门已经锁好了,斑驳的影子映在阳台门边的窗户上,我一瞬间也失去了去阳台上的勇气,再转头看看那边床上熟睡的萍姐,又立刻安下心来——怕什么嘛,你看人家萍姐,睡的多熟!

“好啦,我们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好了”一阵困意又袭来,我往床里面挤了挤。

“你要真的害怕就在我这睡好了。”我侧着身子,闭上了眼睛。

我感觉小罗在我身边躺了下来。

“安心。”她又推了我一把。

“哎呦大姐你有完没完!”我有点火大,不理她继续睡。

“安心,我睡不着,我还是睡不着。”

“......”我不想理她了,索性不说话继续睡觉。

“安心,我睡不着,我睡不着睡不着......”小罗一遍遍喃喃的重复,反而让我困意更浓了,在这种催眠的话语中,忽然小罗提高了嗓门——

“我睡不着!”

“那你去死!”我恨恨的说,

“还让人睡觉吗你!”

“......”

小罗的声音忽然消失了,而我,也陷入先前的梦境,仿佛是要长睡不醒一样,又像是先前和小罗的谈话本身就是一场梦,昏昏沉沉,隐隐听到窗外的风声夹杂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一遍遍的在耳边萦绕一般......

又是一个早上,不过我醒在了闹钟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今早好渴,我起身去洗手间,才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小罗起这么早?”我揉着眼睛来到镜子前,张开嘴,舌苔发黄,脸上还冒出青春痘,果然是上火了。我转身去拿牙刷,又不由得看了看小罗的床——被子也没叠,还真不太像她的风格,联想起昨晚她那胆胆战战的样子,不会吓得一早就出门了吧,再看看萍姐的床,被子也是乱七八糟的,人,也不见了,难道昨晚真的看到了什么?这么一想,我慢慢走近通往阳台的门。

文章地址:/Suspense/28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