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男护士/风流狂医

点击:
第一章 :高考落榜

高考落榜之后,梵江的父亲和母亲两人多日唉声叹气不愿搭理他,而梵江自知理亏,没脸面对父母。两个多月的假期浑浑噩噩,不知太阳如何初生又如何西落,唯有一个从小就喜欢跟他嬉闹的弟弟,梵宇,在那两个月里给他添了几分喜气,去了几分忧郁。

直到他弟弟梵宇也开学了,那天梵江的母亲林江秀上班不在家,唯有梵江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没日没夜的看小说,打游戏。

门开来了,他的父亲梵森回来了,径直走到里屋,对梵江跟前说,江,你出来,我有话给你说。

梵江顿时心悸,他的父亲很少与他谈话的。有什么事情都是由他母亲林江秀来跟他谈,而梵江也是,有什么事情先给他母亲说,他母亲在晚上没事的时候对他父亲说。所以,他与他的父亲之间的代沟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他父亲梵森浓眉小眼睛,一张国字脸,身材魁梧无比约有一米七八左右,长相蛮帅。这点梵江颇有遗传的风格。

此刻梵森坐在沙发上,颇有气势。他把外套脱下,搭拉在沙发上,顿时一股酒气顺风扑来。他父亲喝酒了。

“江,现在都开学了,宇娃子都去上学了,你准备干什么,还窝在那破屋里吗?你也上去吧!”

梵江低头不语。

梵森也没有搭理他,因为他这个儿子他最了解,又道:“好大学咱是去不了。”梵森眼圈通红,可能心情不好,拿起桌子上只有客人来了后才抽的烟,顿时点上了。

梵江的父亲梵森喜欢喝酒,但是从来不抽烟。他只有见过他的父亲和母亲在吵架的时候会抽几口。而梵江以前也不抽烟,自上了医学院之后,失恋了一次,这才慢慢的学会了抽烟。

梵江也是个悟性不错的孩子,听了开头,便知父亲今天会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这时他父亲梵森,长叹一口气说道:“你老子我不是供你上大学,就你考的那点分数。若是你能考上清华,北大”梵森非常郁闷老话重提,继续道:“那你至少也考个山大呀,老子我砸锅卖铁也会供你上学,可你……”

梵森立即又抽一口烟,来缓解凌乱的心情。也许以前教育儿子,拳头和脚就是解决的问题的最好办法。

也许这已经不是梵江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了,本能的反应道:“爸,我知道我考的不好,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您也知道打小我就不爱学习,我现在大了,我可以出去打工赚……”他父亲的话,他终是喜欢反驳,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否则也不会从小就挨揍了。

“啪……”梵森怒极起,狠狠的拍在玻璃茶几上,顿时数条曲曲折折的裂缝延伸到四面八方。

梵江顿时嘴张到一半,又轻轻的合拢,最后一个“钱”给憋了回去。梵江顿时心中咯噔一下,本以为这巴掌打到脸上了。

“你小子,有点出息行吗?啊……老子辛辛苦苦的养你,教你,就是要你现在出去打工吗?啊……你现在能干什么,你什么也不会,去工地盖房子,你没技术,难道你去端盘子,洗完过一辈子吗?啊……”梵森此刻犹如凶神一般,气势压的梵江几乎不能呼吸。梵森此刻早已气急败坏,想不到他的儿子说出如此没有出息的话。

此刻梵江想想那天,他都害怕虽然从来挨打不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如此愤怒的时候。不过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父亲后来,再后来没有多说什么,只撂下几句话。“今天把东西收拾下,明天去送你上学,市医学院,听你舅舅说有山西医大在那有办学点,毕业后拿的是山西医大的文凭。”

“爸,我……”

梵森没有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便回房里睡觉去了,也许真喝的太多了,还是事情已然定型。那时也只有他的父亲梵森自己清楚吧!

第二章 :男护士班

次日

从他们家的县城坐车赶到市里,大概有两小时的路程。一路上梵江心中忐忑不安,昨天他父亲和他的谈话,虽然短暂,但是给他的印象令他无法磨灭。

梵江坐在车后一排,同行的还有他的母亲和他父亲的同事。去医学院上学,他也想过,他的父母都是小县城里医院的医生。父亲梵森是个在当地有名的外科大夫,手术做的非常棒。母亲又是名儿科医生。

从小别人问他长大后,有什么梦想。什么科学家,工程师他都不屑一顾,只说以后长大也要当一个医生。当时医生的含义在他脑中根本没有一个确定的概念,后来梵江喜欢上了计算机,更喜欢美术。可是他父亲却反对他专注那些东西,只说业余生活,爱好爱好就行了。学门正当的手艺才是正道。

也就如此吧,他的父亲便替他抉择了一切,学医。

时间恍惚,树木倒退如飞,继而楼群林立。车子不时穿过繁华的闹市,驶入北郊区,因为医学院便在那。

梵江的舅舅,林江强。已在学院门口等候多时。下车后梵江向舅舅打了声招呼,剩下的就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了。

“哎,大人之间的事怎么那么麻烦!”

等了半天的梵江,终于无奈的拎着抱走开了。也不听他们谈些什么,便向这个以后要上学的地方打量了起来,因为此刻在大门口,首先看到的便是七层高的教学大楼,的确相当宏伟。与学校大门如此贴近,有种泰山压顶之感。楼下就是熙熙攘攘新生开学报道的场面了。

“江”

母亲林江秀唤道。梵江这时才回过神来。“江,你舅舅问你想学什么专业?”

“嗯?医学院不是学医生的吗?”梵江不解的问道。

嘿嘿……这傻小子,父母和父亲的同事,还有舅舅三人围都笑了笑。唯有刚刚回过神的愣头愣脑的梵江,不知所以。

“秀啊!你看看,你看看,你俩可都是医生出身怎么也不给下辈好好讲讲,还亏你俩当年都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林江强笑道。

“哥,你老大不小的人了,还是老样子,爱开玩笑!”梵江的母亲笑骂道。众人又是一阵嬉笑。

“嘿嘿……好啦,不笑了。江,你想学什么专业,跟舅舅说。舅舅给你报名你,一会人多了麻烦。我还等着跟你爸喝几杯去。这样吧,这里不光有临床医学专业,还有针灸,口腔,中医,哦,对了还有护理专业。你看看你想学哪个专业?”

“啊……”梵江本以为只要学了医生就什么都会了,既然想学本事,其他的专业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学临床绝对没错,毕竟父亲就是临床专业的。

无数的思想挣扎,梵江抬头道:“我想学……”只见大人们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的没完没了,根本把梵江阻隔在一边了。

无数的吐沫星子在空中舞来舞去,梵江只听道:“依我看呀,学口腔专业吧,现在口腔医生挺缺的。”说话那人,是梵江父亲的同事。

而他的舅舅,则皱着眉头道:“是啊,是啊,如今很多单位都缺很多稀有专业的人才啊,况且临床专业已经处于饱和状态,就是县级医院都要本科毕业的医生,市级的医院更是要求高,研究生学历……啧啧……如今的世道啊!但是,稀有奇缺的专业就不同。嗯,就学口腔吧。”

“江,你看啥呢!”众人都向梵江望去。只见梵江两眼发直,盯着不远处人群口中,只见一群粉红色的花蝴蝶,飘呀,飘呀!

一个非常动听的天籁之音,甜甜的说道:“欢迎光临,报道处在前方左拐。”

“哦,谢谢”

“哦,不会”

汗,梵森和林江秀心中一阵咒骂,怎么会生出这么没出息的儿子。

梵江也感到杀人的眼神,呼呼刮来。口中连忙掩饰道:“哦,那……那个啥……护士……那……护士……”

“啪……”林江强双手击掌,表情激动道:“哎呀,哎呀呀,我怎么给忘了,今年前半年刚刚毕业了一个班级,你们知道是什么专业吗?”

“啥?”三双期待的眼神。

“哈哈,哈哈,男护士班……就业率百分之九十九啊!有的学生还没有毕业就被预定走了。这可是如今医学界最热门的专业了!”

第三章 :美丽小女友

“对呀”其他三人口中讶然说道。

唯有梵江一人目瞪口呆,不知是明白了,还是同意了,问道:“舅舅,就跟她们一样吗?”手指过去,正是那群身着粉色护士衣服的女学生。

“天,难道以后我也要穿那样的衣服吗?mygod……”

三年后

城南汽车站是通往南边各县市的主要站口,梵江提拉着一大堆的行礼坐在候车大厅,而目光却直直的盯着大厅入口,似乎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人来人往,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影消失,一个又一个人影闪现。梵江开始有点着急了。

“刚还打电话说快到了车站了,怎么好半天都不见人影。哎,这个死丫头,总是爱迟到,等她来了再收拾她”嘴里自言自语道。梵江心中想归想,就怕路上出点什么意外,胡思乱想间。

“江”

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熟悉的声音瞬间触及梵江的中枢神经。梵江讶然转过头,只看女朋友莫筱漾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笑容颠倒众生,眼睛倾国倾城,一身碧绿连衣裙。双手背后正笑笑咪咪的对梵江眨着眼睛。

绿蝴蝶般的飘逸,扑向梵江的怀抱中。

碧绿的高跟鞋,轻轻踮起,就够着了一米八的梵江。柔声细语在梵江耳旁倾诉着:“江,人家在路上又堵车了。所以你的筱漾漾才迟到了,你不怪她吧!”

淡淡的幽香,冲刺着梵江的嗅觉。轻轻拥抱着怀中的温柔。刚刚的怨气瞬间蒸发在候车大厅。

“怎么会呢,我的筱漾漾能赶来送我回家,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呵呵,再说了,迟到是你的专长,美丽才你是的特长,你能站在我的面前,就是厉鬼也成了小绵羊。”梵江轻抚着莫筱漾的面庞娓娓说道。

“讨厌,肉麻死了”一抹红晕悄悄挂起,更显几分娇羞。“嗯……不过呢,我喜欢。”莫筱漾一脸幸福的看着眼前相恋了两年的男友。

“呵呵,臭丫头。来坐下吧,再聊一会,我就要上车了!”梵江拉着细滑若玉般的小手。

“江,回家到后,你必须要给我打个电话哦。知道你回家了,我才放心。”莫筱漾叮嘱道。

“嗯,遵命,老婆大人!”梵江立即应声答道。

文章地址:/a/dushi/2018/0309/27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