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都市邪侠

点击:
第001章 白领妹妹

“你叫沈浪?”

把一张单薄的履历表看了半天,对面那个戴眼镜的美女终于抬起头问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沈浪差点要翻白眼,心道,报名表上写得明明白白,典型的明知故问,美女也不能免俗。不过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本少爷就——再多看你一眼好了!

沈浪那双邪恶的眼睛乱瞄,只见该美女制服的衣领处隐隐露出一道黑色的蕾丝花边,缠缠绕绕的消失在衣服深处,黑色的蕾丝越发衬出肌肤的雪白,加上如画的眉眼,着实让沈浪赞叹不已,不愧是高级酒店的美眉,连内衣的选择都透着品质!

美女坐在桌子后面,而高高大大的沈浪站在前面,可怜那眼镜美眉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严重走*光了,峰峦起伏,白洁无暇,真是千般胜景尽收眼底。

沈乱觉得自己真是不虚此行,可恨他这个伪君子真流氓,竟然深谙取舍之道,并不把视线一直停留在风景秀美之处,不时微微一笑,告诉眼前那美女本人在认真听你说话。

眼镜美女又上下打量了沈浪几眼,嗯,体格还算健壮,由于身形高大,略微显得有些瘦削,不过倒还顺眼,甚至可以说很帅气,只是那双眼睛似乎贼溜溜的,看得人好不自在,似乎要把别人看透似的……美女下意识地直了直身子,这个小小的动作让沈浪大叫可惜,两只小白兔就这么不翼而飞了,峰峦胜景被那淡蓝色制服堪堪遮掩,不过那鼓鼓高耸之态更是惹人遐想。

美女继续问道:“你有健康证吗?我们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对工作人员要求很高的。”

“有,有啊。”

沈乱忙不迭答应道,继而掏出来递过去。靠,这玩意可是刚办的,虽然是友情价,可也花了本少爷十五块大洋的成本费呢!

美女接过健康证看了一眼又放下,由于材料质地和做工都很好,美女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会开车吗?”

“会!”

沈乱回答得很干脆,不过心里在想,摩托车算不?

“嗯,那好吧,先留下干一个星期试试吧,工资每月1500,管一顿晚饭,不管住。”

“谢谢啊!”

靠,我谢谢你的那道沟!

“行啦,到后厨报道去吧。”

沈浪答应一声,准备出去,不过刚走了几步,却忽然回头,自以为很帅地道:“姐姐怎么称呼啊?”

眼镜美女愣了一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道:“我叫宁萌……”

沈浪大叫道:“谢谢宁姐,我以后还会继续谢你的!”

当然,还是谢谢你的那道沟!

不过,沈浪也只是这么想想,如果让他来真格的……他还真的不敢,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事实上,沈浪还是一个比较纯情的闷骚,他喜欢一个姑娘一直持续了5年,虽然没有达到对其他姑娘目不斜视的境界,不过能做到“守身如玉”已经难能可贵了。

宁萌当然不知道沈浪在谢什么,心里还以为他很有礼貌呢,不由得对沈浪生出一丝好感,如果让她知道沈浪在谢什么,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桌子上最重的东西砸向沈浪。

沈浪感叹,真是天佑本少爷啊,刚丢了一份工,现在又找了一份,还是补齐三份工,大好的晚上可不能浪费。

之前那份工作从晚上六点到凌晨一点半,虽然钱不少,可是沈浪感觉实在扛不住,劳动量大是次要的,关键是缺乏睡眠,辞了。

现在这份工从晚上七点到十一点,干杂活,拉货,搬货,总之就是围着厨房转,每月1500块虽不多,不过麻雀再小也算肉不是?况且,这里的美眉数量大质量高,眼睛不受委屈,省做眼保健操了。

回味着刚才那眼镜美女宁萌的胸前风光,沈浪乐滋滋地去后厨报道了。

沈浪很穷,穷到了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地步,他是被一个驼背老头养大的,在沈浪16岁那年,驼背老头也丢下沈浪不管,凭空消失了,对,就是凭空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尸骨无存,人间蒸发!

沈乱只能自力更生,辍学打工。

沈浪在这个城市独自生存已经多年了,都市是个变色器和大染缸,当初那个淳朴的少年已经像驼背老头一样人间蒸发,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尝尽人间辛酸冷暖的都市游魂,有贼心没贼胆、有贼欲没贼钱的伪流氓。

沈浪上过两年武校,开始的时候凭着自己的小身手到剧组当替身,或者给人当保镖,可是等他浑身是伤、差点丧命却被一脚踢开的时候才发觉现实和社会的残酷。之后他只好干点轻活,养了两年才算是基本上让身体恢复到从前的水平。为了生存,为了自己喜欢了5年的女孩,沈浪不得不拼命工作,同时兼三份工,由于没有学历没有技术,沈浪只能做一些体力活,刚才这份工大约是沈浪能找到的最轻松的一份了。

找厨房领班报了道分配了任务,沈浪正准备开始工作,不料手机响了。沈浪拿出来一看,是林予的,哇,眼泪哗哗的,林妹妹难得主动打一次电话啊。

沈浪虽然喜欢林予5年了,却不敢轻易开口,因为他清楚两人的距离,一个是潦倒的打工仔,一个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不过沈浪倒是改不了口上花花的毛病,平时一有机会就用开玩笑的口气旁敲侧击。

“老婆,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快想死你了。”

对面一听开始咆哮:“沈浪,你给我去死!你怎么老是这副德行?吊儿郎当的,小心将来娶不上老婆!”

沈浪也不说话,只是“嘿嘿”傻笑,林予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好道:“星期天有空没?”

“只要是你的事儿,一定有空,谁让你是我沈浪内定的大老婆呢!”

“别做梦了,就你还想三妻四妾呢?快点醒过来,星期天早上九点来报道,帮我搬家!”

林予可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沈浪,不过她对沈浪的“胡言乱语”已经相当免疫了。

“搬家?搬什么家?”

“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宿舍建好投入使用了,我当然要搬过去啊。”

“噢噢噢,好啊,好啊,我一定准时到!来,亲一个——”

“呸!”

对面毫不客气到地把电话挂断了。

沈浪撇撇嘴,心里难得地升起一股温柔,林予啊,我沈浪怎么这么喜欢你呢?就算将来三妻四妾,最喜欢的一定还是你啊!

第002章 莫名其妙

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沈浪觉得自己对林予很重要,这种认为让他欢呼雀跃!不过沈浪马上想起来林予老妈的话:“一个没房没车没钱没权没头没脑没心没肺没脸没皮的穷鬼垃圾小流氓,凭什么娶我女儿?要她一辈子喝西北风吗?”

沈浪的“狼子野心”还是被林予的妈妈发现了,把沈浪骂得是一无是处,整个一个“十无青年”林予什么态度呢?沈浪不知道。从小学里到现在,两人的关系似乎一直停留在普通朋友的程度上,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沈浪和林予的哥哥林延是死党,那么林予都不一定会认识沈浪这个人。

也不知道是哪根弦搭错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沈浪发现自己被林予俘虏了。但是自从驼背老头失踪后,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沈浪也渐渐丧失了一点耐心(注:是耐心,不是信心。沈浪的信条是: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处男的心!在林延的鼓动下,他甚至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就当一次霸王——硬上弓一回。

在这件事情上,林延是坚决支持自己的死党的,用他的话讲就是:咱哥俩谁跟谁啊,肥水不流外人田!

为了庆祝找到新工作,晚上沈浪去找自己的另一个死党、武校时的同学李翼扬喝酒。就在两人喝得醉醺醺的时候,沈浪终于酒后吐真言,说起自己的心事。

李翼扬却是给沈浪泼了一盆冷水:“这事不靠谱,非常不靠谱!人家林予是著名大学的研究生,而沈浪你呢,只是著名大酒店的服务生,这两个“生”之间的差距怎么着也得……用光年计算吧?”

李翼扬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沈浪一拳砸肚子里去了,脸色也变成深紫,痛苦地吐出一滩苦水。沈浪在一帮师兄弟中体格算是最瘦削的,可是他的力道却是最大的。

李翼扬痛苦地骂道:“你这个变态,力气怎么越来越大了?”

沈浪不顾李翼扬的痛苦,只顾道:“靠,不就是一所破大学么,老子不是考不上,而是不想上!林予是天鹅,没错,我是癞蛤蟆,也没错,我做做梦总行了吧?所有的梦都是属李宁的:一切皆有可能,哼!”

对此,李翼扬只能苦笑。

武校毕业后,李翼扬经表哥的推荐成功地成为本市最大黑道帮派天鸿帮的一名光荣的小喽啰,并取得了不错的收入。李翼扬时常撺掇沈浪加盟,沈浪一次次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驼背老头教了沈浪一个道理: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据驼背老头透露,他的背就是早年混黑道的纪念品。

第二天,沈乱无意中看见了工作时间表,靠,这星期天加班!这下完了,星期天早上九点还要去帮林予搬家呢!

怎么办?

沈乱分析了一下眼前的严峻形势——如果不去帮林予搬家,白天鹅一生气,自己就彻底没有机会了,这媳妇是要娶的,不过最好还是让人家自愿。

如果不加班,这可是刚找到的工作,管事的一生气,饭碗就保不住了,怎么攒钱娶媳妇?

奶奶的,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忠孝不能两全”呸呸呸,这个形容太不恰当了!

沈浪内心正在痛苦地挣扎,一个带着白色高帽子的干瘦老头忽然拉住沈浪,神秘兮兮地道:“小伙子啊,下次可别打电话了,让领班发现准扣你工资,我都被扣了好几回了。”

沈浪见老头戴着高帽子,想必是个大厨师,不管认识不认识,先拍拍马屁准没错,立马感恩戴德地点头哈腰道:“谢谢师傅提醒,一看您这肚子就知道您做菜一定很好吃,我以后就跟您混了!”

干瘦老头大约六十多岁的年纪,和其他厨师不太一样,其他厨师多半是满面红光,肚子多少有点发福,而这个老头的肚子却是扁扁的。不过也难怪,守着厨房还让自己瘦得好像旧社会难民一样确实不太妥当。

听沈浪*叫他师傅,老头显得很高兴,拍着沈浪的肩膀道:“怎么从肚子上看出我做菜好吃?”

“师傅,您想啊,那些大肚子的厨师,他们手艺不精,所以就不自信,每次做菜都要尝一尝味道,尝得多了自然就吃肥了。而师傅您呢,艺高人胆大,做菜从来不尝,自然就很瘦了,您说是不是?”

文章地址:/a/dushi/2018/0312/27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