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之工业大亨

点击:
第一章 :重生者的回忆

从ZQ开往广州的k2257次列车上。沈丹青虽然微闭的双眼,双手抱胸。坐在靠近过道一边的双人硬坐上。但内心就像滚滚洪流浩浩汤汤,久久难以平静。

是啊!重走人生路。任谁都会情难自禁。一样的年纪,16岁的少年。在同样的时间段闯GD。1991年的早春。

不仅心境不同。就连人也不一样了。记得上辈子的此时,只是一个身高不到1米6。体重不到80斤的瘦弱少年。今生的沈丹青,却是一个身高1米75,体重达到80公斤的纠纠壮汉。上辈子是听人说下GD能发财。而冒冒失失的下GD找表哥。这辈子开始有目的的下GD淘第一手金。两种心态。当然会有不一样的际遇。

上辈子沈丹青是45岁时,因喝酒过多,导致肝硬化而去世的。这辈子从新投胎在母亲的肚子里,一样的家庭。父亲沈荣春是个知青,身为独子的他得知父母在动乱年代被害后,就没想再回城里就在农村找了孤单一人的母亲成家了。而母亲彭迎春只有一个姐姐也远嫁他乡。因为父亲是公办教师所以只生了沈丹青一胎就结扎了。真正的单门小家。在缺吃少衣的年代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可能是小时候缺吃少了营养的缘故。成年后的沈丹青身高都只有1米65,体重刚过一百斤。一点也不像体格粗壮身材高大的父亲。小时候人家都笑话他,一点也不像沈老师的种。

这辈子是3岁知事的,记忆读档。当然就要可劲的鱼肉自已和家人了。下田捉泥鳅黄鳝,上山用弹弓打野兔、野鸡和斑鸠,上辈子只顾着玩耍了这辈子一有时间就找吃的,当然没少挖集体的墙角。摸嫩嫩的玉米棒还有刚成熟的芝麻和花生。上辈子因年纪小,这些事可不敢做。毛主席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而这辈子有的大叔的灵魂,他胆子可不会少了,集体的东西少了一点也没挨着哪家的事,大家都是这样干的。

造成的后果就是快到六岁时不仅身体刷刷到往上涨。就连横向也颇有规模。上辈子6岁读的小学一年级。导致未成年就早早的步入了社会,吃尽了苦头。这辈子六岁就开始有系统的锻炼身体了。

直到八岁才读一年级。在班上,不论身高体格和年纪都不输人了,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了。当然,他也不屑去欺负别的小朋友。与同学们和邻居同年的小孩又玩不到一块去。特显得鹤立鸡群,只能尽量的低调,少说话。最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为了以后的规划,故做平庸而把1十1=2这类的题目做错,沈大叔表示真的很难。

是的沈丹青有自己的人生规划。8岁开始启蒙,小学五年初中三年。初中毕业,就刚好16岁,到那时他就不打算读书了。有上辈子的记忆,1991年刚好是淘第一桶金最好的时间。他不想错过机遇。

时光如白驹过隙,想留也留不住。八年的时光,可是受够了,沈丹青为了达到目的。每次考试都保持在中下游从不往上冒,没少受父母的数落。时间长了,父母以为他也就这块料,才息了望子成龙的心了。幸好他体格长的粗壮,这些年他没病没痛的,总算聊了父母一头的心愿:长大了能扛活能养活自已了。

初中一毕业,当然的没能考上高中。父母也死了这条心,不再要他重读了。以他万年吊车尾的成绩还能咋样。

刚满16岁,就去派出所,办了一张第一代身份证。小雏鸟要展翅高飞了,不,应该说是老鸟。起码沈丹青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16岁,下GD淘金是沈丹青规划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第一步。怎样说服父母,是他的第一道难题。

当他第一次向母亲提起时,遭到了母亲的坚决反对。“不能,说什么也不能。你一个未成年的伢仔到GD这么远的地方我不放心。”母亲头遥的像拨浪鼓似的说道,这已经是沈丹青第N次的挨求。“妈妈,过年的时候我已经跟表哥约好了,他叫我到恵洲找他,表哥他初八就下GD了。”沈丹青带着哀求的眼神对着母亲说道。

“那你怎么能找到他,人生地不熟的”经过不断的哀求,母亲终于勉强松口了。“他叫我到西枝江招待所找他,那里有他的熟人会通知他的。”沈丹青编织着早已滚瓜烂熟的谎言道。“你真的要去GD吗?那里真能挣大钱吗?”母亲带着不舍得眼神说道。“妈妈,你也不想我这么大块头在家里打流吧?听表哥说。到厂里打工,有50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我这么年轻,如果不出去闯。会后悔一辈子。

妈妈,你也不想抌务我的人生吧。”沈丹青继续苦口婆心的唉求道。母亲良久不应,只是偏着头不忍目视儿子苦苦挨求的眼神,“好吧,你到了GD一定要马上写信来告诉爸妈。”“唉!我一进了厂就会马上给家里写信的”沈丹青兴奋地说道。

过了母亲这一关,事情也大概有了着落。沈丹青也是满嘴谎言,他也不可能不知道上辈子的事,他还不知道表哥是在打流吗?重生这么多年,沈丹青,他早有了规划。所有人都不会想到的。是的。就是去惠州捡废品。没想到吧。如果不是沈丹青上辈子的经历。任谁也想不到。九几年捡废品的都发了财。因为国家物资缺乏。废纸、塑料、废铜、铁、铝、铝合金等原材料价格高企。笔者现在都记得很清楚,废纸五毛、矿泉水瓶两毛、酱油瓶啤酒瓶五毛、铝五块、铁两块、黄铜7块、紫铜二十块、铝合金十五块。没想到吧!这是笔者的亲身经历。最重要的杀手简笔者现在不说,虽然不那么合法,却是主角讯速级累资金的最大金手指。在后面的章节。大家会知道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沈丹青头次下GD。父母可下了血本。足足有一千块的盘缠。这要比上辈子好多了。上辈子也是父母不同意。自已执意要下GD。偷偷的拿了家里一百块钱就跑了。到了广州就没钱了。还是运气好,与一个老乡同车。是他给打到惠州的汽车票。到了惠州就落难了。没找到表哥。肚子饿了。没办法。只有捡废品啦。其实这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因为当年年级小,不懂事。机会白白的浪费了。这辈子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辉煌的人生就从捡废品开始吧!

故事重回到K2257次列车上。虽然穿着棉衣。却掩藏不了他彪悍的体格。尽管列车上很拥挤。靠近他的旁边却少有的,空了一圈。只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萝莉,像一只受惊的斑鸠。小心翼翼的靠在他的旁边。心恐惊动了似乎睡着了的沈丹青。精明的小姑娘。似乎知道,别人怕他,想狐假虎威吧。这可能是弱者保存自己的本能。

其实沈丹青早就发现了她。一股少女淡淡的体香,早就出卖了她。凭着几十岁的经验,他断定小萝莉也是孤身一人。沈丹青动起了心思。贫困中认识的红颜知己是最忠诚的。沈丹青打起了拐带小萝莉的心思。这辈子会注定不平凡,也注定很忙碌。不可能有几多罗马时间,来好好的谈一场恋爱。况且小萝莉似乎也不错,淡淡的体香昭示着小萝莉的心灵的纯洁和善良。(这不是迷信,而是笔者几十年的人生亲自验证过多人的。)美好的事物总是令人忍不住小心呵护的。

------------

第四章 :不光彩的工作

早上六点钟,沈丹青睁开第一眼就被吓了一跳。只见到小丫头,俯身在自己面前,一言不发,痴痴地望着自己。

愣了片刻,深情的望着自己将她早早地从女孩变成了女人的小丫头,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小丫头的脸,弱声安慰的问道:“怎么啦,还疼吗?”

“你会不要我吗?”初失童真的女孩都有一颗玻璃心,敏感、易碎。往往会问一些不知所谓傻傻的问题。

“傻丫头,怎么会呢!我爱你,我们两人的爱情,才刚刚开始,以后的路,还会很长很长,直到我们俩人,都老得走不动了”再加上手掌温柔的,抚摸小丫头的脸庞。像一剂抚慰的良药。小丫头迷茫的眼神,顿时就回复了神彩,显得亮了许多。

“我们俩人现在已经这么亲密了,那么我们对彼此的称呼就要改变。我以后叫你芳芳和或老婆,你就叫我老公好吗?”沈丹青用双手,搂着小丫头,纤细的腰肢,甜蜜的说道。

“我不嘛,怎么好意思说”小丫头撒娇的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说道。

“说多了,以后慢慢的就会习惯了。我先示范一下:老婆,我爱你”作为老司机的沈丹青脸皮厚得跟城墙都有得比了,像大灰狼诱导小白兔似的说道。

小丫头脸红的像西红柿,先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用比蚊子都大不了一点的声音轻轻地说:“老公”。

看着小丫头娇羞的模样,在听到小丫头,叫自己老公,沈丹青的内心,象最先进的快充,幸福感瞬时间就充满了。情不自禁对着小丫头红艳的嘴唇,就猛的亲了下去。

恋人间的情话,是怎么也说不完说不够的,时间就像顽皮的小孩,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它却无声无息的溜走了。似乎只过了片刻就到了早上八点。温柔乡最是英雄冢,有着成熟男人灵魂的沈丹青,也费了极大的毅力,才脱离开来。

事业还未开始,同志任需努力。今天就只要干一件事:租房子。天天住旅馆,两人可住不起。两个人在一起就组成了一个小家庭,需要一间供两人栖身的房子一间小小的厨房。是一个小家庭,最起码的需求。

“老婆,我们下楼去吃早餐吧!吃完早餐,我们还要去租房子,好不好?”沈丹青的话,王芳当然是言听计从了。开始自觉的进入了听话的小媳妇角色。

早餐是在路边,随便找一家大牌档解决的,一笼小笼包两碗粥,一碗皮蛋瘦肉粥,一碗鱼片粥。俩个人在一起,就一点好,每个人只花了一份的钱,却能尝到两种味道。两个相恋的人也不嫌腻歪,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甜甜蜜蜜的就把早餐解决了。价钱不贵,花了六块钱,味道却不错。GD的早茶,在全国都知名,在其他地方是很难尝到的。惠州更是难得美食荟萃之地。惠州是潮州人和客家人杂居的地方。所以就兴吃潮州菜和客家菜,又因为处于广州和深圳之间,受两地影响所以又有粤菜。

因为有前生的记忆,找房子就只能在麦地路附近找。九一年租房子的人还不多,下GD的大部分人都是进了工厂,厂里都包吃包住。所以找房子并不难,况且沈丹青要求也不高,普通的平房就可以了,因为他将要进行的工作,实在有些招人嫌。

只花了两个小时,就在麦地路附近的郊区找着了,带小院子的三间平房,典型的潮州风格。因为现在租房子的人还很少,房东没敢要高价。200块钱1个月,不包水电。本来沈丹青计划,只租个单间,看到这种小院子,虽然每月要200块,但这里独门独院,很方便他做事,所以就咬牙租下了。供这套小院子的房租,凭他以后的收入,还是很容易的。

文章地址:/a/dushi/2018/0312/27983.html